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52章 任务二奖励(清晨一票哦)

第52章 任务二奖励(清晨一票哦)

        门外的猫眼凸起狰狞,门内却是收缩凹陷进去,贯穿的透明仿佛刚好是一颗眼珠子被强塞进去,暴裂在另一边肿胀。

        陈朝眼睛对准猫眼,看着门外面的关望离开,然后又盯着901的防盗门注视一阵,才缓缓地收回视线。

        手机界面里羊皮卷闪烁着红光,陈朝瞥了一眼,没有急于领取任务奖励。

        而是走到落地窗旁,将窗帘合拢。

        初到一处新居,第1步要做的是谨慎审视屋子里的状况,尤其是查看那些似隐蔽的,却可以藏有龌龊的地方。

        陈朝毕竟是身怀见不得光秘密的人,稍微有些被迫害妄想症,可归结为优点。

        重点摸排过插头里面,灯罩背后,卫生间洗手台镜子背面,电视机底座的传感灯后面……暂未发现针孔摄像头的存在。

        这些地方是存有安全隐患的区域,陈朝一一排查过后,心里的警惕指数下降一半,然后,又将屋子里其他的地方全部排查完毕。

        最终,找到一颗没有上紧的螺丝钉,半截藏在马桶后面的烟头,一块壁纸掉落的碎屑,以及,两根缠绕在一起卷曲的毛发。

        鉴定结果:一间可以做隐秘性工作的居所。

        把垃圾扫入垃圾桶,陈朝洗完手坐在沙发上,重新掏出手机。

        点开羊皮卷!

        【任务2:良好安静的居住环境能够保证创作的舒适性和连贯性,是时候跟杂乱脏旧的出租屋告别了,寻找一处新居。】

        【任务完成!】

        【奖励发放中,是否领取?】

        【领取!】

        照旧是老套的漩涡浮现,三无保障的快递盒粗暴的甩出来,旋转着落在沙发上。

        扯开快递盒,里面是一片黑色的金属块,半只巴掌大小,款式有点像是冰箱贴。

        背面是纯黑色的磨砂,疙里疙瘩的触感像是磁铁的碎屑黏在一起;正面彩绘勾勒出一个房屋建筑的模型,模型顶上有一个碗状的雷达,雷达的符号是个按钮,貌似可以按入下去。

        【作家的小黑屋:患懒癌患者作家的必备神器,一旦触摁按钮,居所内所有信号都将被屏蔽,不码够规定的章节无法重新解锁。】

        【评价:汲取催更读者怨念制造的实体,每一个手残党作家都值得拥有!】

        【ps:成神必备!】

        快递盒里飘出的说明单,从陈朝眼前掠过,然后被其扯碎扔到垃圾桶。

        “白瞎了期待感,这东西对我而言毫无用处啊,我陈朝码字全凭自觉,从来不懂懒癌一说,只有因为勤奋导致身体不断积累的病痛啊~”

        陈朝冷笑,把这鸡肋式的“垃圾”装回快递盒,像是在触碰瘟疫一样连忙塞入茶几抽屉最里面,并发誓有生之年绝不会有用到它的一天。

        羊皮卷上的【任务2】和【任务3】业已完成,【任务4】和【任务5】没有接受,只剩下【任务1】暂且不清楚完成进度。

        这间出租屋里基本的家电都配置齐全,连电视机都是挂墙安置的59寸彩电大屏,却独独没有瞅见电脑的踪迹。

        这让身为“职业码字机器”的小说家,浑身都不舒坦,再来就是他的手机功能基本报废。

        他已经超过12个小时,没能点开终点网·作家后台了,心里面简直抓心挠肺的痒,跟烟瘾犯了似的,大脑供血都开始缺氧了。

        “先回房东大妈那里把家当搬过来,唔,我需要叫一辆车!”

        陈朝眼睛一亮,忽地想起自己有免费的专车司机咧。

        伸手划拨开手机里的小黑屋,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惨绝人寰的画面。

        q版夏囡囡坐在阴影角落里,漆黑的手杖恍若利剑刺透布偶的肚腩,贯穿而出带出一串“撕拉”的线头。

        整个过程,布偶一副死翘翘的模样,完美扮演充当着“可乐瓶”的角色,脑袋斜撇着转过180度,吊挂在脖颈上。

        如此一副“18禁”的恐怖画面,过于惊悚,以至于陈朝的瞳孔都收缩成针眼大小。

        为夏·心狠手辣·囡囡的凶残手段所震惊,也为瓶·忍辱偷生·盖儿的装死技艺所折服!

        有那么一秒钟,陈朝甚至担心瓶盖儿假戏真做,真的被夏囡囡给玩死了呢~

        “很好,员工之间的阶级关系已经自己商讨出来了,不需要我再费心处理了。”

        陈朝手指划拨屏幕,将夏囡囡从小黑屋里释放出来。

        q版夏囡囡瞬间脱离小黑屋,攥住布偶的罪恶手掌消失,瓶盖儿猛然扭动脖子转动360度,确认小黑屋里的女魔头消失后。

        剖露的肚子当即收缩,洒落一地的肠线迅速收缩回体内,同时顺着线头被挤奶似滴淌出的液体,也蠕动着顺着丝线滑淌着滚回肚子里。

        丝线缠绕着愈合,肚皮上甚至没有留下一点伤痕的印记,瓶盖儿翻个跟头踩落回地面,对着空无一人的小黑屋,在凶狠的龇牙咧嘴。

        可惜,陈朝已然认清布偶色厉内荏的本质,他窥视屏幕,嘴角就勾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接着把手机上的画面递给夏囡囡瞄了一眼。

        背着小书包的夏囡囡半仰起脑袋看了一眼手机画面,冰冷漠然的小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手里攥住的手杖发出嘎吱的摩擦声。

        “咱俩情感咨询上的问题没必要纠缠个不停了,逻辑对错这种事情再掰扯也显得矫情了,毕竟,生死之间都走过一回较量,你尸体上次都融化成墨汁儿了……”

        陈朝也不再绕弯子,而是直接晃了晃手机,冷静道:“现在的情况我也摸不清头绪,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你愿不愿意,你跟我都相当于绑定在一起了,而且从游戏机制上来分析,你被充当作我的战利所属品了,恐怕也没什么机会能够摆脱我的控制!”

        “但是呢,我并不崇尚这种独裁式奴隶关系,不助于调动主观能动性,所以,我决定给我们的关系划定一份受法律保障的劳务雇佣关系!”

        夏囡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