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51章 不干净的出租房(继续求推荐)

第51章 不干净的出租房(继续求推荐)

        叮!

        电梯门打开!

        扑面而来是一股燃烧残余的焦熏味儿!

        眼前所见的墙体被黑色渗透,那是燃烧的黑烟熏入进墙皮里,却恍若一只可怖的怪物张牙舞爪的要从墙里一点点爬出来。

        从电梯出来,左边是901和904,右边是902和903。

        902和903尚未装修入住,只是防盗门门体周围被熏黑,门上的保护膜被烧融变成一块块黑斑黏在门面上。

        倒也还好!

        关望带着陈朝往左边拐去,同时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串钥匙,插入904的钥匙孔。

        “这房子原本是男方买来筹备结婚的婚房,结果,刚装修完,对门儿就烧死人了!”

        “女方就觉得不太吉利,又去别处重新买了套房子,这房子就给空置下来了,挂在我们中介对外出租。”

        “里面的家具都置办的差不多了,可以直接入住,而且各方面条件也都符合您的要求,租金也相对这个小区的正常价格要便宜许多,唯一的问题可能就是稍微有点晦气,有些人信这个,照我说,这有啥啊,是对门儿烧死人,又不是这屋里有问题。”

        关望一边说,一边使劲拽动门锁,好半晌都没将防盗门打开,他扭头对着陈朝尴尬道:“毕竟正对着901,高温熏烤的这门框有些变形,开锁的时候要费点力气。”

        陈朝侧着身站在走廊,余光瞥这关望开锁的动作。

        正如关望所说,904的门体稍有些变形,门上的漆料都被融掉了,仿佛一条条漆黑的泪痕挂在门脸上。

        猫眼也是外凸出来,扭曲的像是死不瞑目的眼球,变形膨胀得瘆人无比。

        就冲这门的造型,一般人晚上回来能给吓个半死,更不要说要还得贴着门折腾半晌才能打开进屋。

        何况背对着901——炙烤变形被暴力拆卸掉的门,就半挂在墙上合不拢,虚掩着露出黑色缝缝隙。

        宛如地狱延伸出来的一缕阴影,穿过的风声像是女鬼阴森的呜咽,在顺着楼梯间环绕……这是个正常人,也不太敢住这里啊。

        哐!

        锁芯转动,防盗门和墙体发出碰撞声,关望终于把904的门打开。

        陈朝大部分的兴趣都被901吸引了,对于904反倒是兴致缺缺了,当然他面上没有丝毫表现出来。

        跟着关望走入904。

        屋子里约莫80平米的实用面积,简约的装修风格,瓷砖是白色的刻着大理石状的条纹,壁纸是灰色的,家具桌椅则是反衬的黑色。

        是个两居室,基本的家具家电都摆置齐全,尤其客厅有一扇明亮的落地窗,能够将对面的写字楼揽入眼帘。

        将每个房间都逛了一遍,陈朝内心自然是满意的,和他原本住的出租屋比起来,这房子才稍能匹配“小说家”的身份啊。

        何况这房子地理位置绝佳,既能窥视到雨花座的景色,又能近距离观察揭秘901的情况,陈朝铁定是要租下这套房子的。

        “陈先生,您觉得这房子还满意么,租金上还可以再优惠的。”

        关望看着站在落地窗旁的陈朝,对方脸上并看不见太多的情绪波动,他咬牙准备再降一波租金。

        这屋子他前后已经带着4波客户来看过了,其中三拨客户连门都没进扭头就走,剩下一波女房客要求试住一晚。

        结果第2天早上他拿着租房合同来签订的时候,打开门就看见那女房客一滩烂泥似的藏在门后面,双眼里都是惊恐细密的血丝。

        从那以后,这屋子就被贴上了“不干净”的标签,租金一降再降,却始终租不出去。

        好不容易这次又碰到一个租户,而且奇怪的请求恰好吻合这间房子,关望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这间屋子租给陈朝。

        “租金还可以再降么?”陈朝低头俯瞰着雨花座的出入口,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一番讨价还价的掰扯后,在原本的租金上又降了两成,这是关望的底线,再降他这单子就白做了。

        以陈朝的智商,自然看得出关于这间房子,关望是隐瞒了一些信息的,不过,他并不太在乎,左右他终究都会搞清楚,而且,这房子有没有问题,他都是一定会入住的。

        甚至出于某些诡秘的小心思,当前的陈朝是巴不得这间屋子有点问题的。

        (’?’)シ┳━┳

        我,陈朝,是一个木得恐惧的小说家!

        在关望期待的眼神下,陈朝接过短租(三个月)合同,扫过两眼,提笔签字。

        “对了,对门死的人是干什么的呀,你清楚吗?”陈朝签下第一个字,顿笔问道。

        “我也是听说的,不太确定,好像是海广市第四医院耳科的一名女医生,约莫30多岁,才结婚不久。”

        眼看陈朝都签字了,关望想了想将听到的八卦告知对方:“但是奇怪的是,屋子里当时只抬出来一具焦尸,而那女人的老公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警方联系不到死者的老公,更奇怪的是那女人亲属的联系方式,拨打过去也全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尸体好长时间都无人认领。”

        “最后,听说还是四医院给领回去停放入停尸间,一直还未火化。”

        关望纯粹一副当故事似的讲述给陈朝,他自己也没在意故事里透出的诡异,毕竟,道听途说来的八卦里面又能有几分是确切属实的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朝面无表情的将对方讲述里一些蹊跷的地方记在心底里。

        “那女的叫什么?”

        陈朝签完字将合同,连同租金一并递过去。

        “记不大清了,好像是姓徐!”

        关望接过钱,清点完毕后,将房子钥匙取下来交给陈朝:“陈先生,那这份租房合同现在起就生效了,入住期间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也可以联系我,宣传单上有我的联系方式。”

        陈朝点头,伸手掏出手机,屏幕右上角代表任务栏的羊皮卷亮起了红光。

        关望收好合同出门的时候,扭头又客套句:“对了,一直忘记问您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啊?”

        “小说家!”陈朝回答的同时把门关上。

        门外,关望盯着合拢的防盗门上那颗扭曲凸起的猫眼,脊背忽然有些发寒,心里默默道:“那您或许可以,把对门的故事写进小说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