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47章 场景编辑器+退租

第47章 场景编辑器+退租

        【正在对当前居所进行扫描!】

        金属外壳上浮出一层幽幽的红光,宛如无数颗密集排列的眼睛同时睁开。

        三角形诡异的眼瞳,随着红光映照在墙壁上,天花板上,地板上,入目所及,全是恐怖的眼睛在注视着。

        【当前居所占地27.4平米,检测到为作家租住居所,可以进行场景编辑!】

        【当前有附赠内置经典场景*3,均是悬疑作家最喜爱的创作环境,分别为监狱长廊、幽暗别墅、雨夜墓地!】

        【诡·画家祝您写作顺利,作品大卖!!!】

        【是否立即进行场景编辑?】

        置身在无数眼睛的注视下,陈朝盯着写字板上浮出的字体,他内心是十分好奇,想要立即体验一番的。

        哪怕不需要再编辑场景,就被当前这些环绕的眼睛注视着,也能够让陈朝感受到创作的灵感正从脑海里爆浆。

        然而!

        屋子里此刻的状况,实在无法进行私密性的文学创作,另外,电脑屏幕上糊满的脚印,以及被染成黑色粘稀稀的键盘,都给陈朝涌动的激情泼下一盆凉水。

        “不是我不想码字,而是现实它不允许啊!”

        就这会儿的功夫,走廊里就有鬼祟的脚步声传来,应该是有闲的无聊的租户妄想来偷窥下屋子里的状况。

        陈朝关掉场景编辑器,映射在房间里的眼睛溃散掉,他开始打包屋子里的大小物件。

        屋子里还有一堆现成的快递纸箱子,正好可以用得上。

        首先陈朝把诡键盘拆下来,用湿巾仔细的擦拭干净,然后和场景编辑器,万能绷带,眼镜盒都装在一个纸箱子里。

        这是陈朝现在最重要的财物!

        霸王龙的鼻涕球不需要打包,在他口袋里可以随身携带,还有就是价值最昂贵的单脚鞋。

        陈朝想了想,他坐在床边将鞋子脱掉,然后提着鞋带朝外面走去。

        门口,一个爆炸头似的脑袋正悄摸的往屋子里瞅,是住在隔壁的租户,一个呼噜声压服全楼的老娘们儿。

        看见陈朝走出来,她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咋开始打包东西了,这是要搬走啊?”

        “啊,准备搬走了。”陈朝笑道,“租期也快到了,再不搬房东大妈也得赶人!”

        “哎哟,咋这么臭呢?”老娘们还想听点八卦,忽然就捂住鼻子后退两步。

        “我这得赶紧打包东西,没功夫陪你唠嗑,要不你替我刷个鞋子?”陈朝拽着鞋带,把鞋子往对方脸上甩去。

        租户脸瞬间就绿了,讪笑一声,落荒而逃。

        “可别往我屋子里钻啊,要是被我逮住了,我屋子里放的万八千块钱可得找你赔,可别怪我现在没提醒你们!”

        这楼里的租户素质普遍不高,陈朝不朝楼道里吼这一嗓子,保不齐,他等会儿刷鞋的功夫,313屋子里就得进出几波人。

        倒不是偷东西,这破楼里谁家敢存放值钱东西,都是些破烂玩意儿没人惦记,纯粹就是一个个闲得慌。

        楼道里果然传出几声啐骂声,陈朝不予理会,他站在水房里,拧开水龙头,对着臭鞋子一通猛刷。

        足足冲刷了10分钟,从鞋里渗透的水的颜色才逐渐从黑色变成黯淡灰,但是再往下刷,就没有丝毫效果了。

        似乎灰色,就已经是这只鞋子甩给陈朝最大的面子了。

        把水拧干,鼻子凑进嗅了嗅,依旧残留着些许汗脚的味道,但勉强可以忍受,不至于十里飘香了。

        回屋将鞋子用一个纸箱子单独包装,陈朝开始快速的收捡屋子里的其余家当。

        基本都是不值钱的破烂儿,一番搜搜捡捡下来,最后发现需要打包的东西,也就是一箱子衣服,一箱子书,还有一台整箱包装的台式电脑。

        以及几个装资料的档案袋,一个干瘪的钱包,还有一个鼓鼓囊囊的卡包,哦,对了,还有一个装肉的塑料袋。

        坐在床边歇了口气,陈朝扛起一个箱子,搬到房东大妈屋子里。

        不待房东大妈说话,就又转身来回几趟,将几个打包箱子都搬过去,堆放在一起。

        “那屋子也睡不了了,我今天就退租,等会儿出去找到房子住,就把这些东西再一起搬走。”陈朝毫不客气的用水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口喝掉。

        “现在我们来算一下,退还剩余房租和押金的事情!”陈朝放下茶杯,从桌碗里捡起一根卤肉塞到口里,嘎吱嘎吱的咀嚼着。

        要是换到从前,房东大妈是决计不会跟陈朝掰扯退还房租的事情,这根本不可能!

        租房合同里写的很清楚,提前退租,概不退还房租和押金。

        而且以陈朝曾经那副礼貌+斯文的文化人性格,也恐怕也没胆子来跟房东大妈掰扯钱上的事情。

        可惜,俱往矣……物是人非!

        “退租这个事情嘛~”房东大妈瞥了一眼陈朝的表情,原本到嘴的话莫名的咽回嗓子眼儿,耳朵里面也全是牙齿和卤肉的咀嚼声。

        “可以退租,押金也可以退。”房东大妈今天一天下来也是身心俱疲,她只恨自己当初没有听焦凯的忠告,为什么要把房子租给悬疑小说家呢!

        “但是,屋子里的损坏,还有走廊里的清扫刷漆这些,就需要……”房东大妈盯着陈朝似笑非笑的表情,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弱。

        “屋子里不就碎了扇破窗户么,之于撬坏的防盗门和卧室木门,这是怎么回事,你心里应该清楚,可不能赖在我头上。”

        陈朝咽掉卤肉,露出一口森白整齐的牙齿,牙缝里还塞着几根黑色的肉丝,“还有走廊里的情况,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房东大妈,你今晚不也是也是一口咬死,这事情都是焦凯耍酒疯整的幺蛾子么?”陈朝补刀道:“你这样是赖到我头上,我可得让民警回来评评理喽~”

        “唔,这肉卤得入味儿,真好吃!”陈朝吃得满嘴流油,对房东大妈的手艺赞不绝口。

        7分钟33秒后。

        吃饱喝足的陈朝,拿着退还的房租押金走出自建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