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42章 合伙作案+4个小时

第42章 合伙作案+4个小时

        撬坏的锁芯,狼藉的房间,搬空的冰箱,满屋子的黑脚印,散落在床边的可乐瓶,以及人去屋空的夏囡囡!

        请问:如何用一条线,将这些线索全部串联起来?

        另外最重要的前置条件是:此刻正安静的在派出所拘留室内待了快将近4个小时的陈朝!

        也就是说,陈朝具备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所以这就是陈朝要求在拘留室呆着的原因,给这后续的事件为自己造成不在场的证明?”

        邓斌绞尽脑汁的思索着,脑海中的思维宛如被案件牵绕成了一团乱麻,且越缠越紧,根本找不到解开死结的线头藏在哪里。

        “如果把整个事件分为前半夜和现在,前半夜定为第一事件,后半夜定义第二事件!”

        “那么第一事件的主要症结在于消失的尸体——究竟存不存在!”

        “不存在,焦凯看见的是什么?或者说是陈朝让他看见了什么,陈朝的目的何在?”

        “存在,那尸体怎么就找不见了!”

        在第一事件里,邓斌个人倾向于焦凯没有说醉话,尸体确实存在,但被藏起来或者转移了。

        第一事件扑朔迷离,根本难以梳理清楚案件的脉络,现在又出现了第二事件。

        邓斌头大如斗:“第二事件的主要症结在于,这屋子里乱七八糟的画面,就像是一块块稀碎的拼图,如何用一条针线把他们全部严丝合缝的缝拢起来!”

        “其中尤以满屋子的脚印令人费解,脚印是如何绘制的?谁绘制的?目的何在?”

        “另外,这中间还牵扯到房东大妈的说辞,究竟是否可以被采信的干扰因素!”

        “最令人费解的是,第二事件和第一事件之间究竟有何关联?”

        邓斌并不认为两件事件是孤立的存在,第二事件必然是作为第一事件的延续发生。

        陈朝关押在拘留室的举动,绝不单单是为了做出不在场证明,这里面一定有着更深层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两件事必然有所关联,只是全然找不到关联的节点,和内在隐秘的逻辑!

        (ノ_;\(`ロ′)/一团乱麻!!

        恐怕打死邓斌,他也绝计想不到,这其实就是孤立分割开来的两个事件,且罪魁祸首也不是一个人!

        和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是一起“合伙案件”!

        案犯1:是站在门口扮着一张无辜惊悚脸的房东大妈,手里还在无意识的揉捏腌制酱肉。

        案犯2:是一个喝醉玩累的布偶,正藏在床缝底下怀抱着可乐瓶子在呼呼大睡。

        案犯3:是主动申请关押在拘留室内,即将完成打卡任务的小说家,伴随同样在安静的关小黑屋的夏囡囡。

        邓斌真的是太难了!!!

        他走到墙边扒着脚印看了一会儿,然后完整的抠下来一块墙皮,装入到取证袋里。

        “带回去检测一下。”

        邓斌把取证带递给薛飞,转头看向房东大妈,“昨天这屋里的那个女的,跟陈朝是什么关系?”

        房东大妈停止搅拌腌肉的动作,她搞不懂警察的视角,怎么又转移到那个女人身上,不过这个问题问她也是白瞎,她也是第1回在陈朝屋里见到雌性生物。

        “我不清楚,我是房东又不是他妈,他屋子里的人是谁?不需要跟我汇报。”房东大妈迅速撇清自己的干系。

        “那她以前来过么?”邓斌想了想问出一个关键的问题。

        “可能来过,也可能没来过,哎哟,这楼里进进出出,每天那么多人,谁记得住?”房东大妈摸不透邓斌的想法,她已经上过一次当,这次回答问题就更为谨慎圆滑。

        “那么显眼的一只合法萝莉,如果真的来过,房东他妈不可能没有印象,所以……”

        邓斌敏锐的从圆滑的回答中嗅到了一丁点儿漏洞,“所以是第1次出现的概率比较大!”

        邓斌心里作出推断,“夏囡囡和陈朝不是恋人的关系,两人之间的气氛虽不算融洽,但也不可能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难道真的是陈朝所提到的老友重逢?”

        邓斌揪了揪脑袋上稀疏的头发,然后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估算一下时间此刻,陈朝在拘留室内应该刚好待足了4个小时。

        裤兜里的手机在播放彩铃声。

        邓斌皱眉,接听电话,是王燕打过来的,请示陈朝要求离开拘留室,问询是否释放。

        原话是——“哎哟,都4个小时了,打卡采风结束,也快到中午了,我就不留下吃饭了吧!”

        “抱歉,没能从陈朝嘴里掏出有用的信息,需要我再拖延他一会儿么?”王燕在电话里问道。

        邓斌瞅着屋子里诡异森森的景象,叹了口气,“既然无法立案侦查,陈朝就不能被当成犯罪嫌疑人来审讯,关入拘留室也是他自己的请求,他现在要离开,我们也同样遵照他的意愿。”

        挂掉电话。

        邓斌阴着脸,看着旁边竖起耳朵偷听的房东大妈警告道:“你心里打的那点算盘我都清楚,你最好也明白自己在做些什么!”

        “我哪有打什么算盘的啦,就是希望楼里的租户都平安嘛!”房东大妈喜笑颜开,明显是偷听到了电话里的内容。

        “楼里的租户……”邓斌的话刚一出口,就被房东大妈打断。

        “我早上起来挨家挨户都问过了,每家都好着呢,没有生病,没有死人,更没有尸体啦。”房东大妈知道邓斌想问啥,斩钉截铁道:“我这自建楼里安全的很,什么事儿都没有。”

        ……

        拘留室单间的铁栏门被推开,陈朝拿着保温杯走出来,杯盖上面整整齐齐的摆着一粒粒润满茶香味儿的枸杞子。

        他一口将枸杞子全部倒入嘴里吞掉,然后才慢悠悠将杯盖拧紧,递给王燕笑道:“替我将保温杯还给那位警察,顺便告诉他,枸杞子泡的味道还不错!”

        王燕沉默地接过保温杯,心头决定,等会悄悄的把枸杞子重新给茶水里补上,这句话还是就不转告给邓斌了。

        “纸和笔!”王燕伸手要。

        “真小气,几张破纸和笔还要要回去!”陈朝无奈的将纸和笔还给王燕。

        王燕扫过纸上,看见一些潦草的字迹,心头暗喜,准备过会儿再看。

        对面铁栏里的罪犯排排坐着,一个个脸色僵硬的没有表情,只是颤动的眼神时刻盯在陈朝的背影上,一直安静的目送,直到背影消失在走廊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