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32章 打卡(改签约状态了)

第32章 打卡(改签约状态了)

        【每周任务{3}——作为悬疑惊悚的代言人,你需要提前去警局报个到,刷个脸熟,这对将来的发展有好处。】

        【当前已检测到进入海广市公安局南彩门街道派出所,当前区域符任务的规定场所要求】

        【任务完成相关,条件触发】

        【1.脸熟:保证有至少三名以上的警员对你产生深刻印象(完成度2/3)】

        【2.打卡:在派出所临时拘留室内,关押滞留4个小时以上(完成度0/4)】

        视网膜上悄然浮出一行字幕提示,陈朝舔舔湿润的嘴唇,嘴角勾起一抹诡秘的弧度,他看着邓斌幽幽道:“拘留室能给我留一个独立单间体验一下么?”

        “啥?”

        “我想体验一下,被关押在拘留室内的感觉,不需要太久,差不多4个小时就够。”陈朝补充解释。

        邓斌搞不清楚陈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他决定优先满足陈朝的要求,他倒要看看陈朝究竟想做什么?

        “带他去!”邓斌给薛飞使了个眼色吩咐。

        “哦,对了,可以再补一床被褥么,容我眯一下。”陈朝继续提要求。

        “你当这是你家啊,不要太得寸进尺啊!”薛飞脾气比较火爆,他当即吊脸,毫不客气的拒绝陈朝的无理要求。

        “那就泡杯热茶吧,顺便多加点枸杞子,这总不算过分吧。”陈朝不以为意的撇撇嘴,换了个要求。

        “咦,跟师傅的口味一样!”薛飞愣了一下,鬼使神差的瞥了一眼邓斌的脸色,

        “拿我的保温杯,满茶水拿给他。”邓斌面无表情。

        冰冷的瓷砖地两边嵌入铁栏,里面关押着十来个尚未来得及转监的轻型犯,俱都有些睡眼迷离看见陈朝单手插兜,另一只手握着保温杯,大摇大摆的被关入对面的单间。

        不对,不能说是关押,倒更像是友好地请进去的。

        一个因为偷手机被抓进来的惯犯,使劲揉搓掉眼屎,两颗眼珠子瞪得滚圆,死死的盯住陈朝手里握着的保温杯。

        “我是睡迷糊了吗?凭什么他能一个人住单间,还能有热茶喝?”

        一个个犯人面面相觑,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只能用羡慕妒忌的眼神,隔栏望着对面明显被特殊优待的邻居。

        “警察,凭啥他能一个人住单间啊?咋地,他杀人啊?”有犯人阴阳怪气的发出质问。

        “少叫嚷,都给我老实点呆着。”薛飞回瞪过去,毫不客气的教训道:“过两天你们就该转监了,别在这之前给自己找罪受啊。”

        一众犯人闭嘴,鸦雀无声了....两分钟后。

        实在按捺不住心里的愤怒和好奇,排排坐似的都靠在了铁栏旁边。

        “喂,对面的,就说你,你凭啥住单间啊?”刚才阴阳怪气的那个犯人,又是第一个吱声的。

        陈朝拧开保温杯,稍微抿了两口润嗓子,对背后的苍蝇叫充耳不闻,只是伸出一只手指,轻轻触摸着惨白冰冷的墙壁。

        粉刷惨白的墙壁,没有一丝多余的杂色!

        单调、枯燥、压抑,只有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刮痕在某些隐蔽的墙根处,像是用筷子或者指头硬生生抠出来的。

        陈朝顺着那些刮痕摩挲,他在通过这种方式,来揣摩感受当时被关押着的罪犯,内心深处的情绪波动。

        作家是情感细腻的生物,具备充沛的想象力,和描摹共情的感受力,而通过走入实景,去体会身临其境的感受,这些都会成为他日后写小说时储备到的素材,增强他文字的真实性和感染力。

        这种机会可不是随时都有的,尤其是去一些有“特殊风情”的场所,机会就更加难得了。

        陈朝沉浸在这种氛围中,表情陶醉享受,他手指触摸着墙壁上一道道隐蔽的刮痕,灵魂就仿佛穿越过时间,和这间拘留室内迎来送往的罪犯进行了一次,沉默而有深度的精神交流。

        当然,对于这些疤痕的解读,更多的都是陈朝在大脑中想象加工出来的艺术情节,他关注脑补的对象也都是一些,中继转监的重型罪犯。

        “脑补加工出的人物刻画,难免会有失真的地方,派出所的临时拘留,残留的味道还是淡了些,看来以后还是得想个法子,去重刑犯监狱里逛一圈。”

        陈朝脑海中浮出某种强烈的念头,然后转过身,看向身后聒噪着博取关注度的苍蝇们,继而转念一想,”虽然这些看起来质量都次了些,在我笔下的小说里,即使做不到有分量的角色,但跑个龙套,估摸还是可以胜任的…..那么,勉强交流体会一下也不算浪费时间,毕竟,苍蝇肉也是肉,就算填不饱肚子,解个馋还是勉强能做到的。”

        “喂,跟你说话呢,看什么看?”不配拥有姓名的罪犯猛的起身,把脸贴住栏杆挤扭曲凶狠的表情。

        “上一个把脸贴在铁栏上的,尸体都不见了。”

        同样隔着铁栏杆,陈朝心里腹诽一句,他用中指扶了下眼镜托,“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习惯,我建议你改正。”

        “你说啥?”

        “通俗的给你解释一下,一般采取用凶狠的表情和肢体动作,来吓唬人的罪犯,逼格层次都比较low,大都是些色厉内荏的渣渣,越是叫嚷的凶狠,就死的越快,而在我的小说里,基本连三章都挺不过去,就会领便当。”陈朝一本正经的解释着。

        对面凶狠的表情包僵硬,下一秒,青筋从额头上暴起,他怒吼道:“你说谁是渣渣?”

        咆哮声很吵,薛飞没有过来制止,他正站在邓斌身后,一起看着从电脑上调取出拘留室的监控画面。

        “你还是没有抓住重点,我的意思是你要学会管理表情和情绪,愤怒是一种懦弱无能的表现。”

        陈朝叹气道;“你应该多看看电影或者小说,模仿学习里面的反派boss,真的boss有几个会挣的脸红脖子粗,倒不是说你有成为boss的潜质,那不可能,但是要向更高的层次学习靠拢,这对你未来的职业规划有好处,人,总归要有上进心的嘛~”

        不只是他懵逼了,其他的罪犯也有些脑子转不太过来,但却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眼睛齐刷刷的盯着陈朝,竖起耳朵在听。

        就像是一群渴望知识的乖学生,在等着老师传道授业。

        就连这个最开始不配拥有姓名的罪犯,也嗅到了空气中不同寻常的味道,他下意识吐了口唾沫,回想起学生时代被老师支配的恐惧。

        “对嘛,这才对,要学会安静,控制住表情,让别人无法通过你的表情来揣摩你的心态,如果能做跨过这一步初级门槛。”

        陈朝停顿一下,划重点鼓励道:“那么在我写的小说里,你们就可以申请拥有姓名了。”

        ps:签约啦,只需要一点打赏,各位看官也可在本书粉丝榜上占据一席之地,留下珍贵的姓名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