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28章 可疑?小学生(上强推,求支持)

第28章 可疑?小学生(上强推,求支持)

        卧室里,大眼瞪小眼。

        夏囡囡抽回漆黑手杖,脚下不动,斜歪着上半身,纯黑冰冷的眼睛回头扫过愣在原地的薛飞。

        廉价劣质的窗帘,掉落下来半截,被狂风鼓荡,像是一道斜劈的剪影。

        噼里啪啦碎裂的玻璃片,顺着窗帘裹着雨水,溅落在床单上,中间好像还夹杂着其他重物坠床的声音。

        声音轻微,就像是有人隐蔽的放了个哑屁。

        薛飞的注意力都在夏囡囡身上,没有注意到床单上踩落下两个小黑脚印,很快就被雨水染湿,一路顺着床边缝隙扩散开!

        暴雨打湿床铺和屋子,夏囡囡放下手杖,将雨衣的兜帽提起遮住头发,她漠然的转回身,盯着染黑的床边缝,视线跟随着黑水晕染化开的方向移动。

        在屋子里,一如在暴雨中!

        而对于捉迷藏,夏囡囡大概是有着极为偏执的胜负欲。

        薛飞愣在原地,屋子里的景象他有些理解不能。

        一个在屋子里穿戴雨衣,捣碎窗户淋雨的……小学生?

        显然不像是犯罪同伙,那么,就是受害者或者被绑骗的人质喽?

        可是似乎也不太像,对方行动力完好,而且看到警察闯入时,那张冷冰冰的面孔上写满了不欢迎啊!

        薛飞懵逼,他挠了挠头发,一副铁憨憨似的回头看向邓斌。

        卧室的门非常应景地摇晃一下,老旧的门轴断裂,哐当一声重重的靠摔在墙上。

        外面焦凯两腿颤颤,非常配合的打了个哆嗦。

        “这门儿可不是我弄坏的啊,回头你可不能加在我房租上。”陈朝笑嘻嘻的提醒房东大妈。

        “一扇破门,回头修修就能接着用。”房东大妈罕见地没有锱铢必较。

        “修门的费用过后来派出所给报销。”邓斌打断房东大妈的讪笑,并一点点观察屋子里的景象。

        从邓斌站的位置,正好可以将客厅和卧室尽收入眼底。

        和一般的廉价出租房没什么两样,掉漆的墙壁边堆满各种杂物,地上拥堵着破旧的二手家具,杂七杂八的东西乱糟糟的随意摆放着,一眼望过去,全是有的没的破烂儿,没几处能下脚的地方。

        “允许我进去瞅一瞅吗?”邓斌直视试着陈朝的双眼,一字一顿的问道。

        “我不愿意,你就不进去了?”陈似笑非笑,眼神玩味。

        邓斌眼神冷了下来,他从陈朝的眼里读出来有恃无恐的猖狂。

        “说笑了,没那么小气,随便进。”陈朝认真答复:“作为交换,你也请我回局子里喝杯热茶,过个夜就好。”

        邓斌搞不清楚陈朝的脑回路,他想不出来陈朝想去警察局,心里又是在打什么算盘。

        不过他也没道理拒绝,遂点点头:“正好也要劳烦你回局里,录份口供,你自愿配合那就最好不过了。”

        “我是个小说家,讲故事是我最喜欢的事情!”陈朝喜笑颜开。

        在他心目中,录口供就等于讲故事,只不过讲述的对象从沙雕网友升级成了警察。

        嘿~

        这算往上是晋级了多少个台阶呢?想想就令人心激动呢!!

        “你们在外面等着,你跟我一起进去。”

        你们指的是房东大妈和焦凯,你指代陈朝。

        邓斌眼神示意陈朝先进屋里,然后他跟上,反手关上防盗门。

        陈朝知道邓斌在提防什么,不过他也不点破不在意,他是一个没得恐惧的逻辑鬼才。

        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陈朝笑呵呵的往卧室走去,然后站在卧室门口,倚靠在被撞坏的门板上,也不主动吭声,就是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夏囡囡以及天花板上一连串漆黑色的小脚丫。

        邓斌在客厅里晃了一会儿,对于一眼可扫见的地方,他没有多大兴趣。

        譬如茶几上摆着的水果刀,一捆白色的胶带,还有些散落的说明书之类的东西,他都没有理会。

        反而是对一些杂物堆积的犄角旮旯颇感兴趣,比如茶几和沙发底下,或者墙边一堆瘫倒的杂物后面,尤其重点关注了冰箱。

        他把每一层冰箱都打开看了,除了两条看起来像是新鲜切断的里脊肉,其他的都是些冻了很久的鸭腿鸡腿,或者鸡翅膀之类的生肉。

        而那两条里脊肉邓斌也没有多想,毕竟分量太少,和假设一个人被碎尸后的肉量相差太多。

        关上冰箱,将注意力挪到茶几旁边的一堆空纸壳子,他皱眉踢开地上一堆黏湿的卫生纸。

        一个青壮年男子家里地上的纸巾,无外乎两个用处,一个是擤鼻涕,一个是解决生理卫生,总之都不在邓斌的兴趣范围之内。

        邓斌翻检纸箱子,辨认都是寄送快递的纸壳,上面都贴着快递单,奇怪的是快递单上面只有收件人的信息,而寄件人乃至快递公司的名称都是空白。

        “这些快递单是怎么回事?”邓斌有些诧异的问道。

        “大概是无良商家和黑心快递,害怕寄来的东西出现问题,会被追讨责任吧。”陈朝一本正经的解释道,“现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乱象频生,连鞋子都有只寄半只过来的。”

        陈朝给邓斌展示了一下自己的鞋子,吐槽抱怨:“单只鞋子卖的贼贵不说,还是个二手货,前主人的脚气味还残留在鞋子里,你敢信?!”

        我信了你的大头鬼。

        邓斌没从快递单号上找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只是发现每一个快递单号下面的星评,都被油笔涂了一颗差评的?.

        他不知道陈朝是出于气愤还是出于无聊,亦或者是他性格里单纯恶劣的癖好。

        “是,督促监督的责任心!”陈朝读得懂邓斌眼神里的含义,在心里默默地回应了一句。

        总之,快递箱子都很干净,没发现邓斌想要的蛛丝马迹。

        他走进卧室,先通扫了一遍下着狂风暴雨的床,相对客厅卧室里更狭窄逼仄,没有能够藏尸的储物空间。

        邓斌将视线转移到盯住夏囡囡身上。

        从外形身高上来看,貌似是个小学生。

        在屋子里穿着雨衣,还捣碎窗户,这又唱的是哪一出戏?

        还有,她和陈朝又是什么关系?

        邓斌在脑海中浮出几个疑问,然后不知道自行脑补出了些啥情节,就恶狠狠的盯着陈朝:“恋童?可是要量刑的!”

        “可不要瞎胡说,身为一个作者,404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踩线的啊。”陈朝脸色第一次发生变化,非常严肃认真的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