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26章 热闹的走廊

第26章 热闹的走廊

        空气很冷。

        夏囡囡很静。

        她坐在椅子上,双腿耷拉着,脚尖踮着堪堪能触碰到地面。

        不吭声,不说话,苍白的脸蛋上只有眼珠子转动,宛如一具僵硬的木偶。

        视线在陈朝和电脑屏幕之间晃动,眼神里隐藏的情绪晦涩复杂,像是一潭看不见底的黑水。

        “你平复下心情,可以瞅瞅新章节的描述是否有需要改动的地方。”陈朝启开一罐新的可乐放在桌子上,“渴了喝这个,我先去外面处理一下你闹出的小误会,回来咱俩再详谈。”

        陈朝慢条斯理地梳理了下头发,又对着手机屏幕龇了龇牙,用指甲把牙缝里塞着的隔夜韭菜丝儿抠掉。

        夏囡囡目送陈朝离开卧室,带上门,久久的才收回视线。

        她看着眼前充满男性汗臭味的卧室,目光逡巡,落在枕头边一本倒扣着的书杂志上。

        杂志封面印有一串英文单词,封面是一个衣着暴露的金发女郎在搔首弄姿。

        夏囡囡面无表情的撇了撇嘴。

        在杂志的旁边有一个摊开的笔记本,她看见那页纸上,有用钢笔写着的一段完整的话。

        ——这个世界没有神圣性在宇宙间,人类其实微不足道,只是一个小小的族群,把自己的偶像崇拜投射到宏大的宇宙身上。人类就像互斗的虫或者杂乱的灌木一样,没了解到自己的渺小、短视与无足轻重。宇宙本身对人类的存在漠不关心。

        字迹潦草像是随手写下的一段话,未必有所深意,但又仿佛意有所指,隐射着作家的某种思想。

        吸溜吸溜~

        细微的吮吸声转移了夏囡囡的注意力,只见桌子上启开的可乐罐口,一条常常的钓鱼线线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入进罐口,跟个吸管似的被染成了黑色。

        夏囡囡下意识的探手抓住可乐罐,黑线受到惊吓连忙收缩回天花板。

        她抬头顺着黑线收缩的方向看去,就看见一只巴掌大小的人形布偶,舔着肥圆鼓鼓的小肚皮,正迅速收拽回作案工具,扭头哧溜就逃走,在墙顶尿裤子似的留下一连串小黑脚印。

        夏囡囡晃了晃被偷喝掉2/3的可乐罐,扭头看向颤动的窗帘,手一挥,漆黑的手杖毫不客气的刺穿窗帘。

        ……

        走廊内。

        邓斌和薛飞商量后,出于谨慎的考虑,决定还是先侦查一番整条走廊内的环境,顺道也去走廊那头,焦凯的屋子查看一下。

        他们穿过走廊中道,看着打翻一地的垃圾和油漆桶,尿素袋子里渗出的食物泔水,混着扩散凝固的油漆,邓斌终于知道空气中弥散的怪异味道是怎么合成出来的了?

        半条走廊就如同拥堵溃烂的消化肠道,让人不忍直视,无法呼吸。

        焦凯脸色发白的看着打翻的油漆桶,心底浮出非常不好的预感。

        “这是我屋子里提回来的油漆桶,我逃走之后那疯子进过我的房间,还在这楼道里到处泼油漆,他究竟想干些什么?”焦凯脑子转不过来,现实里的离奇比他看过的所有恐怖电影都要惊悚诡异。

        艺术来源于生活?!!!

        咔!

        清脆的列响声,很轻微,混在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中不起眼,但是落在三个神经高度绷紧的人耳朵里,不喾于惊雷炸响。

        “好像有声音。”

        “那边,是313?”

        “好像是窗户玻璃被打碎的声音,不好……他要翻窗逃跑!”

        三人停下脚步,薛飞当即扭头折返朝楼道那头飞奔回去。

        邓斌没来得及叫住,赶紧跟上,他下车的时候有瞅过这栋自建楼的外墙,每一扇窗户外都是用铁栏杆焊死的,根本不可能让人爬进爬出。

        焦凯僵在人地,没敢第一时间跟上去,他想要逃回自己的房间躲起来,却又不敢孤身一人穿过这阴森的走廊。

        毕竟,和同伴分开是最作死的行为,恐怖电影情节里都这么演。

        好吧,焦凯除了是个粉刷匠,还有一层隐藏的身份,他是恐怖片论坛的资深影迷,豆豆瓣网上打评分写影评的那种。

        前面邓斌的背影消失在拐角,焦凯咬牙连忙跟上去。

        咚咚咚的脚步声踩着木地板嘎吱泛响,有几个被吵醒的租户嘟囔着骂了句,然后翻身继续睡觉。

        房东大妈则又被唤了上来,她腰上缠个围裙,手里拿个擀面杖。

        房东大妈除了是包租婆外,还在门口支了个早餐铺,勤勤恳恳地每天想方设法从自家租户手里面多缛出点羊毛。

        这是个每天从起床开始就拨拉心里的小算盘,守着栋自建楼,将精明市侩计较到极致的中年大妈版葛朗台。

        否则也不至于每层楼楼道里,只孤零零的挂着一颗高龄的低瓦数灯泡,像是半夜在厕所门口飘荡的鬼火。

        鼻孔里扑面刺鼻的臭味,垃圾和油漆涂彩的墙壁,脚下踩上的呕吐物,让房东大妈当即发出鬼哭狼嚎似的吼叫。

        房东大妈可不懂得什么抽象画,只觉得脑壳上都在往外冒烟,整个人愤怒崩溃的要原地炸裂了。

        整栋自建楼租户都被吵醒,却全都屏息凝神,简直老鼠见了猫似的,俱都默契的没有开门出来,而是都躲在床上竖起耳朵偷听楼外的动静。

        房东大妈素来不讲道理,尤其窝火的时候谁触霉头,谁家就涨房租。

        所以走廊里动静越是大,租户屋子也就愈发静悄悄,某种程度上,这比夏囡囡的能力还更胜一筹!

        “陈朝!”

        房东大妈怒吼一声,攥着擀面杖,迈着地动山摇的脚步杀向313。

        此时,薛飞已然跑到313门口,他稍微弯腰,就将脑袋贴在防盗门上,准备顺着木门上的窟窿往屋子里瞅。

        漆黑的客厅?!!

        不,不是!

        是一张人脸堵住窟窿,冰冷的眼镜背后,一对黑色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也在悄悄地朝外偷窥着。

        薛飞吓得浑身汗毛都立起来,差点跌倒在地上,手里则下意识的抽出腰间别着的的电棍,摁动按钮,发出电弧振动的声音。

        没待有下一步动作,门被缓缓推开。

        薛飞警惕地朝后退了一步,邓斌同样拔出腰间的电棍做警戒姿势。

        焦凯在几步之外死死地盯着门。

        推开的门,先迈出一只脚,然后探出半截身子,一颗脑袋,在朝楼里张望。

        房东大妈走过拐角,看见拿着手电筒和电棍的警察愣住,到嘴边的骂声咽回嗓子眼儿。

        她走到焦凯旁边小声问道:“警察怎么来了?”

        焦凯牙齿在哆嗦,感觉要尿失禁,他僵硬的转动脖子,错开陈朝瞥来的目光,牙齿哆嗦:“陈~陈朝…杀…杀人了!”

        房东大妈心头的怒火像是猝然被泼了一盆冰水,从头到脚凉个底头,手中的擀面杖掉在地板上。

        “哟,楼道里这么热闹呢!”陈朝笑眯眯的跟众人打了个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