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23章

第23章

        针落可闻+死一般的沉寂!

        紧着两对不怀好意的冷眼,焦凯嘴巴张开成窝型,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仿佛卡在嗓子眼儿里,下一秒就会跳出来的样子。

        他喉咙发干,嘴里的口水却咽不下去,舌根儿跟打蜡似的僵硬住。

        “我调来咱派出所两年了,可真是头一回见到这种,敢半夜跑到派出所来耍酒疯,借着酒劲儿消遣警察的人,嘿~师傅,这种可以直接拘留了吧!”薛飞冷笑。

        “咱们海广市隶属于蔚蓝联邦东久平自治州,虽说司法量刑的尺度,相对于其他几个自治州要轻一些,但也绝不允许有人来报假警,故意浪费警力资源,甚至是消遣警务人员。”邓斌黑着脸,语气稍顿一下,看向焦凯道,“眼下这种情况,已经足够行政拘留15日并处罚金了,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么?”

        焦凯整张脸都憋红了,脑子里使劲回忆着出纰漏的地方,然后起身急吼道:“对了,我想起来是怎么回事儿了?”

        “他嫌我胆子小,说酒能壮人胆,为了更好的陪他玩游戏,所以往我嘴里灌了一整瓶啤酒.....”

        “编,接着编。”薛飞冷笑,焦凯嘴里的鬼话,他此刻是一个字都不信,“那你再给我解释一下,你说他要跟你玩追杀的游戏,这一路上你有碰到他人吗?”

        “我刚才看了一下派出所门口的监控录像,也没瞅见身后有人追你啊。”薛飞不待焦凯辩解,就继续质问道,“所以,你口中的变态杀人犯等于是啥也没做,是就让你安全全的跑到了派出所来报警,从头到尾也就是淋了点雨儿?”

        薛飞的质问也是邓斌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而显然,焦凯一个疑问都回答不上来。

        他怎么可能知道那个疯子到底再想些什么,他现在感觉自己还能活着就像是做梦了。

        或者,就在拘留所里呆上十天半个月?

        这好像才是最安全的做法啊!

        焦凯的心思发生变化,脸上表情也就跟着一起变化,从忐忑委屈逐渐变得平静下来。

        这一番表情变化自然全部落在在邓斌的眼里,他顿时就看不懂了!

        一个匪夷所思的报案+一个搞不清真假的报案人=整件事由里透外都散发着诡异蹊跷的味道

        报案人陈述的案件听不懂就很稀奇了,现在连报案人自己都突然变得奇怪起来,这就吊足了邓斌的胃口。

        “邪门儿了!”

        邓斌抢回保温杯,拧开瓶盖,猛猛地灌了一大口,将茶叶和枸杞嚼碎都咽入肚子,然后拿袖口擦了下嘴巴。

        薛飞愣了下,他清楚这是邓斌准出警的习惯。

        “准备下,我们去他说的地方看一眼。”邓斌瞥了眼薛飞,知道他想问啥,解释道,“一个醉酒的疯子跑到警察局,编了个匪夷所思故事来报案,这件事儿本身就和他陈述的故事一样离奇,两个离奇的事儿撞一起,那很可能其中一件事儿就是真的了!”

        乍听之下,这话好像没什么逻辑。

        但薛飞站在一个警察的职业思维去揣摩,却觉得这话越品越有味道。

        “而且这家伙真醉也好,假醉也罢,咋么看都不像是有智商能编出这么个故事的人呢?”

        邓斌不是在侮辱焦凯,而是在断定事实,继而补充道:“最重要是,薛飞你记住,牵扯到死人的命案,哪怕听起来再荒唐不可能,哪怕明知道是白瞎跑一趟,也给我收敛脾气耐性,必须出警走一趟,确认事情真相!”

        邓斌整了整松垮的衣服,戴上帽子,食指搓了搓头上的警徽,严肃道:“万一我们判断错了,那可是一条人命,我们赌不起,也不能赌,这是我们作为警察的责任,我们得对得起这身衣服,这颗警徽!”

        “是!”薛飞敬礼,戴上警帽。

        焦凯脸色一阵青红变幻,他本来已经准备好被拘留了,现在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苦恼。

        临要出门了,焦凯才又憋出一句话:“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有个变态小说家,在我住的那栋自建楼里。”

        “我也觉得你不像是在说谎,你冲进派出所的时候,脸上的惊恐和腿脚发软无力,不像是演出来的。”邓斌回道。

        “那还过去,就你们两个警察,要不带把枪吧!”焦凯有些腿软,陈朝带给他的恐惧太深,笼罩的心理阴影面积约莫相当于10个警察并排躺一块儿。

        “天还没亮,派出所值班民警就我们两个,赶紧的……”薛飞站在开始有点相信焦凯的话了,重重的拍了下腰间的警用电棍,:“普通民警不配枪,用这个就足够了!”

        红蓝色巡逻灯一闪一闪,撕破夜幕下的黑暗。

        ……

        走廊一头的窗户被推开,滂沱的雨水混着风,像是一只湿腻腻的手从走廊两侧的墙壁上抚过。

        泼溅的油漆被湿冷的风打潮,翻倒淌汁儿的垃圾桶和摔倒的油漆桶挨着,酸臭泛潮的腐味儿和刺鼻油漆味儿融合成更怪异的味道,在走廊里随风飘~

        陈朝身上系着件黑色的围裙,上面黏着点点滴滴的油漆沫子,他左手拿着菜刀,用手在菜板上摁住两条冲洗过的条子肉。

        落刀,切成一截截指头长的条段,就像是家庭妇女给买回的猪肉切块分装一样。

        他很麻利地收拾好装入塑料袋,回屋放到客厅里角落里的冰箱底层,和冻块儿的猪肉混在一起。

        ——如同是完美的打入到敌军内部的同志。

        陈朝解开围裙,随手扔在门外。

        仔细去看,才发现那根本不是围裙,而是一块被污染的塑料桌布。

        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紧接着对着木门上的窟窿,又轻轻补上两脚。他才不慌不忙去水房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回屋,锁上防盗门,进入卧室打开电脑。

        桌子上又有一瓶可乐被打开了,多了几处小脚印子......

        陈朝没有理会,他拆掉原先的键盘,换上【诡键盘】,开机,启动电脑,在终点网的新书上传页上,“铛铛铛”输入新书的名称: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