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22章 疯言疯语??(求一波投资,福袋,不要发红包)

第22章 疯言疯语??(求一波投资,福袋,不要发红包)

        海广市公安局南彩门街道派出所。

        二层的建筑矗立在黑夜中,围栏圈住的院子里停着两辆警车,暴雨哗哗地冲刷着。

        一楼警用大厅,值班室。

        高低床下铺,邓斌摸了摸枕头底下的手机,看了眼时间。

        05:47.

        拉开窗帘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还是黑的!

        最近睡意越来越少,总是在半夜这个点儿就会醒来。

        邓斌起床,拧开保温杯,茶叶和枸杞一同在水里浮沉!

        上铺的年轻警员还睡得正死,发出均匀的鼾声。

        邓斌披上警衣,推门出去,站在屋檐下,他从上衣口袋掏出烟盒,两指轻轻一拍,弹出根香烟用嘴角叼住。

        搓动打火机,点燃。

        烟丝烧卷发出“嘶嘶”的声音,燃烧的烟头在黑夜中忽明忽暗,邓斌吐出口烟圈,隔着烟雾,突然看见……

        漆黑的雨幕中,一道人影从拐角的巷道里冲出来,身形踉跄慌乱,不时地扭头朝身后张望,仿若有恶鬼在背后追逐,嘴里更是发出含糊的怪叫声。

        “好像是在呼喊救命!”

        邓斌扔掉烟头,迅速迎上去,拉开门禁!

        呼哧呼哧!

        焦凯喘着粗气,冲进院子,直到看见身穿警服的邓斌迎过来,他才松懈一口气,脚下一软,朝前栽倒进邓斌怀里。

        “衣服全都湿透了,慌张成这个样子!”邓斌搀住焦凯,心中当即做出判断,警惕地朝其身后望去……

        却连个鬼影子都没瞅见!

        邓斌一脸狐疑地看向焦凯,后者张头探脑的朝四周张望,半晌,才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

        “没追上来…没被他追到……那个变态没有追上来!!!”

        焦开嘴唇哆嗦的呢喃重复着,然后嘴角咧开,手舞足蹈的在原地跺脚,同时发出歇斯底里的狂笑!

        神经质似的狂笑声,回荡在整个院子里。

        值班室里,年轻警员被惊醒,蹬脚跳下床,连衣服都没披,就急匆匆跑出来。

        “师傅,这哪里来的疯子,大半夜跑派出所里大吼大叫。”年轻警员薛飞盯着焦凯,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精神病。

        “疯子么?!!”

        邓斌蹙眉,没有吭声。

        ……

        走廊头,敞开门的出租屋里。

        是一个简陋的单间,就一张床一张餐桌。

        床上被子是掀开的,枕头边摆着个国产手机。

        陈朝走过去捡起手机,划摸了一下屏幕,手机是屏幕上锁,是触摸解锁的九宫格图案。

        “理论上来讲,九宫格触屏解锁图案一共可以有A9种,即九的阶乘——362880种组合。”

        “然而绝大多数普通人设置图形时,不会使用太复杂的图案,而是遵循使用简便易记的图案。”

        “并且多数人的大脑能够用九宫格构象出的简易图形,基本都是重复类似的,这是大脑机制节能运行(偷懒)的体现,也就是说……这些图形会惊人的相似,且数量会骤然缩减到不足两百种。”

        而以鬼才般的逻辑,在脑海中仿照普通人的大脑思维构建出200种最简易的九宫图,对于陈朝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ps:如同窜稀屎般顺畅!——这可比破解房东家的wifi密码简单多了┗(▔,▔)┛

        何况这种连线绘图,以他的手残也可以忠实且完美的执行大脑输出的指令。

        所以,69秒后,在陈朝手绘出第96的图形时,手机屏“咔哒”解锁。

        点开手机,下载软件,噼里啪啦一顿操作后,陈朝将手机扔回床上。

        再看旁边的木质餐桌,碗筷散落在地上,因为桌子上的桌布被人抽拽掉了。

        陈朝眯了眯眼睛,把手里提着的几个啤酒瓶都放在地上,挨个启开。

        然后他开始仔细的打量屋内的地面。

        地上到处堆落着杂物用品,其中以各种颜色的油漆桶居多。

        都是一个楼里的邻居,陈朝对焦凯的工作有印象,是个油漆粉刷匠,搞家装的。

        “油漆工?刚刚好!”

        陈朝咧嘴,提起一桶油漆走向走廊……

        20分钟后!

        擦干身上的雨水,换了身干衣服,手里捧着个保温杯的焦凯,双腿并拢,畏畏缩缩的坐在椅子上,正在录着口供。

        衣服是年轻警员薛飞的,保温杯是邓斌的。

        衣服略紧身,保温杯里混着枸杞的茶水味道奇怪,焦凯喝不惯,只当暖手宝捂在手里。

        他神情紧张,眼神躲闪,跟刚才在院子里发疯似的怪吼乱跳,简直判若两人。

        陈述的口供也是语无伦次颠三倒四,像是某个天方夜谭的都市怪谈,从头到位充斥着诡异离奇的元素,没有丁点儿可以听取采信的逻辑可言!

        “杀人,就在楼道里,从嘴里捅进喉管里,还是拳头粗的金属拐杖?”薛飞一边记录,一边整理拼凑焦着凯口中的故事情节,脸色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阴沉。

        本来,在听到“死人”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就立即准备穿戴好装备,迅速和师傅邓斌出警了。

        可是,随后焦凯嘴里紧跟着冒出来的那句话——什么手掌心裂开口子,从里面生长蜿蜒出来条怪物…

        薛飞就顿时打消了出警的念头,把戴好的警帽又重新摘下来,放回到桌子上,开始不紧不慢的录述口供。

        嘭!

        薛飞停笔,双手狠狠拍在桌子上,忍无可忍冲着焦凯吼道:“杀了人,还放了你,让你活着跑来警局报警,你当这是啥?做游戏呢?还是在这编小说呢?”

        焦凯咽了口吐沫,低着脑袋,委屈巴巴的解释道:“可他就是在做游戏啊,而且真的就是个小说家!!!”

        静!

        针落可闻!

        薛飞额头上浮出一根根青筋,在咬牙忍耐着,感觉自己的智商收到了侮辱和挑衅。

        焦凯闭嘴,坐立不安。

        邓斌坐在旁边眉头紧锁,一言不发,眼睛则死死的盯着焦凯的表情,视线片刻都没有离开过。

        老警察的直觉告诉他,焦凯没有说谎,但是,他嘴里的故事却太过匪夷所思,完全站不住脚!

        薛飞怒极反笑,喝问:“满嘴疯话,你跑这里来消遣警察啊?啊?还是晚上喝酒喝大了?”

        “我没喝酒,我说的都是实话!”焦凯急得抓耳挠腮,“我晚上加班,搞完客户房子的赶工,就回家了,时间很晚了,随便对付两口就睡下了,没,没喝酒!”

        薛飞冷笑,他从旁边的抽屉里掏出把酒精探测枪,走过去对准焦凯道:“张嘴,呼气!”

        呼!

        酒精探测灯“滴滴”报警,检测的数值越过红线。

        “唔?”

        邓斌错愕,站起来拿过酒精探测枪看了眼,看向焦凯的眼神也变得不善起来。

        焦凯:“……”

        ps:今天下午还有一章,18:00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