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7章 我笔下的人物(大佬们别发红包啦!)

第7章 我笔下的人物(大佬们别发红包啦!)

        【被文字塑造的生命就像是作家笔下操纵的傀儡,在压抑麻木的窒息中连一丝呼吸的声音都无法透出来!

        文字塑造的血肉归根结底是虚假的,就算能够诞生灵魂,也终将被牢牢地禁锢在文字束缚的囚牢中,永远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

        因为文字的本质便是无声而沉默的!】

        ——陈朝一度如此的认为,直到......

        细碎的渣滓从指缝间洒落,鲜血凝固的门上两个触目惊心的血洞,一截血淋淋的条子肉顺着门洞被甩进来,“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然后......

        又是一根条子肉甩进来,像是两条被剥皮的死蛇软绵绵的叠在一起,映入陈朝的眼瞳中,鲜艳夺目。

        那是从他腿上抠掉的腱子肉!!!(′Д`)y-~

        “聊.......什么?”

        喑哑干涩的嗓音,咬字异常地含糊费力,像是一个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人已经有些遗忘了发声的能力。

        陈朝低头看着血泊中的肉,面孔倒映在血泊中,堆叠的肉条像是扭曲的裂痕将五官割裂分离,明明依旧是自己的面容,却给他一种诡异陌生的惊悚感。

        两个深呼吸的停顿!

        陈朝将两截碎掉的指甲弹过去,也算是收还肉的谢礼:“很少有女人会把指甲染成黑色,就是染的不太均匀,表面覆着一层颗粒状的凹凸感,是煤渣么?”

        压抑的呼吸声~

        “我!”

        “.....讨厌!”

        “煤……渣~”

        断续的字符从齿缝间迸出来,最后一个字节尾音变形拖长,仿若怨恨的啜泣和疯癫的狂笑交织在一起,化作铁锈斑驳的利刃狠狠地刺向陈朝的脑海。

        不!

        不是好像!

        而是真的有一根腐烂生锈的拐杖映入陈朝的眼瞳,那铁拐黏着腐烂的血肉和残碎的煤渣,却如一只从肉掌中生长出的活物,正畸形扭曲的穿过门上的窟窿.......

        “一截拐杖从掌心的裂口中长出来!”

        怪异的画面占据整个视野焦距,陈朝瞳孔骤然收缩成针孔状,身体猛然朝后仰倒,森冷的恶风贴着脑门擦过,油腻的头皮连着头发被剃掉一块,鲜血将额头染红。

        身体朝后仰摔倒在地的过程中,陈朝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截从手里长出来的拐杖,“我最初分辨的走廊里的脚步声,那道奇怪的声音原来是拐杖触碰地面的撞击声!”

        “而且,这根拐杖虽然材质不一样,但是.......”

        陈朝抹下额头,被鲜血染红的眼球清晰的映照出拐杖的全貌,“和梦里那根拐杖的款式造型是一样的,所以,门外的雨衣下就是那个女娃!!!”

        拐杖抽拽回去,滴淌的血液和割断的头发洒落地面,歪歪扭扭的沿成一条线,门外的雨衣站起身拉展衣服,拐杖轻轻地敲击在铁栏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铛~

        铛~铛~铛~

        约莫是丧钟敲响的倒计时!

        “捉.......迷藏.......啊~啊~”雨衣脸颊贴在铁栏上,脑袋侧歪着露出和梦境重叠的脸,稚嫩青涩的五官,染满煤灰的脸蛋,两条干涸惨白的泪痕挂在眼睛下面,以及那对乌黑绝望的眼睛:“你~愿意~和我玩么?”

        本应该是真挚剔透的眼睛,透出的却是冻结呼吸的冰冷,被迷茫和绝望侵蚀的心灵,就像是那座被黑夜笼罩的煤山。

        单调、麻木、死寂......

        残忍的连哪怕一抹温热的颜色都没有给她留下!

        扑面而来的窒息,像是溺水一般,每一个毛孔都被冰冷堵塞,心脏愈是跳动,呼吸便愈发难受,那种压抑和窒息甚至无法被勇气所驱逐。

        在挣扎和压抑中,某些早已经被遗弃的支离破碎的记忆从脑海的深处翻滚浮现,那是被几经涂改的人物设定,也是一段被丢弃在纸篓里发霉的废稿,一段戛然中止的故事情节。

        “咕噜!”

        陈朝咽了口吐沫,喉咙火烧一样的干涩,他掏出手机,来回的点拨翻页审视着app里面的信息:

        【开场的游戏cg!】

        ——里面有提示到遗弃的废稿

        【初始的人物设定里契合自己的作家身份!】

        ——人物模型中提示到烂尾数量以及当前追杀数

        来回翻阅检查三遍,陈朝的视线最终定格聚焦在那鲜血淋漓的最后一行文字——【作者,准备好了么,来重温你笔下的故事!】

        文字扭曲蠕动,像是一堆腐烂的蛆虫从纸页背后的世界爬出来,顺着收缩的瞳孔钻入陈朝的脑浆里......

        “重温我笔下的故事~

        “我笔下的故事~”

        “我的故事~”

        “故事~!

        陈朝倒嘶一口凉气,转动的思维将手机里的信息提示线索+梦境中的画面+脑海深处遗忘的记忆碎片被拼接整合,就像是无数支离破碎的镜片正在重新的沿着缝隙黏合住,与此同时,一张隐藏在镜子背后的脸终于露出真容。

        雨衣下露出的脸,紧贴住栏杆的缝隙,隔着门上破碎的窟窿,阻隔住光与暗的交融,那恍惚是跨越过无尽长廊,从黑暗死寂的绝望深渊中向自己走来的人物。

        “夏囡囡,女,13岁,先天残疾被丢弃在垃圾堆,被拾破烂的老头捡回家养大......”

        毕竟是几年前烂尾的小说,大脑硬盘艰涩的检索着相关存储的记忆,详细的信息已经被遗忘,只剩下一条模糊而简短的概括,好在已然足够支撑陈朝辨认出雨衣的真实身份。

        “一个我塑造出的人物角色!”

        诡谲,离奇,荒诞......都不足以形容陈朝此刻内心的复杂,用一个不太恰当的场景来类比,大抵就是某个不负责任的渣男拔d无情,终于在多年后的某个夜晚,被从天而降的亲生闺女提刀堵住在家门口.......┗(    0﹏0    )┛

        震惊!

        愤怒!

        烦躁!

        数不清的滋味儿在心尖儿上翻滚,杂烩融合从口腔里弥漫出丝丝的苦涩,以及一丝莫名地......心虚!!

        “魂淡啊~27年来,我一直苦苦保留着贞洁,怎能忍受这种诬蔑,我还是一个小鲜肉(处男)啊~”

        陈朝咬紧牙豁子,硬着头皮迎上夏囡囡满是恶意的眼神,狞声道:“我就是一写悬疑小说的,可承担不起造人这种罪孽!!”

        “讲道理,我充其量也就是编些故事骗读者订阅,最多算作是给书里的角色提供点儿墨水,这跟受精过程差老鼻子远了,何况,生殖隔离你懂伐......总之,我是真没能耐从书里面往外生出个大活人来,所以,这口烂锅我绝对不背!”

        陈朝绞尽脑汁的组织着语句辩解,却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他感觉此刻的画风就好像是个黑掉闺女压岁钱的老父亲,那是厚颜无耻的抵死不认。

        啊呸!

        这个比喻太有问题了!

        陈朝十分憋屈,因为他觉得自己此刻正在做“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蠢事,愈发的心虚了!

        手机频频震动,像极是全程观看的沙雕书友早就按捺不住内心的狂躁,正在见缝插针的的在章评里无能狂怒:

        【——正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你问苍天饶过谁?】

        【请认真的对待每一部自己创造的作品,就如同善待自己的孩子......唔,恭喜作家达成烂尾作品百人斩成就!】

        【净化文学圈,从惩治烂尾作家开始!】

        【忏悔吧!】

        【......】

        夏囡囡:“呵~作家!”

        陈朝:“......”

        ps:哪些大佬们天天在发红包啊,吓死宝宝我了......我知道各位亲们是看阿蛮合同寄不出去,有心帮衬一下,但是,好意心领了,上架前发红包,非常影响书的真实数据,容易产生数据造假的假象,然后直接断了推荐,所以......为了本书的小命着想,请暂停发红包,或者上架后再发就没影响了,或者,实在想包养阿蛮这颗小白菜,攒着等签约后打赏鼓励可好,保证洗白白接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