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4章 恐惧转化器

第4章 恐惧转化器

        【飞镖投掷距离>4m,符合标准!】

        【轮盘启动!】

        【请投掷!】

        钉入卧室门板的转盘开始转动,发出“嚓滋”的摩擦声,五彩斑斓的颜色水波一样荡漾,一枚漆黑的飞镖在空中掠过抛物线,像是只醉醺醺的毒蜂凶猛的攮入鲜艳的花瓣里。

        轮盘停下转动,飞镖钉在殷红色的区域——【勇气】!

        那殷红仿若黏稠的鲜血诡异的渗透入陈朝的眼底,悄无声息地将眼仁中流淌溢满的恐惧吞噬殆尽,密布的血丝像是蛛网将眼球缠绕住,映衬出没有一丝杂质的漆黑眼仁。

        【鲜血赋予勇武!】

        陈朝的脑海中闪过一行信息,视网膜上一个透明的温度计浮现出来,内里的水银恍若沸腾似的急剧拔高。

        【恐惧转化完成!】

        【随机转化效果——勇气!】

        【恐惧值清零,勇气值21,数值转化叠加,计算中......最终勇气值174,超越第一临界阈值,开启b+级buff......】

        【痛觉削弱74%,痛感预警机制阻断,神经反应速率提升126%,注意力集中度上升174%,持续失血状态下,每失血50ml,肾上腺素分泌激增,肌肉活性叠加10%!】

        恐惧宛如被卸妆水冲洗掉的涂料,沿着皮肤的沟壑纹理褪去,因恐惧而僵硬的面皮逐渐松弛,陈朝伸手摸着下巴稀碎硬扎的胡茬子,听着外面刺耳的撞门声,嘴角就自然咧开露出两排整齐森白的牙齿。

        “耳朵里传来血流冲刷血管的轰鸣激荡,鼻息里也嗅到血液迫切的想要从毛孔中渗出来的渴望,这是要溢满而出的勇气正在我的身体里咆哮~”

        陈朝脱掉湿透的睡衣,露出瘦柴干巴的胸膛以及集中贮藏脂肪的肚腩肉,然后随手从床脚抽出一件折的皱巴巴的无袖背心套上,他砸吧下嘴唇骄傲道:“原来在我废柴一样的身体里,一直住着的竟是一颗属于勇士的心脏啊!”

        起身,下床,拉开卧室门,开灯。

        昏黄的灯光照亮客厅,堆满零食垃圾袋的茶几中间放着一颗被啃掉半块的苹果,上面倒插着一柄水果刀。

        拔起刀将苹果送入嘴里,锋利的牙齿咀嚼发出清脆的声音,陈朝用衣服擦干净刀身并攥紧,接着转身,一步步朝着仿佛随时都会散架的防盗门走去。

        防盗门撞击的“哐啷”声,口齿咀嚼苹果的“咔嘣”声,人字拖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嘎吱”声,完美的重叠在一起。

        将最后一口苹果吞咽,果核吐出掉在地上,陈朝猛地拧动门锁将内层木门拽开。

        隔着条纹竖状的铁栏杆,防盗门外的走廊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只有寂静的黑暗穿过栏缝在陈朝脚边映出一条条间隔的黑纹。

        “没人?”

        陈朝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就构建出一副画面,贴着走廊墙边,一道人影一动不动的站着,森白病态的眼珠子正一眨不眨死死的盯着门内透出的光。

        阴森!

        瘆人!

        陈朝右手攥着刀藏在背后,人字拖一脚踢在苹果核上,不规则的果核像是块碎石头砸在铁栏门上发出“哐当”的巨响。

        突然的碰撞制造的响动,在狭窄寂静的走廊里回荡,分明格外的刺耳吓人,却又诡异的像是一块馒头砸入泥沼池里,“咕噜”的就沉没进入,静悄悄地连点水花儿的涟漪都没折腾出来。

        “这深更半夜的,走廊里这么大的动静,竟然没一个人出来骂人,楼里的租户今天都集体耳聋了?”

        陈朝察觉到不对劲,要知道平时他晚上电视音量调大一些,隔壁的老女人就会跟发情的母狗一样在走廊里嘶吠;而只要晚上起夜去嘘嘘,一拉开门,各种版本和频率的呼噜声此起彼伏,像是穿透力爆炸的混响音箱在深夜频道循环播放,堪称魔音灌耳。

        自建楼的租房没有独立卫生间,是走廊里的共用厕所,比旱厕稍高级一些,是那种沟渠状的蹲坑,从早到晚都能够听见稀稀拉拉的淌水声。

        而此刻,全都没有!

        死一般的寂静,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就好似这栋自建楼里只剩下自己这唯一的一个活人。

        那刚才敲门的,莫非是......

        鬼么?

        呼吸的空气带着股阴冷,脚底板按理说应该配合着有股寒意要从地上窜上来,然而......人字拖上的脚趾只是有些发痒,互相偎依着蹭挠了下,陈朝他么得恐惧。

        他是一个么得恐惧的悬疑作家啊!(▼ヘ▼#)

        只见他朝前又走出一步,脑袋就毫不犹豫的贴住冰冷的铁栏,脸颊滚键盘在门上面左右一滚,无所畏惧的眼睛就机灵的扫过门外两侧的墙壁。

        预想中的黑影并不在,映入眼球的是褶皱脱皮的墙壁,凝固油污的桌子和黏糊糊的灶台,以及藏在桌底的煤气罐和桌子上面贴墙放置的刀具架。

        自建楼的出租房都是小套房的两隔间,连独立卫生间都没有,更遑论奢侈的独立厨房,租户向来是占用水房的公共空间,但是陈朝没能够抢占到位置,所幸就只能将灶台摆在门口走廊里了。

        “敲门人咧?藏到哪里去了?我可是要开门了哦~”

        幽幽的声音在走廊里飘荡,没有杂质的回音空灵而诡异!

        明明是自己在喊话,但是听觉的感官却好似紊乱一样,音质有种陌生的阴冷,不像是从自己口中发出的,更像是从黑暗中缓缓地飘过来的。

        咔哒!

        锁芯转动,生锈的防盗门贴着地面发出“滋啦”的摩擦声被推开,阻隔的昏黄光线随着推门淌流出去,照亮出一条长方形的狭窄区域,陈朝的影子映射在走廊,一半在地面,一半延伸入对面的墙壁上。

        等了足足三秒钟,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也没有等到突然从某个角落冲出来的黑影,一只人字拖才稳稳地迈出去,接着陈朝整个身体都迈离出房间,置身在光投出的区域。

        泾渭分明的光像是刺向黑暗的利剑,昏黄而笔直,而有光的对比,走廊另一头的漆黑就更加显得幽暗深邃,宛如一条通向怪物胃囊的潮腻无声蠕动着的食道。

        腐烂的恶臭弥漫着空气,就像是饭馆后院堆放食物残渣的泔水池里,一只浸泡在里面啃食着老鼠尸体的鬣狗从里面爬了出来,浑浊的液体被甩动的皮毛溅落地面、墙壁、天花板上......

        原谅作家过于活跃的脑细胞,尤其是悬疑类作家惯会描绘这种恶心的画面,嗅着空气中的气味儿,陈朝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象力了,这让他忽然觉得肠胃有些许的不适,暴露在空气中的两条臂膀表面的皮肤顿时浮出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勇气能够阻断恐惧,却并不能够屏蔽恶臭引起的不适,差评!”

        “而且,b+级buff的状态下,注意力集中度的提升无疑会将感官的触感放大,换言之恶臭被放大了1.74倍,这是何等的卧槽!”

        陈朝用强大的意志力抑制住肠胃蠕动爬出食道的反酸味儿,挥手扇了扇驱散不掉的空气,他不畏惧黑暗中的危险,他甚至用眼睛怒瞪着走廊的另一头,他能够感受到同样有一道恶毒的目光对视过来。

        “不管你是人是鬼,我本来以为你会突然冲出来暴起发难,没想到你竟然是打算用恶臭令我窒息,实在是......太卑鄙阴险了!”

        黑暗中藏匿的危险看来比陈朝预想的还要歹毒狡猾!

        “作为一个集智慧与勇敢于一身的悬疑作家,我最喜欢的就是未知与危险并存的挑战呐!”陈朝举起水果刀指向黑暗,冷笑:“你,给我等着!”

        话音落地,余音缭绕,陈朝赶忙捂住鼻子,“咻”的一下钻回屋子,将门猛地合拢关上,走廊里猝不及防的恢复静谧与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