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悬疑作者求生指南在线阅读 - 第一章 致作者的问候

第一章 致作者的问候

        昏暗简陋的卧室里,老旧键盘敲击的声音断断续续,厚重的显示屏上黑色的字迹连贯成行,整齐的排列浮现在白底的文档上:【……剖开胸口的尸体贴靠在墙边,模糊的影子在烛光中左右摇晃,生锈的门把手从里面锁住,黏着一层凝固发黑的血丝,在疯狂的转动着……】

        【门外传来断续的哭泣声,随即变成连续不断的高声长啸,这是一声哀嚎一声悲鸣,半似恐怖,半似得意,只有堕入地狱的受罪冤魂痛苦的惨叫和魔鬼见了冤魂遭受惩罚的欢呼混杂起来,才能与这诡异的声音相媲美……】

        键盘敲击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跃然而出的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诡秘惊悚的味道,仿佛是在勾勒渲染着某个怪诞的世界,以及发生在那个世界里的一段不寒而栗的悬疑故事。

        显示屏的蓝光,冰冷的映照在过气呆板的黑色眼镜框上,眼睛框下面是一张苍白削瘦的面孔,好几天没有打理的面容胡子拉碴,以及油腻发亮的头发,让他显得疲惫而邋遢。

        陈朝

        男

        27岁

        实体滞销书悬疑惊悚作家/常年网络扑街写手/草台班子工作室的三流编剧/某不知名游戏公司的剧情策划。(传说中的斜杠青年)

        叮!

        作家后台弹出一封未读邮件!

        陈朝停止敲击键盘,瘦柴的手掌握住鼠标缓缓地点开邮件,整个人从码字的状态中脱离出来,紧蹙的眉头皱成疙瘩,神情紧张而凝重。

        【尊敬的作家您好:

        很抱歉的通知您,您的作品《杀死作者》未能通过签约审核,该作品风格略显压抑惊悚,并轻涉血腥违规,建议修改后可重新申请签约审核,或者另行投递其他网站。

        ——终点网?悬疑编辑组】

        “压抑,惊悚,血腥?”

        陈朝惊诧,喉咙有些干涩:“不能够压抑写实,不允许惊悚恐怖,甚至连血腥场景的渲染烘托都会触线违规,按照这种标准被迫修改出来的作品还能够称作悬疑么?”

        压抑、惊悚、血腥!

        这三要素是构造悬疑的血肉躯壳啊!

        就好比涮过白开水的红烧肉,去掉了肥腻汤汁,保留下的白条肉还能剩几分滋味儿!

        陈朝使劲揉搓着发僵的脸颊,半晌才平复下烦闷的心情,颓然的点击删除掉邮件,然后点开作家后台,盯着异常惨淡的作品数据,怔怔的出神。

        作品名:《杀死作者》总字数:173457    点击数:21384    收藏:474

        “修改是绝不可能修改的!”

        陈朝从出道开始就一直吊死在“悬疑”的类别上,数年来笔耕不辍痴心不改,像极是虐恋般的爱情,忠贞且坚持的将自己牢牢地挂在这棵树上风干晾晒。

        烂尾、太监、404!

        统共近百本悬疑,马甲更是不知不觉换掉几十个,陈朝却依旧偏执的守着“悬疑”的坟头等着铁树开花。

        长吐出一口气,陈朝冷着脸删除作品、注销笔名、注册并绑定新的马甲,然后将桌面上的废弃文稿全部扫入回收站,一系列的流程操作起来有条不紊。

        “所有不光彩的历史必须妥善掩埋,每一个新鲜出炉的马甲身上都不可以沾染曾经的污点。”

        这大抵是每一个作家都必备的基本操守,尤其是陈朝一贯秉持的骄傲,于是......他快速的从脑海存储的笔名库里检索出一个之前留待备用的笔名,麻利转正。

        输入笔名点击确认——【披羊皮的狼】,持证上岗!

        吸取上一本书的经验教训,陈朝痛定思痛,他决定下本书的文风有必要进行一定程度的包装和伪装,这决不能算作屈服,充其量不过是战略性的迂回撤退。

        “所以,我要踩准惊悚写实和404的边缘线来回的摩擦,最好能扭出一段秧歌。”

        “大约,下本书能火!”

        陈朝重拾信心激动的挥了下拳头,一旁伫立着没有拧紧的肥宅快乐水就被撞翻,黑色的液体泼洒在手机上,一缕发丝细的黑烟从手机屏中心飘逸出来,幽幽亮起的光芒闪烁了一下骤然熄灭。

        他连忙擦干手机,快速开机,手机内壳中传来怪异的声音~!

        嘶~呼~

        似乎是被人死死掐住嗓子吐出的喘息,压抑而低沉!

        不是一道,而是数百道气若游丝的呼吸重叠在一起,随着手机屏的重新亮起一起诡异地传入陈朝耳中。

        声音只有短短的一刹那就恢复成正常的开机声,指纹解锁后,桌面壁纸上排列的图标集体消失,只剩下一个陌生的app图标霸占住在屏幕的正中心。

        “手机坏了?”

        陈朝摆弄着手机,能够开机就说明硬件都没有问题,但是原本下载的各种应用软件全部删除不见,光秃秃的桌面上只剩下一个黑红色的图标悬置在那里,显得格外突兀。

        黑红色的图标看起来像是一座空置的书架,图案边缘有些粗糙模糊,又像是一扇朝内凹陷的木门。

        粗劣腐朽的木框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倒塌散架的样子。

        整体给人的第一印象,像极是那些缺乏经费的游戏工作室粗制滥造的垃圾手游。

        陈朝发现触屏界面被固定住,无法拖拽或移动,唯一可供操作的只剩下中心的图标,他下意识的伸出食指按压上去。

        指膜在接触图标的瞬间!

        手机屏幕的温度猝然拔高,屏幕上浮起一层黑色的涟漪,仿佛是手机屏当真被融化成了液态,且猝不及防的将贴触上去的食指烫掉一层皮。

        陈朝吃痛松指,就看见一层血淋淋的皮肉黏在屏幕中心,晕染扩散的鲜血和纤毫毕现的指纹重叠印在app的图标上,再看食指,那一层皮竟被撕掉,血肉模糊的指肚上嵌入一块诡异的烙印,赫然是个图标——似书架似门框,在指肚肉里模糊着!

        过了2秒。

        手机的温度恢复正常,陈朝拿纸巾将黏在屏幕上的血指纹擦干净,再低头看食指也就是脱了层皮有轻微烫伤,缠个创口贴就能处理的样子,也就没太在意。

        “手机刚才是漏电了么,看来明天必须得去修手机了。”

        陈朝脑子中闪过看到的一些手机爆炸的新闻,当即心有余悸的将手机拿开放到桌子的角落,打定主意今晚是不会再碰手机了。

        没在屋子里找到创口贴,索性就用口水给手指消毒,再拿纸巾擦干,陈朝就躺回床上,缓缓闭上眼睛,而他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他阖上眼缝的同时,黑色的手机屏悄然震动了一下,宛如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指从手机屏幕里轻轻划过。

        屏幕亮起,指纹解锁,似书架似门框的图标浮出黑光。

        图标缓慢的朝内凹陷,幽暗深邃的漆黑中撕扯开一条扭曲的裂缝,无数细碎的纸屑涌出,疯狂的卷动拼凑缝合成一张褶皱的纸,紧接着裂缝崩塌变成黑色凝固的血液,诡异的蠕动着爬上那张铺满屏幕的白纸,变成一个个歪七扭八的血字。

        【——每一本被抛弃的书稿,都埋葬着一个灰暗绝望的世界;每一段戛然中断的故事,都牵扯着一具停止跳动的身体。】

        【恐惧,憎恨,怨毒,哀嚎......这都是作者你带给我们的,而现在理应轮到你来承受!】

        【作者,准备好了么,来重温你笔下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