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寻找前世之旅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遇险

第九十四章 遇险

        重新回到了天界我倒也不像之前那样盼着五百岁的到来了如果我回到冥界反而会多几分尴尬倒还不如现在这样暂时住在天界。而且最近这段时间和阿斯克芙蕾雅他们都渐渐熟悉起来。沙卡似乎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天界似乎是一片平和。



        “伊纱在想什么呢?快接着和我冥界的故事吧。”芙蕾娜自从听了我几个胡编的爱情故事一直哭了好几天还真是个感情充沛的家伙。



        “今天又想些什么了?”阿斯克也笑嘻嘻的凑了过来。



        不得不佩服阿斯克总能找到天界最为美丽的地方黄昏时分的莲谷是一天中最美丽的时候碧绿的叶子悬挂在枝头在夕阳的余辉下变的轻盈透明被染上了一层层朦胧的淡金色。美丽的湖面上开满透明的睡莲透过花瓣可以直接看见清澈的湖水。湖面上映照出阿斯克美好的侧影流畅丰润如画随意轻松如风。



        “嗯那我就讲讲欧路非司的故事吧他是一个弹琴人故事生在古希腊……”在这样的美景中着故事有那么一瞬间让我觉得心情很安详。仿佛很久之前我也在这里这样的讲过故事。



        故事讲完了芙蕾娜这个家伙早就泪流满面阿斯克依旧微笑着眼眸深不见底。



        “好可怜那欧路非司就一直在冥界陪伴他的爱人吗?你去求你父亲放了他们吧。”芙蕾娜使劲的抹着眼泪。



        “这是我编的啦”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他们已经回到人界了。”



        “芙蕾娜我记得你等会好像有课哦今天好像是幻族的幻术吧?”阿斯克不急不慢的开了口。



        “啊!糟糕我忘了!”芙蕾娜一骨碌站了起来刚走了几步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丢给我一个威胁的眼神不许趁机勾引阿斯克哦。我明白她的意思忍不住又想笑。



        “有最合适的人所在的地方就是最合适的地方。”阿斯克微微一笑“就是这个意思吧。”我了头。



        “那么伊纱不定会在这里找到最合适的人吧。”“这里?不可能我要回去的。”“回去?回冥界?”“——是啊。”我想的是回到现代那个叫做前世今生的茶馆。



        “难道我不能成为伊纱眼里最合适的人吗?”他一脸郁闷。



        “当然不行。”“为什么?”“因为——你根本不是人啊哈哈。”他先是一愣随即也跟着我大笑起来。



        “伊纱你真是可爱”他刚了一半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没有再下去。“明白了那我一定会成为纱眼里最合适的神呵呵。”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笑得更厉害了。



        “唉……”他忽然叹了一口气“我会离开天界几天再看见你恐怕要三天后了。”



        “三天就三天有什么可叹气的。”我瞥了他一眼。



        他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了一个迷人的笑容“一夜无比漫长两夜不可等待我怎么能度过三个夜晚。爱河深处的半个夜晚啊比一个月的时间还要漫长许多。”



        我眨巴了几下眼睛“谁和你爱河深处啊。”



        他眯起那双银色的眼睛“别急我的纱就快了。等你满五百岁的时候我就会向冥王要求把你嫁给我。”



        “咳咳……”我连着咳了几声“快别开这样的玩笑我身子骨弱受不起这样的惊吓。”



        “惊吓?”他忽然握住了我的手脸上的神色竟是异常认真“我是真的。”



        我想我是真的受到惊吓了……老天我好像还从没想过嫁给一位——神。



        “快放开纱的手……”一个尖锐的声音在我头响起只见一团的金光直扑阿斯克而去对着阿斯克的手腕就啄。



        “是沙卡的神鸟。”阿斯克顺势放开了我的手目光落在了我身后的一处不由脱口而出“沙卡?”



        我连忙转头果然金金眼绚烂的几近阳光的男子浑身却散着一股暗沉的气质透着一种没有温度的冷漠。他的目光正落在我的手腕上脸色沉静。尽管他一言不我却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



        “伊纱跟我回去。”沙卡冷冷的开了口转身就走。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了身人家毕竟是未来的天帝嘛能不得罪就不得罪了。



        “沙卡你后悔了吗?”阿斯克忽然了一句之前过的话。



        沙卡停下了脚步“就算我后悔也完全来得及。”“可是你别忘了她是你——”“阿斯克不该的话最好永远都不要。”沙卡顿了顿“别忘了谁才是天界的王者。”阿斯克没有再话银色眼眸深处流动着一丝暗涌。



        ==============================



        回到宫殿里的时候沙卡再也没提起刚才的事。



        我也就忘了这回事吃完了晚饭后我刚走到殿外忽然看见两个侍女正鬼鬼祟祟的钻进了一条偏僻的树之路。一时我的好奇心又起就跟着钻了进去只见到她们悄悄的进入了一个类似树洞的地方。



        既然已经跟到了这里我迟疑了一下也进入了这个树洞。



        没想到里面是别有洞天越往里走越是开阔前方也越来越明亮还夹杂着隐隐约约的人声。



        “把她给我带上来。”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赶紧上前了几步躲在了一个隐蔽处探出半个脑袋心张望。不由一惊竟然是天后炎娜此时她美丽的脸上少了几分温柔多了几分狰狞。



        几位侍女带上来一位赤身**奄奄一息的年轻女人。



        炎娜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右手一挥在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轮盘紧挨着轮盘的地上无数的铁刺散着幽幽的寒光。



        “安琳你不能怪我谁叫你竟敢勾引天帝。”炎娜眼中闪过一丝冷酷的神色只动了动手指那女人的身体就飞了起来直直的落在了轮盘上。



        那女人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我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只见炎娜轻轻吹了一口气那轮盘忽然快旋转起来顿时血肉飞溅没几圈那个女人的身体就被地上的铁刺扯碎了。我的胃里又开始翻腾了真后悔就这么跟了进来此地绝对不能久留只是原来——神也是会死的吗?



        我赶紧转身往外退去就在快到树洞门口的时候脚下却踩到了一根树枝真是早不踩晚不踩偏偏这个时候踩到嘎吱一声格外的响亮我也顾不得这么多忙连滚带爬的爬了出去可是我忘了这是天界。



        在我刚出洞口的时候就听见了后面的声音“不要让她跑了。”我正不知如何是好却忽然被一双手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啊……”我刚要出声却听见了沙卡的声音“不想死的话就听我的话。”



        我连连头这时命要紧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双手一用力将我推倒在了草地上自己飞快的脱去了外衣猛的就压了上来他那如同天鹅绒般细腻柔滑的唇也跟着覆了上来。



        我一时大惊刚挣扎了几下就听见身边响起了女人的声音“什么人!”



        沙卡抓起外衣盖在了我的身上慢慢支起身子转过头去“你们看清楚了是什么人。”



        那几名侍女脸色大变立刻跪了下来“原来是沙卡殿下请恕罪!”



        沙卡漫不经心的看了看她们冷冷的了一句“既然这样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



        侍女们脸色更是难看“还要我动手吗?”沙卡的语气没有一丝情绪。几位侍女面面相觑一咬牙伸出手指就戳向了自己的眼睛一刹那鲜血直流我惊骇的望着沙卡他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忽然想起了那晚他所的话原来那话是真的他真的会那么做好可怕……我一下子觉得后怕起来如果我没有装瞎子的话也许……



        “走吧。”沙卡淡淡道。



        那几位侍女谢完恩后就飞快的离开了。



        我却是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回想起在树洞的一幕不由直起身子干呕起来。



        “这次就算再装十次瞎子也没用。”他坐在了我的身边“你还真是不会吸取教训。”



        “我我。我怎么会知道这么恐怖。”我边呕边忽然猛的抬头“难道你知道?”



        他冷冷一笑“在这里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那她这样做你为什么不告诉天帝?就任由她这样害人吗?”他漠然的望着我“就算她害再多的人又关我什么事。”“你真是冷血。”我站起身来“这些被害死的人怎么也是你将来的臣民。”他的金色眼眸闪动着让人猜不透的光芒。



        “不过今天还是要谢谢你是你救了我。”我把他的外衣递给了他。他顺手接过了衣服盯着我的眼睛“伊纱今晚看到的事一定要忘记。”



        我又忍不住问道“为什么神也会死?”



        他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我“冥王没有告诉你吗?能让我们神族死亡的东西有两样一样是暗末玄铁所以天界的武器都是由暗末玄铁所制。”



        原来是这样那么那个轮盘上的铁刺也一定是暗末玄铁了。



        “另一样就是——一种怪病。一旦染上不管是什么神族都会在十天内迅缩直到尸骨无存化为尘土。”他的脸色忽然黯淡起来“我母亲所染的就是这种病。”



        我似乎是第一次看到他流露出伤感的表情我那犯贱的同情心又开始作了



        “你不要难过啦看你父亲这么宠爱你也一定曾经爱过你的母亲不是吗?你母亲一定也快乐过有时漫长孤独的一生远远不如快乐的瞬间更让人向往呢。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嘛。”



        他深深的看着我嘴角微微扬起“谁我难过了莫明其妙的了这么大一堆真是无聊透。”



        “好我无聊透好心没好报随你的便!冷血动物!”我怒瞪了他一眼。



        “走吧。”他忽然轻轻搂住了我的腰奇异的香味袭来一眨眼我们就到了我所住的宫殿门口。



        我刚想走进去忽然想到了一件不合情理的事情扭过了头“为什么刚才不用瞬间转移?”我想起刚才还莫明其妙的被他亲了一下。



        他那金色的眼眸深处涌动着一丝促狭的笑意转过身就往自己的宫殿走去。



        “喂你还没回答我呢!”



        ================================



        时光飞逝转眼间离我满五百岁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的心情也从最初的茫然惶恐到现在的平静。也许我会在这具身体一直生存下去吧?司音飞鸟不知怎么样了还有撒那特思……



        就在我躺在花丛里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沙卡殿下的生辰就快到了呢。”



        “是啊天帝这么宠爱他这次一定会很热闹听到时还会有盛大的选妃仪式每个神族都会选出本族最美的美女呢。”



        “那是当然沙卡殿下是未来的天帝那么他的王妃自然就是未来的天后了再沙卡殿下又那么美。”



        “虽然沙卡殿下很美不过——不过我从来没见过他笑而且听他的脾气也……”随着脚步声的远去声音渐渐轻了下去。



        沙卡的生辰?他也要选妃了?我心里不由有些期待不知到时会有多少美女出现哦……一定是盛况空前这个热闹我是赶定了。



        回宫殿的时候天色已晚刚一踏进门口雷就迫不及待的飞进了我的怀里。



        “雷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我熟练的将它胖胖的身子拎了起来用手指着它的脑袋。



        雷还真像个忠实的走狗每天把我的一举一动都向沙卡汇报还外带添油加醋今天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教训它一下。



        “纱纱殿下找你有事。”它的脸蛋上似乎一脸的严肃。



        我顺手放开了它“哼我才不上当上次你害我闯进了他的浴室我还没和你算帐呢。”



        它飞到了我的肩头拼命的摇着头“纱你跟我去有很重要的事。”“才不去。”我转过了头。



        “纱你很过分哦。”它又飞了下来一双蓝色的眼睛盯着我“上次要不是殿下救你你早就完蛋了要不是殿下你哪能去人界现在殿下找你有事你就不闻不问没义气没心肝没……”



        “喂跟你去就是了。”我无奈的站起身“要是这次再敢骗我我一定把你烤了吃。”雷欢快的一振翅膀朝外飞了出去。



        一走进沙卡的房间时我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立刻转身怒视雷“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还找我有事。侍女呢?我去叫侍女来……”



        “不用……”沙卡在床上低低道声音里带着一丝醉意。



        “你怎么喝醉了?”我看他还醒着就走到了床边低头看了看他“还好吧?”他的一头金披散下来几乎遮住了全部的脸看不出他的神情。



        “你——怎么来了?”他缓缓的抬起头来金滑落金色的眼眸闪动着迷茫和惊讶。



        “不是你让我——”我立刻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雷……给我出来……”我回头一望罪魁祸早就开溜了。



        “雷又耍了我。”我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既然这样你就早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我刚转过身衣服就被他紧紧拉住了。



        “我要回去了把手松开啦怎么像个孩子一样?”我惊讶于他的反应。



        “不松”他一反常态的固执一使劲把我拽到身边赖皮赖脸的把我的衣角全都揉在手里。



        我的衣服……我在心里哀叹。



        “这样就好我就喜欢……手里握着什么睡觉……”接下来他就以不可思议的度昏睡过去。



        我的嘴角抽搐着今天他是怎么了?平时那样冷漠的他竟然也会撒娇?是因为醉酒的关系吗?我想把自己的衣服拽出来却是纹丝不动就像牢牢的长在了他的手心里。



        我无奈的看了看他只得坐了下来靠在床边。



        他静静的睡着几丝乱轻垂在白皙光洁的额头上形状优美的眉金色的长睫毛浓密纤长随着呼吸轻轻颤动着挺直的鼻梁美好得诱人的薄唇敞开的衣领里精致的锁骨玉质的肌肤若隐若现。真的很像——司音。



        这样睡着的他似乎也不是那么让人讨厌……



        房间里的玫瑰油散着幽雅迷人的香味不知不觉中我也闭上了眼睛昏昏睡去。



        当我被第一缕阳光唤醒的时候一睁开眼就见到了一双金色的眼眸正温柔的注视着我。“早上好。”我顺口了一句刚想再闭上眼睛忽然想起来这是在沙卡的房间顿时睡意全无猛的又睁开了双眼。



        “我……”我一时也不知该什么才好刚要起身却见他的手里还拽着我的衣服。



        “能放开了吧。”我瞪了他一眼。



        他的眼眸一闪轻轻松开了手。



        “真是个笨蛋你就这么坐了一夜吗?”他的声音依旧没什么情绪。



        “你可真是……我没话了要不是你拽着我的衣服我才不会留在这个鬼地方。”我郁闷的站了起来这个男人还真是让人不爽啊。



        “你脱了外衣不就行了。”他又淡淡的加了一句。



        我怔怔的看着他是啊昨晚我就怎么没想到呢?真是笨死了。



        “我走了……”我的心情顿时受挫转身就往门口走去就快要走出去的时候忽然听见沙卡的声音低低响起“昨天是我母亲的忌日。”



        我的脚步一滞嘴角却不由自主的微微扬起停顿了几秒后又迈了出去。



        无论再怎么冷酷的人他的内心深处也有着柔软的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