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寻找前世之旅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沙卡殿下

第九十二章 沙卡殿下

        在“父亲”大人的介绍下我总算明白了天界的大概。原来天界主要有八个神族龙族炎族日族水族幻族月族风族和雾族。最有权势的就是龙族当今天帝皇族一脉全是龙族的神接下来就是日族他们不仅掌管着光明也担负着守卫天界安宁的重任。而炎族领的女儿就是当今的天后炎娜剩下的水族是天界的文官幻族有些类似于精灵族月族掌管着艺术歌舞风族就是卡桑的那一族最为神秘的就是雾族据这个神族拥有非常特殊的能力而且冷血嗜杀。但他们的行踪一直是迷恐怕连天帝也没见过雾族的领。



        冥王伊莱斯和所有生活在冥界中的一族是另外的一个神族——冥族。



        天帝贝列膝下共有两子一女长子萨米次子沙卡最的女儿叫做芙蕾雅。听萨米和芙蕾雅都是天后炎娜所出而次子沙卡则是侧妃所出。但不知为什么天帝最爱的偏偏是这个沙卡。



        “你也累了吧早和多罗去休息吧。”伊莱斯笑了笑。



        我了头拖着多罗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为了怕它乱跑我在它的脖子上还写了块牌子



        姓名:多罗。



        年纪:老妖怪的年龄。



        性别:是雌的长成那样我就去自杀。



        ps:有谁捡到它的请送到冥王伊莱斯暂住的伊舍殿当面酬谢。



        我在房里由侍女服侍着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换了一身白色的袍子正准备好好睡一觉忽然现拴在床脚的多罗不见了。



        “公主陛下我刚刚看见一个东西从后门窜了出去。”一位侍女赶紧道。



        “知道了你们都去歇着吧。”趁着她们不注意我立刻披了一件衣服偷偷从宫殿的后门溜了出去。这该死的怪兽也不知死到哪里去了。要不是看它对我那么亲热还有上次在冥界好歹也算帮过我我才懒得理它。



        原来天界也有黑夜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近的关系那些星星和月亮似乎格外的明亮。借着月光我心翼翼的往前走着一边还声的喊着它的名字。树丛里忽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的脸上闪过一丝奸笑样的还敢逃!



        我想也没想就朝那边扑了过去在草丛被我扒开的那一瞬间我打赌那是我一生所做的最后悔的事情。



        草丛里居然有两个人不在这里出现的应该是两个神仙……尽管夜色昏暗我还是依稀看见了遍地凌乱的衣衫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也听见了女人轻轻的呻吟傻子也知道他们这是在做什么了……没想到神仙也这么大胆……



        三十六计走为上我刚转过身子就听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就这么想走了吗?”



        我的身子猛的一震这个男人的声音就象是一把利刃划破了夜空透着森森寒意让我——不由自主的感到有些害怕。



        “转过身来。”他冷冷的命令着如果不转过身那么你就再没转过身的机会了。我仿佛听见了他的潜台词。



        “殿……”那女人刚了一个字就被那男人给制止了“你先走吧。”“可是……”“还不走。”他的语气更加森冷。



        “好我走不过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女人的声音里似乎带了一股杀气。



        接着只听见一阵悉索的穿衣服声接着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我心里暗暗一沉他们该不会在这里偷情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男人会不会杀人灭口呢?虽然这个身体不是我的可是我也不想稀里糊涂的就丢了命。



        在转过身的那一瞬间我闭上了眼睛只能再赌一次了。



        “看见了你不该看见的你认为你还能离开吗?”他的语气透着一丝诡异。



        “我……”我往前走了两步忽然脚下一滑绊在了一块石头上重重的摔在了他的面前。



        “你……”他似乎有些疑惑。



        “抱歉我想我没有看到什么因为我是个——瞎子。”我尽量保持着平静为了够逼真我可是实实在在摔了一跤哦。



        “哦?”他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惊讶接着我就觉得下巴被人猛的抬了起来就在抬起我下巴的那一瞬间我感到了他的手似乎停滞了一下虽然是闭着眼睛我仍然能感到他咄咄逼人的目光。



        “既然如此这双眼睛留着也没有不如就挖了吧。”他的语气轻描淡写我的背后已经渗出了一层冷汗。变态绝对的变态果然是人有变态人神有变态神啊……



        “好啊反正留着也没用。”我得心已经开始狂跳脸上却还是不动声色。



        周围一片安静我仿佛能感到他的手指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眼皮忽然一热他的手指已经按在了上面。我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脑中却在不停的飞转如果他真要挖早就挖了现在他似乎更像在试探我只要我有一破绽就死定了。一种熟悉而陌生的压抑感笼罩了我的全身从来没人能给我这种感觉即使是从前那位恐怖的毒药公爵也没有给我过这种难以呼吸的窒息感。



        也不知过了多久还是我先开了口。



        “我你要挖就挖爽快我下巴都麻了。”



        他轻轻放开了我手指也离开了我的眼皮声音已经不像之前那般森冷“你倒是一也不怕。”



        “我怕疼。”威胁暂时解除我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一。



        “我也怕。”他也忽然来了一句。



        “怕什么?”“我怕弄脏了手。”话音刚落我只听见耳边一阵风起接着就归于一片寂静。



        许久我才敢睁开眼眼前什么也没有这才松了一大口气。这该死的多罗差让我的命玩完算了也不想找它了我还是早回去早睡给自己压压惊。



        那变态的男人也不知是属于哪一个神族的。



        天后炎娜是天界的第一美人自从嫁给了天帝之后就诞下了一子一女。按道理天帝的继承人本该是炎娜的长子萨米才对可天帝却偏偏钟爱庶子沙卡沙卡的母亲是来自幻族的精灵听在生下沙卡不久就消失了。



        炎娜身为天后她的生辰自然是热闹非凡。天界的每个神族都送出了族内最为珍贵的礼物。



        还未走进大殿我倒有些局促不安起来拉着伊莱斯的衣角想减少自己内心的紧张。伊莱斯低头看我原本冷淡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怎么了?伊纱?是害怕吗?”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肩“不用怕你可是冥王的女儿冥界的公主拿出气势来。”



        冥界的公主……好大一帽子。



        他忽然弯下腰替我整了整鬓边的饰今天一早起来侍女们就开始替我装扮了这个身体的主人原本就是个绝色美人这么一打扮更是妩媚动人。浅银色纱裙衬的肌肤更加白皙柔嫩浅紫如瀑的长随风轻扬摇曳生姿插在鬓边的银玫瑰更是平添了几分娇柔。



        “伊纱你真的长大了。”伊莱斯的声音格外温柔我抬眼望去他的眼眸内闪烁着奇异的神色。



        “进去吧。”他微微一笑。



        随着殿内侍从的一声通报我跟在伊莱斯身后慢慢的走进了大殿。



        ======================



        一踏入殿内我的心里不由一震用富丽堂皇气势恢宏之类的词语用来形容这座大殿都难以表达其中的万分之一。站在这大殿之中顿时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颗的尘埃那么不起眼洁白的大理石墙壁上镶嵌着不同颜色的宝石将整个大殿照得犹如白昼。我低着头也不是看得很清楚想多瞄几眼却立刻感到了无数的目光集中在我的身上两边坐得似乎全是不同的神族我的头低得更低心里还暗暗感叹这些可都是神仙哦……



        “伊莱斯你好像很久没来天界了。要不是这次炎娜生日你恐怕也想不起来见我吧。”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似乎还带着一丝调侃。



        “习惯了黑暗这样明亮的地方我还真有不适应。”伊莱斯淡淡道他扬了扬手立刻有侍从将礼物送了上来。



        “这些都是我冥界的宝物用来恭贺天后的生辰。”“冥王大人您真是太客气了。”一个婉转的女声也响了起来。



        我的心里痒痒真想抬头看看天帝天后长得什么样。



        “这位是……”天后似乎留意到了我。



        “她是我的女儿——伊纱。”伊莱斯的口吻中带着一丝温和。



        这时我也只得抬起了头朝他们行了礼。就在我抬头的一刹那我忽然感到更多的目光聚集在我的身上。



        既然抬了头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索性就看个够本。在高高挑起的绘着精致壁画的穹下一位金金眼的老人正坐在金光闪烁的宝座上他虽是面容温和浑身上下却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威严不怒自威这样的气势自然是天帝贝列了。而他身边的美女火红色的卷琥珀色的眼眸一袭红色的长袍勾勒出她迷人的身段轻启樱唇时更是风情万种。不用一定是天后炎娜。在他们的身后还坐着一位黑绿眼的美女同样是妩媚动人。



        “父亲那位黑的女人是?”我低声问道。



        “哦那是天帝的第一侧妃庫魯妮絲.”“真的是伊纱竟然出落的这样美丽!”她似乎有些诧异又微微侧向了天帝“陛下那时伊纱离开这里的时候还是个婴儿呢。想不到她已经长这么大了。”我一愣她的话似乎有些奇怪。离开这里?是指什么?离开天界吗?



        “天后……”伊莱斯似乎不愿她再继续下去。



        在他们话的时候我又趁机再仔细看看。天后的左边坐着一位年轻的男子紫色的长袍拥有和天后一模一样的火红色的头和琥珀色的眼眸甚至比她还更增添了几分妖魅如果没猜错这位应该就是天帝的长子萨米了吧而他身边那位同样色同样眼睛的美女毫无疑问一定就是芙蕾娜公主了。



        不是天帝有两个儿子吗?我的眼珠又转到了天帝的身边正好对上一道森冷的目光。我心里一凛这个感觉好像似曾相识再定睛一看脚下一软差就摔了下去。



        他拥有一双和天帝一模一样的金色的眼睛当他微微眯起眼睛的时候眼眸内流金溢彩光华夺目。长长的金就像金色的飞流倾泻而下璀璨华美但让我快要晕过去的理由不是这些而是——除了色和眼睛颜色的不同他活脱脱就是司音!



        “师父……”我喃喃道因为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我也不敢贸然上前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而他也毫不避忌的盯着我一丝奇异的神色在他的脸上一闪即逝。



        “沙卡连你也认不出了吧。”天帝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的疼爱。



        沙卡……我缓缓的收回了目光他叫沙卡他不是司音他是天帝最疼爱的儿子。我的心里没来由的伤感起来真想回去我想师父想飞鸟想——撒那特思。



        不过这样看来天帝最爱这个儿子多半是因为他最像自己吧。



        “我还真是认不出来了。”他刚开口话我的身子又是一震这个声音老天这个声音不就是昨天那个变态男人的吗?我愕然的抬头正好看见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个毫无温度的笑容。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为什么我总是莫名其妙的得罪一些不该得罪的人唉。



        这个意外的变故令我的胃口大倒以至于宴会上吃什么都没什么味道不管我吃什么总觉得有道咄咄逼人的目光跟随着我。



        叶隐啊叶隐你怎么会得罪这个有可能成为终级**oss的人物呢。



        “伊纱!”就在我食不知味胡思乱想的时候身边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我扭过头去不觉又是一惊旁边坐的正好是那位长得像撒那特思的日族领——阿斯克。



        “伊纱你是不是丢了东西?”他微微笑着还不等我回答又道“那个长成雌的就去自杀的东西。”



        我猛的反应过来心里一喜“是在你这里吗?”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嘴角一扬“不知当面酬谢这句话算不算数?”我一愣了头“你想要什么酬谢?”他银色的眼眸闪烁着带着揶揄“那就一个吻吧。”我干笑了两声我的神啊这里——真的是天界吗?



        “好啊。”我笑着“那等会儿你把多罗送过来哦。”



        看他了头我又不自觉的望了一眼沙卡的那个方向他正微侧着头和天帝话像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他斜斜的睨了我一眼刹那间我的眼前直冒金星虽然这个男人很可怕可是他的眼睛却是我见过最美的眼睛。不过想起昨天的那一幕我对他完全提不起一好感来。



        我避过他的目光无意中看见了天后正望着他一抹复杂的神色在她脸上转瞬即逝而长子萨米的脸色依旧平静面带微笑芙蕾雅公主的目光却是牢牢的黏在了阿斯克的身上。



        情况似乎很有趣呢。



        宴会进行到一半我忽然在一群跳舞的美女中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激动的差打翻食物那个领舞的美女竟然是——乌尔沃西!



        晚宴结束后我特地去和她打了招呼只可惜她完全不认得我看来这时她似乎还没被贬下凡间。这里真的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神的世界……



        随着伊莱斯回了伊舍宫之后伊莱斯让我收拾一下东西准备第二天回冥界我刚收拾了一半就看见阿斯克带着多罗来了。



        “多罗下次你再乱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我一把抱起了它它直把头往我怀里钻。阿斯克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对了我要当面酬谢你哦阿斯克能不能闭上眼睛先。”我朝他温柔的笑着慢慢的靠近了他。



        阿斯克轻轻一笑闭上了眼睛。



        我心里暗暗好笑抱着多罗让他的其中一个脑袋对准了阿斯克对着阿斯克的嘴唇就摁了上去多罗毫无羞涩的对着他的嘴唇就狠狠的舔了一大口。



        “伊纱你还真是热情……”他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忙睁开双眼这才现上了当。“你在做什么!”“哦我在兑现诺言呀不是一个吻吗你又没要谁的吻你找回了多罗当然让它给你一个吻最适合了。”我忍着笑振振有词道。



        他牢牢的盯着我唇边忽然绽开了一丝笑容“想不到当初的那个婴儿在冥界那样的地方居然能长成这样美丽可爱的姑娘沙卡他也许会后悔了吧……”他的眼神忽然深邃起来“知道吗?那时我还抱过你呢。”



        我对他的话并不是全都明白但唯一明白的是之前我的这个身体在天界里待过而且似乎还和那个沙卡有些什么联系。



        正着忽然有位侍从匆匆的走了进来经过了我们身边直往殿内而去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去找伊莱斯。



        阿斯克轻轻挑眉“他果然后悔了。”“后悔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他什么也没只是意味深长的笑着。他笑起来的时候格外像撒那特思我的心里忽然一紧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么像撒那特思和司音的人?难道仅仅是巧合吗?



        不多时伊莱斯就和那位侍从一起走了出来侍从的手里捧着一件黑色的盒子。



        “父亲我们什么时候出?”我忙不迭的问道。



        “伊纱你把这样礼物带去给沙卡。回来父亲有事和你。”伊莱斯的脸色不大好浅灰色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奇怪的神色。



        “我?”我微微一愣心里自是叫苦不迭这不是送上门去吗?虽然看在冥王的面上他不会把我怎么样可是也一定不会给我好果子吃。



        “我不想去。”我皱了皱眉。



        “乖伊纱”伊莱斯拍了拍我的头看着我似乎欲言又止。



        “放心他是不会出来的。”一旁的阿斯克忽然了一句奇怪的话。



        伊莱斯的脸上才稍稍释然了一些。



        ==================================



        我跟随着那位侍从来到了沙卡的宫殿到了殿里的时候沙卡并不在。



        夜凉如水轻薄的月光荡漾在白色的窗纱上被筛成一片片银白落在晚霞所织成的的华贵地毯上。水晶瓶子里的花朵像是撑不住了似的瓣瓣洁白的花瓣落了下来堆积在桌上落在透明的地板上。屋子里有淡淡的花香清淡飘渺。稍微浓烈一的是另一种诱人的味道奢侈华贵的玫瑰精油的香甜的气味。



        乳白色的帘幔半垂灯光将灭未灭屋子里灯影飘荡朦朦胧胧不经意间看见绣着精致花纹的白色的床单有一角凌乱的垂落下来。



        “怎么?今天还想装一回吗?”一个冷冽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



        我微微一惊也没有回头“沙卡殿下。”



        “既然这样你就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吧算是赔罪。”那个声音忽然尖锐起来。我愕然的转过身却没有看到沙卡倒是听到一阵翅膀扑腾的声音眼前只见金光闪耀一只有着金色羽毛的鸟飞到了我的手上一双湛蓝的眼睛正毫无畏惧的看着我。好漂亮的鸟我正想去摸它它忽然把脑袋一昂出了刚才的声音“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吧。”



        我忽然恍然大悟好啊原来刚才是这只鸟在捉弄我。我朝它呲牙森森一笑“家伙再敢捉弄我我就把你的毛全拔光油炸火烤红烧椒盐你选那一种?”



        “是谁敢吃雷。”同样冷冽的声音在背后又一次响起。



        我猛然转身一双金色的眼眸撞入我的眼帘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转念一想我好歹也是冥王的女儿他无论如何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昨晚是我骗了你可是当时要不是那么做我想今天我恐怕也没机会站在沙卡殿下的面前了吧这也是迫不得已怪不得我。”



        他走近了两步“昨晚连我也被你蒙骗了。”他神色复杂的看着我忽然嘴角微微扬了起来“果然不愧是我沙卡的……”他顿了顿“昨晚我竟然没有认出你。”



        “我们之前见过面吗?”见他的神色并不是那么生气我也放下了一半的心。



        他嘴角的弧度更深“何止见过从你一出世我就在你身边了。”



        “什么?”我又开始糊涂了这个身体之前和沙卡有什么关系啊。难道拉雅是在天界生产的?



        “礼物就在这里了我也该回去了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回冥界了。”我瞥了他一眼“所以你也可以放心昨晚——我什么也没看到。”



        “等一下”他忽然伸手捉住了我的手腕“再过半年你就满五百岁了吧。”我一惊“你怎么知道?”他的眼眸闪烁“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你的一切。”他慢慢放开了我的手“还有暂时你不能回冥界。”



        “为什么?”我终于按捺不住无论如何冥界也算是我的地盘总也比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天界要好许多吧。“你这是在报复吗?凭什么不能回冥界你以为你这么一句就行了吗喂好歹我也是冥界的公主冥王是我的父亲哦。”



        “冥王大人一定会同意的。”他冷冷瞥了我一眼“报复你?笑话。我沙卡还没这么无聊。”“那为什么不让我回冥界?”“以后你就知道了。”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我一回伊舍宫就怒气冲冲的找到了伊莱斯将生在沙卡宫殿的事情一“父亲这也太可笑了吧什么我也是冥界的公主凭什么他留下酒留下。明天我们就出我不想再见到他了。”



        伊莱斯一反常态的没有话忽然伸手将我抱了起来让我坐在他的腿上。虽然是父女关系可是我可从来把他看成是我的父亲忽然这样的亲密我的浑身开始不自然手脚有些僵。



        “伊纱在你满五百岁前你需要暂时留在天界。”他语气温柔的道。



        “为什么?”我心里一沉惊讶的望着他。为什么他也会这么?



        “父亲你不要我了吗你怎么忍心让我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开始慌张起来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同意。



        “伊纱乖只要过了五百岁我立刻来接你回冥界。”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不要父亲带我回去……”我真急了冥界里至少还有安提修这些我所熟悉的朋友冥王冥后也很疼爱我要是把我扔在这里还要对着沙卡那个变态男我一定会疯掉的。不知不觉我拽紧了伊莱斯的衣袖。



        “傻瓜又不是不回去。”他的眼中掠过一丝不舍。



        “不要啦父亲我离不开你我一天也不想离开你。”我只得开始以情动人。伊莱斯微微一震搂着我腰间的手一紧另一只手轻轻抚上了我的脸“我的伊纱真是越来越美了我也——不想离开你。”话音刚落我只觉唇上一热继而是柔软的触感带着冥界特有的罂粟的香气……



        我的脑中已经停止了转动彻底石化。做梦一定是做梦。



        “你们……”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却带着颤抖的女人的声音。



        伊莱斯这才反应过来猛的放开了我。



        当我看清站在门边的人时不由又是一阵眼冒金星。居然是——冥后拉雅。她眼眶里含着泪水声音依旧着抖“我原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你们竟然……”



        伊莱斯一个箭步冲到了她的面前紧紧拉着她“拉雅你听我解释你别想歪了我和伊纱是父女……”



        “父女……”拉雅用力甩开了他的手“有这样亲吻女儿的吗?而且要是真的是父女我也无话可可是伊莱斯你明明知道她根本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她只是沙卡……”



        “拉雅!”伊莱斯脸色一敛不再让她继续下去。



        “好我不那个可是自从她一天天长大你对她越来越宠溺平时也毫不避忌我也没什么可是今天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吧。”



        “拉雅我宠她爱她都是把她当女儿看不要再闹了拉雅。”



        “女儿?”拉雅盯着他“伊莱斯你敢不敢以憎恨河誓你对她绝对没有过女儿的感情?”



        伊莱斯迟疑了一下拉雅眼中的泪水立刻流了下来转头就冲了出去。



        “父亲你还不出去追她有什么事把她带回冥界再好好解释。”我在一片混乱的思维中努力整理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立刻头“伊纱你乖乖待在天界等你过了五百岁我就带你回去。”完他就一阵风般消失在我的面前。



        我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原来我不是冥王的亲生女儿可是即使不是刚才的那一幕也的确是太震撼了吧也难怪拉雅会误会了真是怎一个乱字了得。



        这下我也不得不暂时先待在天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