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都市小说 - 太子妃富可敌国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他们不辞而别

第二十七章 他们不辞而别

        林玥刚刚站起身,就只见陆景烁微笑着走进雅间,对她说道:“阿玥,我正准备上楼去看看你的弟弟妹妹呢。走,我送你上去。”

        听陆景烁这么一说,林玥只好说道:“好。”

        裴云姿只见表哥牛轲廉他们回来了,就悄声问牛轲廉道:“表哥,你们怎么没留六公子在这儿用膳?他和你们一样,也才回到客栈……”

        牛轲廉往陆景烁身影处看了看,给裴云姿递了个眼色。等到陆景烁和林玥离开雅间了,才回答裴云姿的话。

        “表妹,我们要连夜赶到俨州,只能在路上找家客栈去用膳了。我已跟薛将i军他们说好,请他们护送你去俨州,再跟我们一起回皇城的。你也赶紧服点解药,一会儿跟他们出城……”

        “好的,表哥。”裴云姿感激的看了牛轲廉一眼,道。

        牛轲廉说罢,就带着陆景霄走出雅间,下楼去马厩牵了马,骑马出城。

        三楼的客房里。

        林玥一走进房间,先是开门看了看在里间的弟弟妹妹,随后就回到外间,忙着为陆景烁沏茶。等她沏茶了,端着茶杯摆放到茶几上了,才发现,之前坐在茶几边的阿景已经离开。

        弟弟和妹妹在里间歇息,外间只有她和陆景烁两个人在。他何时离开的,她竟然连开门的声响都没听到。

        这还真是怪自己太大意了。

        林玥看着摆放在茶几上的紫砂茶杯,眼神里不禁划过一丝落寞。心想着,陆景烁可能是下楼去找陆景霄和牛轲廉了。

        以为他们是有要紧的事相商,便没下楼去寻找陆景烁。

        林玥伸手打开里间的门,走进里间,只见妹妹已经醒了。弟弟正坐在床边,端着一盘切成了小块儿的糕点,手拿着一双筷子喂糕点给妹妹吃。

        妹妹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糕点,吃一口了,就要满意的咂嘴儿。听着妹妹发出的“吧唧”声响,林玥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妹妹的脸颊。

        这个可怜的妹妹,跟着弟弟在舅婆家的那几天,都只能喝点清汤寡水的,哪儿能吃的到这么可口的糕点?一有好吃的了,就开心的不得了。

        或许等妹妹长大了,就会跟弟弟一样,吃相很好。在吃饭时,不会发出任何声响。

        陆景烁在跟着她来到客房之后,伸手将里间的门只打开一点点缝隙,往里面瞧了瞧。只见阿玥的妹妹歇息了,阿玥的弟弟坐在床边照顾着妹妹,很是乖巧。他轻声对林玥说道:

        “阿玥,快看看你妹妹。她应该是做梦了,还很欢喜,脸上都露出笑容了。”

        “我听弟弟说,她有时候睡着了,还会哭。我猜想的话,可能是她做噩梦了。”林玥声音极轻的说道。

        陆景烁目光中划过一丝疑惑,低声问林玥道:“……听你弟弟说的?看来,你很少带着你妹妹歇息?”

        林玥一听到这话,才忽地意识到自己不该说实话的。一说实话,让阿景听了,难免会怀疑她的真实身份。他这么问,肯定是有原因的。微微思索了下,才答道:

        “……以前,我妹妹是我妈妈亲自带着歇息的。前不久,我妈妈病故了,我和我弟弟才带着妹妹歇息。而我在前几天又被柳芸茉给绑了,我弟弟带着妹妹在我们的远房舅婆家,弟弟就照顾妹妹多一点……”

        “听你提到过你的远房舅婆的。那你能和我说说,从马万贯家过去的那个完氏,在嫁给你的大表叔之后,可有再回到马家去看过?”陆景烁疑惑的问道。

        林玥思索了好一会儿,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这个问题,我得问问我弟弟了,才好回答你。”

        虽说是拥有原主的记忆了,但林玥对于那位远房舅婆家的事,知道的却很少。她也看的出来,阿景在问这个问题时,表情很严肃。

        他问的认真,她自是不能敷衍的回答。

        林玥等着弟弟喂糕点给妹妹吃了,她抱着妹妹,坐在软榻上,喂水给妹妹喝。

        等弟弟打水洗了手回到里间了,才悄声问弟弟道:“……完氏在嫁到大舅婆家之后,后来可有再回到马财主家去看过?”

        林衡思索了好一会儿,才诚恳的说道:“应该是有的。”

        “应该?”林玥感到疑惑了。

        这种“应该”的话语,她在听了后,也不好再说给陆景烁听。毕竟不是确切的答案。

        林衡尴尬的撇了撇嘴,低着头说道:

        “大表叔不是经常进城来卖柴吗?只要大表叔一来城里,那个完氏就要寻借口去河边打水,一出去就不会低于一个半时辰。平时大表叔在家的那会儿,完氏可不那么磨磨蹭蹭的……”

        林玥这才发现,弟弟还是挺聪明的。这么点小细节,都被弟弟给觉察到了。好在弟弟说了这事儿,一会儿要是见到阿景,也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

        一个多时辰之后。

        林玥琢磨着,陆景烁和他弟弟他们商量事情,也该说的差不多了。趁着这会儿天还没黑,就下楼,到二楼的雅间去看看陆景烁他们。

        等林玥赶到二楼的雅间,却发现雅间的门上了锁。

        找了一位店小二打听了下,这才知道,六公子他们早还在一个多时辰之前,就骑马离开了客栈。

        裴姑娘在雅间里服了点药酒,换了身儿男装,易容之后,就跟着前来接她的人们一起离开了。

        林玥没想到,陆景烁他们在离开客栈之前没告诉过她,就连裴姑娘在离开客栈之前,也没和她说一声儿。心里难免感到失落。

        她在他们心里,难道还不算是他们的朋友么?

        他们一个个的都离开了客栈,也许都已离开了沁荷城,去了更远的地方。她还在客栈里盼着见到他们,想和他们在一起说说体己话。

        可他们倒好,都悄悄的离开了。

        陆景烁他们不和她说,她不怪他们,因为他们都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办。若是提前说出来,也许会多有不便。

        可是裴姑娘在临行前也不告诉她,就让她想不明白了。

        只见二楼又来了好几位客人,林玥只好强行的收回眼底的那抹落寞,下楼走进厨房,端着托盘为坐在一楼大厅里的客人们端菜。

        等林玥端了排骨汤摆放到餐桌上,就听到坐在那张桌边的客人们所说的话语了。

        “……哼,想当年,我爷爷他们跟着薛老将i军去攻打琉原敌军时,那姓马的财主,都不知还在哪个山沟里放牛呢。他一个放牛的都敢私自宰杀牛吃,还一宰就是几十头。这一下,他被人告到少1jiang军那儿去了,怕是神仙也保不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