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都市小说 - 太子妃富可敌国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阿玥的书画作品

第二百三十三章 阿玥的书画作品

        “我欣赏欧阳衍大师的画,并不是因为他生前是一代名相,而是因为他的画确实是画的好,诗写的好,书法功底也很不错。试问在这些年里,还有哪位大师的成就,是能超过他的?”

        掌柜的问店里的那位顾客道。

        那位顾客面色有些尴尬,勾了勾唇,对掌柜的说道:“这个,还真是让您给说对了,确实是这样的。”

        陆景烁一听这话,感觉也是这么个理儿。在这些年里,就没有哪位大师的成就,是能超过原来的俨州籍宰相欧阳衍大人的。

        他有一次和阿玥讨论书画,就说到了,他很喜欢欧阳衍大师的画的事儿。

        阿玥听了后,就告诉他道:

        “我也喜欢画。论起欧阳衍大师的才华,在这些年里,还真没多少位才子可以超过他呢。只可惜他比我们早出生了三百多年,要不,我还真想去拜他老人家为师,跟他学习作画的。”

        阿玥在穿越回来之后,就会做糖人儿了。

        一说到做糖人儿的事,她就会说,想再跟他学学作画儿,好把糖人儿做的更好看一些。

        陆景烁听了,就和林玥开玩笑,“你不是在做梦的时候,就会梦到好多稀奇古怪的事么?也许在你下次做梦之时,就能梦到欧阳衍大师教你画画了。”

        林玥睨了他一眼,嗔怪道:“我要运气有那么好的话,我就想梦到你。好知道你平时在作画之时,一般都在想些什么……”

        “景六公子,您来了?”书铺的掌柜的的话语传来,打断了陆景烁的思绪。

        他看着掌柜的微微一笑,说道:

        “……之前看您这里有客人在,我便没有上前来打扰。我这次过来,是想请您帮我看看,我亲戚画的这幅画,若是放在您这里寄卖的话,大约能卖多少钱?”

        掌柜的伸出双手接过书画,搁放到柜台上,铺开来看。

        闪入他眼帘的这两幅竹子,虽然让人一看,就知道那人画的是竹子,还是努力的画了的吧。但在他看来,这两幅画里的竹子,都没有什么灵气。

        景熙国的画家们画竹子,大多是源于他们对竹子的喜爱,欣赏竹子的气节。

        很多画家们在画竹子时,画的比较随意,不会刻意的追求完美,亦不会拖泥带水的。

        掌柜的看了看这两幅画,再看了看陆景烁,眼神里透着一个信息:对于这幅画,我无能为力。

        陆景烁很是会意,准备收了画儿离开,却听到掌柜的说道:

        “我看你的亲戚是有绘画功底的,也是个很喜欢竹子的人。只是我从他画的这两幅画来看,感觉他在作画之时,思想受到了什么束缚,难以充分的发挥他的想象力……”

        “您说的是。那等我回去了,劝劝我的亲戚。”陆景烁经常来这边的书铺里逛,对于这边几家书铺里的掌柜的,都还是有些印象的。

        只听到掌柜的在诚心的提建议了,也就认真的听了听。

        听了过后,感觉掌柜的说的都很对。舅父卢竣诚作的画好是好,但终究是缺少了一些灵气,看着就减少了一些美感。

        陆景烁对掌柜的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欧阳衍大师也画过竹子,他作的画,我买不起几幅,但我都仔细的看过,也学着画过。”

        掌柜的微微点头,道:“讲真话,我也学着画过,但我都画的不好,也不敢拿出来请你帮我看看了。”

        “哪里哪里,您谦虚了。”陆景烁由衷的说道:

        “我相信您画的竹子一定很好,毕竟您画的仙鹤什么的,我也都看到过,很好看。”

        掌柜的只听到陆景烁这么说了,唇角不禁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景六公子是景彦先生的侄儿,景彦先生的书画作品,他的铺子里就有卖的。

        景家乃是景熙国内出了名的书香世家,景家还出了不少位才子。这景六公子也是位欣赏水平不低的人,都能说他的画儿画的好,他当然开心啦。

        陆景烁只见掌柜的笑了,就把自己的一些趣事,挑了些说给掌柜的听。

        “……我画过了之后才知道,他画的竹叶比较简单,并不像我们平常所见到的竹叶一样,是重叠交错着生长的。但我们无论画多一笔,还是少一笔,都画不出那种美感。所以我也认为,欧阳衍大师画的竹子,确实是千金难求的。”

        “你可能也听说过,我在今年娶了位娘子,她也是个喜欢画画儿的人。”

        掌柜的忙点头说道:

        “对,我是知道这事的。不瞒你说,我不仅知道你娶了位娘子,还知道她就是在前不久举办的那场马球大赛中,赢得了第一的人——林玥。呵,景六公子,你的眼光很不错,娶了一位全能的才女。”

        陆景烁只见掌柜的一脸真诚,在夸奖他的娘子林玥,这下就很是难得的露出一抹温馨的笑容,道:

        “不是我的眼光不错,而是我福气好。她自己都对我说,我能娶到她那么好的娘子,还真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呢。”

        掌柜的一听这话,忍不住笑了笑,道:

        “那是,那是。只是眼光好还不行,还得福气也好,才能把那么好的娘子娶进门。”

        陆景烁只听到掌柜的这么说了,这下就借此机会,把他背着阿玥悄悄带出来的画,拿了两幅给掌柜的瞧。

        “您看看,这两幅画,分别都画的怎么样?”

        掌柜的收好卢竣诚画的那两幅画,搁置在一旁,这下才伸出双手接过陆景烁递来的画,铺在柜台上来看。

        只见眼前的这幅墨竹,竹叶繁而不乱,尽显竹子的富贵灵气。

        看这幅竹子,倒像是哪位不愿意在朝为官,从而隐遁乡里的哪位雅士画的。真正画出了竹子的气节,清雅脱俗,高风亮节。

        “这幅画画的不错,您若是愿意卖的话,请告诉我底价,我诚心的买。”掌柜的伸手指了指那幅墨竹,说道。

        竹子是阿玥画的,还是阿玥熬夜画的。

        若是卖的便宜了,会对不住阿玥的付出,他自己也不愿意把阿玥的画给贱卖了。陆景烁告诉掌柜的道:

        “你只要一幅,还是把那幅《松鹤图》一起买了?”

        若是一起买的画,就优惠一点吧。

        掌柜的有些喜出望外,听景六公子这话语的意思,是愿意卖两幅画给他了。

        其实,这两幅画,他都喜欢。

        只是《松鹤图》画的太好,让他一看,都不敢问这幅画的价格,便就没问。

        这下只听到景六公子主动问起了,就如实说道:

        “我很喜欢这幅《松鹤图》,因为作画的人画出了鹤的十足仙气,也画出了松的傲然挺i立,意境唯美。按理来说,这幅画是不能用金银来衡量的。我是真的喜欢这幅画,你帮着问问那位作画儿的人,看看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