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洗白?漂白?

第五十五章 洗白?漂白?

        毒液的核心,是一团光。

        钱松控制着“绿针”扎了进去。

        在扎进去的瞬间,钱松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和当初获得古神之眼时差不多,只是微弱一些。

        这团光中,蕴含着“神性”。

        钱松知道,包括毒液在内的所有共生体,都有一个共同的始祖——黑死剑。

        这把剑是邪神纳尔的伴生神器,和纳尔一样拥有着生命和神性。

        所以,钱松对于在毒液的核心感应到稀薄的神性,并不意外。

        令他意外的是,除了神性,他还看到了一个壁画一般的场面:

        一个长发遮面的瘦削人影,被一把漆黑的大剑当胸穿过,钉在虚空之中。

        当钱松和那个人影“对视”的时候,一道意念,或者说记忆,被钱松捕捉到了。

        那是一场混乱的大战,到处都是碎裂的星球残骸,到处都是未知生物的尸体,身披黑甲的邪神手持大剑,与十位天神组浴血奋战。

        邪神败了,因为他寡不敌众。

        在他倒下的一瞬间,记忆中断了。

        很快,又一片残存的记忆被钱松捕捉了:

        神器黑死剑不知为何突然噬主,将邪神一剑穿透,打入虚无之中。

        邪神不停地怒骂和挣扎,却拔不出胸口的神剑,只能任由自己的力量逐渐消散,神躯逐渐虚弱。

        在亿万年的宇宙漂泊中,无数的宇宙尘埃和陨石被吸附到黑死剑周围,将邪神和黑死剑一起包裹起来,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最终形成了一颗巨大的星球。

        为了防止有人来拯救邪神,黑死剑的剑刃依然插在邪神的胸口,剑柄熔化成了黑色的“石油”,这些“石油”涌上地表,化作了无数的共生体,它们的职责,就是守卫这颗星球,直到永远。

        这颗星球的名字,叫做klyntar(克林特),klyntar不是地球人的语言,而是共生体的母语,意为——【牢笼】。

        说白了,最初的共生体,都是狱卒。

        记忆又中断了。

        接下来,钱松捕捉到了第三段记忆:

        邪神的意识苏醒了,他虽然无法脱困,却用自己的黑暗力量感染了一部分共生体,让它们变得疯狂、残忍而又嗜杀。

        这一小部分被感染的共生体开始吞噬星球上正常的同类,所以它们变得越来越强大,强大到即将有能力仅凭肉身就离开星球,飞渡宇宙。

        有一天,共生体星球的一处山峰上空间扭曲了,一只小猫从虫洞中走了出来。

        几头山岳一般巨大的共生体仿佛嗅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一样,张开遮天蔽日的翅膀飞过来,试图吞吃小猫。

        然后……

        这颗星球上的所有共生体,只要仰望星空,都能看到一根堪比银河的巨大触手,从那之后的半个月时间里,它们再也看不到任何星光。

        等一切都恢复如常的时候,共生体们发现,那些稍微强大一点的邪恶共生体,全都消失了,没留下一点痕迹。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一部分共生体又有了信仰,他们自己组建了一个教会——小猫神教。

        记忆中断……

        接下来,是最后一块记忆碎片:

        又过去了无数年,邪神纳尔还是成功感染了一批共生体,它们遵从邪神的意志,离开klyntar星球,去吞噬,去杀戮,去毁坏天生组创造的一切生命,以达到帮邪神复仇的目的。

        然而,离开了共生体星球的它们,得不到黑死剑的力量滋养,就必须依靠寄生别的生物来生存,否则在搞破坏之前,自己就要先死掉。

        毒液,就是这群离开母星的共生体们的后代之一,它的内核深处,有着种族的传承记忆,只是因为传承太多代了,导致全都是些破碎的记忆片段。

        …………

        钱松进来这里是为了探索毒液“意识”的存在方式的,没想到阴差阳错地读懂了共生体的悠久历史。

        令他印象最深的,当然是那只强到逆天的小猫了。

        那只猫明明那么小一只,怎么看都是刚出生一两个月的小乳猫,却留着杀马特一样的斜刘海,十分搞笑。

        也正因为那猫儿的娇小,才反衬出它本体的庞大——钱松知道那条触手压根就不是它本体的全部,最多只能算是冰山一角而已。

        等钱松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整个“光球”内部,已经密密麻麻刺满了“绿针”,就像一个用无数仙人球搭起来的密闭空间。

        如果一个人有密集恐惧症加幽闭恐惧症,看到此情此景,估计会死掉的吧。

        “绿针”们贪婪地吸收着光球里的神性气息,正如钱松的分身1号吸收古神之眼里的神性一样。

        东非大草原又地震了。

        钱松的妖丹在本体里,妖丹每次吸收了神性,都会成长,对于紫薯精来说,没有什么比妖丹的成长更舒畅了。

        因为太舒服了,他的本体忍不住翻了个身。

        想象一下,大地之下,一颗体型堪比珠穆朗玛峰的巨型紫薯翻个身,是何等的动静。

        只可惜一个毒液体内的神性气息太稀薄了,否则今天钱松的妖丹就能升一级了。

        光球里的神性来自邪神纳尔以及他的伴生神剑,这两者的神性被吸收后,整个“光球”逐渐黯淡下来。

        那个被大剑刺穿的人影,也逐渐化作虚无。

        纳尔对毒液的影响和控制,被钱松彻底抹去。

        从今往后,毒液不再是一个杀戮工具,同样的,它也不再是狱卒。

        它自由了。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它的外表了——它褪色了:

        原本如同石油一般漆黑的共生体身体,变得纯白无暇。

        就像一瓶剧毒的墨水,变成了营养的早餐奶。

        痛苦、戾气、杀戮的欲望,都在离它而去。

        它不再嚎叫,也不再辱骂钱松,因为它感觉到了自诞生以来,从未体验过的宁静与平和。

        钱松身上的“绿针”慢慢缩了回去,毒液从钱松身上滑落在地,由一滩白色的液体,缓缓变成了人形。

        如果拍个x片,也许就能发现,它的体内有许多绿色的“骨刺”,这些骨刺能像乐高玩具一样,可以搭建成任何形状的骨骼,而毒液则可以附着在这样的骨骼上,从此不必再依赖寄生别人来获得形体。

        这些“骨刺”,就是钱松留给毒液的礼物。

        “我为自己之前的鲁莽道歉,并感谢您给了我自由!”纯白的毒液单膝跪地,诚恳地说道。

        单膝跪地,这是共生体一族最高的礼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