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现在你来告诉我,谁是谁的宿主?

第五十三章 现在你来告诉我,谁是谁的宿主?

        “等一下!等一下!”毒液的体型迅速缩小,恢复了人形,现在是埃迪在主导身体:“两位……蜘蛛侠先生,别激动,别激动,我投降!”

        埃迪举起了双手。

        理智告诉他,他不太可能打得过两个蜘蛛侠。

        “what    are    you    doing?”毒液粗豪的声音响起,疑惑而愤怒,它强行控制埃迪,让他放下双臂:“你这样会显得我们太怂了,真是丢脸!”

        “不。”埃迪再次举起双臂:“这不叫怂,这叫冷静,叫识时务。”

        “放下双臂!”毒液怒了,再次放下双手。

        “我不!”

        “放下!”

        “我不!”

        “……”

        这两个活宝就这么在两个“蜘蛛侠”面前争执了起来,看上去就像一个肢体不协调的傻子在做健美操,画面实在太沙雕,钱松都没眼看了。

        与钱松不同,旁边的彼得·帕克就是另一番心情了——比起毒液,对面的另一个“蜘蛛侠”才更令他在意。

        钢铁侠给他的那套高科技蜘蛛服,前不久送回去保养了,所以今晚彼得穿的是旧皮套,是他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

        既然是自制的,那肯定对细节非常熟悉,特别是胸前的黑色蜘蛛标致,采取的是内翻设计,材质是黑牛皮的。

        再看看对面的“蜘蛛侠”,他身上穿的蜘蛛服在所有的细节,包括针脚和缝线方面,都与彼得身上的一模一样!

        这不是见鬼了么?这怎么可能呢?

        是的,不要怀疑蜘蛛侠的视力,就算相隔十几米远,他也能看清别人脸上的毛孔——他可以用自己的身高发誓,绝对没有看错。

        好在,从另一个“蜘蛛侠”也在试图拦截毒液看来,对方暂时应该跟自己是一伙儿的。

        虽然很想知道对方究竟是谁,是怎么做到对自己完美复制的,但彼得很理智地没有大声问出来,否则会将“双方对峙”变成三方,局面会变得更复杂。

        毒液与埃迪的争执闹剧,最终以毒液的胜利落幕,它狰狞地朝着彼得跑了过去。

        至于为什么不往钱松的方向跑,那是因为在毒液看来,钱松这个“蜘蛛侠”比刚才追他的那个蜘蛛侠要多一个技能——地下攻击。

        不得不佩服毒液野兽一般的直觉,的确,钱松的土遁术很厉害。

        但是,毒液还是跑错了方向,因为就攻击力来看的话,钱松这具分身的攻击力只有100,而蜘蛛侠的攻击力是305!

        从数据上来看,以毒液现在196的攻击力,应该选钱松这个“软柿子”作为突破口才对。

        恍惚间,钱松有种玩网络游戏的错觉。

        下一秒,他就知道了,错觉之所以叫做“错觉”,就是因为它是错的。

        数据只能作为判断的辅助,而不能作为盖棺定论的凭据——蜘蛛侠并没能像钱松想象中的那样,秒杀毒液。

        每一个共生体都是天生的战士,因为蜘蛛侠之前没见过类似的怪物,面对这种滑不溜秋又恶心的对手,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

        之前已经证明了,蛛丝对毒液完全无效,所以双方的战斗只能以不依赖外物的肉搏来进行。

        蜘蛛侠的优势是灵活机动,而且单纯的肉体力量也比毒液大很多;

        毒液的优势是爪牙锋利,而且不怕死,完全就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打法——就算被蜘蛛侠抡起来用力掼在地上摔断了腿和脊椎,他也能在几秒内就完全恢复,自愈速度堪比金刚狼。

        当然了,小蜘蛛的身体强度也不是盖的,虽然已经被尖牙利爪搞得挂了彩,但并没有失去战斗力,伤口周围的肌肉能够迅速挤压创口止血,所以到目前为止还都只是皮外伤。

        双方打得热火朝天,柏油马路上被打得坑坑洼洼,四处龟裂;蜘蛛侠的皮套也被抓得破破烂烂,快变成乞丐装了。

        毒液看上去完好无损,虽然它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被打到骨折了,连那层油腻的黑皮也被蜘蛛侠徒手撕裂过好几次,画面恐怖而又限制级,但依赖于强大的自愈能力,看上去还能再战五百年。

        事实真是如此吗?

        美国队长说过:“我能这样战斗一整天。”

        彼得·帕克也能战斗一整天。

        但毒液不行。

        它是共生体,说白了就是一种寄生生命体,就像病毒一样,它的一切营养和能量来源,都是自己的宿主。

        也就是说,它寄生在一个绝症将死的人身上的时候,战斗力肯定不能和寄生在美国队长身上时相比。

        这也是毒液一直都在喊饿的原因——要么就吃掉宿主的内脏充饥,要么就到处吃人,从而保证宿主的存活。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句话同样也适用于毒液这样的共生体。

        特别是在战斗的时候,它们的耗能速度更加惊人了。

        总结一下就是:只有爆发力,没有持久力。

        毒液很有自知之明,它深知继续打下去,就必须要吃掉埃迪的内脏了,否则它就会饿死。

        埃迪很对毒液的胃口,所以它不舍得吃埃迪。

        可是不打的话,又能怎么办呢?

        束手就擒?

        不,它受够了被抓去做各种实验的日子——在生命基金会的时候,它每天都备受煎熬,被蜘蛛侠抓走,结果估计又是被送进某个研究所吧?它可不指望地球人能对它温柔以待。

        那,虚晃一枪,然后逃跑?

        恐怕跑不掉,别忘了,旁边还有另一个蜘蛛侠在观战呢!

        那咋办嘛?

        毒液被逼急了,它决定了——换宿主!

        机会只在一瞬间,它的目标不是眼前这个刚刚敲断它牙齿的蜘蛛侠,因为这个蜘蛛侠的注意力百分百集中在它的身上。

        它的目标,是身后另一个跟傻子一样站着不动的蜘蛛侠!

        想到这里,毒液卖了个破绽,将自己的胸膛袒露在彼得面前,彼得下意识地一脚蹬在了它的心窝上。

        蜘蛛侠的力量十足,所以毒液被踢得倒飞出去十几米,而倒飞的方向,就是钱松所在的地方。

        这就是那一瞬间的机会。

        毒液从埃迪身上瞬间脱离,以埃迪的身体为助力的垫脚石,在空中二次加速,闪电般缠绕到了钱松的脖子上。

        等几乎昏迷的埃迪身体落地时,毒液已经将“蜘蛛侠”钱松包裹得严严实实了。

        “oh    no!!!”彼得懊恼无比,他觉得对面的“蜘蛛侠”这下完蛋了,都是他这一脚害的。

        毒液试图钻进钱松的体内ing。

        3秒钟后。

        毒液试图进入钱松体内,努力中ing。

        10秒后。

        毒液试图进入钱松体内,努力中ing。

        20秒后……

        毒液终于意识到自己附着着的东西,不是血肉之躯,更像是实心的、冰冷的、未知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它钻不进去。

        它感到了一丝恐惧,和所有的智慧生物一样,它的恐惧也来源于未知。

        它想逃,逃回埃迪的体内。

        然而,太晚了。

        这个“蜘蛛侠”的体表,冒出了一层细密的“青苔”,这些“青苔”像一根根微缩的绿针,扎进了毒液的共生体中。

        这些绿针扎进毒液体内后,不断吸收它的养分,长出了倒钩,倒钩上继续生长出绿针,绿针继续往深里扎,然后再长出倒钩……如此反复,层出不穷!

        毒液:“我这是……被寄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