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平静日常下的暗流

第三十五章 平静日常下的暗流

        看着手机屏保上简·福斯特那副虚弱的样子,钱松不禁有些唏嘘起来。

        索尔那家伙真的有毒啊——爹死了,娘也死了,弟弟死了,姐姐死了,挚友死了,成千上万的阿斯加德子民死了一半,现在,就连前女友也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

        简直天煞孤星命格,好惨一男的。

        钱松现在还不知道,雷神索尔不甘于命运的捉弄,正在满宇宙搜集无限宝石,打算颠倒乾坤,让一切重回过去呢。

        黛茜换完衣服出来了,带着一脸职业性的微笑:“感谢您的耐心等待,先生。”

        钱松把猫交给了她,让她给做一下检查。

        手指触诊、b超、验血等等一系列检查下来,钱松被告知自己的猫非常健康,没有任何毛病。

        就在这时,一个黑发的小伙子在诊所门口探头探脑地往里看,黛茜眼尖,一眼就看见了他。

        “杰森,要找我就进来,你这鬼鬼祟祟的样子被巡警看到又要给我惹麻烦了。”黛茜大声道。

        可能是觉得自己太大声了惊扰到了顾客,黛茜带着歉意对钱松微笑道:“骚瑞,他是我的弟弟。”

        钱森回忆了一下,前世看的雷神电影里没见过黛茜的家人,没想到她还有个弟弟,而且还是个黑人。

        这基因差得也太远了。

        杰森有些羞腆地走了进来,他长得瘦瘦的,黝黑的皮肤,厚厚的嘴唇,微卷的茂密头发,非常纯正的黑人形象。

        “黛茜……”杰森欲言又止。

        在英语国家,一般的兄弟姐妹之间都是直呼名字的,很少会叫什么“哥哥”“弟弟”“姐姐”什么的。

        “这次又怎么了?”黛茜脱下医用橡胶手套,走到杰森面前,仔细看了一眼,才发现他右边的眼睑上有一处淤青。

        因为肤色的关系,被打出了黑眼圈也不明显。

        黛茜很生气:“你又打架了?”

        杰森低着头沉默,然后轻声纠正道:“不是打架……只是单纯被打了。”

        互相斗殴才叫打架,单方面被揍叫做霸凌。

        “为什么被打?”黛茜皱眉问道。

        杰森一脸委屈:“我……我说我有个很漂亮的姐姐,还是个白人,我说姐姐你很爱护我,那群家伙不信,说这世上就不可能有白人愿意给黑鬼做家人,我不服气,就把手机里咱们的合照给他们看,结果……”

        结果很明显,白人学生们恼羞成怒,把他给揍了。

        “走,跟我去学校,我要找你们校长谈谈!”黛茜不顾钱松还在这儿,直接脱掉白大褂就往外冲。

        杰森拦住了黛茜,语气急促道:“不用了黛茜,我……校长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让那群家伙下周三,哦不,是下周一前给我写道歉信……我只是,想问你借点……钱。”

        黛茜盯着杰森的脸看了一会儿,直到杰森为了躲避她的目光偏过了头,才问道:“你要钱做什么?”

        杰森似乎是有些恼了,他梗着脖子道:“你就别管了,借我点钱,下月还你!”

        钱松最喜欢看家庭伦理剧了,所以他一直坐着没走。

        姐弟二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紧张,逐渐开始吵了起来。

        “黛茜!别忘了,我才是你的家人!你宁愿去给你那个该死的朋友垫付医疗费,也不愿意借一点点小钱给自己的弟弟,你和你的妈妈一样,都是虚伪的白人!我恨你!”杰森说完,哭着跑了出去。

        他最后一句话太狠了,直接把黛茜说得泪流满面,蹲下大哭了起来。

        听得出来,他们是重组家庭的姐弟,没有血缘关系。

        钱松没想到会吵得这么激烈,黛茜哭得很伤心,他又不会安慰人,直接抱着猫走掉又有点过意不去。

        “黛茜小姐,你的尾巴掉地上了。”钱松蹲到黛茜身边,说道。

        “5555555……what?”伤心的黛茜一时间脑子转不过弯来。

        钱松递过去一张纸巾,笑眯眯地重复道:“我说,你的尾巴掉在地上了。”

        哭得脑仁儿疼得黛茜傻乎乎地转过头,当真看了一眼自己的屁股。

        “噗嗤!”终于反应过来的黛茜破涕为笑:“对不起,我失态了,那个臭小子太令我失望了!”

        “看得出来你很关心他。”钱松扶着黛茜站了起来,“我曾经也有一个姐姐,和你一样,她对我有时也很严厉,少年时的我比你弟弟还要混蛋……所以我能理解杰森的暴躁,也能体会你的伤感。”

        “你说……曾经?”黛茜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钱松叹了口气,道:“是的,曾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已不在人世了。”

        匆匆百十年,弹指一挥间,前世姐姐的女儿估计都不在世了吧。

        “抱歉。”黛茜脸上带着歉意道。

        钱松笑了笑:“没关系,过几年等你弟弟长大一些,自然会变得成熟点,他终将懂得情亲的珍贵。”

        “但愿吧。”黛茜叹了口气,她一个人精力有限,的确对家庭照顾得不够多,弟弟的怨言,说不定也是父母的怨言吧。

        “好了,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下次再见。”钱松抱起噬元兽就往外走。

        黛茜刚想回一句“拜拜”,忽然想起什么,叫道:“excuse    me,先生,您还没结账呢!”

        钱松推门的动作一僵,缓缓转过身:“黛茜小姐,你看我长得这么帅,可以给我个折扣吗?”

        黛茜忍不住又笑了,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

        回家的路上,钱松一直在骂骂咧咧。

        他在抱怨纽约的物价。

        给猫儿全套检查而已,又没有治疗,居然收了他接近1500美刀,这也太tm黑了。

        家里电器全坏了,早上给家电公司打过电话,要换全套的家电,就算选性价比最高的,估计也得1万美刀起步。

        照这么败家下去,过不了多久,他就要变成穷光蛋了。

        “唉,今晚就去地狱厨房转转吧。”钱松喃喃自语道。

        家电全是噬元兽弄坏的,医院诊疗费也全是为噬元兽花的,噬元兽完全没有一点败家子的自觉,它忽然竖起耳朵,伸直脖子,目不转睛地盯着街角的某个位置。

        好浓郁的硫磺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