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新命记在线阅读 - 第二零五章 收获

第二零五章 收获

        黎明的晨曦之中,杨振领着火枪队左右翼一群人,沿着贯通南北门的城中主路往北行去。

        主路两边的官署、民居和宅院之中,不断地传来惊叫、哀嚎、喝骂与狂笑,还有一处处火光,也从道路两边的铺子里、房屋里冒出来。

        面对这一切,杨振无动于衷,只是领着火枪队快速往前行进,同时也将那些到处乱窜并且出现在自己视野之中的鞑子或者二鞑子就地击毙。

        就这样,杨振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北门附近。

        远远望过去,熊岳城的北门已经洞开,城门洞里灯火明亮,正有一队士卒,守着门前的一排排拒马,将这个城门堵得严严实实。

        “大人!这是水师营的人马呐,看来苗乃成干得不错,早已经拿下了北门!”

        杨振也已经看出来了,不远处守着北门的人马有的手持刀盾,有的手持长矛,但是无一例额,他们的胸前都有一个杨振所领人马特有的装具——土布做的手榴弹袋。

        杨振他们刚在北门附近出现,就有眼尖的人马禀报了苗乃成,杨振领着火枪队刚到北门下,就看见,苗乃成领着一对从人,噔噔噔地从北门城门楼的台阶上跑了下来。

        “大人!总兵大人!您可来了!吕参将已经率部出城,追击鞑子逃兵了!临行前,吕参将让卑职把守此门,说要等到大人到来方能离开!大人,您看,接下来卑职把北门移交给谁合适?!”

        苗乃成见了杨振的面儿,隔着几步远就大声向杨振报告着情况,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赶紧让谁接替他现在看守城门的事头,好让他去干点什么去。

        当初在石桥子的时候,他就站在杨振的身边,对杨振说的话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同样,他的部下们,也就是出身于袁进水师营的那些船工桨手们,多少了年了,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机会,岂能一直守着城门白白浪费时间?

        看着苗乃成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杨振当然知道他的心思。

        “一会儿追上了彰库善?!岂不是有大把的时间?!你说你们又急个什么?!”

        杨振已经注意到,苗乃成及其随从人员胸前的手榴弹袋里已经空了,而且人人都是灰头土脸,有的还一身血迹,显然之前他们在夺占北门的时候,经历了一番苦战。

        所以,此时的杨振嘴上虽然不客气,但是说话的时候,却是满脸的笑意,而且一边说着这些话,一边上前几步,用手拍着苗乃成的肩膀,继续说道:

        “这一次你们干得不错!你们水师营将士的表现,可以说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你们的功劳,一定会得到充分的补偿!

        “且先不要着急去干别的!接下来,你们继续守好此门!而且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只准进,不准出!凡是闯门欲出者,一律格杀勿论!”

        “总兵大人——”

        苗乃成苦着脸,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杨振根本不听了,拍了拍他的肩膀,立刻转身离开了,带着火枪队左右几十个荷枪实弹的士卒,从缝隙中绕过了一排排拒马,出了城门,扬长而去。

        北门外的情况,苗乃成方才站在北门的城门楼上已经观察了一会儿了,虎蹲炮的发射声早停了,他现在无比熟悉的飞将军爆炸声,也停了。

        而且,吕品奇领着一队骑兵已经出去了好一会儿,一里坡那边的情况应该已经尘埃落定了吧。

        苗乃成看着杨振他们一行人离开的背影,心里想了想城内城外的情形,片刻后,苦笑着摇了摇头,呵斥着手下的人马将拒马排列得更加严实了一点。

        然后领着从人,又噔噔噔地小跑着登上了城头,继续往北眺望。

        杨振带着火枪队左右翼的士卒刚出了北城门没走多远,就看见远处一匹战马朝着他们飞驰而来。

        那一名疾驰而来的骑手远远地看见了杨振等人,立刻大声叫道:“大人!我们抓住了鞑子镶白旗甲喇章京彰库善!我们抓住了鞑子甲喇章京彰库善了!”

        杨振正欲喝问来人出了什么事儿,却突然听见那个骑士这样说,当下心中顿时大喜,连连说道:

        “好!好!很好!这下子,熊岳城里的满鞑子,就算是全军覆没了!快!快带我们过去!”

        那名骑士翻身下了马,将战马让给了杨振,杨振立刻上了马,领着众人,一路小跑,往一里坡跑去。

        一里坡的半坡上早已围聚了一大群人,等到杨振策马而来,早有眼尖的士卒给让开了一条通道。

        吕品奇、金士俊、俞亮泰、安庆后以及邓恩等人,见杨振过来,纷纷走到跟前,有的给他牵马,有的过来扶他,搞得杨振顿有一种众星捧月受宠若惊的感觉。

        要知道,吕品奇、俞亮泰、安庆后这些人,这段时间虽然对杨振保持着尊重,但是全都是一副十分高冷的样子,对杨振更多是一种敬而远之,虽然保持着尊敬但却并不主动亲近的一种情况。

        这种情况,绝不像是李禄或者张国淦那种早已经与杨振休戚与共荣辱一体的样子。

        反倒是自己,在面对这些人的时候,为了拉拢他们为己所用,常常是委曲求全,一个劲地儿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冷屁股。

        但是现在,情况貌似突然不一样了,这些人一个个抛下了之前那种敬而远之保持观望的态度,开始变得主动接近自己了。

        杨振在心中慨叹着,这就是领着他们刚刚打了一个胜仗的收获啊!

        且说杨振在众将的簇拥下翻身下了马,来到人群围着的中间,就看见十几个还活着的鞑子倒在地上。

        有的趴着,有的躺着,每个人都是半死不活,似乎是受到了不轻的伤。

        杨振再看周边,就在自军人群的脚下,有许多已经死掉的鞑子,那些死掉的鞑子跟眼前还活着的这十几个一样,都穿着颇为整齐的棉甲。

        棉甲虽然肮脏,但是看得出来上下通体都是白色,上面横竖成排嵌着铆钉,只在边缘处镶着寸许的红边。

        杨振这一世虽然没有近距离地接触过满鞑子镶白旗的棉甲,但是他从后世无数的辫子影视剧里,却早就熟悉了八旗的装束。

        当下,杨振打眼一看,就知道眼前的这些人,的确是鞑子的镶白旗人马无疑了。

        “大人!卑职率部抵达北门的时候,正赶上众鞑子在北门处以此人为首,开门冲出!”

        吕品奇见杨振盯着地上的鞑子看,当即上前几步朝着其中一个趴在地上胖大身躯踹了一脚,对杨振说道:

        “就是这个臊鞑子!他们沿着东城墙,跑到了北门楼,骑了马,从里面开门冲了出来!多亏大人在一里坡早有布置,金副官、俞兄弟领着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要不然的话,还真给这些个臊鞑子跑掉了呢!”

        说到这里,吕品奇看杨振瞅着那个半死不活只剩呻吟的胖大鞑子不语,知道杨振心有疑虑,当下接着说道:

        “还是总兵大人你们先遣营能人多!方才你到来之前,邓恩老弟一通刑讯,没死透这几个鞑子全都指认,这个臊鞑子就是彰库善!”

        说完这话,吕品奇又冲着地上那个胖大身躯狠踹了一脚,那人的上半身翻了个身,露出了胸前的血红一片。

        看这个伤情,不是被虎蹲炮装填的散弹弹丸直接击中,就是被金士俊他们装备的手榴弹给炸中了胸口。

        杨振看到这里,先是冲吕品奇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冲着身边的仇震海问道:“仇老兄!你也来看看,这一个镶白旗的臊鞑子,是不是你见过的那个甲喇章京彰库善?!”

        仇震海闻言出列,上前几步,抓住那个胖大鞑子的辫子将他们的面部冲上摆正,就着日渐明亮的晨光认真端详,片刻之后,抬头冲着杨振说道:

        “没错!是鞑子镶白旗甲喇章京彰库善!他的面部虽然有了新伤,但是这个人错不了!因我前不久才见过,就是彰库善本人!”

        仇震海说了这话,又俯下身在那个胖大鞑子的怀里翻来翻去,很快,似乎找到了一个什么东西,拿着走过来,朝着杨振递过来:

        “大人!腰牌!彰库善的贴身腰牌!”

        杨振闻言,随手接了过来,原来是一块巴掌大的银灰色牌子,看质地,应该是拿银子打的,长方形,薄薄的一块,顶上半圆有孔,不算厚,不过入手也重,得有六七两。

        杨振把凑近了细看,一面阴刻着方方正正的三个汉字,镶白旗,镶字和旗字虽然字体略有古怪,但是结合彰库善的身份,杨振笃定是镶白旗三字。

        再看另一面,却是竖排阴刻着几行女真文,也就是所谓的满文,这个却是不认得,想来当是彰库善的身份职务,甚至是姓氏名称了吧。

        杨振确定了彰库善的身份,当即也就放下心来,接下来他又让人去搜检其他鞑子,却又从一个一死的鞑子身上,找到了另外一块形制一样的腰牌。

        只是那腰牌正反两面看起来形制一样,它的质地却不是银的,而是一块带着绿锈的铜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