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新命记在线阅读 - 第一四六章 孤城

第一四六章 孤城

        将那些战后遗留的松山乡勇民壮及其家属们,遗留给杨振这个新晋的松山团练总兵来接管安置,让金国凤感到有些惭愧。

        但其实,这个问题,对于杨振来说,倒是无所谓,别人不想要的,他却并不介意,甚至很愿意接收这些人。

        杨振很清楚,自己今后是要在松山城里大搞建设的,松山城里老是兵多民少,也不是长久之计。

        最起码,先遣营的制铁所和弹药厂,现在就人手都短缺。

        有了这些民壮之后,管他们是老弱也好、伤残也罢,包括他们身后的妇孺之辈,他都能用得上。

        不过,他看金国凤既然满脸愧疚之色,想了又想,最后说道:“接收——倒是没有问题!只是小弟对安庆后和他的松山民壮并不了解,也不熟悉!这样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杨振突然指了指金国凤身后站着的金士俊和金士杰兄弟俩,然后对金国凤说道:

        “就像之前,兄弟刚进松山城的时候一样,兄长安排了一个熟悉情况的联络官,一切就都好办了!今日,兄长你一走了之可以,但是你走之前,得给兄弟安排一个联络官!

        “一来,松山城防乃是兄长你一手布置,兄弟也怕不知深浅,弄砸了你留下的基业,将来鞑子再来如何是好?!

        “二来,夏副将所部、吕参将所部和安提调这里,兄弟也不甚了解情况,也需要有个妥当人从中奔波联络,沟通四方!兄长看,可不可以?!”

        杨振说的这番话,听起来也算有一定的道理。

        不过,金国凤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儿子,面有难色,舍不得留下其中的任何一个。

        其实,金国凤不知道的是,杨振找出的这些理由和借口,都是自己信口瞎编出来的。

        因为不管是夏成德也好,吕品奇也好,或者安庆后也罢,对于他们,杨振根本不需要有人帮着联络。

        他相信自己可以驾驭这些人,只要钦命征东先遣营整编完毕,这些人听不听话,就都不是问题了。

        他信口瞎编出这些理由来,不过是为了留下金国凤的一个儿子罢了。

        实际上,只是为了帮着金国凤这个他所敬佩的人物保住一个儿子而已。

        杨振见金国凤面有难色,于是又说道:“时间也不需要多长!多则半年,少则仨月,等兄弟熟悉了松山城内城外的情况,就让令郎去宁远,与兄长团聚!

        “再者说了!兄弟现在奉旨整编征东先遣营,令郎兄弟二人留下一个,做我的副官,难道我杨振还能亏待了他不成?”

        杨振说到这里,脸上带着笑容,看着金国凤,静等他的回答。

        如果他拒绝,自己自然不能强留,那就是金士俊金士杰兄弟合该命丧宁远城外了。

        金国凤终究也是一个爽利的性子,见杨振说得诚恳,又回头去问他的两个儿子:“杨总兵既然这么说了,你们二人之中,谁愿留在松山一段时间,为杨总兵充当副官?!”

        金士俊和金士杰两人相互看了看,最后,金士俊从金国凤的身后闪了出来,上前了一步,冲着金国凤抱拳说道:

        “父亲大人!儿子愿意留下!儿子心甘情愿在杨总兵身边充任副官,为杨总兵奔波联络松山城中各部防务!”

        金国凤看自己的长子站了出来,表示愿意留下帮杨振,他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神色间终是有所犹豫。

        杨振对金士俊的抉择很满意。

        他接触金士俊时间不长,不过半个月而已,但是对金士俊的印象很好。

        若是不好,他也没有必要非要这么做了,就听任他们跟着金国凤去宁远听天由命去了。

        相反,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年轻人进退有度、处事沉稳,不愧是将门虎子,很有其父金国凤的风范。

        杨振见金国凤犹自不肯松口,当即笑着说道:“兄长若是不许,兄弟这里自然不敢强求!不过,兄弟奉劝兄长一句话——

        “是雄鹰,你总要让他有机会展翅飞翔,是骏马,你总要让他有机会驰骋大地!年轻人总要学着慢慢长大,不能总是活在父母的羽翼之下!

        “兄长在此,我与兄长兄弟相称!兄长不在此,我与士俊老弟也是兄弟相称!我看他是一块璞玉,稍加历练,就是老金家的一匹千里驹!如果信得过兄弟,他的前程你不必操心,包在兄弟身上了!”

        杨振把话说到了这里,金国凤自是不能再犹豫了,当下拱手对杨振说道:“既如此!犬子士俊就拜托给杨总兵了!”

        金国凤对杨振说完了这个话,又回头冲身后的一个汉子说道:“胡骝!你带一个小队留下,往后就跟着士俊吧!”

        杨振去看那汉子,却见那汉子有点面熟,细一想,正是之前跟着金士俊驻扎在城隍庙前院门房的金士俊卫士。

        杨振看了看胡骝,再看了看金士俊,心里喜不自胜:“好嘛!这下子,不仅留下了金士俊,而且还给先遣营又拉来了一支小队人马!”

        也不是杨振非要从金国凤这里挖人,实在是因为他不忍心看着金国凤父子全部战死在宁远城下。

        这样的英雄人物,应该留下后人,应该留下子孙后代来继承或享受他们祖上为他们创下的无上荣耀。

        只是杨振现在的做法,金国凤父子还不理解,松山城里的其他将领也不理解。

        但是有朝一日,他们会懂的。

        金国凤与杨振交接了防务,交接了人马,紧接着就要离开松山,前往宁远总兵府就任宁远团练总兵官去了。

        在场的众人一起相送,一直送到松山城的南门外。

        就在南门外,众人与金国凤告别之后,杨振又执意往前送了一段距离。

        直到金国凤再三劝他回转,杨振才在松山城南门外宽敞的驿道上,郑重其事地对金国凤说道:

        “金总兵!昨日在宁远,王公公宣读圣上旨意,兄弟听见给你的圣旨里,有‘统率之兵,不满三千,乃能力抗建州丑虏数万,卒保孤城’之句!不知道金总兵可知此句何意?!”

        杨振的问题,让金国凤一愣,当即反问道:“杨总兵执意相送,难道就是为了这句话?!”

        “也可以这么说!”

        杨振先是承认自己的确是这么个意思,然后接着说道:“兄弟当初北上松山之前,与金总兵素不相识,不过到了松山城以后,却对金总兵钦佩无比!所以,临别之际,有些掏心窝子的话,想对兄长说说!”

        杨振说完这个话,看着金国凤,而金国凤依旧是满脸疑惑。

        杨振见状,也不再遮遮掩掩了,径直说道:“不知道兄长可曾想过,天子何以说兄长守住松山,是卒保孤城?!”

        说到这里,杨振也不管金国凤有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只是接着说道:“松山地处锦州、杏山之间,距离锦州不过十几里地,最多不超过二十里,就是距离杏山城,也不过二十里左右,最多不超过三十里!

        “再往南三十余里,还有塔山城!再往南三十余里,又有连山堡!就算是距离宁远城,也不过一百二十里!可是为何圣上却要说松山是一座孤城呢?!”

        辽西的地形,金国凤比杨振熟悉,现在听他说起这些东西,再回想圣旨里的字字句句,心底里也终于生出了疑问:

        “难道是远在京师的皇帝陛下并不清楚辽西的地形?难道是朝廷的兵部不了解辽西的地形?!不能够啊!”

        金国凤想到了许多可能的解释,但是很快就都被他自己给推翻了。

        杨振见金国凤若有所思,于是接着说道:“难道是圣上不懂辽西的地形,不懂松锦的形势?!绝非如此!

        “而且恰恰相反!圣上之所以在给兄长的圣旨之中,点明了兄长守松山之功乃是卒保孤城,恰恰是因为圣上太清楚这其中的弯弯绕了!

        “松山地处锦州与杏山之间,若论地理,如何看它,它都不能算作孤城!可是若论人心险恶,它夹在锦州与杏山之间,却又是妥妥的一座孤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