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新命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 东门

第一百零八章 东门

        杨振虽然没有参与松山城向宁远呈报大捷的文书草拟,但是他也借着昨天晚上与金国凤、夏成德、吕品奇敬酒饮宴的机会,与他们沟通了一下松山城东门的守御问题。

        松山城是以原来的松山堡为基础扩建而成的,而原来的松山堡,就建立在松岭山余脉的一处山丘之上。

        现在的松山城内,基本上是被平整过了,但是人工的平整改建,并没有完全改变松山城东北较高、西南略低的地势特点。

        松山城东门所在的地方地势较高,东门外有一道长长的斜坡,鞑子军队仰攻不易,所以鞑子围城之后,主攻的方向始终没有放在东门和北门。

        鞑子一开始是主攻南门,但在久攻不下之后,又转而去围攻西门了。

        但是,黄台吉却也并没有完全不管东门,在他决意围困松山之后,先派兵用大炮摧毁了东门外的几处烽火墩、台。

        然后,下令在松山东门外的斜坡下,掘了一道宽宽的深壕,并用挖出来的土石,砌了一道土墙,派了人马坚持巡哨,算是切断了松山军民从城东门外出樵采的道路。

        与此同时,黄台吉也十分放心地把自己的行宫大帐,安排在了松山城东面三四里外的娘娘宫。

        现在鞑子撤退了,杨振也进了松山城,而在松山四门之中,东门这个位置,距离海岸的方向最近,因此进城之后,他首先就看上了这个地方。

        恰好城隍庙里的空间又过于逼仄了一点,先遣营的全部人马驻扎进去之后,人马比较拥挤,干什么都不方便。

        当天晚上,杨振就借着酒意,向金国凤提出打通东门,并让先遣营炮队和掷弹兵队帮着驻守东门。

        而酒酣耳热之际的金国凤、夏成德也认为,直接参与守城的人马越多越好,所以当场就答应了。

        眼下的松山城里,南门由游击吕品奇带了八百余人马驻守,西门是由参将夏成德带着千余人驻守。

        至于拥有瓮城的北门,平日则是由金国凤率军一支乡勇民壮营亲自驻守,同时,驻守北门的金国凤,也充当着随时率军支援西门和南门的预备队的作用。

        至于东门,鞑子在外阻断了松山守军进出的道路,鞑子军队不来进攻,金国凤也懒得在此派驻重兵防守,只让南门守将吕品奇兼顾东门防御,只是随时派了人马巡哨而已。

        所以,杨振一提出来自己的想法,金国凤等人全都当场同意,他们也乐得杨振的先遣营主动参与守城。

        因此,到了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杨振记起此事,当即让人叫来了张得贵和李禄,把这个事情跟他们一说,就让张得贵、李禄领着炮队和掷弹兵队登上东门城头。

        并让他们把暂时摆放在城隍庙院里的十门佛郎机、十门虎蹲炮和五架九头鸟,以及大量的火药弹丸等物,全都弄到东门的城头上去。

        然后吃罢了早饭,杨振又去动员了徐昌永,让他领着自己的人马去打通东门,清理东门内填塞堵死的土石杂物。

        毕竟战马得出去吃草,不能老是拴在城里面打草来喂。

        而且东门距离娘娘宫、距离小凌河的河口更近便一点,开了这个门之后,先遣营各部人马进出也方便。

        安排了这些事务之后,杨振又亲自去找祖克勇商量了一番,让祖克勇带着他身边剩下的祖大帅中军重骑兵,出城往南,去杏山方向看一看。

        并且建议他,如果有可能的话,可以联络进入杏山城内,尽快将松锦一线清军已经撤退的消息,报告给杏山城的守将。

        杨振之所以让祖克勇率队出去哨探并传递信息,首先是因为祖克勇及其麾下的祖大寿中军重骑兵,本来就是干这个的。

        其次,则是因为眼下驻守杏山的副将祖泽远,与祖克勇同是祖家人,他们相互之间知根知底,彼此见了面也比其他人好说话。

        再者,让相对比较耿直的祖克勇去杏山面见祖泽远传递消息,祖泽远也不敢不如实报告给宁远方面。

        等到祖克勇打着祖字旗号率队离开了之后,杨振又让人找来了自己直领的火枪队左翼副官张臣,对他说道:

        “今天上午,你带着火枪队左翼的弟兄们,骑马出城往北!先沿着城北的沙河沿往下,看看沙河里的水面,到底能不能行船,又能行得了什么船?

        “到了沙河口以后,沿小凌河往下直奔小凌河口,去见见袁进,把我们随船带来的硝土、硫磺、柳碳,以及咱们先遣营的粮饷,全都设法运来松山!

        “同时,你也告诉袁进,就说是我对他说的,请他不要着急返航,一切都要等到宁远的命令,或者朝廷的旨意下达之后,再做决定!

        “他也可以趁着这段闲暇的时间,好好经营一下我们之前驻扎的那个沙洲!把河口北岸上的鞑子大营拆了,用那些材料好好建个码头,好好扎个营寨!”

        张臣十分敏感地觉察到,杨振一定在计划着什么事情,但是杨振没有对他明说,他却也不方便直接开口去问。

        但是,他也很清楚,跟着一个深谋远虑、有长远打算的上官,肯定要比跟着一个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上官好多了。

        张臣领了命令,点齐了自己的人马,打起先遣营火枪队的旗帜,就一阵风似地策马出了南门,然后转头北上,沿河查勘去了。

        若是沙河的水面够深,袁进水师营的船只能够沿着小凌河逆流而上,再沿着小沙河拐到松山北门外,那将来可就方便多了。

        与此同时,若是袁进这次能够听进自己的建议,好好经营一下先遣营曾经驻扎过的那片沙洲,将来通过小凌河往松山、锦州转运粮草,也算是有了第二个中转站,而且还是一个更近的中转站。

        当然了,这片沙洲岛就是面积小了点,驻扎不了多少人马,也存放不了多少粮食。

        最重要的是,杨振不知道到了夏季小凌河水量增大以及台风涨潮的时候,这个沙洲岛还能剩下多大面积。

        对杨振来说,这个情况只有经过了崇祯十二年的夏季之后,才能真正搞清楚。

        若是到时候,这个沙洲岛依然能够保持住现在这个面积,杨振就要下决心在上面大兴土木了。

        原本历史上第二次松锦之战的时候,洪承畴坐镇宁远城指挥军队反击,一开始还是占了一定优势的。

        直到朝廷一再催逼进兵决战,洪承畴不得不率领大军北上松山,大明官军原本占优的局面,才开始发生变化。

        洪承畴非常担心自己重蹈当年杨镐分进合击、最后大败的覆辙,所以他在北进的路上非常重视合兵一处。

        洪承畴尽起大明朝云集关外的十三万大军,携带着大批的粮草辎重,一起抱团北上,声势虽然浩大,但造成了一个严重后果,那就是后方空虚。

        果不其然,奴酋黄台吉侦知了这个情报以后,很快就派了一支偏师,绕到洪承畴大军的背后。

        先是夺了那批落在了洪承畴大军后方的辎重存粮,然后又从西到东,挖掘长壕,断了洪承畴十三万大军的饷道与归途。

        要知道,从山海关往东北,直到锦州,这一条“辽西走廊”,论长度约有四百里地,可是论其宽度,从西边的群山,到东边的大海,却只有三十里地。

        最窄处,甚至不过十几里地而已。

        鞑子军队绕到洪承畴大军背后,断了大军粮道,顿时形成了一个“关门打狗”的局面。

        大明官军原来的大好形势,一下子就被逆转了,反而陷入了鞑子军队的包围,最后终于坚持不住,土崩瓦解了。

        分析其原因,粮道被断,是明军士气崩溃的罪归祸首。

        如果不是因为粮道被断绝,洪承畴麾下的那些总兵官们,也就不会心生恐慌,并且萌生退意了。

        同时,如果不是因为明军的海上屯粮地笔架山也被攻占,让他们彻底失去了希望,洪承畴麾下的那些总兵官们,也不会最后争相奔逃,自行崩溃。

        所以,杨振自己心里很清楚,要想改变第二次松锦之战的悲惨结局,他最容易入手的地方,就是找到一个比笔架山更好的存粮屯粮的地方。

        即便是杨振他们之前驻扎的那片沙洲岛无法替代笔架山,那也不能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笔架山那一个篮子里!

        在这样一个决定大明朝命运的战役开打之前,至少应该提前计划好一个预备方案。

        在这个问题上,杨振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个说得过去的预备方案,那就是小凌河口的这个沙洲岛。

        只要今年夏天的降雨季节过去之后,这片沙洲能够顶得住台风,顶得住小凌河口的高水位,并且依然存在,那么杨振的这个预备方案就是行得通的。

        既然存了这个念头,那么现在就应该预做一些准备了从松山东门到娘娘宫,再到小凌河口的水手营,这条预备的补给线,就要好好经营一下了。

        这个准备工作,现在自然是交给袁进先去做着,比较合适一点。

        这一次袁进立了功劳,应该能够稳住他在觉华岛水师营的地位了。

        只要袁进能够掌握住觉华岛的水师营,将来即便是袁枢从辽东督饷郎中的位置上被调离了,杨振的设想,也仍然还有实现的机会。

        这也正是他大大方方地分给了袁进一百颗真鞑子首级,作为其部战功斩获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