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新命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国士

第一百零六章 国士

        现在的松山城,原是松山堡,是广宁中屯所这个千户所的驻地。

        在大明朝国力尚可时构筑的辽东“城—堡—墩—台”四级防御体系里面,这个松山堡原本处在第二等的位置上。

        到了天启年间,大明在辽东地区的军事实力日益萎缩,防御纵深不断后撤,松山堡的战略位置逐渐开始凸显,因此不断扩建。

        到了崇祯年间,锦州城成了辽西门户,与锦州城顿成犄角之势的松山堡,终于一步步扩建为了松山城。

        不过即便如此,松山城也跟锦州城没法比,战略地位没法比,城池大小也没法比。

        若是按照后世的算法,松山的南城墙以南城门所在为中心,往东、往西各自长约两百米上下。

        整个南面城墙,东西全长大约有五百米左右。

        至于它的形制,几乎跟辽西地区大明朝的其他城池一样,都是四四方方、对称整齐的正方形。

        根据这个形制,杨振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若以南城墙长约五百米计算的话,环绕整个小城的一圈城墙,算下来约有两千米长,也就相当于周长四里地了。

        这个规模,当然不算大,别说比不上锦州城的规模了,就连宁远城它也比不上。

        可是仔细想想,这个松山城却也不算太小,至少比起南边的杏山、塔山、连山这些依山而建的堡城来说,已经算是大了不少了。

        单以杨振先遣营现在的情况而论,若是在战后论功行赏,他能够顺利入主这样一座城池,塔基很知足了。

        而且,这也已经是他现有力量能做到的极限了。

        松山城整座城池,除了北门内建有一座小型的瓮城之外,东、西、南三座城门都是在城墙下直接开的拱形门,并没有瓮城。

        因此,从南门进了城门洞,里面直接就是街市。

        当然了,杨振跟着金国凤进城的时候,南门内的街市已经半成废墟了,只是勉勉强强都能看出街道的样子。

        城内聚众迎接的人群,在城门口进行了一个短暂的欢迎之后,很快就散去了,而且分散到了南门内已经半成废墟的断壁残垣之中,收拾着各家各户各类铺子里幸存的家当。

        南门、北门是松山城的两座大门,北门外有一条小沙河,是小凌河的支流之一,北门内又有瓮城,不好攻打。

        所以,一开始,围攻松山城的鞑子军队主攻的就是南门,大量的红夷大炮将南城城墙打的伤痕累累,城头的垛口马面也被摧毁了不少。

        连带着南门内的街市,也被打进来的成百上千发几十斤重的实心炮弹,给打得墙倒屋塌,半成废墟了。

        一些废墟之中,还半掩半埋着没有来得及收拾的尸体。

        杨振骑着马,紧紧跟在策马前行的金国凤身后,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由自主地暗自心惊,他没有想到女真鞑子现在的火炮威力,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相比起来,他随营携带的什么虎蹲炮、佛郎机,在鞑子的红夷大炮面前,实在是有点小巫见大巫,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沿着南门内直通北门的街道往北走,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了松山城的枢纽地带,也就是钟鼓楼所在的位置。

        这个位置,也是松山城里两条主干道路垂直交汇的十字路口,往北直走是北门,往东直走则是东门,往西直走则是西门。

        而从钟鼓楼一带往北,或者往东,街市房屋还都是完好的,往西看去,情景与杨振从南门进来时看到的差不多,都是房倒屋塌、一片狼藉。

        不知道是当年设计建城的人早就考虑到了战时可能发生的情况,还是说单纯就是金国凤他们的运气使然,松山城内的官衙、宫庙、兵营和仓库,绝大多数都集中在松山城内的东北区域,即北门内和东门内。

        这片相对比较重要的区域,在历经了两个来月的松山攻防战之中,居然基本上保持了战前的面貌。

        就在钟鼓楼下,金国凤在马上回头对杨振说道:“杨兄弟!方才南门内的情况,你也都看到了,已经没有像样的地方给先遣营驻扎了!

        “西门内的情况,也是一样!与南门相比,这半个多月来,鞑子主攻西门,破坏更甚!城中的弟兄,眼下大部主要驻扎在西门!你们远来辛苦,看起来也是亟待休整,我意安排在城内庙宇暂住,你看如何?”

        杨振听见金国凤回头问话,立即抬头回答:“兄弟所部人马,现有入城将士二百六十一人!另有一支炮队和伤兵百余人在后头,预计午后未时能到!先遣营全营合计也就剩下这么三百来人了!”

        杨振说着这话,也随口长叹了一声,满是血、汗和泥土痕迹的脸上,涌现出无限的悲伤落寞。

        金国凤见状,也是心有戚戚然,知道杨振这一行人,必是九死一生,方得今日到此,当下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请诸位带着先遣营的人马,跟我到东门内的城隍庙里先安顿休整一下吧!城里条件也是艰难,只得暂时委屈各位了!”

        说完了这话,金国凤调转马头,从钟鼓楼下折而往东门内的方向行去。

        松山小城不大,东门自然不远,距离钟鼓楼也就二三百米,片刻功夫就到了。

        到了东门内街道的尽头处,往右一转,没走多远就到了松山城内的城隍庙门口。

        金国凤将杨振一行人领到了这里,留下自己的长子金士俊领着一队家丁充当向导和联络官,而他自己则与杨振、张得贵、徐昌永、祖克勇告了个罪,随即告别而去。

        城外的鞑子大军刚刚撤退,松山城的城防事务依旧千头万绪,杨振等人对此也很理解,对金国凤的安排表达了谢意之后,目送金国凤一行匆匆离开。

        松山城里的城隍庙不大,前后一共才三进院落,安排三百多人驻扎在这里,还有三百多匹战马,自是显得十分拥挤。

        但是现在,松山城里就是这么个条件,杨振也不能多说什么,就连最喜欢挑理和抱怨的徐昌永,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话可说。

        就这样,接下来的时间里,杨振、徐昌永、祖克勇各自带着麾下人马入驻了一进院落,祖克勇和金士俊的人驻扎在前院里,徐昌永的百余人马驻扎在二进院里。

        至于杨振则带着麾下已经进城的人马住进了三进院里。

        好在城隍庙里,房屋不是很多,但是院里的空地却不小,而且种满了松柏之类的树木,可以用来拴马。

        到了当日下午的未时,前去南门迎接杨珅炮队和潘文茂弹药库人马的张得贵,终于带着这些人,也到了城隍庙。

        好在城隍庙的大门口,距离东门不远,城墙下的街道上也没人通行,祖克勇和徐昌永都把自己无处安置的战马,安置在了城下的街巷里。

        张得贵回来一看,自是有样学样,立刻叫人把院里的战马拉出去安置了一多半,总算给炮队和弹药库腾出了地方。

        就这样,崇祯十二年三月十二日申时左右,在经过了一番折腾之后,先遣营的人马总算是进了松山城,暂时在城隍庙内外安置了下来。

        而杨振也终于有了条件搞了一回特殊,让严三、郭小五、麻六几个,给自己烧了几大锅的热水,好好地洗了个大澡,搓了搓身上的泥灰和秽物。

        又让杨占鳌上街花钱,先去给自己搜罗了一身换洗的衣物。

        到了傍晚,黄昏时分,金国凤派了次子金士杰过来,邀请杨振和其他先遣营的将领们到松山北门内的总兵府(松山副总兵衙署)赴宴,说是给先遣营的将领接风洗尘。

        已经多日未曾大碗饮酒、大口吃肉的杨振、祖克勇、徐昌永三人,听得了这个消息,都是喜笑颜开、心情大好。

        杨振当即留下了张得贵、李禄处理营务,然后与祖、徐二将各自带了几个亲随,跟着金士俊、金士杰兄弟,骑马往总兵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