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新命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火药

第二十三章 火药

        自从那日从黑暗中醒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杨振就像是上紧了发条的钟表,争分夺秒地准备着一切。

        虽然杨振自己感觉已经拼尽了全力,可是时间毕竟是太有限了,他想做的准备,很多还没有完成。

        若是能够给给他十天半个月的时间,他的准备工作肯定会更加充分一些,胜利的把握也会大一点。

        可是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三月初三当天的夜里,听完张得贵、潘文茂、杨珅的诉苦,杨振带着张得贵和潘文茂,还有自己的亲兵,连夜又去了巡抚衙门,求见巡抚方一藻和督饷郎中袁枢。

        其时,宁远城里早已经开始了宵禁,没有巡抚方一藻和大帅祖大寿的手令,任何人不得出门逗留。

        但是心急如焚的杨振,却根本管不了这些,遇上街上巡哨的人马,一概打着暂编宁远先遣营的旗号,冲撞过去。

        明天就是三月初四了,就该出发北上了。

        若是觉华岛屯粮城的运粮船队,比计划的时间来得早,那就麻烦了。

        哪怕只是早上那么半天,杨振若是顶不住压力,中午就出发,那么杨振此行恐怕就要彻底完犊子了。

        因为到现在为止,计划中的火器装备,他只要到了四十一杆鲁密铳。

        其他的虎蹲炮、佛郎机、九头鸟,什么东西也没有到位,甚至连最基本的火药都配备不够,以这样的情况仓促北上,不是送死又是什么?!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讲什么温良恭俭让?!

        当天夜里,杨振一行人出门上街,横冲直撞,并且不管不顾地砸开了巡抚衙署的大门。

        巡抚方一藻虽然心里相当恼火,埋怨杨振不懂事儿,但是听了杨振的说法之后,还是派了自己的儿子方光琛,带着自己的亲笔书信,又连夜去了一趟祖大寿的府邸祖家大院。

        而同在巡抚衙署暂时合署办公的督饷郎中袁枢,也是气愤填膺,干脆将原本第二天就要随船运到宁远、调拨给祖大寿的一部分军需物资,直接写了一封手令,签字用印,特批给了杨振使用。

        其中包括:硝石一千斤、硫磺八百斤、柳碳六百斤,另有万人敌、龙王炮、震天雷各六百个,以及官军枪、炮所用的各类铅、铁、石弹丸共两万粒!

        对于袁枢之前的关照,杨振原本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到了此时,他才知道朝中有人好做官的深刻道理,也才知道,能够遇上一个顾大局、敢担当的上官,对于自己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当天夜里,直到后半夜,东方已经发白,杨振才领着众人,千恩万谢、感激涕零地,拜别了巡抚方一藻和朝廷督饷郎中袁枢,回到自己营中。

        回到住处之后,杨振真的是人困马乏,快要顶不住了,可是仍有大量的事情要做,只能强撑着。

        恰好,张得贵、潘文茂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也没敢回去休息,都在旁边陪着。

        所以,杨振又让亲兵热了酒水,一人一碗,一边儿喝着解乏,一边儿继续商量事情。

        “依我看,九头鸟、虎蹲炮算不了什么,祖大帅应当不会阻挠!就算是佛郎机,稍微贵重,眼下有了巡抚大人的亲笔书信,祖大帅也不会吝啬!

        “我想,之所以到现在祖克勇那里没有准信儿!怕是祖大帅下面有人作梗!但是我也想了,即便祖大帅完全不买方巡抚的账,我们也要按时出发!

        “我看,你们炮队那个右翼副官杨珅很有想法!初四上午,对了,就特么是今天了,上午你们再看看!若是方巡抚的亲笔书信也没用,咱们也就别客气了!把这个宁远城里能够拆下来的铜钟,全都给老子拆下来!

        “钟楼里那个大钟,也他妈的别留着了!炮的问题,先就这么解决!谁要是敢拦着,就干死他丫挺的!老子命都不要了,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杨振这番话,说的是咬牙切齿,在昏黄的灯光下,伤痕累累的脸上青筋凸起,显得面目狰狞。

        或许,这才是原来的杨振。

        自从办公室主任杨振成为宁远副将杨振之后,他一直觉得自己有点精神分裂的倾向,一会儿是头脑清晰、清楚历史走向的杨振,一会儿又是脾气暴躁、性情凶猛的杨振。

        仿佛在自己的身体之中,在自己的意识之下,隐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如同猛虎一般的人。

        当自己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当自己的怒火突然上升的时候,那个如同猛虎的杨振,就会在一瞬间发作出来。

        两个杨振实在是反差太大,也由不得现在的杨振精神和性格不分裂了。

        “振少爷!振少爷!这世上的事情,其实从来都是这么难办!只是过去有老指挥使大人在,有杨总镇大人在!我们背靠大树好乘凉,办事就顺一点!眼下我们在宁远城里,人家是主,我们是客!万事由不得我们啊!”

        张得贵眼看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杨振突然之间“状若疯虎”一般,连忙出声提醒。

        听见张得贵的话,杨振的情绪慢慢安静下来,抬眼看见潘文茂也在一边站着,又想了想,对两人说道:

        “牢骚话说说就得了!该做的正事,还是得做!我杨振已有必死之心,不过我一人身死是小,诸位跟随我的同袍,前途命运是大啊!孰轻孰重,我还分得清楚!”

        说完了这话,杨振稍作停顿,抬头专门对潘文茂说道:“听说老潘你——原来在卫所的时候,就是担着制硝做药的职司?”

        “回振少爷的话!卑职当年得前任老指挥使看重,确实担着本卫制硝做药的差事!想想也已经二十年了!当时振少爷也还是个娃娃!”

        “老潘!说什么娃娃!你提这个干嘛!?”

        潘文茂的话才开了个头,立刻就被张得贵厉声叫住了,当下一阵愣怔失神。

        以前的杨振,最烦他爹的老部下们倚老卖老,因为在他年纪轻轻就继任了指挥使之后,他老爹的部将们有不少喜欢倚老卖老,明里暗里说他不过是个娃娃。

        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总是希望杨振的叔父杨国柱,能够在辽东大乱的局面之下继任指挥使主持大局。

        毕竟杨振的叔父杨国柱有勇有谋、久经沙场,资历、辈分和威望都在那里摆着呢。

        好在当时大明朝的朝廷也好,五军都督府也好,一贯都是秉承着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嫡长子继承制。

        尽管当时辽东的局面已经崩坏到了极点,但是杨振这个声名不彰的娃娃,作为广宁后屯卫世袭指挥使老杨家的长房嫡长子,还是顺利地成为了指挥使。

        不过,杨振接任了指挥使之后,为人性格高傲,脾气暴躁,宁折不弯,再加上他本人又是擅长弓马骑射,打起仗来,喜欢猛打猛冲,不计伤亡,也不懂得保存自己的实力。

        因此,渐渐地,就有不少老人,转头投靠了他的叔父杨国柱。

        而在他营里剩下的那些老人,也是越打越少,侥幸活着剩下的,也大多被他投闲置散,不再重用。

        到现在,一晃好几年过去了,许多老人战死沙场,幸存下来的已经寥寥无几了,而这个潘文茂,就是其中一个,也算是硕果仅存的几个了。

        “哎吆——还是张游击说得对!你看看,我真是老糊涂了!大人多多包涵!”

        张得贵点醒了潘文茂,潘文茂立刻恢复了上尊下卑的态度,不过,这却不是现在的杨振所乐见的。

        “咳——眼下都什么时候,还说什么包涵不包涵的啊!而且,你们在我祖父还在世的时候,就在本卫担任了职司,说起来,也算是我的长辈了!没有你们的帮衬,哪有我杨振的今天!”

        杨振叹息着说了这话,见潘文茂又要谦让,连忙挥手制止他说话,自己接着说道:“不提这些了!眼下火炮的问题,就这样先定了!

        “接下来的当务之急,却是火药的问题了!眼下袁郎中担着风险,虽然给我们特批了一些军需弹药,不过这些可都是一些原料而已,要想用得上,还需要我们自己上手调配制作!

        “就是等我们上了船,这一路上也清闲不了!你们现在就要开始考虑火药的问题!这可是我们接下来的重中之重!

        “要是弄不出上好的火药,给你们再好的火器也是白搭!就是祖大帅调拨了九头鸟、佛郎机和虎蹲炮,也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