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新命记在线阅读 - 第五章 交代

第五章 交代

        崇祯十二年春的时候,新任的蓟辽督师人选,准确地说,是总督蓟辽等地军务兼理粮饷的大臣,是大名鼎鼎的洪承畴。

        但是,这位新任蓟辽总督洪承畴,到现在为止,仍在赶来辽东的途中,还没有正式到任。

        而新任蓟辽等地监军太监高起潜,眼下还在山海关驻留,不敢深入关外半步。

        所以,眼下山海关外,辽东地面上最大的文官,就是新任的辽东巡抚方一藻,而最高军事统帅,就是大明辽东总兵官、挂“征辽前锋将军印”的祖大寿。

        祖大寿家族世世代代居住在宁远城里,祖家大院比蓟辽督师府都气派,自是用不着蓟辽督师府。

        因此,方一藻上任辽东巡抚以后,就把自己的巡抚衙署,暂时设在了过去的蓟辽督师府里。

        杨振骑着自己的那匹枣红马,跟着前来传令的大帅中军官弁,很快就到了蓟辽督师府的大门外,下了马,跟着领路的官弁一路穿过前院,直入院内议事的二堂。

        杨振到来的时候,蓟辽督师府即眼下辽东巡抚衙署的二进院内,士卒林立、气氛肃杀,巡抚办公的二堂内,早已坐满了几个月来云集宁远城的辽东文官武将。

        “卑职——辽东都司广宁后屯卫指挥使充宁远副将——杨振前来听令!”

        这样的场合,现在的杨振,是头一回参加,他也不晓得有什么规矩要遵守,但是又觉得在没人传唤的情况下,就这么直愣愣的走进去,自行找个位置坐下,肯定是不行的。

        因此,来到了议事的二堂外,他只好按照自己认为该做的那样,在二堂门外的台阶下单膝跪地自行通报,反正礼多人不怪,总之没什么坏处。

        还好,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在意他的举动。

        杨振通报完,抬头往里张望,就看见一个站立在二堂门内、身材高大的年轻将领,正冲他招手,那意思是示意他进去。

        于是,杨振起身,昂首跨过高高的门槛,迈步进入议事的二堂内。

        他刚进去,就听见一个低沉疲惫的声音说道:“杨振来了?你来得正好!本抚院听说,你的身体刚刚恢复,今天早上就到小校场去训练士卒,很不错!看来前几天的坠马,没有什么事情了嘛!”

        杨振一听,知道这就是现任的辽东巡抚方一藻方大人了,随即冲着说话的那个干瘦老头,单膝跪地拜了下去。

        此时在他的面前,堂中一左一右并排坐着两个人物:一个是那个干瘦老头方一藻;另一位相貌堂堂、不怒自威的大将就不用说了,他的心里已知,那是祖大寿。

        “卑职杨振拜见抚院大人!卑职杨振拜见大帅!”

        杨振先是冲着方一藻一低头,然后冲着祖大寿一抱拳,而后接着说道:“卑职不小心坠马昏厥,有劳抚院大人前去探望!大人关怀,卑职感激不尽!”

        此前他已听张得贵说起,这一次他能从狱中放出,还有机会来到宁远充任副将,多亏了这个方一藻给他说话。

        而且他和他的那些旧部劲卒,就是跟着方一藻一起来的宁远城。

        当然了,这也多亏了杨振还有一个在宣府镇当总兵的叔父杨国柱。

        方一藻与杨国柱认识,因此杨国柱请托了方一藻。

        而方一藻在崇祯十二年正月受命当上辽东巡抚的时候,也需要有一些身经百战的悍将劲卒陪同他去辽东上任,因此就为杨振说了话。

        就这么地,崇祯十一年十一月兵败入狱的杨振及其几个旧部,得脱大狱,重获自由身,然后召集了残余的旧部,跟着方一藻上任了。

        因此,现在的这个杨振,虽然对这个方一藻并不熟悉,但是他还是诚诚恳恳地对着方一藻一拜,并趁机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激之情。

        若是这次奉命去救援锦州,解围松山,自己跟历史上一样,一去不回的话,就是想说句感激的话都没机会了。

        “起来吧,起来吧——当此辽东大战在即之时,众将军与本抚院之间可无须多礼,无须多礼!”

        杨振听了这话,遂缓缓起身,快步走到门口那个年轻将领身边,与祖大寿麾下其他几员记不起来名字的将领站在了一起。

        他刚刚站定,就听见方一藻继续说道:“昨日清晨,蓟辽监军内臣高公公来信,督促我辈尽快进军松山,以解锦州之围。

        “就在昨日,本抚院与祖总镇、邱大人已经议过此事,本抚院与邱大人、祖大帅想法一致。

        “此次建虏围城与以往类同,意在调动宁远守军,遂其围点打援、野战谋我之目的,而我锦州、松山兵精足粮、将得其人,虽然进取有所不足,但是固守却绰绰有余!

        “同时,朝廷衮衮诸公,以及监军内臣高公公远在关内,对军前敌我实情并不深知,是以昨日议事结束,本抚院与祖总镇决意顶住朝廷压力,继续以各城兵马坚守汛地,待敌粮尽退却之时,再出兵尾随追击!”

        杨振听到这里,感到十分惊讶的同时,也十分的喜出望外,难道说自己的穿越已经改变了历史?!

        然而,正当杨振在心里一直悬着的那块石头就要落地的当口,却又听见方一藻在喝了一口茶水之后沉沉地叹了口气,杨振的心立刻就又揪了起来。

        果然,方一藻喝了口茶,放下茶碗,叹口气,继续说道:“然则——,今日清晨,本抚院与祖总镇,又接到本兵大人和高公公一起督促辽东进兵解围的行文!

        “兵部行文和监军高公公书信,皆以圣意相胁,措辞极为严厉,想来必是圣意如此。本抚院与祖总镇再三斟酌,认为还是应当谨遵圣意,准备尽起宁远诸军北上,为锦州、松山出兵解围!”

        方一藻此话一出口,除了辽东大帅祖大寿、宁前兵备道邱大人两个人仍然不动如山之外,堂中其他人一片大哗。

        “抚院大人,三思啊!”

        “大帅,万万不可啊!”

        “建奴围城,摆明了是围点打援啊!”

        就在堂中一片大话,你一句我一句反对出兵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响,众人一惊,顿时安静下来。

        原来是祖大寿重重地把拳头擂在了他身旁的小茶几上,一双冷酷无情的眼睛,在堂中人的脸上挨个打量过去,直到整个二堂之内鸦雀无声。

        这时,祖大寿方才张口说道:“都给我住嘴!听方大人把话说完!”

        声音不大,但却透着一股子霸气。

        祖大寿在辽东军中的威望无人可比,此话一出,堂中没有一个人敢再吱声,全都凝神静气,屏住呼吸,等候着方一藻继续说下去。

        杨振的那颗本来已经喜出望外的心,一瞬间又重新提了起来。

        只听方一藻接着说道:“自来大军起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调兵遣将不说,最要紧是要粮要饷,这些事情安排起来都需要时间,所以,宁远诸军各个营头,可稍安勿躁,这几日先着手整顿营伍、清点器械,厉兵秣马、做好准备!

        “至于大军起行所需粮饷,本抚院与祖总镇已经联名报给监军高公公,待高公公有了说法,我们宁远诸军再启程北上!”

        方一藻这话说完,堂中许多与杨振官职大小差不多的将领,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有几个甚至都忍不住喜笑颜开了。

        对方一藻话里话外的意思,这些人都是心知肚明。

        但是唯有杨振在听了这番话以后,心里不由得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记错了?还是说后来那些修明史、修清史的人搞错了?”

        虽然在后世的时候,他并不是所谓的军事发烧友,但是他对明末辽东军队的那些军阀脾气和军阀作风还是有所了解的。

        这些人里的大多数,都是畏敌如虎,根本不想跟建虏的八旗军队硬碰硬。

        所以,都是能拖就拖,能躲就躲,能不动刀兵就不动刀兵,实在没办法了,就给朝廷或者上官出难题。

        而最冠冕堂皇的难题,就是大军开拔、作战的粮饷军需,而且往往都是狮子大开口,搞得朝廷一点办法都没有。

        如今的杨振,倒是希望这一次也是如此。

        虽然这样做多少有点王八蛋,但是生死关头,还是先保住自己的革命本钱要紧。

        然而可惜的是,杨振心中的那点侥幸和疑惑,很快就又被打消了,只见那个巡抚方一藻喝了口茶水,慢条斯理地接着说道:

        “众将军!老夫的话,你们都明白是什么意思!然则话虽如此说,对本兵大人和圣上钦命监军高公公,本抚院和祖总镇,以及宁远诸军,却必须要有个交代!而且是一个合情合理合乎法度的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