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超级科技提取器在线阅读 - 第0041 劝说

第0041 劝说

        遇到了这种事,晚饭的气氛自然嗨不起来,哪怕方昊看上去没事,脸上还挂着笑容,可这让更让赵子轩几人搞不懂了。

        换做是他们,今天这事闹大了也要把那什么厂长给弄出来。

        赵子轩很担心方昊,可方昊反倒是有说笑,直到将方昊送到了小区门口,方昊还笑着说今天日子没挑对,改天再把那几位叫来聚一聚。

        “不是,方昊,你真没事吧。”

        “没事,这有什么事,时间不早了,嫂子肯定在家里等着你了,你也赶紧回去吧,高速上注意安全。”方昊笑着下了车,对着赵子轩挥了挥手,一直等到赵子轩的车子离开方昊这才转身。

        只是赵子轩不知道,在方昊转身的那一瞬间,脸色冷的都可以凝结水气。

        方昊拿起了电话,想了想没有找秦诗琪而是拨给了沈万城。

        “老板,您今个儿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沈万城正在陪着老婆孩子吃饭呢,一家人今天很开心。

        就在一个小时前他们刚刚从车城回来。

        杭城生活,不,任何大城市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别看沈万城之前在金融公司一年能赚70多万,可还真没存下多少钱。

        房贷、车贷,孩子上学、父母养老,平时的花销等等都不少。

        所以沈万城家里就一辆车,而现在大方的给配了一辆,自然现在这辆车就可以空出来了给他老婆了。

        “老沈,是不是方小老板的电话,你给开个扩音,我也听听声音,我还真不信你的老板就只有25岁。”沈万城的老婆得知是方昊的电话热情的想要听听。

        只是,沈万城的脸色逐渐认真的起来,对着老婆示意嘘声,随后走到了书房里,并顺手合上了门。

        “老板,您说吧,我记着。”

        “我要知道杭耀机械厂现任厂长的一切消息,包括家庭成员、亲属关系、背景、子女工作单位。”

        “老板,还有吗?”沈万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能听出方昊声音中带着的火气。

        这让他心一惊,从认识方昊,到给方昊干活,这几个月不能说对方昊有多了解,但是为人什么的还是有个大概印象的。

        这就是一位随和的、在机械上有着极强天赋的年轻人。

        平时公司里遇到保洁阿姨都会问问工作会不会太累,累的话可以多请一个人来帮她。

        就这样的一位老板,今天的声音隔着电话都感觉冷。

        “没了,暂时就这些吧,要尽快。”

        “好的,我知道了老板。”沈万城没问原因,挂断了电话后,翻找了半天才从名片堆里面找到了一张名片,立马就拨打了过去。

        而另一边,方昊就坐在小区内的花坛上,手上夹着一根烟,抬头看着楼上的一户窗户,里面灯还亮着。

        方昊吐了一口气,起身向着楼梯走去。

        这是父母在杭城的房子,一口气上了6楼敲开了门。

        “儿子?你怎么来了?”沈雪一边拿拖鞋一边说道:“多大点事你来干嘛,你爸还要你来照顾啊,真是的。方斌明!赶紧的出来,儿子来了。”

        “来来来,有什么好来的,我是老子还是他是老子!”屋内传来方斌明的回话,声音刚落,人也更着出来了。

        “不忙你的事,大晚上的你来干嘛!”

        方昊无奈啊,自己这位老爸,哎,不等方昊说话,沈雪开口了,“得了吧你,和死鸭子一样嘴硬的很,就你这脾气也就是咱娘俩受得了你,幸好儿子像我,像你还不完蛋。”

        “你……你,你也来气我啊!”

        “行了啊你们。”方昊无奈的站了起来,将方斌明拉倒了沙发上按了下去,“爸,您有气您出,可对着自己人吼什么,您说说是不是这个理。”

        方斌明鼻孔冷哼,“小子硬了啊,管你爸来了,行了行了,来都来了,饭吃了没,让你妈给你弄碗混沌。”

        “别妈,我已经吃过了。”方昊让沈雪也坐下,随后掏了根烟递给了方斌明很是殷勤给点着。

        “爸,你就和说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人的事情小孩别管,呦,赚到钱了,抽这么好的烟。”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方昊赚没有赚钱方斌明能不知道么,这是不想说。

        见方斌明这模样,沈雪不爽了,“方斌明同志,别转移话题,儿子都跑来了你还打算瞒什么。”

        方昊不插嘴,就乖乖的等着方斌明开口,可沈雪是个急性子,见不得方斌明这样墨迹,“行了,你爸不肯说我来说。

        厂长这几天没事就找你爸,开始你爸还以为是因为那次老总吃饭表扬你爸的原因,想着说不定这回还能往上走一走。”

        说道了这里,沈雪鼻孔里出气,“哼,想的是很美,人家就是给你爸下套呢,13年啊,在厂子里干了13年,今天居然说你爸平时借着厂子里的设备,资料,数据,做出来的东西全给了你了,吃里扒外捞偏钱!”

        说着说着沈雪一下子没忍住,眼泪啪啦啪啦的掉了下来,“什么人啊都是啊,你爸累死累活的干了13年,厂子多少个单子是你爸拼了命喝来了,这个破主任本来就挖你爸的时候谈好的,13年都变动一下啊!

        现在……现在居然说你爸滥用公司资源盗取公司技术!”

        “停,停……妈、妈、妈!您别激动啊,”方昊赶紧拿纸巾递了过去,劝道:“爸、妈,这回你俩就听我的,你们现在就打电话给周明海,他批也好不批也罢,这班你们就辞了。

        老爸,您现在过的不快活,您倒是早说啊,您不是想再当一回副厂长么,我出钱给你办上一家,你当厂长。

        还有妈,您不是一直想去旅游么,也别等退休了,明天我就请个人来,专门陪您去旅游。”

        方昊心里已经怒火中烧了,可脸上依旧带着笑容,舔了下干巴巴的舌头,很是硬气的说道:“咱们不求别人给脸,咱们自己去挣!”

        方斌明听的脸红脖子粗,一拍茶几向着主卧走去。

        方昊一愣,连忙追问道:“爸,您干吗去。”

        方斌明狠狠道:“打电话!我这就告诉姓周的,什么杭耀,我不伺候了!”

        没过多久方昊在客厅就听见主卧传来方斌明的怒吼声:姓周的老子不干了,你要告,你就告我去吧!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