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卑鄙

第五十七章 卑鄙

        眉州城西南有一处屠宰场,专事宰羊杀狗,院子里悬挂着两排血迹斑斑的铁钩子,地上也随处能看到零散褐黑的血迹,斑杂的羊毛和狗毛揉成一团,散布在院子各处。

        东边支着竹竿,晒着一排排带着血丝网的羊皮狗皮,整个院子静谧而血腥,即便是烈日当头,站在这里也感觉有一丝阴冷。

        杜若和上官金锁以及杜青坐在内场门外,他们三人谁也没说话,彼此都低着头,眼神飘忽不定,静静地听着屋子里传出的声响。

        “吱呀……轰叱……唔唔……啪啪……呃啊!”

        沉闷的摩擦声,冷冷的撞击声,一声声被抑制的痛苦低吼,还有粗重的呼吸声,这些声音在屠宰场里交织在一起,让人听着不寒而栗。

        里面在干什么?

        肢解吗?

        还是别的恐怖血腥场面?

        杜青已经被吓得脸色苍白,浑身不适应,很快就找了个理由跑去门外把风了。

        一旁上官金锁若有所思,绕是以他的武艺和胆识,也难以掩饰此时此刻眼里的一丝恐惧,他时不时看一眼杜若,眼中透着敬畏。

        少爷整人的手段太毒辣了!程之才一辈子都别想抹平今日创伤。

        杜若随手拿根茅草无聊的在地上画圈圈,时不时露出几分邪笑,或者可能联想到自己如果是程之才,想到这里,他难免一哆嗦。

        时间一点点流逝,过程比杜若预期的时间还长了不少,终于,后面房门打开,三名虬髯糙黑的大汉手扶腰带走了出来。

        他们是这里屠夫,也是杜若花高价请来整治程之才的,但三位“行刑者”出来后,神情并没有半点得意或者整人后的喜悦,他们精神都有些萎靡,表情像吃了苦瓜一样,低着头在领了杜若的钱后,也不敢看杜若。

        这扭捏的姿态,简直像是刚出嫁的小媳妇。

        “还请公子万不要说出去!”

        “以后这种事,千万不要再找我们了。”

        “告辞!”

        杜若笑着一一对他们点头说“辛苦了”,三位彪形大汉黑脸透红,急匆匆离开了。

        起身和上官金锁进了屋里,只见程之才只穿白色中衣,浑身汗湿,抱着衣服蜷缩在墙角,头发凌乱,神情呆滞。

        他面前是一张屠宰专用的破桌子,桌子上湿了一大片,还有点点未知痕迹。

        “小子,这是你家暴苏姐姐的代价!回去老老实实的和苏姐姐和离,否则,下次就不止三个大汉了!我花样多着呢,保证让你受用!”

        冷冷看着被摧残到神志不清的程之才,杜若警告后就打算离开,不过临走前,他提醒了程之才一句:“半炷香后官府的人就会找到你,不想被人知道,就赶快穿上衣服。”

        说完,杜若负手和上官金锁离开。

        虽说出了这口恶气,但想想程之才对苏八娘下的毒手,这还算便宜他了,毕竟这个过程又不伤筋动骨的,最多出点血。

        “少爷这招真高啊!”

        出门后,杜青默默跟着杜若,从来话多的他,这会却不吱声了。反倒是上官金锁,一出门就拍了杜若马屁。

        “用三名壮汉攻他,比直接动手打他更让他难受,而且此事太过龌龊,回家后程家人问他少爷怎么他了,他也断然不敢提半个字的。”

        上官金锁抱了抱剑,笑道:“属下真是服了少爷!”

        杜若摆摆手,只是无奈的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他并不是有什么恶趣味,只是偶然想起这个点子。

        自古以来,被非礼这种事的受害者好像只有女人,也似乎女人被贞洁枷锁束缚,最会对这种事忍气吞声。

        其实不然,历代史书后面都有《烈女传》部分,记录前朝各女子名事迹,若是熟读各代史书,就会发现女子被侵犯的报案率很高,而且民间对受害女子并没有什么不可饶恕的歧视,反而那些勇于报案将歹徒绳之以法的女性,会被民间传颂,以至于被收录进《烈女传》。

        反观男人被侵犯,中华二十五史上几乎没有相关记录。

        但其实对男人,尤其是古代读书的男人来说,颜面对其重要性比女人贞操更甚。

        在开明如唐宋,女人尚可离婚改嫁,还没有把贞操上升到关乎生命的高度。但男人却可以为了颜面,义无反顾的去死。

        所谓志者不食嗟来之食,士可杀不可辱也。

        在大宋文人阶层里,即便你有了“失信”的名声,都很难混下去,更别提被三名大汉**了,若是传出去,程之才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

        试想一下,将来他做了官,在朝堂之上,满朝文武和官家都怎么看他?就算是别人有素质啥都不说,他也会感觉屁股时刻有人盯着吧。

        所以,杜若用这招惩治他,绝对不担心他说出去,他不说出去,程家就不会把事闹大,未来丈母娘那边也好交代。

        ——我可没动你侄子,不信你问他。

        ………

        和杜若所料差不多,程之才失魂落魄的回家后,只告诉家里人他身上浅伤是被苏洵打的,并没有提杜若半个字。

        程家人虽还恨杜若绑架程之才,但杜若总算是没有对程之才做什么过分的事,他们便彻底忍气吞声了。

        毕竟也不能怎么样杜若。

        不过程家人也发现了程之才回来后有些不对劲,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天不出来,还特别爱洗澡,一遍一遍的洗,大家都觉得不对劲,可程之才啥也不说,大家也不好妄加猜测。

        总算是他吃的好喝的好,精神比以前更抖擞,程家人也就忽略其它了。

        最近几天,杜若几乎每天都会来苏家这边一趟,一来是看看苏八娘伤势,在苏家精心照料下,苏八娘恢复的很快。

        二来是和苏洵苏轼苏辙一起商量着后续怎么办。

        照程氏的意思,程之才这次知错了,如果他肯登门道歉,请苏八娘回家,那这事就算了,两家和好。

        她最近也经常往程家去,试图说和。

        程家那边的意思也是想让两人和好,马氏不喜欢苏八娘的原因主要是苏八娘没怀孕,外加性子恬淡让她误会。

        其实凭心而论,苏八娘知书达理,容貌上佳,当媳妇时对上对下都恭敬有礼,这会苏八娘离开程家,程家主母马氏才发觉到苏八娘的好来。

        再找可不一定能找到这么好的儿媳了。

        再加上如果让苏八娘和程之才和离,那么对江卿世家来说,也是极为丢脸的一件事,别人指不定怎么议论他们家家风呢。

        若是发展下去,对程家子嗣以后为官也大为不利。

        程氏和马氏达成了一致,不过到苏洵这边,却遭到了抵制。

        “不行!狗改不了吃屎!咱家八娘这次吃了那么大亏,岂能被他们几句话就说回去?”

        苏洵吹胡子瞪眼:“和离!必须和离!八娘也说了,不想再回程家,咱们重新为女儿找个体己的夫君,不去攀他们程家!”

        苏洵说话直来直往,让程氏面色难堪,她也知道劝不了苏洵,便找苏小妹苏轼苏辙甚至让杜若劝。

        但四人这会却齐齐站到了苏洵这边。

        “请尊重姐姐的意思,和离吧。”

        程氏看了看床上苦命的女儿,长叹一声,只得答应,她一直努力想维持两家和谐,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了,她到底还是苏家人,不会为了程家脸面牺牲女儿。

        苏家这边决定和离,自然遭到了程家的强烈反对,坚持不和离,并强势的给了苏家两个选项:

        要么乖乖把苏八娘送回程家;

        要么一纸休书把苏八娘休了;

        被休,意味着女子不守妇道,将来再嫁人可就难了。

        程之才家暴在先,苏八娘本就没错,程家提出要休苏八娘自然遭到苏家强烈反对,苏洵更是放话给程家:要你们和离已经是以德报怨,你们最好识趣点,否则我把你家程之才家暴妻子的事告到官府,到时候看谁休谁!

        苏洵这话说的理直气壮,很有威慑力,程家对此无话反驳,看似蔫了。

        但苏洵还是低估了这种江卿世家卑鄙起来有多无耻,仅仅几天之内,眉州和眉山两地到处都在传:苏八娘和人私通,得了花柳病,苏家怕程家惩治苏八娘,已经接苏八娘回去治病啦!

        听到这种传言,苏洵直接气的吐血,绕是程氏也气红了脸,大骂娘家中主事的大嫂卑鄙无耻!

        三人成虎,这纵然只是传言,可程家先下手为强,在两城广为散播,苏家势单力薄,无论怎么对外解释,都犹如沙砾入海,根本无法扭转对苏八娘不利的舆论。

        现在,他们再说程之才家暴苏八娘,也没人信了。

        一时间苏家完全处在被动局面,这些流言只在民间传播,程家压根没表态什么,苏家明知道是程家搞鬼,却无从告起。

        眼看着流言越传越离谱,已经把苏八娘说成欺凌婆婆丈夫,偷程家财物养野汉子的荡妇了,甚至有那冲动的百姓半夜跑苏家门前丢臭鸡蛋。

        苏家人苦闷异常,只能瞒着苏八娘苦苦支撑,而程家人这边也忙着煽风点火,逼着苏洵把苏八娘送回去。

        还得意洋洋的说,苏八娘回程家时,谣言自破。

        间接承认了他们是舆论的幕后操控者。

        这会,苏洵没那么硬气了,保护女儿的名声最重要。

        但他还是没答应程家,程家人知道他驴脾气,倒也不急,威胁说五日内不送苏八娘回去,就会送来休书。

        到时候苏八娘偷汉子的事在民间可就翻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