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救回苏八娘

第五十六章 救回苏八娘

        杜若手里拿的是一块男子束发的玉冠,这块玉冠是程之才之物,马氏自然认识,她昨晚还看到程之才戴在头上,这会突然出现在杜若手中,她十分惊疑。

        “这这是什么意思?”

        马氏紧盯着杜若,一时有些想不通杜若此举何故。

        杜若轻轻把玉冠放在马氏旁边的桌子上,不紧不慢道:“都说程家家规森严,我看也不过如此。昨晚你们家大少爷彻夜未回家,你们都不知道的吗?”

        杜若说完,马氏心中疑惑起来,连忙对身边管家询问,管家却说大少爷昨晚并未外出,他亲眼看到大少爷在天香楼睡下的。

        程家宅邸占地极大,其中院落别苑很多,天香楼就是其中之一别苑,不过马氏听到程之才在那边睡,微微皱了皱眉,因为天香楼隔壁就是程家老爷第五房小妾住的偏院,虽说隔了面墙,但距离太近总是不妥。

        但马氏也未多想,苏八娘病重,程之才也不回他的东院,要么睡书房,要么就只能借宿别处。

        看了眼似笑非笑得杜若,马氏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指使管家道:“快去看看大少爷起床了没?”

        不一会儿,管家惊慌进来,在马氏面前小声嘀咕了一句,还拿出了一张纸条,马氏看到那纸条后骤然色变。

        昨晚杜若派上官金锁把程之才掳走了,还在房间里留下了一张纸条,只写着“借你家大少爷一用”这几个字。

        此时,杜若先拿玉冠出来,马氏就算是再笨,也知道程之才是被谁“借”走的了。

        “杜若,你安敢如此!”

        马氏愤怒的站起来,指着杜若,眼神似乎是要把杜若吃了,但马上她就把矛头对准苏洵:“姓苏的,你竟敢指使外人绑架之才,你可知这是重罪!若我报官,你全家以后都别想参加科举!”

        她知道奈何不得杜若,所以挑软柿子捏。

        苏洵也没想到杜若居然已经把程之才给绑了,他和苏轼苏辙惊讶的看了看杜若后,眼神由惊转喜。

        杜若这一招太绝了,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程夫人,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快把我女儿交出来!”苏洵一脸豪横。

        “你……”

        马氏指着苏洵气红了脸,杜若在一旁幽幽道:“程夫人,你儿子眠花宿柳彻夜不关我们的事,我们是来接人的,兴许你交了人,你大儿子就能回来呢?若是再拖延下去,这受苦最大的,不一定是我苏姐姐哦。”

        此言一出,马氏脸色刷一下白了,她听出杜若话里的威胁,对杜若咆哮道:“死小子!你敢伤我儿子,我和你没完!别以为你爹是转运使就没人敢告你们!不要过分了!”

        杜若冷冷看着她:“只许你们程家对别人过分,不许别人对你们过分吗?”

        这句话说出来后,身后苏洵心中大呼痛快,杜若说出了他心中憋了好久的话,他心中对这个准女婿越发喜欢了。

        “休要废话,快让我们去接苏姐姐,否则下次送来的就不是玉冠了,说不定是手指头,甚至整双手!”

        杜若懒得和马氏扯皮,直接震声威胁,吓得马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在场的程家下人也都噤若寒蝉。

        他们程家何等豪门,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登门耍横,偏偏还没人敢怎么样他。

        只因为此人是“杜佩鱼”,家中背景远超程家。

        “你敢动我孩儿一根汗毛,我定不和你善罢甘休!”

        马氏气的浑身发抖,但狠话放完后,还是咬牙命人带杜若苏洵他们去接苏八娘。

        “在家老实等消息,待会官府的人会把你儿子送回来。”

        杜若离开客厅之前,撂下了这样一句话。

        客厅内的程家人个个变了脸色。

        嚣张!

        太嚣张了!

        绑架人家大少爷,非但上门威胁,还肆无忌惮到让官府的人成了帮凶!

        还有王法吗?

        这眉州城,难道姓杜?

        程家人在眉州繁荣百年,还是第一次尝到这种被欺负的滋味,但偏偏他们无可奈何,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

        另一边,杜若苏洵苏轼苏辙带人小心翼翼的把奄奄一息的苏八娘接上了马车,到了车内苏洵忍不住掀开苏八娘衣袖,看到了她胳膊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淤青,一时间心疼的老泪纵横,压抑着声音恸哭起来。

        “杜若,那程之才在哪,我要去杀了他!”

        回去的路上,苏轼苏辙恨的牙根痒痒,已然失去了理智。

        杜若劝了他们一番,最后说:“两位哥哥放心,待会我一定把他送到府上!”

        终于将苏八娘带到了苏宅,回家后程氏和苏小妹看到苏八娘身上伤痕,自然又是一番哭泣,对程之才一番痛恨,但眼下救治苏八娘才是重中之重。

        杜若请来了李大夫,李大夫说苏八娘身上伤痕虽多,但总算没有伤到筋骨和脏腑,若是用对药,早好了。

        他说完,苏家人又对程家恨之入骨起来。

        这么看来,之前程家因怕苏八娘受伤的事情败露,怕是一直按照风寒病给苏八娘吃的药,并不是伤药,所以苏八娘身上伤势才直到现在都几乎没怎么好转。

        这是存心想害死苏八娘啊!

        说他们狼心狗肺都是夸他们!

        “我去把程之才带来!”

        程氏和苏小妹在内院给苏八娘喂伤药,照顾她。前厅,杜若不等苏洵发话,直接离开,没过多久就把五花大绑的程之才给带到了苏家客厅。

        “孽畜!你好狠毒啊,竟敢敢对你表妹下如此毒手?”

        一见到程之才,苏洵立刻血灌瞳仁,抽起早已准备好的竹条,对他劈头盖脸的抽了起来。

        打的程之才嗷嗷惨叫,不断求饶。

        然而苏洵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一旁苏轼苏辙也你一脚我一脚的踹着,踹的程之才东倒西歪。

        但他们父子三人毕竟是文人,下手没什么力道,又偏偏生性仁厚,所以打了程之才半个时辰,居然连鼻血都没打出来。

        程之才身上的伤痕,也多是些皮外伤罢了。

        “让他滚,我不想看到他!”

        苏洵丢下竹条,他其实也不想让杜若为难,毕竟绑架程之才这事可大可小,真闹大了,杜守义也未必能帮他搂的住。

        杜若知道后门程氏正在偷偷看着这一切,她虽也恨程之才对苏八娘下毒手,可真看到程之才被打的嗷嗷叫,她还是面露不忍。

        毕竟是她娘家侄子啊!

        所以,杜若只是在一旁看,压住了想补两脚的冲动,苏洵发话后,他老实的把程之才带走。

        苏洵苏轼苏辙他们打程之才程氏不会怪他们,但自己若是也动手,难保程氏不会心里不舒服。

        自古丈母娘都难缠,杜若才不愿得罪她。

        不过把程之才带出苏家后,杜若并没有直接把他送回程家,他总感觉这样太便宜程之才这人渣了。

        非得让他吃点苦头不可!

        “少爷打算怎么整治这厮?”上官金锁问道。

        “还没想好,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的办法很多,但都会留下伤。”

        上官金锁显然知道杜若在纠结什么,杜若想狠狠整治程之才,却又担心下手重了,苏小妹母亲不答应,程家那边得知后,也会闹腾。

        平白惹麻烦。

        杜若摇摇头,转而问上官:“先生当初说他野兽之相,我还以为你是故意羞辱他,现在看来,他真的是野兽!”

        “此人面相藏凶,做出这等事一点也不奇怪,只是在下没能尽早提醒少爷,是我失职。”上官金锁对杜若作揖。

        杜若摆摆手,没有怪他,他只是个外来的护卫,之前未必知道程之才妻就是苏小妹姐姐。

        “还有件事要告诉少爷。”

        “什么事?”

        “我昨晚去擒程之才时,他身旁睡着一位女子。”

        杜若呵呵一笑,没有在意,这种豪门大户外面风光,其实里面肮脏事多了去,程之才身为程家嫡出大少爷,多少侍女丫鬟都想攀他高枝,他偶尔睡几个也算正常。

        不说程家了,就是杜若,记忆中家里也有丫鬟曾勾引过他,只是以前的他懵懂无知,没有中招。

        再加上柳氏治家甚严,后来这些怀心思的丫鬟们,都被清理了出去。

        所以杜若对程之才这种事,不感兴趣,不想知道。

        可上官金锁又道:“看那女子,似乎不是程家寻常丫鬟。”

        “怎么看出来的?”

        杜若挑眉问道,他想那女子和程之才睡的时候,莫非还穿着衣服?

        “肚兜,是绸缎面料,上面用金线绣着凤。”上官金锁坦荡荡道。

        杜若古怪的看了上官一眼,心说你这货懂得挺多嘛!

        确实,绸缎金线肚兜,就算是王府里的丫鬟也用不上,这样想想,程之才睡的女子在程家地位不低。

        而程之才并未纳妾,所以……

        杜若玩味的笑了笑,心说莫不是像《红楼梦》里焦大说的那样?

        想起《红楼梦》,杜若又想起贾宝玉,想起贾宝玉,又想到秦种,接着又想到……

        “我知道该怎能整治程之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