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苏洵受伤

第五十三章 苏洵受伤

        另一间包厢里不是别人,正是苏轼苏辙和苏小妹。

        杜若进去时,苏轼正和苏小妹大快朵颐,一边吃一边互相点评,赞叹。

        见到杜若,苏小妹矜持的放下了筷子,不好意思的的餐巾擦嘴,而苏轼则么没有停下动作,夹了块肉塞进嘴里,对杜若囔囔道:“这道红烧肉简直绝了,满桌炒菜香四溢,不胜嘴里一口油!我最爱这道菜。”

        说完,他心满意足大笑起来。

        杜若笑着坐在苏小妹身边,道:“猪去势后,肉怎么做都很香,这红烧肉做法最大限度的去了肥肉里的腻味,吃着确实口感极佳。”

        杜若话锋突然一转,继续道:“但还不是极限,我总觉得这道菜还可以做的更好吃,口感更爽滑,比如整块加酒蒸煮什么的,但我不通厨艺,具体也想不明白。”

        说完,杜若略有些期待的看着苏轼。

        “哦?”

        苏轼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碗里的红烧肉,似乎在想着怎样才能把这肉做的更好吃。

        杜若见状,心中暗暗激动起来:东坡肉!东坡肉啊!

        他刚才那般暗示,就是为了让苏轼自己创出东坡肉来,他穿越来的原则就是决不剽窃任何一样目前在世的名人作品。

        包括菜品。

        不过他也没指望苏轼现在就能灵光乍现想出东坡肉,毕竟他现在连苏东坡都不是。

        一旁苏小妹听了杜若的话,温柔笑道:“刚才你家那位柳雪姑娘来送菜时可说了,这炒菜是你教她的,红烧肉也是你给她的方法,杜若哥哥,你这还叫不通厨艺呀?”

        杜若摇头笑了笑,一手拂袖,一手拿起筷子,给苏小妹夹了块清炒木耳,对她道:“我不是在汴京待过两年嘛,这是偷看樊楼师傅学的,我只得其表,压根不懂什么,是雪儿姐手巧,才这么好吃的。女孩子要多吃木耳,美容养颜还不会发胖。”

        “嘻嘻,好。”

        苏小妹夹起木耳放进嘴里,还对苏轼调笑道:“二哥你就使劲吃肥肉吧,将来必定会成个大胖子。”

        宋人以瘦为美,这个时代男女都知道控制体重,免得太胖了。

        其实通过这一点,就能看出一个时代的老百姓真实生活水平,当民间老百姓时刻生活在温饱线下,人人都面黄肌瘦,胖对他们来说是奢侈,渐渐地审美自然偏向胖,以丰腴为美。

        从明清到共和国改革开放之前,在中国民间,胖一直是美的标志,大胖小子,大胖媳妇……肚大腰圆的官老爷。

        即便是崇尚以胖为美的盛唐,这种审美观的根源也来自于五胡乱华时期和游牧民族的融合,游牧民族未进中原之前,过得日子更苦逼,所以以胖为美是写进基因里的。

        后来民族融合,有胡人血统的达官贵人们带起了一阵崇胖的审美观。

        在宋朝这会,上至官家大臣,下至平民百姓,都以瘦为美,士大夫多懂得自律,避免发胖。

        不过苏轼听了苏小妹的警告后,并未停止继续夹红烧肉,又吃了一块,他悠悠道:“天予不取,必遭谴之。况且这等美食又不是天天能吃到,偶尔放纵下口腹之欲,就算是父亲大人在此,也不会拦我。”

        “苏哥哥可以天天来这里吃啊。”杜若道。

        苏轼摇摇头,道:“我知道你好意,但还是不必了,你是开市赚钱的,我岂能天天来占便宜?还是莫要说这些。”

        他摆摆手,显然是怕扫了兴致。

        杜若:“苏哥哥,谁说让你白吃了?你在这里所有消费,从你分红里扣去便是,这你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分红?”

        苏轼和苏小妹都不解看着杜若。

        “对,你和小妹各有这酒楼一成原始股,算是你们写歌的酬谢。”

        “不可,万万不可!”

        苏轼也顾不上吃了,连连摆手:“这怎么行?不过是填了一些白话词而已,算不得什么功劳,岂敢占股?你给小妹干股我不反对,毕竟小妹和你有婚约,你这是左手给右手,但我还是算了,别让钱财污了咱们之间的情谊。”

        他说完,苏小妹害羞的笑了笑,但也小声劝杜若:“杜若哥哥,干股还是算了,我二哥不是那种人,你别教他为难。我的也不要。”

        杜若却坚持道:“苏哥哥,小妹,不是我有意优待你们,实则是惯例。在酒楼未开张前,但凡帮我的人,都有不等原始股。帮我出面运营的朱旦有,帮我培训歌者的婉儿姑娘有,连帮厨的雪儿姐姐我都分了她半成。你们帮我写了那么多词,应该有的。”

        杜若本以为这么说,苏轼会松口,但没想到他仍旧是想也不想摇头,道:“别人要得,我们要不得,你将来毕竟是我妹夫,我帮你若要索取利益,岂不是失了这份关系?”

        被苏轼这么一说,杜若竟哑口无言。

        “好啦,杜若哥哥知道你是好心,但你还是别劝了,你看我二哥吃肉都不香了。”

        被苏小妹这么一说,杜若便也不坚持,举杯和苏轼一起喝酒品菜。

        但他仍旧没有放弃,打算私下里找苏小妹收下干股。别人不知道,但他却知道,苏家这些年为了供父子三人读书,实在开销太大,之前苏洵每次去赶考,家里都要卖十几亩良田。

        如今已经所剩不多,还要靠程夫人嫁妆勉强维持生计。

        等来年苏轼苏辙两人再去参加科考,苏家就真要山穷水尽了。

        虽然后面苏轼苏辙高中,解决了苏家财务危机,但根据前世史料记载,苏轼苏辙苏小妹母亲程氏正因为为苏轼苏辙进京赶考省钱,才一直瞒着病不去看,以至于越来越严重,在苏轼苏辙苏洵进京后没多久就病逝了。

        杜若不想让历史重演,他要改善苏家家境,让未来丈母娘不至于因为耽误看病枉死。

        苏辙刚才跟着几位同年好友在一楼看演出,这会脸上还存着几分兴奋,来到包厢后直说爱死这个地方了,那些歌都好好听哦,唱到大家心坎里了。

        杜若知道他口中的“大家”,指的是年轻人,他带来的流行歌曲都是关于情爱的,他之前让苏轼苏小妹写歌词时也给了他们原版参照。

        年轻人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位妙龄女孩,流行歌当然直击他们心窝子。

        苏辙来后,话题便从吃食转到了音乐上,苏辙说他和朋友们最喜欢架子鼓配乐的那几首歌,问杜若为什么不让每首歌都配上架子鼓。

        杜若告诉他,现在是白天,又是开业,不能太嗨,所以故意限制架子鼓运用。

        如果想听架子鼓,晚上再来。

        “父亲管的严,晚上还要读三课书,怕是来不了……”

        苏辙遗憾摇摇头,并没有生出逃课念头,足见苏家家教严格。

        就在杜若想安慰他两句时,突然外面响起敲门声,听声音是杜青,但他带来的消息却是关于苏家的。

        “刚才你家门房李老伯来找,说是苏老爷和大夫人回家了,苏老爷身上受了伤,让三位赶紧回家看看。”

        一听杜青的话,苏轼苏辙苏小妹三人瞬间站了起来,一脸难以置信。

        “我爹和娘去舅舅家了,怎么会受伤,严不严重?”苏辙问。

        “李老伯没细说,只让我找到三位让你们赶紧回去。”杜青道。

        “对,快回去!”

        “我同你们一起回去!”

        杜若没有置身事外,也一脸紧张的跟着三人离开了包厢。

        路上他问了苏小妹,今日程家那边传信来说程家太夫人最近想他们母亲程夫人了,于是今早苏洵便陪着程夫人一起去程家走亲戚。

        顺便看望下苏八娘,苏八娘往常每月都会给家里传信,最近几个月倒是没有信来,也没有什么消息,所以苏洵和程夫人有些担心。

        四人同乘一架马车,路上苏轼苏辙苏小妹担心的脸色都变了,急切切看着前方,不断催促车夫再快些。

        杜若紧握着苏小妹的手,温言安慰她。

        但他心中却在奇怪,苏洵怎么可能会受伤?他毕竟是本地文化名人,和包括自己父亲在内的川蜀数位高官都有私交,就算是眉山有恶霸也不敢招惹他。

        他是在程家回来时受的伤,按理说苏洵就算和程家关系不好,可有程夫人在,程家也不会对亲戚动粗,前世史料中也没有两家动粗的记载。

        即便是后来苏八娘死后,两家交恶,苏洵立碑诅咒程家,搞得程家在眉州颜面扫地,程家都没敢动苏洵一根汗毛。

        杜若想不通苏洵为什么受伤,总不可能是不小心跌的吧?

        会不会和苏八娘有关?

        ————

        (历史文真不容易写,查资料就要耗费大量时间,快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