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会考

第四十七章 会考

        眉州有三大书院,分别是眉州书院、松林书院、中岩书院,这三座书院都是官办书院,学子们须在书院里读满两年通过考核毕业,才有资格参加取解试。

        三座书院中水平最高、入学最难的书院并不是在眉州的眉州书院,而是在眉州青神县的中岩书院,苏轼苏辙就是就读于此书院,该书院院正王方就是苏轼未来老丈人。

        当初杜守义也想把杜若塞进中岩书院,可王方乃是蜀中大儒,压根不卖杜守义面子,在杜若连最低级的丁班都没考上后,断然拒绝了杜若的入学。

        于是,杜若便进了眉州本地的眉州书院,眉州书院有专门的班级接纳眉州城纨绔子弟,学费高的吓人,有钱就能进。

        学院拿着这些纨绔子的学费补贴贫困生,倒也颇受好评。

        至于松林书院,虽然也入选官办,但其实是程家的家族书院,只招收程家子弟入学,不管远近,只要和程家沾亲带故都可入学,由于程家有钱,又舍得在教育上花钱,是以松林书院实力只是稍逊中岩书院,比良莠不齐的眉州书院强太多。

        三家学院虽然只教学生两年,但每年五月都会组织一次会考,相当于模拟取解试,已毕业、但从未参加过取解试的学生都可以参加会考。

        会考只会公布前五名名单,余下不计排名,主要目的是让学生熟悉科考流程。

        虽说只公布前五,但根据多年经验,各个书院前五几乎是必能中榜取解试,所以这次会考,外界很是看重,一个州的取解名额才几十而已,抛去三个书院的十五名,也没剩多少了。

        五月初,杜若也硬着头皮参加了会考。

        关于科考教材,他已经记的七七八八了,策论和格律诗也花了时间研究,这次参加会考也是为了验证自己这几个月来的学习成果。

        考试过程虽有些折磨人,但杜若答卷上还算顺利,那些墨义经贴就是选段背诵默写,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难得是格律诗和策论环节。

        倒不是说杜若不会写格律诗和策论,格律诗有严格章法,遣词造句往里面套就行了,策论的话,杜若前世也背了不少名篇,《过秦论》至今还朗朗上口。

        难的是破题。

        格律诗和策论题目都是选自浩如烟海经史里的某一句话,某个典故,首先你要知道这句话或典故出自哪里,说的是什么,表达了什么思想,然后再根据思想作诗,作策论。

        这次会考策论题是“惟命不于常”,这句话其实出自《康诰》,但以杜若之记忆力,都没想起《康诰》里哪段有这句话,他本来没怎么重视这部书。

        好在他把《礼记》背了下来,记得《礼记》中引用了这句话,便按照《礼记》里的意思作了一篇策论,也不知道能不能过。

        这还不算什么,科考除了诗和策论,还有要写一篇赋。

        赋要华丽对仗,杜若钻研字眼都耗费了不少时间,最后险些没完成。

        总之,这次会考过后,让杜若认识到了自己水平还远远不足,科考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自己就算有天赋,也仍需努力才行。

        好在距离正式取解试还有一年多,这一年多杜若还有时间。

        但这次会考,杜若知道,自己是别想在眉州书院进前五了。

        他只庆幸书院不公布总排名,否则自己就要丢脸了。

        ………

        三家书院同日发榜,不过发榜这日,也是杜守义即将离开眉州去成都府赴任的日子,州衙同僚已经为他设宴践行,今日眉州故交好友又开一宴席,为他送行。

        作为老友兼准亲家的苏老泉自然是出席的,苏轼苏辙也跟来了。

        同样,程之才三兄弟也跟着他回乡省亲的老爹江宁府尹程度出现在了席上。

        杜若是不想见到程之才的,可程家与苏家毕竟是两重亲戚,那程度又是自己老爹杜守义同榜进士,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出现在此席。

        宴席是分餐制,杜守义坐在主位,程度苏老泉分列左右,剩下按照长幼顺序排坐,杜若故意坐在了苏轼苏辙身边,对面是程之才三兄弟。

        “哈哈哈!等若儿与小妹成了亲,我们三家就都是亲戚了!”

        台上,杜守义开心的一批,与程度苏老泉觥筹交错,好不快活。

        “子嗣都是才俊,未来可期矣!”

        程度满意的看了看台下的程之才三兄弟,以及苏轼苏辙和杜若,程之才虽然是个烂货,但程度为人还是不错的,不然也不会成为杜守义好友。

        “程兄,可是有考校小辈之意?”

        杜守义见程度欣赏的看着下面小辈,主动问道,他现在是杜若的头号粉丝,所以到哪都希望来个文斗,好让杜若出风头,让他脸上有光。

        下面杜若闻言,白了他一眼。

        虽然不怕了,但这种事,还是少来为妙。

        “不如让他们比一比?”

        苏老泉也来了精神,他仍是白身,偏偏又心高气傲,此时夹在两位府尹级高官中间也是有些不自在。

        若是小辈比斗的话,他自信苏轼苏辙绝对会给他争面子。

        就在下面杜若暗暗叫苦时,程度却摇摇头,道:“不必不必,他们年轻气盛,心境要磨,不可助长斗比之气。”

        程度说完,杜守义和苏老泉都暗暗点头,尤其是苏老泉,看了看下面几人,心想两个是我儿子,两个是我女婿,有什么好比的?

        程度又开口了:“不过科场上,还是要力争上游的。今日不是三家书院放榜日子吗?想来以我们小辈之才,进各自书院前五还是不难的,不如就以这个作比,谁名次最低,谁当堂七步作一首诗来消遣,如何?”

        这比试不激烈,而且惩罚只是轻描淡写,自然赢得了杜守义和苏老泉的一致赞同,下面苏轼苏辙程之才三兄弟也都答应,杜若也不好说什么。

        于是,杜守义便派三名小厮去三家书院各自放榜处等候,来通知。

        三家书院虽所在地各不同,但阅卷批卷都是由州衙学政统一监督管理,所以发榜都在眉州分部,且都是在中午时分。

        眼下,也是即将发榜。

        三名小厮离开酒楼后,三位家长自然是满怀信心,而台下杜若心中惴惴不安起来,凭心而论,他是一点信心都没有的,但他又渴望出现奇迹。

        反观苏轼苏辙和程之才三兄弟,都一脸从容,连程家那粗鲁二郎都一脸我肯定上榜的表情。

        “直娘贼,我就算不如他们,还不如你?”

        瞪了眼程家二郎,杜若也从容起来,那厮都不怕丢脸,自己怕什么。

        “来了!”

        不多时,一名小厮跑进厅中,这是去看中岩书院榜单的小厮,中岩书院办事处距离酒楼最近。

        “放榜了!中了中了!”

        小厮气喘吁吁,顿了顿,红着脸报喜道:“中了,苏轼公子中岩第一,苏辙公子第四!”

        闻言,台上杜守义和程度纷纷道喜,苏老泉还礼后,没有流露出太多惊喜,只是对苏轼点点头,然后颇为严厉的看了苏辙一眼。

        苏辙立马低下头,对苏轼和杜若小声道:“这次只怕我是最末了,两位快帮我想首诗,我又不是那曹子建,七步如何成诗?”

        苏轼笑着安慰苏辙,说还有程家老二呢,杜若也尬笑着安慰了两句。

        心道:‘三舅哥过分了,这可是中岩书院第四名啊!’

        又过了一会儿,又有一名小厮跑了进来,同样口呼:“中了!”

        “恭喜程之才公子,松林书院第一!程之学公子,松林书院第五!”

        这是给程家报信的,害杜若白高兴了一下,程家三兄弟,老三还在读松林书院,所以只有程大程二参加了这次会考。

        “好!好!好!”

        苏程两家四子全部上榜,虽名次各有高低,但家长们还是振奋不已。

        只剩杜若一人了,眉山书院看榜的小厮还没回来。

        杜若心提到了嗓子眼,杜守义却依旧信心满满,已经和苏老泉程度讨论杜若究竟是第一还是第二了。

        程之才两兄弟,也阴恻恻的盯了杜若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