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当你凝视深渊

第四十章 当你凝视深渊

        杜若的指纹法黄培见识过,而杜若手中的图纸,确实是他复制,亲手交到王雷手中的。

        此时杜若一说要验指纹,黄培便知自己要暴露。

        “黄通判,你是自己招呢?还是要我验指纹?”杜若逼问。

        黄培看着杜若,冷笑一下,道:“招什么?即便这图纸上有本官指纹,又说明什么?”

        黄培这是间接承认图纸上有他指纹了,那边孙淮冯志万分不解的看着他,连杜守义也一脸茫然看着黄培。

        “说明那王雷盗窃幕后主谋其实就是你黄通判,你为了陷害我爹,所以设计了这桩案子!”

        杜若言之凿凿。

        在破案过程中,时刻都有黄培留下的痕迹,杜若早就有此怀疑,但一直不确定,到了王雷一口咬定黄培只是在他被捕后才找他谈话后,杜若差点打消了对黄培的怀疑。

        但,当日在那木箱中发现这图纸后,上官附耳告诉他图纸乃是官府机密,平民百姓不可能搞到后,他瞬间明白,王雷没说实话!

        听了杜若的话,杜守义恍然大悟,但还是有点不相信黄培会一手策划这种事,自己和他无冤无仇,仅仅只是为了阻止自己升官,他不至于冒这么大风险。

        “黄通判,我说的对不对?”杜若问。

        “一派胡言!你无端构陷本官,其心险恶!”

        黄培指着杜若,咬牙切齿,但他话还未说完,旁边孙淮开口了:“黄通判,请问这图纸上,有没有你指纹?”

        黄培脸色一僵,半响才道:“有。”

        他知道就算自己不承认,杜若也能测出来。

        “那好,请你交出印信!”

        孙淮在履行职责。

        黄培本来还打算把杜守义搞成“嫌官”,现在一折腾,他反倒成了嫌官。

        “哼!”

        冷冷地瞪了杜若一眼,黄培开始解印信,他并不担心,因为仅凭一张带他指纹的图纸,定不了他的罪。

        见收了黄培印信,杜若才站出来道:“关于黄通判是否是主使,我已经在帮我父亲寻找脏银时,顺便查清了,图纸是物证,我还有人证,请升堂审理。”

        闻言,杜守义大喜,孙淮冯志也诧异的看着杜若,而黄培眼神恐慌起来。

        “升堂!”

        孙淮重新回到主位,杜守义和冯志左右陪审,堂下是脸色阴晴不定的黄培。

        杜青和上官早就来到了衙门,杜若便让他们押上了昨天抓获的那两个黄培手下。

        他们昨晚就被上官撬开了嘴,对付这种喽啰办法太多了,这会一上公堂,立刻坦白说他们是受黄培命令,把胡月儿转移的。

        “黄培,你为何转移胡月儿?”孙淮问。

        黄培冷笑两下,只是闭口不言。

        杜若作为主办人,回道:“因为胡月儿是王雷相好,知道脏银所在地,黄培怕我找到胡月儿找出脏银。”

        说完,杜若又让上官把胡月儿带了上来。

        “……都是黄通判指使的,他说只要雷哥照做,就会还我籍契,也会运作把雷哥流放到黄州,让我俩在一起。”

        胡月儿一来,便招出了全部。

        杜若早就开始算计她了,昨晚让上官拿王雷威胁她,说如果她不说出实情,就把王雷流放到沙门岛,她救情郎心切,自然中招。

        何况,她也明白,如今脏银全部找到,黄培再也难扳倒知州杜守义,所以他之前许诺的一切都有可能办不到,这会还是站知州公子这边最好。

        女人的情义只对情郎,她可不会像王雷那样为义气维护黄培。

        但杜若至今也想不通,王雷为什么拼死维护黄培。

        “黄培,你可知罪?”

        如今人证物证俱在,孙淮喝问黄培,即便黄培不回答,他也可以将黄培定罪。

        “哈哈哈!”

        堂下黄培大笑了起来,他看着杜若,又看了看杜守义,笑容很是难看。

        “杜守义,你有一个好儿子,我认栽!”

        又看向杜若:“小狐狸!算你狠!本官斗不过你!”

        台上,孙淮冯志看了看杜守义,他们对黄培只有审理定罪之权,但这里是眉州,黄培是杜守义下属,所以该杜守义下令逮捕。

        程序不能乱。

        “来人,将黄培拿下收监!”

        杜守义丢出一根令箭,自有衙役去拿黄培。

        黄培神色惨然,像头猪一样被拖了出去。

        “这图纸上的指纹,还要验证才好。”冯志道。

        杜若自然照办,用细墨粉在孙淮冯志两人面前演示了一番,验出了很多指纹,其中除了王雷的,就是黄培的。

        孙淮冯志啧啧称奇,对杜若又是一阵赞赏。

        后面就是一些善后事宜,主要由杜守义负责,要对主犯王雷判刑,该不该定胡月儿为从犯……在杜若的建议下,赦免胡月儿,判王雷流放北方秦州。

        至于胡月儿的籍契,当然不能写在明面上,这是细枝末节的小事,回头找个理由还她便是。

        最后,召来被盗富商们,按照比例发还给他们少的可怜的银钱后,这件案子就算是结了。

        富商们个个如丧考妣,可也无可奈何。

        至于黄培,杜守义只能羁押,如何定罪,还要等朝廷审断。

        此时,距离成都老府尹卸任还有四天,这四天内,杜守义有宽裕的时间写两份呈报,一份递交提点刑狱司,彻底结案。

        如此,他便不是任内有重案官员,转运使向朝廷推举成都府尹继任者时,就会写上他名字。

        另一份呈报是奏折,会上奏朝廷,此案如此重大,注定是要选送官家过目,最后在朝廷邸报上公示的。

        这一下,杜守义官声必然鹊起!

        资历簿上也会划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就算竞争不到成都府尹,用不了多久也会提升。这可是大宋朝,只要你为官干出政绩,就一定有擢升。

        翻翻北宋一百多年历史,除了烂到家的徽宗一朝,其他朝还没有一位有政绩的官员不被提升的。

        比如范仲淹,开始只是沿海一小小知县,只因为集资为百姓修建了防潮堤坝,后来短短几年连升三级,四十多岁便成了执宰。

        靠关系升官的也有,不过一旦到了中央,就是所有大佬鄙视的对象,早晚找个借口给你踢出去。

        比如那位仁宗宠爱张贵妃的叔叔张尧佐,他还是正牌进士出身,被调进中央之前也辗转做了二十多年地方官,资历实打实的够。

        可就因为他侄女是贵妃,朝中文彦博包拯等大佬们就是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天天找他茬,把他排挤的毫无实权,这还不够,仁宗皇帝想给他个荣誉头衔,大佬们都不答应!

        最后活生活把张尧佐排挤的办理提前退休,回家养老了。

        所以,杜守义这波稳了,杜若心中一块大石头也放下了,眼下只要等着朝廷那边消息就好。

        只是他心中还有一团疑云始终解不开。

        …………

        …………

        “你为什么如此维护黄培?”

        杜若来到监牢,对王雷问出了心中疑惑,从他盗窃银钱一分没花这件事上,就足以证明他人品不错。

        杜若和他接触时,也发现此人虽有些偏激,但性格正直,胸怀坦荡,是条汉子。

        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甘愿为黄培牺牲?

        杜若有感觉,就算黄培不帮胡月儿搞籍契,王雷也会帮他。

        王雷看了看杜若,事已至此,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道:“因为黄通判,是好官!”

        “好官?”

        杜若轻蔑笑了笑,反问道:“好官会指使你陷害我爹?我爹主政眉州这几年,没干过什么坏事吧?”

        “杜知州是不坏,可也没做过什么好事。”王雷露出些许鄙夷,继续道:“这倒罢了,他自己不做好事,反而阻止黄通判为民除害,这算什么亲民官!”

        杜若挑了挑眉:“这话怎么说?”

        “黄通判他,自两年前初上任,就一直劝说你爹整饬当铺和民间高利贷,至少也该对当铺施以重税,叫停所有民间高利贷!可你爹从未听过!”

        听了王雷的话,杜若愣住了,这些事他从来不知道,也从未想过。

        “当真?”

        “骗你作甚?两年前我还为黄通判偷偷调查过当铺坑害百姓的证据,但你爹一直维护他们!不信你去问问你爹!”

        “我擦!”

        杜若挠了挠头,心中好像突然有什么东西崩塌了。

        ——以为自己是正义勇者,斗了大半天恶龙,最后却发现,自己这边才是tmd恶龙吗?

        “难怪你拼死维护黄培……”

        杜若苦笑不已,他心底也觉得当铺和民间高利贷该整治,不仅仅是眉州的,全大宋的都该整治!

        “我回去问问我爹吧……”

        轻轻说完,杜若有些心虚的离开了监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