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城划图

第三十九章 城划图

        今天早上起床后,黄培的左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心中始终有些忐忑。

        但他昨日送的信有效果了,今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成都府路监察使孙淮和提点刑狱官冯志就到了眉州。

        只要两人今天启动对杜守义的调查程序,并接手案件,那么杜守义就是“嫌官”,按照朝廷人事任免规则,嫌疑未脱之前,他绝无升官的可能!

        他知道他参杜守义和罪犯串通一气没有证据,监察使很容易就能还杜守义清白,所以他昨天也忙了一天——为了准备混淆视听的材料,如果胡搅蛮缠一番,拖个七八天他还是有信心的。

        “他们俩回来了没有?”

        早上,去衙门之前,黄培询问了身边长随。

        “这会差不多该回来了,会不会出什么岔子?”长随道。

        他们谈的自然是被杜若抓起来的那两人,那两人是受黄培之命,打算把胡月儿转移到青神县。

        青神县是眉州属县,那里的知县是黄培老下属。

        算算时间,这会该回来了,黄培心中越发不安了,但他昨天紧紧盯着杜守义一举一动,知道他昨天查了一天的赎身妓女,到了晚上辰时还一无所获。

        杜若身边没他眼线,但他估计杜若也是如此。

        所以,眼下案子毕竟还没破,而他请的两尊大神已经来了,胜利的天平目前还向他倾斜。

        “我赢定了!”

        给自己打了打气,黄培大步踏了出去。

        ………

        眉州州衙,一身绿官袍的杜守义和黄培带领州衙各级官员在衙门门口迎接监察使孙淮和提刑官冯志,两人都是绯红官袍。

        “杜知州,黄通判,不必见礼,我们二人为公事而来,还是快些开始吧。”

        孙淮是个微胖中年人,但行事雷厉风行,一见面就要开始查杜守义,黄培参杜守义在案子上徇私舞弊,按照流程,杜守义要先交出知州大印,暂时休官,呈卷宗供孙淮审阅。

        当然,主参的黄培也要拿出具体证据。

        这个流程可长可短,关键看通判,而黄培昨天准备了一整天,自然不会让杜守义好过。

        相对的,提刑官冯志就温和多了,他对杜守义问:“杜知州既然已确定罪犯,为何迟迟不找到赃款结案呢?”

        杜守义摇头苦笑:“那罪犯咬死不松口,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说着,又看向孙淮道:“但徇私舞弊一事,纯属臆断,请使君明鉴。”

        孙淮点点头:“自会明鉴。”

        他有些不耐烦了,但冯志资格老,本官衔也比他高,他不好意思驳冯志面子。

        冯志四下看了看:“怎么不见你家杜小公子?他发现的指纹断案法,实乃刑断神技,我要代表大宋所有提刑拜谢一谢他!”

        杜守义摆手道:“他碰巧发现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只因他年少贪睡,又不是衙门中人,便没有带他过来,等中午宴请时,再叫他前来不迟。”

        “甚好。”

        冯志和杜守义一番交流,黄培却早已经屁颠屁颠去拿卷宗,呈给孙淮了。

        “孙监察,这是卷宗,这边是我搜集的证据。”

        孙淮点点头,道:“那么,升堂吧,杜大人,请将你印信交出。”

        官员内部排查升堂和审案升堂不同,公堂内除了必要人员,其余人是全部清空的,而且受审官员也有座位。

        “好。”

        杜守义艰难的点点头,又冷冷看了看黄培,才去解印信。

        黄培扬起嘴角,眼睛直勾勾盯着杜守义的手,心中有些激动,一旦杜守义交出印信,接下来就得画押。

        那么他的身份就是嫌官,哪怕案子明天就告破,他也要奏请本路转运使批条,才能复官。

        这一来一回都不止半个月。

        “父亲!”

        就在此时,杜若掐着时间赶来了,一进公堂就拿出了一张写满字的纸,大喊:“父亲,那罪犯已经招供,此案可结!”

        闻言,本就磨磨蹭蹭的杜守义立刻不解印信了。

        “放肆,官府公堂岂容你乱闯?”黄培脸色变了,第一个站出来对杜若大吼。

        杜守义冷冷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阻止他什么。

        反正他现在就是死也不交印信,更不会画押,那么这眉州城还是他最大。

        “此乃我儿杜若,他最近都在帮我查案。”

        杜守义先回头对孙淮冯志介绍,两人见到杜若后,都不禁瞪大了眼睛,冯志不必说,孙淮虽然一来就铁面无私,可他心中也是极其钦佩杜若的。

        此刻他们见杜若神采非凡,眉眼俊秀,乃上人之姿,心中不禁暗暗赞叹。

        “杜公子,请说清楚。”冯志温和道。

        杜守义连忙为杜若引荐两人,杜若对两人行礼后,道:“脏银昨晚就找到了,这是罪犯画押供词。”

        说完,呈上供词。

        孙淮冯志杜守义和黄培四人一起看了看,另外三人微微点头,黄培却狰狞起来:“这不可能!供词是假的,你在拖延!”

        杜若道:“真假把罪犯招来公审便知。”

        黄培瞪着杜若,哑口无言。

        “是啊,既然有画押供词,那么此案当公审。”孙淮对杜守义道:“杜知州,你审案吧。”

        若是案子结了,那么黄培参的杜守义在案子上徇私舞弊就自动失效,因为完结的案子要上报提刑司、刑部、大理寺,有什么问题这几个部门会处理。

        孙淮已经让出公堂首座,杜守义当仁不让坐上去,拍板升堂。

        带来王雷后,杜若稍稍有些紧张,他不怕王雷翻案,脏银已经找到,他翻案也可以结案。

        杜若只担心他不按照供词上数目招供,那样的话,杜若就只能把大部分银钱吐出来。

        好在杜若的担心是多余的,当着监察使和提刑官的面,王雷重新招供了一遍,和供词上一模一样。

        杜守义便发签派都头带人去藏匿点搬运脏银,和口供核对。

        如此,案子在流程上,已经可以结案了。

        “哼!还说没徇私舞弊?”

        黄培在经历了短暂的晴天霹雳后,这会站出来,对孙淮冯志道:“两位大官还没看出来吗?这招供的脏银数额还不到丢失数额的十分之一!那么多钱,罪犯怎么可能都散给流民乞丐?一定是被杜家父子侵吞贪污了!”

        说着,黄培毫不客气的指脸杜守义。

        “放肆!”

        杜守义怒不可遏,他已经忍黄培很久了。

        “王雷你说,脏银是不是被杜家父子侵吞了?”黄培不理杜守义,开始逼问王雷。

        王雷看黄培时,眼神有些歉疚,但还是摇摇头:“没有。”

        胡月儿还在杜若手里,他不敢反水,就算反水也没用,他没有证据,那些钱还在,杜若完全可以找个理由再还回来。

        “你!”

        黄培恨恨地指着王雷,冯志对他喝斥道:“黄通判,不许威胁犯人!”

        说完,杜守义便叫人把王雷带了下去。

        “黄通判看起来和这个罪犯很熟的样子。”

        杜若站出来,对黄培冷笑,在他的计划中,结案只是前戏,真正的好戏现在才要开始。

        “你什么意思?”黄培果然有些慌了。

        杜若却不理他,而是直接拿出怀里那张眉州地下水道图纸,亮在黄培面前,问:“这是从罪犯藏匿地搜出来的图纸,黄通判可见过?”

        一看到图纸,杜守义孙淮和冯志俱是一惊。

        “城划图纸乃是绝密,民间严禁持有,那贼人怎么会有此图?”

        “谁泄露的?”

        杜守义和孙淮追问,杜若回道:“罪犯说是路边捡的,但我想必黄通判是见过此图的。”

        “胡说八道!”

        黄培断然否认,道:“我怎么可能把图纸泄露给贼人,我从未见过此图,杜若你休要血口本人!”

        “是吗?”

        杜若笑了,城划图纸一般都收在知州签押房内,只有知州和通判两人有机会随意调取查看。

        而杜若手里这份图纸,纸张很新,明显是依照原图临画。

        “黄通判既然从未见过此图,那么想来这图纸上,不会有黄通判的指纹咯?”

        杜若此言一出,座上杜守义孙淮冯志三人眼睛亮了亮,而黄培脸色瞬间惨白,惊恐的后退了好几步,如遭雷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