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下水道

第三十八章 下水道

        马车在眉州城穿行,杜若看着两边街道。

        街道繁华依旧,在如此糟糕的金融环境下,这些工商业者们还能把生意经营成如此规模,让杜若觉得钦佩。

        中华自古重农抑商,宋朝是唯一的例外,但也只是在高税收的诱惑下被动不抑商而已,朝中君主和士大夫们依然信奉儒家那一套,能做到对工商业不抑制已经是极限。

        所以,大宋工商业的潜力还有巨大的挖掘空间。

        别的不说,如果在这个时代稍稍发展一下后世那种健康的金融业,那么工商业必定会在短时间内呈几何倍的速度爆发。

        ‘北边燕云十六州还未收复,辽国西夏虎视眈眈,云南大理也不在版图之内,国家内部冗官冗兵冗费弊病众多,这个大宋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美好啊!’

        因这次突然发现的民间弊病,点醒了杜若的危机感,他觉得自己穿越来这个世界后,除了要参加科举当官保命外,还应该再干点什么。

        一路思绪飘飞,转眼便到了州衙。

        现在,杜若已然成了眉州“小知州”,所以他到了州衙后并没有惊动杜守义,和上官带着胡月儿径直走向关押王雷的地方,一路人都头衙役无有阻拦。

        “雷哥!”

        “月妹!”

        胡月儿一见到王雷便扑了过去,王雷也是满眼激动,两人称呼让人腻味,杜若和上官远远看着,等他们互相腻的差不多了,才过去。

        “好了,现在,该招供了吧?”杜若问。

        王雷看着胡月儿,点点头,道:“我说话算数,月儿会带你去藏银处,请拿纸笔来,我招供银钱数目,教你放心!”

        王雷之前什么也没说,现在招供除了要供出藏银外,还要写出盗窃银钱后开销多少,具体流向,以及剩余多少。

        官府那边也有富商们上报的失银数目,对的上号才能结案。

        王雷知道杜若帮杜守义破案是为了尽快结案,此时他主动要求,倒也爽利。

        他也明白,就算他不主动要求,杜若也会第一时间让他招供细节。

        但他想错了,他说完,杜若并没有动。

        “王雷,你真的想把窃银都还给那些奸商吗?”杜若轻声问。

        “由不得我想不想。”

        王雷不甘的皱了皱眉,然后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看向杜若,问:“小公子这么问,难道是想……”

        杜若耸耸肩:“我什么也不想,倒是你要好好想想,有没有把大部分所窃银钱拿去救济穷人乞丐,这些钱可不好找回啊!”

        律法规定,无法找回的赃款,结案时只能算作损耗。

        杜若说完,王雷愣住,一旁上官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意。

        杜若问车夫典当行事宜时候,他就在一旁,所以此时他不觉得杜若做的有什么不妥。

        “哈哈。”

        王雷大笑,后鄙夷的看了杜若一眼,道:“好!被你贪去,总比还给那些天杀的商人要强!我供录里会把九成银钱分给乞丐流民,你取了银钱后与我对账即可。”

        “我可不是要贪,这些钱我会帮你拿来救济穷人的。”

        杜若呵呵笑了笑,然后命人拿来笔墨给王雷,他和上官则带着胡月儿去拿钱。

        王雷关押的地方里里外外都是杜守义亲信,所以杜若没什么好担心的。

        “杜公子,是婉儿姐姐告诉你的吧?”

        去藏钱的路上,胡月儿盯着杜若问道,她终于回过味来了。

        “有这样一位好姐妹是你的福气,你该好好谢谢她。”杜若道。

        “哼!”

        胡月儿气呼呼的咬了咬嘴唇,没有吭声,心中自然怨恨薛婉儿。

        “我是说真的,这次事件过后,你的籍契我会还给你,王雷最多被判流放千里,你可以去陪他。”杜若淡淡道。

        宋代刑罚在各朝代里是最宽厚的,不仅不杀士大夫,普通百姓犯罪以流放和刺配充军为主;就算是杀人罪,也是能不杀就不杀,大多流放沙门岛。

        实在罪大恶极,人神共愤的,才判死刑。

        所以电视里包青天什么龙头虎头狗头铡都是虚构,包拯极有可能一辈子都没判过谁死刑。

        至于明清流行的抄家和株连,宋朝更是没有,哪怕是到了北宋灭亡后,南宋以叛国罪处理金人扶植的傀儡皇帝原宰相张邦昌,也只是赐死个人,没有抄家,没有株连。

        “我们本就可以如此!”

        胡月儿依旧不领情,杜若看着他,眼里忽然闪过一抹狡黠,便不再说话了。

        很快到了王雷藏银的地点,居然在州衙后街的一处民居内,正当杜若感慨王雷这厮真是胆大心细,居然敢把脏银藏在这里时,胡月儿却摇摇头,说没藏在这里。

        “这里只是入口!”

        胡月儿所说的入口不是什么地道地窖,而是眉州城的下水道入口,杜若和上官跟着胡月儿进去后,上官脸上没有异常,但杜若却惊呆了!

        “卧槽!”

        杜若万万没想到,这一千年前的眉州,地下下水道居然比一千年后他老家小县城的下水道都要宽大!

        足足有半人多高,四周都是青石块堆砌而成,而且这一段下水道还是已经废弃的一小段,可想而知眉州城目前下主体水道系统有多发达了。

        ‘难怪眉州敢在岷江岸边建城!想来那百万级人口的大宋汴京城,下水道更宽阔!’

        杜若感慨万千,以至于来到王雷藏银处,看到那堆成小山似的白花花银子和各种珠宝,也不觉得惊讶了。

        宋朝缺银子,货币以铜钱为主,但并不是说就没有白银了,巨富之家还是藏有大量白银的,王雷搬空了七八家富商银库,保守估计这些银子和珠宝加起来,得有几十万贯钱。

        “你们花了多少?”

        杜若对月儿问。

        “一分没花,赎身的钱也是我自己攒的。”胡月儿颇有骨气道。

        杜若无奈笑了笑,对王雷胡月儿这对鸳鸯,他始终讨厌不起来。

        “这箱子里是什么?”

        杜若注意到银堆旁边有一口黑箱子,便让掌灯的上官把灯拿近些,打开箱子查看,却发现里面没有什么钱财珠宝,只是一套夜行衣,一个结实的布袋,一些凿子绳索等盗窃工具,最后压箱底的还有一张图纸。

        拿起图纸,杜若发现居然是眉州城下水道构造分布图纸!

        “难怪他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盗空那么多家银库!”

        杜若恍然大悟,有了这份下水道图纸,王雷盗窃时完全可以把脏银暂时搬运在银库附近下水道里,白天再从下水道神不知鬼不觉运走。

        “少爷,这图纸……”

        上官似乎发现什么异常,附耳对杜若嘀咕了几句,杜若闻言神色一变,再看手中图纸,目光隐隐透出喜色。

        小心把图纸收好,杜若便出了下水道。

        这里的银子杜若打算晚上找府中家丁来运。

        胡月儿杜若也没让她再回去,而是把她关在这里软禁起来,至于她宅里那两个大汉,杜若派人去提了过来,现在他们又有用了,而且有大用。

        回去和王雷对了账,知道该上缴多少脏银后,杜若又是一番布置。

        一直忙到晚上,杜若已经身心疲惫,便打算先好好睡一觉,明天再告诉杜守义这一好消息,让他结案。

        第二天早上,睡饱的杜若吃完早饭后,悠哉悠哉的去找杜守义。

        却被柳氏告知,杜守义一大早就急匆匆赶去州衙了。

        因为,今天一早,成都府路的监察使和提刑官两位长官突然一起现身眉州,要查杜守义!

        “这么快就来了?”

        杜若一抖擞,稍稍准备一番,也急忙外出。

        “杜青,你去找上官……”

        上官在杜若藏银的地方看守,昨晚杜若找来三辆马车,把银子运到了一处秘密地方,只在下水道里留下了王雷将要招供的数目,大概原数目的十分之一。

        杜若嘱咐了杜青一番后,才赶往州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