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金融

第三十七章 金融

        一道阳光从窄窗照进牢里,在地上打出一块方形的光亮,在昏暗的牢里像小太阳一样耀眼,牢里其它地方也有了几分光辉。

        细小的灰尘颗粒也在阳光中秋毫毕现,上下浮动。

        王雷的脸一半明一半暗,他盯着杜若看了一会儿,知道瞒不住,终于缓缓道:“是,黄通判确实在我入狱后过来嘱咐过我咬牙挺住,只要我能坚持半个月,他就想办法还月儿籍契。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吗?”

        杜若笑了,道:“你说清楚,他是在你入狱后才接触的你,还是你没实施盗窃之前就找了你,并且策划了这一切?”

        “是入狱后,事先黄通判毫不知情,一切都和他无关。”王雷正色道。

        杜若微微蹙眉,他没想到王雷竟如此维护黄培。

        “王雷,你要明白,如今黄通判已经帮不了你了,现在帮你的是我,如果你还不说实话,胡月儿的籍契你仍然拿不到。”

        “我说的是实话,杜公子不信我也没办法。”

        “嘴硬是吧?那我问你,胡月儿赎身价格才两百贯钱而已,你一开始犯得着直接偷富商银库,犯如此大的案子?”

        关于胡月儿赎身价格,卷宗上有记录,并不算天价。

        杜若盯着王雷,继续道:“以你的能力,两百贯并不难筹措。况且,就算是偷,你也犯不着直接盗别人银库,偷富商两百贯,他们兴许都不一定会报案,就算报了案,官府也不会如此费心去查。那时你替胡月儿赎了身,你们两人可以在眉州安度余生。

        可你接二连三冒被抓风险盗窃富商银库,我看绝不止是贪心那么简单,你不是贪心的人,你的相好胡月儿也不是。我看你分明是想闹出大案子,阻止我爹杜知州升迁!

        你一介草民,哪里懂得官场斗争,所以我猜你一开始就是得到了黄通判的指使,是不是?”

        杜若说这番话时,也在观察王雷表情变化,他沉着脸,眼神有些飘忽,杜若也看不出什么。

        “不是!”

        王雷断然否认,让杜若微微惊讶,道:“那你有什么解释?若是说不出,胡月儿的籍契,你就别想要了!”

        “杜公子实非常人,在下不敢隐瞒,只教公子知道,在下之所以盗窃那些富商银库,除了是要帮月儿赎身,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报仇!”王雷咬牙道。

        “报仇?”

        杜若一脸惊异。

        “对!公子既然看过卷宗,就没想到查查那些富商都是做什么生意的吗?”王雷问。

        杜若倒没在意这些,但他想那些都是眉州有名的富商,如果是做不法生意的,怕是不敢那么高调。

        “什么生意?”杜若问,这点他不怕王雷说谎。

        王雷道:“虽然他们也做别的生意,但名下都有当铺,也都做那放贷收息的行当!”

        杜若笑了:“这都是合法生意,又不是什么黑商,人家惹你了?”

        “呵!”

        王雷鄙夷的看了杜若一眼,道:“果然和你父亲一样……你锦衣玉食,自然不懂这些人有多黑,当铺利息九出十三归已经是喝人血,还经常在当契上做手脚坑人!放的贷更是利滚利的高利贷……”

        控诉了一番,王雷咬牙道:“我父亲就是被他们坑害活活气死的,月儿也是家里被高利贷逼的家破人亡,才沦落到青楼!你说,我找他们报仇不该吗?只恨没能把他们银库都盗空!那都是吸人血得来的钱!”

        杜若挠了挠额头,王雷说的这些已经涉及到了他知识盲区,所以他没啥感觉,只当王雷是偏执狂,报私仇了。

        但如果利息真的是九出十三归,那当真是高的有点恐怖了。

        “好吧,权当你说的是真的。”

        杜若点点头,继续道:“那到时候你就作证,把黄培在你下狱后说的话,向知州坦白。”

        虽然没有证据,但只要王雷作证,也能恶心恶心黄培。

        “不,我就是死,也不会指证黄通判。”

        王雷的回答让杜若瞠目结舌,他想问为什么,但王雷却不说话了,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模样。

        “算你狠!”

        瞪了王雷一眼,杜若只得拂袖离开大牢,眼下帮老爹结案最重要,黄培暂且以后再收拾。

        离开大牢,杜若叫上两名杜守义的护卫当随从,赶着马车匆匆去了胡月儿住处,一到巷子口上官金锁就主动出现在了他面前。

        “刚才有两人来找胡月儿,要带她走,被我留住了。”上官平静道。

        “动作真快啊!”杜若稍稍有些后怕,这定然是黄培派的人了,幸亏留上官在这看守,“你怎么留的?”

        “一起捆了,就在胡月儿家中。”

        “那胡月儿呢?”

        “也一并捆了。”

        杜若无奈笑了笑,便与上官一起走向胡月儿宅子。

        宅内柴房里,果然有两名彪形大汉被五花大绑捆的严严实实,嘴里也被塞了布团;

        胡月儿只被简单绑在椅子上,并没有堵住嘴,杜若见她时候她一脸倔强,但没有喊叫,想来上官是对她说过什么吓唬过她的。

        杜若没什么要问胡月儿的,对她一阵安抚,说要带她去见王雷,便给她松了绑。

        胡月儿虽然怀疑杜若,可她自知无法脱身,倒也老老实实的跟着杜若上了马车。

        “那两个人怎么办?”上官问。

        “先扔在这吧,咱们走。”

        路上无聊,杜若还想着王雷对当铺以及民间高利贷的痛恨,便找赶车的车夫攀谈起来,打算了解这个时代当铺和民间高利贷到底是怎样的状况。

        车夫生活在市井中,对这些自然门清,他也和王雷一样,提起当铺和民间高利贷者,都是咬牙切齿,“口吐芬芳”。

        杜若这才清楚的知道,当铺抵押利息真的是九出十三归,而且老百姓去抵押的时候有各种暗箱操作坑人,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暴利行业;

        民间高利贷利息也高的吓人,九分复利,堪比后世套路贷,就这还是明面上的合法商业,可想而知地下高利贷得黑成什么样子。

        听车夫讲完,杜若摇摇头,心中思虑良多——

        ‘金融业是为工商业供血的,金融业黑成这个样子,工商业想要繁荣,就艰难了。’

        这个时代没有银行,而典当行和民间借贷,刚好和银行的主体盈利业务一样,都是抵押贷款的形式。

        可以说典当行和民间借贷,就是这个时代的金融行业。

        杜若不是金融专业的,但多少懂点基本金融知识,外加他前世也是在银行贷过款的。

        前世他开始创业开音乐工作室时,兜里没多少启动资金,是抵押房子在银行贷款,才把音乐工作室开起来,并逐渐经营的有声有色,最终还清贷款,每年还向国家纳不少税。

        他的经历就像前世中国万千工商业者的模板,大多数公司企业刚开始都是这样起家的,有无数公司企业发展起来,国家税收才会源源不断,国家才会富足;

        即便是不创业,个人买车买房,钱不够也得找银行贷款,如此一来刺激消费,也能促进工商业繁荣;

        金融业对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但若是前世的银行利息像这会的当铺和民间借贷那样黑,国家就完蛋了。

        “别的州,都是这样吗?”杜若对车夫问。

        车夫摇头:“别的州好一些,但我们眉州的那些典当行背后大多都有程家撑腰,所以更肆无忌惮,纵使吃人喝血,也没人敢拿他们怎么样。”

        说完,车夫意识到杜若是知州儿子,连忙又道:“虽然黑了点,但人家那是合法的买卖,就是杜知州也挑不出他们的刺来。”

        杜若不在意这个,只好奇问:“程家?他们也牵扯典当行?”

        “当然,不然怎么是眉州首富。城里九成典当行,表面上各有老板,但程家都有干股,我侄子就在某家当伙计,这个我清楚。”车夫是个健谈的人,他继续道:“典当行程家只是占干股,放贷的就厉害了,那些贷商们只是中间人,幕后的往外拿本钱的,主要是程家,当然另外三家也有,但占比很小。”

        车夫口中的另外三家,指的是苏家、石家和史家。

        苏家就是苏洵的那个苏家,苏洵虽然这些年屡试不第,科考耗费了不少钱财,家里不算太富裕,但整个苏氏家族,在眉州却是第一大族,也是第一大地主,眉山县有一大半田地都是苏氏一族所有。

        石家和史家也是豪门望族,石家主要涉及岷江漕运这一块,史家扑办官府盐铁酒专卖,也是巨富之家。

        但三家比起程家还是差远了,在任何时代,金融业都是最赚钱的行业,何况程家还那么黑?

        “有意思。”

        杜若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便不再询问车夫。

        现在,他忽然觉得,王雷盗窃那些富商的银库,是件极其正义的事,自己真不该帮那些商人找回失银,都是百姓的血,还他妈哟!

        可不还的话,就结不了案,杜守义就没法升官,这倒让杜若稍稍犯难,不免又思忖了一番。

        “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