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遗漏?

第三十四章 遗漏?

        (公告:有书友反应前面唱歌斗艺看着太尬了,于是我便改成了飞花令桥段,剧情推进不变,只是少了黄娘子。望海涵。)

        ………

        宋代妓女都是官妓,与偷偷摸摸卖肉的暗娼不同,每一名青楼女子在官府都有档案。

        青楼女想要赎身,首先要赎得卖身契和籍契,然后由赎买人到官府登记,改籍。

        所以,杜若想要查这段时间眉州有多少青楼女子赎身,不必费什么功夫,只需要到州衙户房翻阅卷宗查询即可。

        找到杜守义,让他以例行公事为名从户房调来了相关卷宗,杜若和上官金锁两人秘密查询了起来。

        他们发现这段时间眉州各青楼妓女被赎身的倒有不少,大多数都是有钱人买来当小妾的,乐妓本就是贱籍,改成小妾籍依然是贱籍。

        为妾三年后如果不被主家发卖,才可以转为如夫人,脱离贱籍。

        也有一些自己替自己赎身的妓女,无一例外,这些妓女赎身后籍契全都改成了平民籍。

        这就意味着,她们回归正常生活后,后代男可以参加科考,女可以嫁作正妻。

        这是宋朝《天圣令》里的规定,整个中华古代史,除了宋朝,别的朝代妓女都没有这种待遇。

        杜若和上官查询重点自然是这些自赎妓女,共有八名,其中四十岁以上的有五人,三十岁以上的有两人,三十岁以下的只有一人。

        “此女嫌疑最大,很可能就是王雷那厮相好,我们先查她罢!”上官道。

        他说的不错,王雷不太可能为一名年老色衰的妓女冒大风险盗窃,这唯一一名三十岁以下的赎身妓女,该第一个调查。

        杜若点点头,当看到那女子名字时,表情却古怪起来,因为那女子名字是——薛婉儿。

        群芳楼薛婉儿。

        她赎身时间恰好是七天前,王雷刚刚被抓获的日子。

        “走吧,去找薛婉儿。”

        心中有无数念头,都被杜若压住了,他感觉薛婉儿和王雷应该是没关系的,因为前几天她还一心扑在音乐上面,不像是牵扯什么事里的样子。

        但感觉不一定准,总要去询问求证一番。

        正值上午,眉州今日风不小,春风把凋零的桃花吹起,满城桃红纷飞。

        离开州衙,杜若和上官走在大街上,有一股微型气旋卷起数瓣桃花,一直跟在他身后,颇为神奇。

        “嘿嘿!”

        杜若看着这股微型旋风,被逗乐了,这种情况他前世也遇到过,不过那会气旋风卷起的是碎纸屑或落叶而已。

        “此乃‘桃花幸’之兆,主少爷今日定有女子相助。倒要恭喜少爷了。”

        上官金锁轻笑着对杜若道贺,杜若也哈哈一笑,只当他是拍马屁了,他明白,这只是种自然现象,因为人在走动时会带动气流,所以旋风才会跟着人。

        至于旋风里的桃花瓣,只是碰巧罢了,躺若是秋天,那一定是枯叶。

        不过转念想想,上官说的好像也对,因为自己能想起查妓女,就是郑氏帮忙。

        上了马车后,桃花气旋自然消散,不多时,杜若和上官金锁便来到了群芳楼前。

        此时的群芳楼依然热闹,里面丝竹之声不绝于耳,但比起晚上却要差了太多。

        上官金锁依旧不愿进烟花之地,只在外面等候,杜若只得自己进去。

        “杜公子!”

        让杜若没想到的是,他一进门,立刻就被认出来,并且引发了轰动。

        “杜公子,奴家想死你了!”

        一个杜若并不认识的女子第一个贴了过来,挽着他的胳膊,娇声细语:“让奴家陪陪你,求你了。”

        她先放荡,后又是说悄悄话的样子,满眼都是故事,倒让杜若心中一动,可还没等他说话,又有好几个女子过来拽他。

        “杜公子,去我那里,有好东西给你看!”

        “来我这,我有绝活!”

        …………

        此时,杜若才明白过来,这些妓女们费心机口舌拉拢自己过去,无非是为了混熟求歌,好提升名气罢了。

        “诸位姐姐冷静点,小生今日有事在身,改日改日……”

        一番客气推脱,杜若总算挣脱这些小妖精,上了楼。

        自有管事领他去找薛婉儿。

        通报后,杜若没等多久,便被邀请进了薛婉儿的云水阁,只是进阁时,杜若瞥见有一名粗衣女子匆匆从偏门离开,虽着粗衣,但背后一头秀发却乌黑发亮,保养的很好。

        “杜公子!”

        见到杜若,薛婉儿也很兴奋,面带笑容,一双媚眼闪闪发光,远远的便对杜若行礼问安。

        “婉儿姑娘不必客气,在下今日叨扰,是有事请教。”杜若开门见山,并且一脸办正事的模样,倒让心花怒放的薛婉儿也冷静了几分。

        “杜公子但问无妨。”

        薛婉儿待客的客厅装点清雅别致,有香炉插花,铺设不是桌椅,而是筵席,两人在矮脚桌两边跪坐后,薛婉儿帮杜若点茶。

        “我不喝这个茶。”

        杜若说完,薛婉儿便让侍女给杜若泡了杯花茶,从古至今,女子总喜欢以花为茶或做点心,其实花只是好看好闻罢了,入嘴味道实在是寡淡无味,也谈不上什么营养,杜若也不喜欢花茶,但他没再挑剔。

        总比那把茶叶磨成粉的点茶要好。

        “那我就直说了。”杜若道,“婉儿姑娘为什么赎身?”

        薛婉儿先是诧异的看了看杜若,随后平静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哪个青楼女子愿意长久栖身于此?”

        “可你为什么还留在青楼?”

        “我不能留在这里吗?”

        “既然不想走,又何必赎身呢?莫非因为要等什么人,才没有离开?”

        问到这里,杜若看薛婉儿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等人?”

        薛婉儿苦笑一下,往茶碗里添水,道:“我能等谁?谁又值得我等?”

        “我是为正事而来,婉儿姑娘请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杜若提醒道。

        薛婉儿看了看杜若,道:“好,我回答你,我没有等谁,之所以赎了身还赖在群芳楼不走,是应坊主之邀,来年花魁评选若是我输了,自然会离去。”

        坊主即是青楼老板娘,宋朝这会没有“老鸨”这种称谓,青楼官方名称是教坊。

        薛婉儿赎身后还待在群芳楼其实是青楼潜规则:一般妓女成为花魁后,大多数都会赎身恢复自由,而且不用自己花钱,只需要和坊主立约,在花魁期间九成收入全归青楼所有即可。

        如此,青楼能拿到远超名妓赎身身价的回扣;花魁有了自由身,便可以不用赴官方摊派的各种活动宴会,任谁请都得花高价,还可以凭喜好决定应不应邀。

        这是互利的合作。

        杜若虽不知道这里的潜规则,但他听薛婉儿说后,理解成了青楼对薛婉儿的“返聘”,毕竟当红花魁,吸金能力还是很强的。

        但仅凭薛婉儿解释,还不能完全打消杜若疑虑,于是他拿出了那条手帕。

        “婉儿姑娘可认识这个?”

        薛婉儿看了看那手帕,神色并无异常,伸手接过看了看,道:“不认识,这是谁的?”

        “犯人的。”

        薛婉儿微微蹙眉:“哪个犯人?”

        “那个盗窃犯,王雷。”

        杜若说完,他注意到薛婉儿脸色变了变,然后有些慌张的把手帕还给了杜若:“晦气!”

        她虽这么说,可眼里并没有嫌弃,反而是有些惊疑。

        见状,杜若心里犯嘀咕了,薛婉儿的反应说明她并不认识这手帕,可为什么提到手帕是王雷的,她却有些慌张呢?

        莫非她认识王雷?

        “婉儿姑娘以前认识王雷吗?”杜若问。

        “并不认识。”薛婉儿恢复了平静,反问道:“杜公子莫非怀疑我和那个盗窃犯有关系?”

        “当然不是,只是我猜测那王雷在青楼有相好,所以查询近期有谁赎身,刚巧在官府档案里看到婉儿姑娘,所以来问问。”

        “还是怀疑……”薛婉儿摇摇头。

        杜若也没有否认,笑道:“婉儿姑娘如果有什么线索,请告诉我,我愿用一首新歌交换。”

        “新歌?”

        薛婉儿眼睛亮了,杜若却有些失望,他故意说出新歌试探薛婉儿,若是薛婉儿注意力不在新歌上,那么嫌疑就大了,杜若少不了狠狠地继续盘问她。

        但她听到新歌眼睛就冒光,几乎可以确定她不是杜若要找的人。

        “可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好吧。”

        杜若便不再追问,不管薛婉儿是否和此事有关系,她现在既然否认,杜若也无可奈何,只有继续把剩下赎身妓女全部查一遍,从中选择嫌疑最大的强攻。

        杜若准备离开,但临走前他转移了话题:“不聊这个,我很好奇,如果婉儿姑娘离开青楼,想做些什么呢?”

        薛婉儿放松了很多,道:“我还有些余财,又喜好喝酒,以后或许会开家酒肆,闲时也可为客人弹唱一曲,此生足矣。”

        她又问:“杜公子到时候会赏脸光顾吗?”

        “那是自然。”

        杜若笑了,没想到薛婉儿看着貌美娴静,居然喜好喝酒,真是有趣。

        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婉儿姑娘,若是以后在下为你寻得一个好归宿,你愿意来吗?”

        闻言,薛婉儿腾地红了耳朵。

        她和别的女子不一样,别的女子害羞都是脸红,而她若是害羞,会红耳朵,常人难以察觉,所以自出道以来,参加各种应酬,在别人眼里她都是从容不迫的形象。

        薛婉儿直愣愣看着杜若,耳朵娇艳欲滴,她误以为杜若这句话意思是暗示收她做妾了。

        细想一下,杜若虽然年纪比她小一些,但相貌堂堂,家世显赫,才华横溢,未婚妻苏小妹也是通情达理之人。

        这些条件加起来,任何一名青楼女子都愿意寄身为妾。

        况且,自那晚飞花令过后,薛婉儿就对杜若崇拜起来,杜若身影时常在她心头萦绕。

        这下,杜若的“暗示”把薛婉儿这段时间朦胧的情愫瞬间激活了。

        “愿意……”

        她小声道。

        “哈哈,好。我还要继续追查此事,就告辞了”

        杜若本就没打算多聊,此时说完,直接起身作揖欲离去。

        “公子等等!”

        薛婉儿却叫住了他,杜若回头,只听薛婉儿小声道:“知道公子是为父分忧查案,但婉儿这里确实没什么能告诉公子的,公子回去不妨再翻翻籍册,或许有遗漏。”

        “哦?”

        杜若若有所思,薛婉儿却主动转身离开,他也只得离开。

        转身后的薛婉儿神情很复杂,有懊悔,有歉疚,有不安,还有一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