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还未结案?

第三十一章 还未结案?

        《千里之外》一夜爆红,当天晚上苏小妹演唱过后,不少人都记住了旋律歌词。

        第二天就开始在各青楼传唱,再由青楼流传到民间。

        歌火的同时,首发原唱“鹅黄仙子”和词曲作者杜若,也跟着在眉州百姓中声名远播。

        没人知道鹅黄仙子是谁,但知州公子杜若大家都知道,一时间民间对杜若的传言传说四起,但大多是褒义美谈,倒无让杜若烦恼的。

        他唯一烦恼的是来自长辈的教导,果然两天后,他母亲柳氏第一个把他叫到身边一番询问,主要是问他怎么学会作曲的,杜若一番应付,才过了她这一关。

        正当杜若提防着杜守义责问时,杜守义却迟迟没找他,反而是未来老丈人苏洵找上门来,没见到杜守义,便直接找到杜若,在肯定《千里之外》这首歌确实好听的前提下,把杜若狠狠批了一顿,督促他要用心学业。

        杜若便把准备对付杜守义的招数搬出来,先说自己最近在读什么书,再请苏洵提问,然后对答如流,让他知道自己并未荒废学业,是花大部分时间读了书的。

        “这还差不多。”

        苏洵点点头,又说了一番学而时习、温故知新的勉励话,最后才走。

        当天晚上,杜守义终于把杜若喊去了书房,让杜若惊讶的是,杜守义看起来比前两天案子没破时还要憔悴。

        “老爹,你升官的事,黄了?”

        算算时间,距离成都府尹卸任还有好一段时间呢,杜守义不至于这么快就知道结果。

        “我看也差不多。”杜守义苦笑,“案子迟迟未破,再拖下去,别说升官了,不被贬官就不错了。”

        杜若却皱眉:“什么?案子还没破?不是已经帮你找到真凶了吗?”

        杜守义道:“王雷确实承认自己是盗窃真凶,可他死也不肯说出盗窃藏银藏匿在何处,一日找不到脏银,就无法结案。此案涉及金额不小,若是拖到最后,就算商户们认栽不追究,黄培也不会放过我。”

        掐了掐眉心,杜守义继续道:“据我所知,他已经上书成都府路监察使,弹劾我故意拖延,意图侵吞赃款。”

        宋代这会州级以上的行政单位是“路”,相当于“省”,但和省又有大大的不同。

        按照宋代官制里分权的核心思想,路被分为四个机构,分别是:转运使司、提举常平司、提点刑狱司、安抚使司。

        分别掌管着一州钱粮赋税、仓储水利监察、司法、军事。

        名义上转运使最大,但四司互不隶属,且长官多由州府长官兼任,一路四司的办公地点也不在一起,将分权制衡玩到了极致。

        “监察使”属于“转运使司”部门官员,相当于转运使的副手通判,专门监督转运使以及各州官。

        “居然构陷,可恶!”

        杜若已经隐隐明白,为什么那日黄培会冷笑了。

        杜守义摇头道:“他是通判,隶属御史台,有风闻奏事无罪之权。若是监察使来到眉州,免不了要先对我调查一番,我虽不怕,可一来二去更耽误查案了。所以,我必须在监察使开始调查我之前,把脏银找到!否则升官彻底无望矣!”

        杜若问:“监察使什么时候会来眉州,脏银可有眉目?”

        “大概三五日就会到吧,至于脏银,毫无眉目。王雷那厮不说,我也没有办法。”杜守义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又深沉放下。

        “可用刑了?”杜若问。

        如今嫌犯已经成了罪犯,当然可以用刑。

        “用了最重的刑,打的皮开肉绽,可他仍旧没说。”

        宋朝法制开明,《宋刑统》明确规定,即便对罪犯,每月用刑也只能一次,而且不能致残致死,用刑后还必须找大夫医治,确保罪犯健康。

        杜若脑海中是有这个记忆的,官宦人家对于子弟普法教育极为看重。

        回忆起这段内容后,杜若心中感慨万千,不敢相信这是万恶的旧社会定的法律。可这也限制了杜守义,不然王雷纵然是铁打的汉子,杜若也有损招让他招供。

        作为历史爱好者,他前世对于明朝昭狱和满清十大酷刑有所了解。

        “有没有从别处入手,比如他家人?”杜若问。

        “他父母已经亡故,光棍一个……总之你能想到的我都查了,毫无所获。”

        杜若喝了口凉茶,缓缓放下后,突然笑了笑:“在你面前吐吐苦水,心中舒畅多了,你能不厌烦,为父很是欣慰。”

        杜守义是肺腑之言,往日杜若对他政务丝毫不关心,甚至排斥,根本不会听他诉苦水,更不会如此上心询问。

        在他看来,大病过后的杜若变了,变得懂事了,能和他交心了,他喜欢现在的儿子。

        “可惜我帮不了父亲。”

        杜若耸耸肩,上一次能帮到杜守义是靠指纹,这次找东西,他毫无经验,也没有比这个时代的人更领先的技术手段,所以对此也是无能为力。

        其实杜守义升不升高官对他而言也不太重要,能保证自己衣食无忧他就很满足了。

        只是到底还是被黄培摆了一道,多少有些不甘心。

        “为父也没想过找你帮忙。”杜守义温和笑了笑,突然又稍稍严肃起来:“今日喊你过来,是想问问你学业上的事,玩归玩,闹归闹,书还是要读的,最近在读什么书?”

        杜若便老实回答,杜守义和苏洵一样,仔细考校了杜若书中经义,发现杜若对答如流,并未荒废后,便也问都没问《千里之外》的事,放杜若回去了。

        府内四处挂着灯笼,庭院明亮。

        走进东院,杜若看到上官抱着剑倚靠在回廊柱子旁,一动不动,也似乎是闭着眼睛的,仿佛在那里很久了一样。

        但杜若知道,他刚才一定是跟自己去过杜守义书房那边的,这会怕是也刚回来。

        他似乎不喜欢距离杜若太近,所以采取这种暗中保护的方式。对此杜若倒是不在意,他只是腹诽:“非得飞檐走壁,翻来跳去,不累吗?”

        “上官。”

        但走近时,杜若还是叫了他一声,上官便把剑放下,缓步走到杜若面前。

        “何事?”

        “那个王雷不肯说出脏银藏匿地,你有何见解?”

        上官是江湖中人,杜若讨教他,也是想看能否另辟蹊径,帮杜守义了结此案。

        “少爷问我等于白问,这是官府的事。”

        上官的回答依旧干脆,杜若讪笑了下,道:“此案与你也有些渊源,所以随口一问,既然你也没办法,那我老爹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杜若正要回房睡觉,身后上官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

        “怎么?”

        杜若回头,上官继续道:“我突然想起,在牢房里时,某日深夜,我曾见过那厮拿出一条手绢。”

        “手绢?”杜若惊喜。

        上官点头:“他当时借着天窗透下的月光在看,似乎很珍惜。”

        当初坐牢时,王雷的牢房并不在上官对面,而是隔着两间牢房的斜对面,说话交流都要大喊,势必会惊动牢头,但以上官的目力,发现这点并不难。

        “好啊!这就是线索!”

        杜若大喜过望,原地踟蹰了一番,他决定不告诉杜守义,自己秘密侦查。

        杜守义若是获得线索,只能动用官府力量来排查,但那黄培也是官府二把手。

        杜若怀疑黄培和王雷有勾结,甚至和这件案子也有莫大的关系,否则那日定凶王雷时,他怎会丝毫不慌?

        分明是预知了王雷会咬死不招供!

        ‘这里面水不浅呐!’

        细想一下,杜若暗暗心惊,杜守义这段时间查无所获,估计也是黄培动了手脚,杜守义身边亲信里很有可能潜伏着黄培的人。

        ‘那日用指纹破案,若是自己提前说了,估计也会遭人毁坏证物。’

        微微皱眉,杜若看向上官金锁,郑重问:“上官,这事我想秘密调查,你愿不愿意帮我?”

        “我是少爷护卫,被打时不叫我,办事也不叫我,少爷还留着我做什么?”

        出乎杜若意料,这次上官话多了,表情也生动了许多。

        “哈哈!是我的错,这不是还有点不习惯嘛!抱歉抱歉!”

        杜若大笑赔罪,他看出来了,上官对于查案,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