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千里之外

第二十八章 千里之外

        月上柳梢头,眉州甜水街两边的一排排青楼无不灯火璀璨,红幔翻滚,乐曲和欢声笑语不断流出,弥漫在街上,让这里的月光都变得黏稠起来。

        群芳楼内,黄娘子对薛婉儿笑了笑,道:“自然可以,敢问助你斗艺者为何人?”

        黄娘子也是好奇,这整个四川还有谁能代薛婉儿来和自己斗艺?

        薛婉儿回道:“不便透露,但杜公子也会上台助阵。”

        此言一出,周围宾客们险些惊掉了下巴,旋即爆发出了一阵哂笑。

        “我当是请了什么高人助阵呢,原来是他?”

        “他虽会吹笛子,但技艺不一定有乐师的好。”

        “他以为他亲自上场,就能扭转败局了?天真!”

        黄娘子也不屑看了看杜若,然后对薛婉儿莞尔一笑,道了句“请便”,便下了舞池。

        接下来,便是薛婉儿这边准备演出,薛婉儿下台,到了杜若身边又露出担忧之色:“真的不用乐师吗?”

        “不用,现在来不及排练了,你我二人伴奏足矣!”

        杜若已经写好了即将演唱的歌曲伴奏曲谱,但只给了薛婉儿,待会薛婉儿会上台弹奏鸾筝,加上他自己,伴奏团只有两人,之前乐师一个不用。

        伴奏曲是要反复编排的,如果不经排练,直接给乐师们曲谱让他们伴奏,第一次一定会漏洞百出,反而不美。

        况且接下来这首歌,也不需要太多伴奏!

        不一会儿,薛婉儿侍女便走来告知杜若和薛婉儿“里头已经准备好了”。

        于是,杜若脱下外套袍子,在周围众人或怀疑或嘲讽的目光下,和薛婉儿一起走上了光亮的舞池内,薛婉儿命人布置鸾筝,杜若则来到了一面鼓前。

        “哈哈哈!”

        周围宾客们瞬间爆发出哄笑,连黄午程之才也都满脸嘲笑,黄午道:“我当是要演奏什么乐器呢,原来是捶大鼓!”

        “这也忒粗鄙了!”

        “又不是打仗!”

        宋朝士大夫歧视军人,相对的,在乐器中,文人们也偏爱琴瑟箫竽,以此为雅兴。但对于鼓,文人们认为这是军人的专属乐器,极为鄙夷。

        在诸多曲牌中,也很少有用鼓伴奏的,即便是有,那也是小鼓轻敲,往往在开头和结尾稍用。

        场上杜若丝毫不在意众人嘲笑,找来了大中小三面鼓,并列摆放,又找来了两把黄铜大镲,用架子支起。

        “他这是要演奏什么乐曲?怎么乐器都这么粗俗?”

        众人开始面露嫌弃之色,如果是鼓是文人们第一瞧不上的乐器,那么大镲就是第二。

        这玩意就是两面铜帽,也是源自军中器乐,拿着拍啊拍,不仅毫无技术含量可言,声音刺耳又聒噪,在很多人看来,这玩意比鼓更粗鄙不堪,世界上就不该有这种乐器。

        “但愿这厮演奏的乐曲不要污了我的耳朵!”

        连赵宗泽看到杜若鼓捣了一堆鼓镲,都深深皱眉,一脸做好了要听不堪入耳之音乐的准备。

        黄午程之才早开始幸灾乐祸起来,他们觉得杜若此局必定出丑。

        “嘿嘿!凑齐了!马马虎虎能用吧。”

        舞池上,杜若已经坐在自己临时拼凑的“架子鼓”面前,怡然自得,甚至有些得意。

        “架子鼓”正是杜若的杀手锏,也是他发现如今宋朝音乐里最缺的——节奏感不强!

        或许是前世听惯了流行音乐,所以杜若感觉这个时代的曲子,都有一种乏力的感觉,用专业点的说法是:音乐有感染力,但没有冲击力。

        前世的流行音乐里,架子鼓声是必不可少的伴奏,更是爵士乐和摇滚乐的灵魂。哪怕你标榜的是古风歌,大多也离不开架子鼓。

        所以,杜若发现这点后,就打算在宋代制作出架子鼓,并在音乐上应用,至少可以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

        但前世架子鼓鼓面并不是动物皮,而是复合塑料材质,所以他本打算回家研究研究,像早期架子鼓那样用木材作鼓面。

        若不是黄娘子突然出现,他是不打算拿出架子鼓的,临时组合的皮质的鼓面也打不出后世架子鼓那种质感。

        但眼下条件有限,皮面鼓勉强也能凑合用,关键是打鼓人的手劲要重,节奏感要强,前世的杜若打架子鼓还是有两下子的,他很自信。

        ‘让哥告诉你们什么才是节奏!’

        坐在一堆鼓后面的杜若手持两根鼓棒,环顾众人,颇为自得。

        宾客们看他,却像是在看二傻子。

        薛婉儿也就位,她脸色哀愁,对这场斗艺毫无信心。

        杜若打鼓打镲已经让她觉得落了下乘,但这毕竟只是伴奏,真正让她绝望的是,接下来上场唱歌的这位,也是毫无演唱经验的素人,将要唱的《千里之外》也从未听过有这个曲牌。

        薛婉儿心中哀叹,但杜若是她恩人,杜若坚持要这样,她也只能顺从着,丢脸就丢脸罢!

        “有请演奏者。”

        薛婉儿侍女把一位穿着鹅黄长裙的曼妙身影扶到了舞池边缘,众人目光瞬间被吸引,只见这女子身长腰细,身姿婀娜,额头光洁如月,眼如秋水,只可惜脸上蒙着一块厚厚的红色绸布,不仅遮住了大半面容,连翘挺的鼻子都蒙住了,让人心痒难耐。

        “单看这身段和初露的姿容,此女必定是天仙般的美人!”

        周围宾客们纷纷认同,而此时那鹅黄裙少女轻移莲步,有些颤抖的走到了舞池中央,然后便不动了。

        众宾客都眼巴巴看着她,等着她作自我介绍,但见她眼睛始终盯着杜若后,有人不解,有人嫉妒:凭什么美女都喜欢看着他?

        这舞池中的鹅黄裙少女正是杜若未婚妻苏小妹,她不看杜若还能看谁?

        杜若怕就算祭出架子鼓,若是配合薛婉儿演奏旧曲也不一定能赢黄娘子,便提出让苏小妹上场,把下午学的那首《千里之外》唱出来。

        现代歌+架子鼓,杜若不信打不过老调重弹的黄娘子!

        可开始苏小妹不愿上台唱歌,一个是紧张,另一个是因为在这个时代,大家闺秀若是在众人面前演奏唱歌什么的,属于自甘堕落,有失身份。

        杜若当然不在意这些,在他看来无论男女,登台唱歌都是很荣幸的事,即便不是斗艺,也可唱得。

        不过他也理解苏小妹,一番商量,苏小妹便答应蒙面匿名登台唱歌。

        此时的苏小妹尽管只露眼睛,但被侍女化了眼妆,描了眉,额上点了花钿,头上也做了精心的装饰,看起来妖娆妩媚,杜若初见也是一阵心动。

        单看眼睛的话,即便是苏轼在场,也认不出这是苏小妹。

        苏小妹初上台,在众人目光下立刻就紧张起来,她心跳的厉害,不止浑身僵硬,连话都说不出,但看到杜若淡定、鼓励的目光后,她内心才逐渐平静起来。

        “一首《千里之外》送给大家!”

        杜若见苏小妹眼神不再紧张,便大喊了一声,吓得周围宾客们一阵哆嗦,目光齐刷刷转移到杜若脸上,无不厌恶鄙夷。

        但接下来——咚咚哒!咚咚哒!咚!咚!咚!咚!……铛!动次打次!动次打次!

        杜若挥舞鼓棒,一套架子鼓“复合跳”连打solo,瞬间让周围这些人仿佛中了“万剑归宗”剑气一样,个个目瞪口呆。

        他们从没听过这么有力,节奏感这么强的混合打击乐,密集的鼓点像是一群精力旺盛的鱼群一样冲击着他们的五脏六腑,每个人都觉得体内有什么突然觉醒了一样,这种感觉太美妙了,他们急切的想再体验一把。

        不止宾客,那些旁观的乐师们也长大了嘴巴,他们没想到大小鼓还能组合着打,更没想到大镲也可以用棍子敲的?

        “倒是有趣。”

        李媚儿那边,本来漫不经心的黄娘子也坐直了身子。

        黄午程之才表情开始凝固……

        舞池中,薛婉儿回头惊喜的看了看杜若,但她总算没有走神,只看了一眼,然后便回首,开始拨弦按照曲谱伴奏。

        “动次!打次!动次!打次!”

        杜若继续敲鼓,和薛婉儿配合着演奏这短短十几秒的前奏,而周围那些宾客们,此时也都跟着“动次!打次!”或点头,或抖腿,这明快的节奏感太撩人了!

        苏小妹双手绞着,站在舞池中一动不动,眼睛却一直在看杜若,一刻未曾移开,而前奏过后,此时她眼中再也没有别人,仿佛舞池以及舞池周围的人都消失了。

        明亮的舞池里,只有她和杜若。

        于是,她跟着节奏,心无旁骛的开始唱起了歌:

        “屋檐如悬崖,风铃如沧海,我等燕归来……”

        苏小妹一开口,周围宾客们脸色一变,齐刷刷愣住:这歌……好美!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苏小妹心无旁骛的唱着,映着灯火的眼睛始终和杜若视线相连,杜若一边打“动次打次”节奏,一边用眼神鼓励、指引苏小妹,让她歌声渐入佳境。

        再看周围宾客们,此时哪还有人费心多想什么,全都沉浸在这音乐之中,有人享受的摇头晃脑,有人手脚都在跟着架子鼓节奏抖着,还有人瞪大眼睛一直盯着苏小妹。

        连黄午程之才都被音乐感染,逐渐露出沉浸神情,一时忘了自身处境。

        ‘这词曲应是杜公子新写的,好美的词曲,公子真是好才华!’

        在弹奏的薛婉儿内心波澜不已,她笃信这首歌和之前那首《前世今生》一样,都是杜若自己作词作曲,而且专曲配专词!

        偷眼看了下黄娘子,薛婉儿有些窃喜,因为她发现那边黄娘子竟也听的痴了,苏小妹唱技有章法可循,且嗓音清甜,天然契合这首歌意境,歌唱的极为动听,怕是黄娘子再唱一遍也不如苏小妹的好听。

        “琴声何来,生死难猜,用一生去等待!”

        苏小妹唱完最后一句,宾客们脸上无不露出淡淡的哀愁,还沉浸在音乐的余音之中,久久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