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黄菲

第二十七章 黄菲

        薛婉儿听闻黄娘子要与她斗艺后一脸慌张,似乎是什么恐怖的事一样,但她没有开口说认怂的话,而是看向了杜若。

        意思很明显,斗艺与否要杜若说了才算,但薛婉儿眼神里各种暗示杜若千万别答应和黄娘子斗艺。

        杜若心忖,薛婉儿可是眉州行首,这么怕和黄娘子斗艺,想来是自知必输的,他只教了薛婉儿一首歌,也不想冒险,便对黄娘子揶揄道:“这位黄娘子,我见大家对你的态度,你应该是婉儿姑娘的长辈,和后辈斗艺未免是以大欺小吧?”

        杜若拿伦理压黄娘子,是想让她少管闲事,李媚儿可以放过,但黄午程之才不能饶,必须爬!

        “哈哈!”

        谁知杜若说完,宾客中有人嗤笑起来,黄娘子也对杜若微微颔首,笑道:“杜公子想必是不懂青楼规矩,在青楼斗艺,只有年轻的欺负年老色衰的,没有以大欺小之说。”

        闻言,杜若恍然,名妓们吃的是青春饭,所以在这个行当里,年轻的,除经验外的各方面条件都要远超年纪大的,所以长一辈的和小辈斗艺,占便宜的其实是小辈。

        “话是这么说……”

        杜若看了眼黄娘子,就算她十八岁成名,这会也该有三十岁了,在这个时代算是“大龄妇人”。

        可偏偏她保养的极好,皮肤看着比家里的小娘郑氏都要光滑细腻,眼睛也依旧神采奕奕,而且杜若还知道,如果她一直保养嗓子练习气息的话,就算她五十岁,歌声也和年轻时候差不太多。

        三十岁这会歌声非但不会不如她少女时期,还有可能是她巅峰期。

        “杜若,你如果不敢答应就直说,前一场斗艺就算作废!”

        黄午跳了出来,有黄娘子助阵,他又恢复了信心,因为这么多年还没有那个名妓斗艺能赢过黄娘子呢,成都府那么多风华绝代的名妓都自愧不如,何况仅仅是眉州薛婉儿。

        听黄午叫嚣,黄娘子轻轻移步,看似不经意,但却暗示了所有人,她和黄午并非一路,出手只是救爱徒而已。

        “哼!”

        杜若冷冷看了黄午一眼,他身边薛婉儿立刻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正要阻止杜若,却来不及了。

        杜若道:“谁说不敢比,我代薛行首答应了!这是最后一场,黄娘子请了!”

        举座哗然,众人都以为杜若是年轻气盛,中了黄午的激将法,如果咬死不答应,黄午和程之才说什么也得爬这一圈的。

        而现在,倒让黄午程之才逃了一劫。

        黄午程之才长吁一口气,也觉得自己逃过了这一劫。

        “呵,沉不住气,难成大器!”

        那边赵宗泽也在心中给杜若打下了这般评语,他心中有些得意,虽然文采不如杜若,但做人上总算找回了场子。

        双方下场准备,照礼该是年纪大的黄娘子先演奏。

        “杜若哥哥,你怎么这么冲动啊,我听说这个黄娘子乃是女中奇才,但凡听过她唱歌的人无一不叹服,婉儿姑娘怕是不易取胜。”

        落座后,苏小妹无奈道。

        “无妨。”薛婉儿却已经想开了,她苦笑道:“奴家会尽力,虽然毫无胜算,但输了于杜公子也没什么损失,这样奴家就心安了。”

        “谁说毫无胜算?”

        杜若挑眉看向薛婉儿,笑道:“婉儿姑娘只须选最欢快的曲目演奏,把乐谱给我,我为你亲自奏乐,保管你取胜!”

        “什么?杜公子竟要亲自演奏乐器?”

        薛婉儿长大了小嘴,苏小妹倒是没这么震惊,但也很惊喜。

        “不行吗?”

        杜若记得前世看唐宋古画,上面文人士大夫在宴会时,有士大夫亲自为观众演奏乐器的,并以此为荣,所以知道这不算失礼。

        但他不清楚在青楼行不行。

        “当然可以,奴家只是没想到……”

        薛婉儿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杜若却对她伸出了手:“那快将你选的曲谱给我罢!”

        “是……”

        薛婉儿这才回过神,连忙起身和侍女去闺阁选曲。

        苏小妹凑近杜若,笑问道:“杜若哥哥,你打算演奏什么乐器?是笛子吗?”

        杜若见她凑过来,皓首蛾眉,肤如凝脂,有心想勾她鼻子,但怕周围宾客看到他对着一个“男人”打情骂俏再传出什么绯闻,便作罢。

        对苏小妹神秘一笑,道:“你当我只会吹笛子么,等着瞧好吧。”

        杜若即将要做的,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把这个时代音乐里缺的东西给补足!

        ——这也是他的杀手锏。

        否则,任凭黄午如何激他,他也不会上当。

        苏小妹眼睛转了转,便也不再多问,而是暗暗期待起来。

        很快,薛婉儿便拿来了一首《凤求凰》曲谱,谱上自是用“宫商角徵羽”五音谱曲,杜若便提笔,重找一张纸把五音曲谱改成了七音,用阿拉伯数字标注。

        薛婉儿和苏小妹自然看不懂杜若的新曲谱,但她们也没问,因为此时黄娘子已经抱着琵琶登台,马上开始表演。

        “《少年游》,柳三变。”

        黄娘子介绍曲牌和作词人时只是微微欠身,惜字如金。

        接着,她款款坐下,手腕一动,动人的琵琶前奏便响起,紧接着是悠扬的笛声和奏,听的人心神荡漾。

        “好!”

        杜若心中忍不住赞叹,这前曲和奏,在编曲专业的他看来水平极高,琵琶和笛子都是高音阶乐器,一般不会同时和奏,但此时两者却起伏相应,无半点冲突,两道清脆的音律交替不断,让人心生喜悦。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

        前奏过,黄娘子开始唱第一句词,这是大词人柳永作的词,自然是极其贴合曲调,众人瞬间就被黄娘子优美的歌声代入了意境。

        而杜若,在听到黄娘子歌声后,脸色也如柳永名字那样变了三变!

        “婉儿姑娘,黄娘子名字你知道么?”

        “自然知道,单名一个菲字……”薛婉儿小声道,若不是杜若问,她还沉浸在黄娘子歌声中。

        “难怪……”

        杜若神情恍惚,盯着舞池中演奏的黄娘子,好一会儿才面露苦涩。

        黄娘子歌声空灵犹如天籁,这不是比喻,而是写实!

        杜若一听到黄娘子唱歌,立刻就想到了他前世一位特别喜欢的华语乐坛天后,两人歌声简直一模一样,都是自带不食人间烟火气质,嗓音如玉般温润。

        继续听下去,黄娘子唱功也是登峰造极,高音准,中音沉,低音稳,升调降调衔接自然,且饱含情感。

        这种水平已经让杜若惊讶了,当杜若发现以自己专业人士的观察力,竟也半点发现不了黄娘子换气,也没有丝毫察觉她用唱歌技巧时,他浑身都僵硬起来。

        此时的黄娘子像极了巅峰时期的那位天后,唱歌时一颦一动都浑然天成,歌词像是随意从绣口中娓娓吐出来的,仿佛她从没学过歌唱技巧,但所有歌唱技巧在她面前都像个笑话。

        “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

        黄娘子唱完了最后一句,弹奏完尾曲,但全场依旧寂静良久,人们还沉浸在她美妙的歌声中,无法自拔。

        “杜公子,我看我没有必要上去比了。”

        薛婉儿苦笑,原本得知杜若助阵后,她还存着几分信心的,可此时听完黄娘子一曲《少年游》,她被打击的信心全无,非但不敢比试,甚至想到自己竟要和黄娘子比试这件事,就觉得羞耻异常。

        自己也配和黄娘子比试?

        “杜若哥哥,我觉得婉儿姑娘说的有道理,还是别让他上去难堪了。”苏小妹也深以为然道。

        “是啊……”

        杜若苦笑着点点头,他万没想到黄娘子歌唱以及演奏水平这么高,现在看来,就算自己用出杀手锏,薛婉儿这首《凤求凰》曲也难以赢黄娘子。

        《凤求凰》毕竟是众人听了千百遍的古曲,纵使是在演奏上做出惊世骇俗的突破,也达不到惊艳的效果。

        “输给黄娘子不算丢人,今日听到便是有幸。”薛婉儿对杜若温婉一笑,提起裙摆继续道:“今日杜公子已经帮了我大忙了,婉儿铭记于心。下面就让婉儿去认输,不让公子烦恼。”

        说着,她就要起身登舞池。

        “等等。”

        杜若却叫住了她,此时周围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宾客们都回过神,开始对黄娘子大加赞叹,庆幸之余,只恨黄娘子客场不收金花。

        这边,薛婉儿不解看着杜若,杜若却看向了身边苏小妹,笑容微妙。

        “小妹?”

        苏小妹眨了眨眼睛,脸颊爬上了两朵红晕:“嗯?”

        “不如……”

        杜若附耳对苏小妹窃窃私语,苏小妹霞蒸脖颈,听后连连摇头:“这样不妥,这样不妥……”

        “小妹~”

        两人交头接耳商量了一番,最后苏小妹点头,杜若才对薛婉儿明示,薛婉儿听后瞠目结舌,但还是照着杜若的意思点头,对身边侍女嘱咐一番后,走上了舞池。

        “黄娘子就算到那汴梁城内,也必然是能轻易拿下花魁之位的。”

        “这个自然,薛行首虽也不错,但比起黄娘子还差的远。”

        “她估计是要宣布认输的。”

        众人盯着薛婉儿,议论纷纷,薛婉儿对黄娘子和众人行礼,道:“奴家自知远不如黄娘子……”

        听她果然有认输的意思,众人都暗自点头,毕竟有自知之明总是好的。

        黄午程之才对视一眼,都露出笑容来,心中只可惜黄娘子是来帮她徒弟李媚儿的,若是他们请来的,就可以继续打压羞辱杜若了。

        “他身边那个白衣书生怎么不见了?”黄午看杜若时发现了这点。

        “管他呢,不知名小辈而已。”

        程之才摆摆手,客座上灯光昏暗,苏小妹又一直躲在帷幔的阴影里,所以他和在座所有人一样,压根没注意苏小妹。

        “婉儿并非是要认输,只是媚儿妹妹有师父帮忙斗艺,婉儿也请来了一位高人,想请她代为比试,不知可否?”

        舞池中,薛婉儿此言一出,众人俱是一愣,旋即拍手大呼有趣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