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斗艺

第二十五章 斗艺

        “好!好!好!”

        就在李媚儿准备下台时,程之才连喊三声好,直接大步走进了舞池,众宾客们都不解看着他,而他的眼睛却紧紧盯着杜若和薛婉儿。

        “媚儿姑娘演奏的曲子,那日我在岷江河畔听过。”

        程之才说完,在场宾客们有那日在场的,都看向杜若,杜若淡淡看着程之才,想看他准备出什么幺蛾子。

        程之才皮笑肉不笑,对杜若道:“原以为这是杜兄所作曲子,却不想是采风而已。那日婉儿姑娘重礼求得曲谱,想必今晚也是要演奏此曲的吧?”

        他又看向薛婉儿,薛婉儿恢复神色,缓缓起身,道:“正是。”

        “哈哈,如此甚好!”程之才拍手大笑,对周围众人道:“既然两位姑娘演奏曲子一样,不如就请两位斗一斗艺,我们一道评判输赢如何?”

        程之才话音刚落,薛婉儿脸色变了变,名妓间斗艺倒常有,但她已经是花魁,断然是不能轻易和名次在自己之下的乐妓斗艺的,赢了是欺弱,输了更损名气。

        见薛婉儿犹豫不定,李媚儿出言对程之才道:“程公子说笑了,奴家才艺远不如婉儿姐姐,纵使婉儿姐姐答应,奴家也是不敢比的。”

        李媚儿一席话让周围众宾客对她好感大升,但杜若却不解看着她,既然没有斗艺的心思,何故窃薛婉儿曲调请黄午填词?

        她和那黄午程之才定然是一伙的。

        果不其然,只听李媚儿继续说:“何况,今日我们姐妹要演奏的曲子的两位填词人都在现场,也轮不到我们说答应呢。”

        程之才笑道:“也是,曲调一样,比的就是词嘛,黄兄,你以为如何?”

        两人一唱一和,自然的把话柄递给了黄午。

        旁边杜若面露冷笑,薛婉儿也是紧紧蹙眉。

        “我是愿意比一比的。”黄午站起身,面带倨傲,对着杜若高声道:“就是不知道那边的杜公子,敢不敢?”

        话音一落,在场众人便把目光集中在杜若身上,有人起哄说“别认怂,比一着”,赵宗泽也来了兴趣,脸上的表情也不那么沉闷了。

        “杜公子,别答应!”

        薛婉儿轻声提醒杜若,论唱腔和乐器演奏,她丝毫不怕李媚儿,但对于《青城山下白素贞》的歌词,依她的文学修养来看,远远不如黄午写的《青山谣》。

        所以她劝杜若,语气虽轻,但很认真:“我们若是不答应,他们也奈何不得,大不了下一首我换曲。他们有备而来,我们不能让他们诡计得逞。”

        一旁苏小妹不知道《青城山下白素贞》歌词内容,所以对薛婉儿这么紧张很是不解,但她也没多言,只是睁大乌溜溜的眼睛一会看着薛婉儿,一会看着杜若。

        杜若对薛婉儿点点头。

        他明白,这个时代的人没看过《新白》电视剧,听歌时想象不出白素贞美若天仙的画面,所以只是平白叙述白娘子出身的《青城山下白素贞》歌词对这会的人来说就有些单调,甚至不知所谓。

        歌词的文学性和对曲子的契合上也差了很多。

        如果唱出来,众人评判起歌词来也是一定觉得比不上黄午的《青山谣》。

        杜若都明白,但对薛婉儿点了点头后,他还是站了起来,对黄午道:“有何不敢?你写的这首词像臭狗屁,我会怕你?”

        “噗嗤!”

        杜若一番粗鄙的话,引得众人一阵哄笑,但黄午却并未生气,他和程之才对视一眼,有种阴谋得逞的意味。

        “哼哼!既然比,就要有彩头!”黄午冷笑道,“谁输了,谁学那土狗绕着舞池爬一圈,以娱诸位宾客!如何?”

        众宾客看热闹不嫌事大,闻言纷纷起哄叫好。

        “输的帮脱靴子不是更好?”杜若故意这么说,引得众人想起那日岷江河畔黄午帮杜若脱靴的旧事,众人又是盯着黄午哄笑,黄午脸色涨红起来。

        杜若这才爽快道:“好,我答应你,不过程兄,是你挑的头,愿不愿意和黄公子荣辱与共呢?”

        程之才脸色一僵,旋即道:“有何不敢?”

        他和黄午都无比自信,因为他们从李媚儿那里看到了杜若给薛婉儿的《青城山下白素贞》歌词,这歌词就是大白话,在曲调不变的情况下与《青山谣》根本没有可比性。

        “填词人有了彩头,那么两位演奏者是不是也该有个赌注呢?”程之才又看向李媚儿和薛婉儿。

        李媚儿装作一脸为难,薛婉儿脸上则真是为难,她没想到杜若居然这么冲动答应了,还立了这么个丢脸的赌注,她当然不想答应,可又不想忤逆杜若意思。

        程之才皮笑肉不笑道:“我看,若是媚儿姑娘胜,婉儿姑娘就让出行首位置与她,若是媚儿姑娘败了……”

        “那奴家就给婉儿姐姐为奴三年!”李媚儿迫不及待道。

        哦?

        宾客们兴致更胜起来,都期待看着薛婉儿等她回应,薛婉儿眼神复杂的看着李媚儿,没说话。

        大家都看出她并不情愿,若是以前,在场观众肯定有为薛婉儿说圆场话的,但现在李媚儿刚才一曲收获众人青睐,大家自然乐的看戏。

        都说戏子薄情,但观众又何尝不是?

        那边黄午呛声道:“薛行首不敢比了吗?是怕行首的名头被媚儿姑娘夺走?”

        程之才也帮腔:“媚儿姑娘可是成都行首黄娘子的亲传弟子之一,舞乐歌艺都是顶尖,眉州那日评花会,若非媚儿姑娘偶染风寒,花魁最终花落谁家还未可知!”

        杜若则轻轻侧头,对薛婉儿淡淡道:“信我。”

        薛婉儿咬了咬红唇,对杜若点点头,然后抬头看向黄午等人,恢复了高冷的气质:“既然黄公子要比词,媚儿妹妹要斗艺,我岂有不与杜公子同应之理!”

        薛婉儿此言一出,全场观众们爆发出喝彩之声,黄午和程之才对视一眼,心中暗喜。

        “那请婉儿姑娘登场演奏吧!”程之才冷笑道。

        “等等!”

        杜若却叫停了正要起身的薛婉儿,对她说:“取笔墨纸砚来,我与你重写歌词。”

        “什么?重写?”

        程之才闻言,脸色大变,黄午和李媚儿也慌了。

        杜若瞥着他们:“不行么?”

        程之才看了看黄午,黄午则看了看周围宾客,终究是没好意思说反对,但稍稍冷静后,他笃定了起来。

        他不信杜若临时填词会比他和程之才一起钻研出来的《青山谣》更好。

        “他也知道那个什么青城山白素贞歌词必输,所以临时拼凑而已,不必担心!”

        程之才下去后,也不信杜若短时间能写出什么好词。

        他们仍然觉得杜若那天文斗场作出的好词,极大可能是买来的,就算不是,那也是提前作好,没有人能临场发挥作出那等妙词。

        这边薛婉儿却大喜过望,她对杜若才华毫无怀疑,立刻命人端来文房四宝,并且跪坐在杜若面前:“奴家为公子磨墨!”

        香气袭来,苏小妹也好奇凑近杜若肩膀,睁大眼睛看着杜若写新词,当杜若写出第一句后,苏小妹大眼睛瞬间明亮起来。

        薛婉儿看到第一句后,脸上也重新焕发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