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群芳楼

第二十三章 群芳楼

        “公子自己进去吧,我不喜欢这个地方,我在屋顶闲坐,若有状况,公子只管喊我。”

        后面上官金锁突然现身道。

        “呀!”

        突然出现的上官金锁吓了苏小妹和丫鬟一跳,杜若笑着解释道:“这是我新请的护卫,上官先生。”

        “上官先生。”苏小妹长吁一口气,对他微微福了福。

        “拜见少夫人。”上官金锁对苏小妹拱手,解释道:“下午外出时,怕打扰少夫人唱歌雅兴,便一直远远跟着,并未现身。”

        一旁杜若乐了,他本还奇怪下午外出时,上官金锁为啥距离自己那么远呢,敢情是怕打扰苏小妹唱歌啊,这货性子虽直,但也很通人情嘛!

        苏小妹俏脸又是一红,她羞自己唱歌被旁人知道,又羞上官金锁叫她“少夫人”,听着太不好意思啦。

        “我家小姐还未过门呢,你叫苏姑娘就行,喊什么少夫人?”丫鬟清儿叉着腰,对上官金锁道。

        小姐不好开口的,丫鬟要知道帮着说,清儿很合格。

        “我观少爷和少夫人两情相悦,所以晚叫不如早叫,省的以后改口麻烦。少爷少夫人,某去也!”

        淡淡说完,只见上官金锁身子一纵,黑影闪过,他整个人就犹如凭空消失了一样。

        “哈哈!”

        杜若大笑了下,也没说什么,拉着苏小妹温热的小手进了群芳楼。

        群芳楼是一栋三层建筑,里面内张灯结彩,灯火通明。大厅内极为宽敞,无数披红裹绿的莺莺燕燕挽着士子富商穿梭来往,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青楼是“歌舞厅”不假,但头牌演出都有固定时间,更多的时候青楼类似于“ktv+饭店”,站在大厅环顾周围上方,众多包厢里都有倩影舞动,还有各式乐曲传出来。

        不出名的乐妓舞妓们,则靠在别人宴会上表演谋生,表演后还得陪酒、陪玩…客人喜欢什么,你就得陪什么。

        到了薛婉儿这种层次,一般则不用出场作陪,只需要每晚固定时间演出几曲,镇镇场子即可。

        群芳楼三层楼,每一层都有一到两位名妓坐镇,每一层的入场券价位也不一样,薛婉儿作为眉州行首,主场自然在第三层,门票不仅仅是贵,没有关系根本买不到。

        第一次来到青楼场,杜若只是对这里结构和装修感兴趣多看了几眼罢了,连薛婉儿他都不感冒,更何况场内这些莺莺燕燕?

        “我们走吧。”

        拉着也是第一次来青楼,和丫鬟正好奇到处看的苏小妹,杜若径直往楼梯口走去。

        “公子请恕罪,你的请帖只能供你一人上楼。”

        宋朝计楼层不计第一层,所以二楼就是一楼。杜若在他观念里的三楼入口出示请帖,却被守门的小厮拦住。

        杜若知道上三楼不能带随从,所以便叫杜青带着清儿在大厅要了个桌子随便点些吃喝等待,但却不想连苏小妹都带不进去。

        杜若客气道:“还请去通报薛行首一声,就说杜若公子要带一好友上楼。”

        谁知那小厮却不屑一笑:“还请公子自己进去通报吧,小人没空。”

        “我擦?”

        杜若看了看这小厮,正要发飙,却听到身后一阵脚步,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脸出现在了视线内。

        黄午昂着头,被前呼后拥,摇晃着纸扇走来了,他过来后,杜若和苏小妹被挤到了一边,没人注意到他们。

        但那看门的小厮连请帖都没看,就让他进去了,还允许他带一名随从。

        ‘我尼玛!’

        杜若心中不爽,走过去对看门小厮道:“好你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凭什么让他带人进去,不让我带?”

        小厮道:“人家可是咱们眉州通判老爷的公子,你算球?”

        一旁苏小妹闻言,噗嗤笑了出来,杜若无奈看了看她,小声道:“我说我没来过这里,你信了吧?”

        苏小妹抿嘴认真的点了点头,眼里都是温柔,杜若的火气也消了七八分。

        “这位可是杜知州的公子,你敢不让他进?”

        杜若正打算亮身份,只听身后一道声音响起,转身一看,便见到了一位身穿华服,头戴紫金冠的大帅哥,只是大帅哥见了杜若后,脸色不太好看。

        “小王爷!”

        来人正是赵宗泽,小厮立刻对他唱大喏,旋即又对杜若连连鞠躬作揖:“原来是杜公子,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公子万万见谅!”

        杜若没和他计较,只是笑着对赵宗泽拱手:“赵兄,好久不见了。”

        “想不到杜兄也有此雅兴。”

        赵宗泽冷冷的对杜若拱手,看了眼苏小妹,没认出来,挥一挥折扇,径直上楼了。

        “下次你粘个假胡子,就不怕别人认出你了。”

        见苏小妹故意低头躲着,杜若取笑道。

        “上次让他当众难堪,后来想想实在欠妥,所以怕见他。”苏小妹小声道。

        “我懂,我刚才看到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杜若和苏小妹相视一笑,一起上楼。

        三楼同样灯火通明,但没有包厢,中间有装点着荷花的舞池,用十二根金漆圆木柱子围着,柱子与柱子之间的空档是观众坐席,不分主次,但东西边各有一处有帷幕的,直通着三楼两位名妓的闺阁,是两位名妓专属的宾客位,相当于vip座席。

        三楼有两位名妓镇楼,头牌自然是眉州行首薛婉儿,但次牌也是群芳楼的二号名妓,在眉州名妓榜上排名第七,名叫李媚儿。

        杜若一上楼,便看到了早已经等着的薛婉儿贴身侍女,侍女看到苏小妹后诧异了下,但也没多问,领着二人到了薛婉儿所在的东边vip座位上落座。

        座位上并不如舞池上明亮,但杜若和苏小妹坐下后,还是能看到舞池周围座位上此时已经几乎快要坐满,那黄午坐在对面李媚儿的vip座位上,他身边还坐着程之才。

        只有程之才自己,不见他的兄弟,他应该是在杜若之前到来的。

        寻摸了一圈,杜若发现赵宗泽坐在一处不显眼的座位上,身边簇拥着许多士子,但他显然没兴趣和别人聊天,眼睛时不时朝杜若这边看,脸上没什么表情。

        “杜公子。”

        杜若刚落座,薛婉儿便走过来,看到苏小妹后,她欠身福了福,道:“本想给苏姑娘发请帖的,但恐苏姑娘不会来,便……总之是奴家考虑不周,苏姑娘别见怪。”

        “不会。”

        苏小妹颔首笑了笑,心中有些郁闷,怎么自己女扮男装别人一眼都能认出来,下次难道真的要粘上胡子吗?

        “我可以坐下吗?”

        这里明明是薛婉儿的专属区域,她却先请示杜若,待杜若点头后,她才在杜若旁边跪坐下,坐下后立刻亲自给杜若和苏小妹倒酒。

        “给苏姑娘倒茶吧。”杜若扶了扶自己杯子,对即将给苏小妹倒酒的薛婉儿说,她自然照办。

        “杜公子真是体贴呢。”

        “应该的。”

        杜若举止有分寸,对薛婉儿也保持着距离,一旁苏小妹暗自满意,薛婉儿却有些吃味,暗想这杜若是因为有苏小妹在旁故意,还是本就瞧不上自己?

        吃味归吃味,她也不能改变什么,只能规矩的陪着杜若和苏小妹随意说些闲话。

        别处座位,众人自然看到了薛婉儿亲自作陪杜若,对杜若一阵羡慕,可众人也知道,今晚薛婉儿演奏词曲都是出自杜若之手,作陪也是应当。

        但见杜若那对薛婉儿爱理不理的劲,着实在让人生气,怎可对薛行首如此轻慢?

        “哼!”

        对面,黄午和程之才也早看到了杜若,两人都是面露冷笑,只不过距离太远,座位灯光不算亮,杜若没发现他们表情,当然,程之才和赵宗泽等也没看清杜若身边的白衣儒生是苏小妹。

        “这首歌…”薛婉儿依照杜若的话把词曲说成“歌”还有些不习惯,她接着道:“我用了笛子和筝为主调,小镲和竹板和音,不知杜公子以为如何?”

        杜若点点头:“这首曲子就算是清唱,也是极美妙的。什么时候表演?”

        薛婉儿:“要走一套过场的,先是开场奏曲,然后是歌舞祝酒词,后面我妹妹李媚儿演奏后,我才会出场。所以杜公子不必着急。”

        “哦。”

        恰好此时响起开场奏曲,杜若便抓了把瓜子,不再说话,专心和苏小妹一道看这青楼音乐表演。

        一旁薛婉儿自觉无趣,便端坐着,和那边苏小妹一样,皓首蛾眉不带半点烟火,静静陪着杜若欣赏。

        听着古代奏曲,杜若乐在其中,并且耳朵竖着,仔细听着每一段的乐器搭配和曲子每一次变奏转折的技巧运用,时不时暗暗点头。

        薛婉儿本以为杜若只是单纯的不想搭理自己,心中正失望呢,渐渐发现杜若真的在认真听曲子,并且似乎能听出每首曲子妙处后,看杜若的眼神多了几分异样。

        一旁苏小妹也听的入迷,她从未来过青楼,深闺里陪伴她的只有女红和书,也就意味着她很少能听到音乐,所以她这会的体验和杜若一样,充满新鲜感,别人听来很平常的曲子,他们也听的很陶醉。

        几首欢快的曲子过后,祝酒词也唱完,现场气氛开始热络起来,宾客们越发期待起薛婉儿的表演,已经有人开始催促。

        “下面出场的是我妹妹李媚儿,她今晚要唱的是《青玉案.早春》也是一首极好的新词呢!”

        趁着演奏中间这会的安静,薛婉儿本想和杜若攀谈几句,可杜若只是对她笑着点点头而已,并未接话,她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杜若对薛婉儿没有半分嫌弃,只是他也不知道和薛婉儿聊什么,反观身边苏小妹,杜若就不必考虑要聊什么,他转头很自然的抓起一把盘中果脯,递给身边娴静犹如花照水的苏小妹:

        “小妹,吃几块?”

        苏小妹笑时露出一排小巧白牙,只拿一块,小声说:“杜若哥哥,你给薛姑娘的那首歌,比之《甜蜜蜜》如何?”

        “音乐很难比较的,每个人喜好不同,你喜欢哪个,哪个就是最好的。”杜若道。

        “嗯,有道理。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的,杜若哥哥真知灼见,小妹佩服。”

        说着,她身子不由自主凑近了杜若一些,杜若嘿嘿一笑,索性在桌下偷拉住了她的手。

        其实杜若话没说全,在他看来《青城山下白素贞》这首歌是拟古,用的古音古韵,所以即便歌词是白话,但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也不算太震撼,大家只是惊叹曲调优美而已;

        但《甜蜜蜜》是流行歌曲,流行歌从歌词形式、尺度,以及曲调的洗脑性,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颠覆。

        若同时听到两首歌,这个时代的人只会被《甜蜜蜜》震撼到。

        ‘我知道了!’

        以杜若的音乐嗅觉,亲临现场听到现在,他已经找到了古乐中那让他觉得缺失的部分是什么了。

        想到后,他不禁哑然失笑,古乐缺失的东西,正是前世所有音乐里必不可少的,不管是爵士摇滚还是流行音乐,也不管他们标榜自己的灵魂是什么,都是扯淡,真正的灵魂正是现今宋朝中国音乐里缺失的那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