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去听歌

第二十二章 去听歌

        前门大街是眉州较为繁华的街道,临街店铺分列向内延伸,种类繁多,有李家木炭店,王家酒肆,梅花包子铺,段家香坊,丑婆婆肉饼等。

        这些店铺顾客盈门,生意兴隆,而街道宽阔,路两边也支棱起了长长的两排小商小贩摊位,小贩摊位前同样不缺顾客,一派热闹繁华景象。

        “哇,小姐,小姐好热闹啊!”

        “恩?出来还叫小姐,小心让人听到!”

        “哦,是公子。”

        苏小妹今日一身白衣儒袍,头戴儒生的软脚幞头,看着像位眉清目秀的少年书生,她身边的丫鬟也穿着青衣,作小厮打扮。

        “公子,不是说随便逛逛的吗,怎么从眉山逛到这边来了?”丫鬟窃笑问。

        苏小妹摇了摇纸扇,扬眉道:“这里更热闹嘛!”

        丫鬟:“哦?子午门那边可不热闹,要不咱们别过去了吧?”

        苏小妹闻言,先是羞赧的看了看丫鬟,然后跺跺脚,道:“偏要去!”

        杜府就在子午门附近,丫鬟嘻嘻一笑,道:“好好好,只当是小…公子你本不想去子午门的,是我激你去的,待会见了杜少爷,我就这么说。”

        “清儿,讨打!”

        苏小妹终于羞红了脸,嗔怒去追打丫鬟清儿,两人一路打闹朝子午门走去,惹得路过的人们眼神古怪:这俩俊小子怎么娘里娘气的?

        ————

        杜若伸了个懒腰,他刚吃完早饭,朝阳宜人,空气清新透凉,他打算在院中跑几圈再做做俯卧撑锻炼身体。

        昨天下午杜若收到了薛婉儿送来的帖子,帖中说她已经把《青城山下白素贞》练习、排演完毕,特邀请杜若今晚去群芳楼品评。

        名妓们学会新词曲后,邀请原作者品评也是理所应当,杜若刚好有逛青楼听歌的念头,便爽快答应了下来。

        白天没什么安排,杜若锻炼时,又有些想苏小妹了,心说今天天气这么好,要是今日能约她出来,和她逛逛街,在她面前吹吹牛,讲讲笑话,逗逗她,也挺不错。

        眉山县城就在眉州城边上,两座城几乎是相连的,杜若可以很方便去苏宅找苏小妹。但按照这个时代的礼节,即便他是苏小妹未婚夫,前去苏宅也是无法直接找到苏小妹的,门房会先通知家主苏洵,见了苏洵得到他同意后,杜若才能见到苏小妹。

        而且见面时旁边也必须有长辈全程陪同。

        没办法,男子求见大家闺秀就是这么麻烦,杜若倒不是嫌麻烦,他是怕见了苏洵后,对方难免又询问自己诗书问题,所以他打算再背几部经书充实下自己,再去找苏小妹。

        “少爷,外有眉山苏家小公子求见。”

        杜若在自家大院里刚跑到第十圈,就有门房来通报,杜若气喘吁吁停下脚步,随手拿起杜青端来的茶水喝了,道:“请他去书房等我,以后眉山苏家人来找我,一律先请进书房再通报。”

        “喏。”

        门房离开后,杜若在檀儿的服侍下去换衣服,心想苏家小公子估计是苏辙。

        ‘三舅哥来干什么?莫不是小妹托他约我?’

        杜若猛然想起,男子互相登门拜见是不需经过长辈这一流程的,所以苏辙突然造访,很有可能是受苏小妹所托。

        ‘应该我主动的。’

        杜若暗暗自责,他本该想到借着拜访苏轼苏辙为由找苏小妹的,只是一时脑袋没转过弯而已。

        还是苏小妹聪慧。

        换完衣服,杜若来到了书房门口,打扮成书生和小厮的苏小妹和丫鬟两人正在四处好奇看着,但只是看而已,双手很规矩的背在身后,绝不会因为对某样东西好奇就上手。

        这就是家教。

        ‘奇怪,我这三舅哥腰怎么这么细了?’

        杜若只能看到两人背影,他心中嘀咕起来,书房里“苏辙”个头倒是依旧高挑,就是把手背在身后时刚好能勒出腰的轮廓,实在纤细曼妙。

        “苏三哥!”

        杜若喊了声,一边拱手一边走进了书房。

        “哪里来的什么苏三哥?”

        苏小妹转身,轻咬朱唇,眉眼含笑。

        “小妹!哈哈是你!”

        杜若看到是苏小妹女扮男装后,眼睛一亮,十分惊喜,就要冲过去牵手。

        但苏小妹却轻轻转身,躲开了杜若,眼睛往书桌上瞥着,一旁丫鬟见杜若扑空,抿嘴低头用手帕挡住笑。

        书桌上放着薛婉儿送来的群芳楼请帖,杜若见状立刻回头瞪了杜青一眼,怪他没有收好,杜青一脸无辜。

        “想来薛行首收了你那首曲子后,群芳楼已将你视为上宾,最近几天没少去吧?”苏小妹小声道。

        杜若连忙解释:“没有,那日游玩后,除了前天帮我爹破案外出一回,其余日子都在家苦读,为两年后大比做准备,哪有心思去什么楼?你知道我向来不去那种地方的。”

        听杜若说起大比,苏小妹心中一喜,又听杜青在一旁说:“苏姐姐,少爷是昨日收到的请帖,薛行首才学会少爷写给她的词曲,所以请少爷去看。”

        苏小妹本就没有真生气,她心思细腻,方才在杜若书房可不是随意转悠,她看到了杜若书房经史类科举书籍有近期频繁翻动的痕迹。

        “那你去不去呢?”苏小妹转头,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看着杜若。

        “去。”

        杜若苦笑一下,苏小妹本是给杜若台阶,却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一时语塞。

        可杜若已经趁机拉住了她如玉般的小手:“正要小妹和我一道去,不知可否?这词曲本也是你点头才给她的。”

        苏小妹露出笑来,但还是摇摇头:“日落前我就得回家……”

        她来找杜若已经是冒不韪,哪敢晚归?

        杜若理解的点点头,道:“这个简单,我去找我母亲,下午让她的贴身侍女去你家送个信,就说留你吃晚饭,晚饭后再送你回家。”

        未来婆婆留饭,这个理由苏家那边也不会计较,传出去更是没什么。

        但苏小妹脸红了一红,轻轻跺脚道:“这更不行了,否则我就不必女扮男装了。”

        按照这个时代礼节,女子登门造访男子,须先由家里主母接待,苏小妹女扮男装就是为了跳过这一环,杜若怕见苏洵,她更怕见杜若母亲柳氏,还没过门就来找杜若,传出去会有闲话,也不会给婆婆留下好印象。

        “哈哈,放心,我母亲出身将门,她才不会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你这男装给外人看看就成,自家人不必拘泥。”

        若是不见柳氏,算是偷偷摸摸,以苏小妹性格,女扮男装来看自己最多只有这一次,但若是见了柳氏,她以后就不会有顾忌,杜若也是想她以后多来。

        劝说一番,苏小妹只答应待会去拜见柳氏,至于晚上陪不陪杜若去不去群芳楼,还得听柳氏的意思,杜若自无意见。

        “这是什么?新作吗?”

        苏小妹早就注意书桌请柬下面的一沓写满字的纸了,这会心情开朗起来,便笑嘻嘻抽出了一张。

        “芒种?一想到你我就,喔……”

        她只念了一句就忍俊不禁起来,笑问:“杜若哥哥,是谁让你‘空恨别梦久’啊?”

        “咳咳!”

        杜若小脸一热,道:“都是些歌词,歌词内容不一定非得是自己经历,有时候读史读到那些红颜薄命的女子,心中难免有感而发……”

        杜若好一通解释,才让苏小妹明白他写的歌词是在读史或听到民间故事时代入角色写出来的,苏小妹倒没有怀疑,她刚才询问是担心杜若还在为上次苏洵销婚的事耿耿于怀。

        “那就好,嘻嘻。”

        苏小妹一边笑着一边看歌词,突然她微微皱眉起来,又问:“杜若哥哥,这首《芒种》应的是哪首曲牌,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

        “你当然看不出。”杜若轻勾了下她的琼鼻,道:“是新曲。”

        “新曲?杜若哥哥你……又作了新曲?”

        杜若心虚的点了点头。

        苏小妹又拿起桌上其余纸张,大略看了看,发现每一张上面句子长短和格律都完全不一样,她惊讶道:“难道这十几首,都是新曲?”

        “是。我个人觉得,现今大行其道的旧曲赋新词,其实是换汤不换药,没意思!”

        杜若说完,转身看了看窗外,外面天很蓝,有几条翠绿柳枝随风摇曳。

        他只是心虚转移视线罢了,但在苏小妹眼里,此时的杜若像极了画中凭栏远眺的才子,有满腹才华,却因世人不理解而被冠上纨绔之名。

        瞬间,杜若在苏小妹眼里形象无比闪耀起来,且不管这些新曲水平如何,单单是能做出来并能配上词,就已经是绝世天才了。

        “杜若哥哥,你教我几首吧?”

        苏小妹没问杜若是什么时候开始写新词曲的,她也未必对歌曲感兴趣,她只是不想让杜若一个人落寞,想让世上多一个理解他的人。

        “你要学?”杜若诧异看了看苏小妹,问:“学哪首?”

        “就这首《芒种》如何?”

        杜若苦笑摇摇头,这首歌对唱功有要求,苏小妹初学者唱不好这首的。

        “《芒种》可不好学,我为你写一首简单的歌吧。”杜若道。

        “好呀。”

        苏小妹捧着脸蛋,笑容甜美。

        杜若本想给苏小妹写一首前世简单民谣,但见她笑靥如花,突然想到了另一首歌。

        “《甜蜜蜜》!”

        苏小妹接过歌词,才看了几句就羞红了脸,杜若笑道:“这首歌就是为你写的,来我教你唱……”

        于是,杜若便轰出了杜青,在苏小妹和她丫鬟面前小声唱了一遍《甜蜜蜜》,引得两人惊讶不已,她们一是惊讶杜若唱歌居然这么好听,声音温柔有磁性;二是惊讶这首歌旋律居然如此优美动听,听完一曲后居然有甘之若饴的感觉,听完还想听。

        确实和那些固定的牌曲大有不同。

        “你先学着哼唱一遍。”杜若对苏小妹道。

        他前世搞音乐的,教人唱歌实在驾轻就熟,他本是要苏小妹哼唱熟悉下旋律,然后再教她个三五遍,差不多就该会了。

        但他没想到,苏小妹只是听自己唱一遍,居然就能完整的把完整旋律哼出来,就算是过程因为害羞脸红,都没有跑调。

        “厉害啊小妹!”

        杜若对苏小妹竖起大拇指,接着就让她开始按照歌词唱,苏小妹脸一直红彤彤的,看的杜若心动不已,在后世几乎已经见不到女孩子脸红成这样了。

        虽然脸红,但在杜若鼓励下,苏小妹还是认真的开始唱歌词,她身边丫鬟也挽着她胳膊给她鼓励。

        苏小妹唱完,羞愧的低下了头,因为她能明显感觉到她唱的和杜若唱的比起来差远了。

        杜若笑了笑,苏小妹声音如泉水般清澈悦耳,但她唱的确实不好听,各种气息不稳,还有调起高了的断音,惹得她身边丫鬟都窃笑不已。

        但终归是没有跑调,她只是不懂唱歌技巧而已。

        “小妹。”

        杜若轻声唤了她,待她红着脸抬头,杜若指了指她小腹,道:“试着用小腹带动嗓音。”

        “用小腹?”

        苏小妹很是不解看了看自己系着青色束巾的平坦的小腹,她身边丫鬟也好奇摸着自己肚子。

        “这是道家说的丹田运气,薛行首她们可都是用的这种唱歌技法。”杜若指了指自己小腹,又指了指自己喉咙。

        于是,苏小妹便试了一着,这次她唱的歌立刻就和刚才不一样了,气息平稳,婉转动听,一曲唱完,她身边丫鬟都欢天喜地的抓着她的手狂喜:“哇小姐,你这次唱的太好听了!”

        苏小妹脸上还有红晕,不过不再是羞愧,而是因为欣喜激动产生的。

        “很好,再熟悉下就比我唱的还好咯。”杜若不是夸奖,苏小妹确实有这方面天赋,一点就通,一通就精,“只是声音太小了,放开唱就完美了。”

        苏小妹柔声细语道:“在这里怎么敢放声唱啊~”

        ………

        杜若只教了苏小妹这一首歌,然后就带着她出去逛街游玩,一旦没人,苏小妹就会小声哼唱这首《甜蜜蜜》,乐在其中,连丫鬟都学会了七八。

        杜若理解她,唱歌这玩意,越唱越有瘾的,尤其是学了新歌后。

        中午吃了饭,杜若便带苏小妹进府见了柳氏,说明晚上要带苏小妹去群芳楼听歌,请柳氏帮忙通报苏家。

        这个时代青楼只是类似后世歌舞厅这类娱乐场所,所以男女都可去得,而柳氏在汴京豪门长大,见识远非寻常妇人可比,对于自己儿子偶尔去去青楼并不反对,这些天杜若日日苦读,她都看在眼里。

        苏小妹她也不是第一次见,苏小妹小的时候她就很喜欢,深知苏小妹品行端庄,心思灵巧,有苏小妹跟着杜若,她更放心。

        于是下午,柳氏便差贴身丫鬟去苏家通报:下午夫人在街上偶遇苏小妹,邀入府上相谈甚欢留晚饭,晚上会让杜若亲自送回家。

        若是还未订婚,苏家是断然不会答应此事,但既然两人已经有婚约,那这便不算什么。前宰相贾朝昌被贬大名府时,因为搬家不便,还让自己十七岁女儿直接住进已订婚的亲家里半个月呢,也没人非议什么。

        于是,天刚黑,戴玉冠,一身灯笼锦华服,派头完全符合眉州扛把子公子的杜若,便和一身儒袍像文秀书生的苏小妹一起来到了群芳楼门前。

        “不知道薛行首能把那首歌演绎成什么样,咱们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