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金锁玉关

第十六章 金锁玉关

        赵都头带着杜若来到了第二名嫌疑人牢房前,这座牢房门口有两班数十持刀带甲兵丁把守,可谓森严。

        只见牢里有一名身穿乌青道袍的男子,虽带着手铐脚镣,却把道袍下摆掖在腰带里,正在笔直倒立,看不清长相,但能看出来此人很年轻,五官端正。

        “怎么他不穿囚服?”杜若问。

        赵都头道:“真宗朝定的规矩,凡道人僧侣嫌疑入狱,不可用刑,定罪之前也不必换囚服。”

        杜若点点头,宋真宗那厮定的规矩,倒不奇怪了。

        “就是他一人单挑五百军士?”

        杜若指着牢中道人,难以置信对赵都头问,这道人身材修长,体格并不算强悍,看着浑身也并无多少肌肉,又如此年轻,杜若实在不敢相信他居然能有如此恐怖的战力。

        “正是,公子可不要小瞧他,此人不仅武艺高强,身法更是灵活至极,那晚我与杜大人带兵围捕此人,他仅持一把未出鞘的长剑,就将我等打的节节败退!后来增兵支援后,他只是躲闪,我等便连他影子都摸不到。”赵都头说话时,眼里流露出浓浓的钦佩。

        “这么强?”

        杜若不禁唏嘘,赵都头道:“就是这么强。最后我们出动弓兵营官军威慑,外加杜大人苦口劝说,他才主动投降,我猜他当时若是拔剑死拼,我们官军少不了要死伤大半。”

        听着赵都头的话,杜若看着牢里那年轻道人,眼中散发出灼灼光芒,这他娘的是人才啊,真希望不是他作案。

        “他是怎么被定为嫌犯的?”杜若问。

        赵都头:“也是蔡家报案,在蔡家被盗前一天,此人登门说蔡家必有破财之灾,要蔡家花钱买平安!而且此人轻功远超王雷,在神不知鬼不觉中盗窃银库易如反掌,所以嫌疑最大。”

        杜若如有所思,继续问:“确定他和王雷不是一伙的?”

        “杜大人找到了证据证明他们确不是一伙的。”

        “有意思。”杜若捏了捏下巴,“他叫什么?”

        “上官金锁。”

        听到赵都头回答,杜若失笑:“金锁?这名字有点意思。”

        “这个名字怎么了?”

        一道冷冷的声音从牢房中传来,杜若背后一阵发寒,他和赵都头此刻距离那人牢房有段距离,普通人这个距离几乎听不到声音,何况他和赵都头还故意压低了声音。

        而那个上官金锁居然能听到!

        真非常人也!

        再看牢房里,上官金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立了,道袍平整,身姿如松,气定神闲,仿佛从未倒立过。

        “这是我们知州公子,不得无礼。”赵都头很虚的呵斥了一下,但被上官金锁无视。

        杜若对赵都头摆摆手,走近牢房对上官金锁道:“没怎么,只是觉得阁下名字很别致而已。”

        “可我却从你眼里看到了几分戏谑,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取笑我的名字!”

        上官金锁微微皱眉,显然很在意这个。

        杜若好奇看了看他,没有和他在这上面纠结,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蔡家会破财的?”

        上官金锁冷冷回道:“审问时我已经说了,卷宗上有,你自己去看便是。”

        一旁赵都头凑过来,对杜若道:“他说他是给人看阳宅风水的,那天是刚到眉州,恰巧见蔡家门前砂水显示破财,宅中又犯水破天心煞,所以推断出破财征兆。但杜大人是不信这些的,这也不能当做任何证据。”

        都说古人迷信,但其实士大夫阶层极少有信这些的,就算表面上信,那也是政治手段。

        “水破天心?”

        杜若嘴里念叨着这四个字,他想起前世在地摊上偶然看到的一本风水类书里,就有这个词,他不懂风水,只是好奇翻看了一遍而已。

        “水破天心”是指在宅内中央挖水池,主破财。

        “阁下学的风水术可叫过路阴阳?”杜若开口对上官金锁询问。

        “过路阴阳”是风水学里很重要的一派,又叫“走马阴阳”。此派风水看阳宅的特点就是不用罗盘找立极点、定方位,只需要经过你家门口,看看你家周围“砂”“水”分布,就能一口断出你家风水吉凶,或者发生过什么关乎风水的大事。

        所以叫“过路阴阳”之术。

        但因为断得太准,这派术法被风水师们奉为传家或立派至宝,所以也有个别号叫“金锁玉关”。

        意思是必须锁在金属盒子里,关在玉匣子里,以示珍贵。

        杜若从上官金锁名字里估计他八成学的就是这路风水术。

        “你怎么知道的?”

        上官金锁在听到杜若一口道出他所学后,大惊失色。

        这派风水术法源自唐朝,在北宋这会还处于严格保密阶段,除了本派亲传,民间几乎不可能有人知道这个名号。

        上官金锁也恪守原则,即便是即将被定为盗贼,他也没拿出本派术法秘籍自证清白。

        “你猜?”

        杜若对上官金锁露出一个贱兮兮笑容,便转身离开。

        他当然不会告诉上官金锁,后世那些各派风水秘籍被印的满大街都是,什么秘密都不是秘密,不过后世的风水书有后人的完善,也有关键内容的缺失。

        “你……”

        一直保持高冷,不把年少杜若放在眼里的上官金锁,此时气势顿消,望着杜若背影眼神复杂。

        “公子,先提审哪个犯人?”

        到了大牢前厢,赵都头对杜若询问,牢头们也小心看着杜若。

        “我没打算审犯人。”杜若摸了摸肚子,不顾赵都头等人不解,道:“我就是来随便瞅瞅而已,咱们走吧。”

        说完,他径直走出大牢,赵都头等人一脸懵逼的跟了出来。

        但马上他们就释然了,心说和猜的一样,小公子只是好奇来瞎混而已,不管了,他爱咋咋地,跟着他混几天就罢了。

        “少爷,你是不是看出他们俩谁是真正的盗贼了?”

        杜青兴冲冲问杜若,自打杜若死去活来后,他已经被杜若种种表现折服,开始盲目崇拜起杜若,所以认为杜若一定是随便看看就已经断出了真假盗贼。

        “看出个锤子!”

        杜若对杜青伸出手,杜青机灵的转了转眼睛,麻溜的从身上背着的布包里拿出一把白折扇,杜若满意笑了笑,然后扬起折扇轻轻敲了敲他脑壳:“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但有位名侦探说过,嫌疑越小的往往越是真凶!”

        “侦探是什么官?”

        杜青挠挠头,嘿嘿一笑,道:“不过少爷的话我懂了,王雷嫌疑最小,所以他才是真凶!”

        杜若闻言一阵无语,心说原来你小子和赵都头他们一样,认为上官金锁嫌疑最大?

        “好了,咱们也别瞎猜。该吃午饭了。”

        杜若大摇大摆朝衙门附近的酒楼走去,赵都头他们自然是乐得如此,但到了酒楼,杜若嘱咐起了杜青:

        “给你单开一间包厢,你给我准备好干墨粉,记住,一定要碾的越细越好。下午咱们就把这案子给破了!”

        “好嘞!”

        杜青稚嫩的小脸上都是兴奋,也没多问便离开了,书童随身都是带着笔墨纸砚的,墨块是干的,不加水在砚台上磨就是墨粉,这项任务对他来说很容易。

        一帮人吃完午饭,抹嘴就来到了蔡宅。

        蔡家是商贾之家,在眉州经营牙行和当铺,产业遍及附近几州,在眉州富商里虽不算拔尖,倒也能位列中上。

        杜若等人一进蔡家大门,过了照壁,果然看到他家主宅院子中间挖了一方小水塘,是准备种荷花,植怪石观赏之用,但现在仅有一池水而已。

        水破天心!

        “杜少爷光临寒舍,蓬荜生辉……”

        蔡家蔡老爷一脸讨好的接待了带着一帮衙役的杜若,殷勤备至,杜若不得不感慨,还是这些老油条懂事,不像他儿子。

        “听说你们家有个女儿,人称小玉环?”

        来蔡家之前,杜若听赵都头说那日和黄午一起羞辱自己的公子哥里就有蔡家三子,所以这会打算调戏他妹妹,报复下。

        听到杜若这般询问,赵都头等人也都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心说看吧,办案是假,欺男霸女是真哟。

        另一边。

        黄培也通过牢里牢头得知了杜若在牢里所作所为。

        “好,这样最好!”

        娴熟的点着茶,黄培放心的点了点头,他本还担心杜若是不是真有几分本事,杜守义才敢让他插手案件。

        可得知他去了牢里只是简单了解了下情况,对嫌犯连审问都没审问后,他彻底确信杜若这厮对办案狗屁不通了!

        ……

        “杜少爷要见我家七娘?”

        蔡老爷听出杜若意思后,眼睛瞪的老大,杜若得意一笑:“怎么?我见不得?快让她端盘点心出来伺候小爷!”

        “好!”

        蔡老爷深吸一口气,摆手示意身边管家去请小姐。

        “少爷,不对啊,这个蔡老爷眼里怎么好像有喜色?”杜青凑近杜若嘀咕道。

        “不可能,哪有女儿被调戏还高兴的?”

        杜若对他摇摇头,他端着纨绔少爷架子,所以自始至终都未正眼看蔡老爷。

        “杜少爷,你要吃点心吗?”

        杜若在蔡宅内瞎转悠,很快身后就响起一道温声细语,柔美至极的女孩子声音,杜若听的骨头都酥了。

        他刚才也听到了管家说“小姐拿着点心到了”,心中暗喜:小妮子,要怪就怪你哥吧,小爷我非把你调戏哭不可!

        他缓缓回头,却发现身边早已回头的杜青赵都头等人脸色齐齐变的古怪,待他也看到身后“小玉环”时,险些把隔夜饭吐出来。

        “我尼玛,这大肉球是小玉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