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王雷

第十五章 王雷

        “我来帮爹破案吧!”

        杜若说完,刚要起身的杜守义直接愣住,然后摇头道:“若儿一片孝心,爹领了。但查案你是外行,就别凑热闹了,回家好好读书,爹就算不升这个官也没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你能有出息。”

        杜若却坚持:“爹,我今日休息,正好无事。放心,我不会干扰你,你只需要分给我几名熟悉此案的差人,我自己去查,权当为以后当官练习了。”

        杜守义露出一抹欣慰的笑,道:“进士还没考中呢,就想着当官?不过……”

        他转念一想,以杜若的天赋和现在状态,考中进士并不难,而当官难免要懂断案查案,这会先让儿子锻炼锻炼,将来做官也能远超同年,或许能博个少年能臣的美名。

        “好!我拨几个人与你,关于此案的一切,你要看什么,要问什么都可以,但绝不能擅动。”

        杜守义对杜若立了限制,其实就是想让他参观一遍流程和案情相关而已,和后世小学生参观工厂的意思差不多。

        杜若爽快答应,他要破此案,本也不需要太麻烦。

        穿越后的这几天,杜若心态还没转变,所以一直和这一世的父母若即若离,对他们和自己不相干的事也毫不关心。

        但这会他想通了,就算灵魂上他不是杜若,可现实他和杜守义毕竟还是血脉相连的父子,和他注定是要荣辱与共的。

        所以,他要帮杜守义升官,杜守义升官了,自己也能跟着沾光。

        至少可以骑在黄午头上。

        ………

        杜守义调来了州衙赵都头和五名干练衙役来辅佐杜若,这个赵都头杜若见过,正是那日在岷江畔拦住黄午家丁对自己动粗的都头。

        此人很有原则,所以杜若对他很有好感。

        “小公子,大老爷已经吩咐下了,你只管支使我等,我等定然尽心辅佐。”

        赵都头和衙役们对杜若作揖,虽然客气,但脸上却透着一股轻慢的笑意,在他们看来,这位杜衙内就是闲的蛋疼来玩呢,随便陪他瞎几把转悠一圈等他腻了也就完事了。

        “嗯,好。”

        杜若点点头,他并不在意几人的轻慢,反而很喜欢这种轻松的氛围。

        “带我去牢里见见嫌犯吧。”

        杜若说完,便有一名衙役领头,赵都头陪着,杜青伴着,其余衙役跟随,浩浩荡荡的前往州衙大牢。

        春风拂面,心旷神怡,穿过衙门明堂时,杜若等人恰好撞见了另一名身穿绿色官服,身边带着两个跟班的官员。

        此人大腹便便,一脸油腻,蓄着八字小胡,短眉小眼,但眼里却透着一股让人不敢轻视的精光。

        “拜见黄通判。”

        赵都头等人立刻唱喏行礼,他就是黄午父亲,眉州通判黄培,杜若也认识他,只是看了他一眼,却不想搭理他。

        “杜若,怎么大病一场,连你黄叔都不认识了?”

        往常杜若见了黄培总是要作揖喊声叔叔的,这会见杜若不理自己,培脸上挂不住,直接喝问起来。

        ‘让我喊叔,你也配?’

        腹诽一句,已经擦肩而过的杜若这才转身,对黄培皮笑肉不笑道:“前日你儿子黄午执弟子礼给我脱靴,你想必知道吧?所以按照礼法,咱俩现在是平辈,黄兄。”

        一声“黄兄”喊出,赵都头几人顿时低头掩笑,黄培瞠目结舌,万没想到眼前还未弱冠的杜若会这么喊自己,他整个人都蒙了。

        但马上,他就反应过来,肉脸涨的通红:“你…放肆!你们年轻人戏耍,岂能当真?何况,他只是给你脱靴,什么时候认你当老师了?”

        “反正从来只有晚辈给长辈脱靴的,咱俩就是平辈,黄兄!”杜若仗着年幼蛮横起来,黄培气的浑身发抖,但却挑不出理来。

        他更不敢责罚杜若,见赵都头几人窃笑,便只好把气撒他们身上:“你们几个!衙门里这么多事不去干,却陪着纨绔子胡闹,成何体统,还不快滚?”

        他猜杜若是和黄午一样,仗着老爹权势,来衙门拉人当保镖的。

        “回禀黄大人,我等是受杜大人之命,协助小公子查案呢。”赵都头道。

        “查案?”黄培看了看杜若,“查什么案?”

        “就是真假窃贼案。”赵都头道。

        两名窃贼被抓获后,盗窃案就演变成真假窃贼案了。

        黄培闻言,小眼睛转了转,历朝历代都推崇孝道,当官的爹遇到难案,当儿子的协助查案解忧并不算忌讳,若破了案,传出去还是美谈。

        但若是案子破不了,那就是把柄,身为通判的他,就可以写奏章以这个唯由弹劾他,说他纵子涉案,扰乱刑断公事,到时候上头一定会治杜守义玩忽职守,藐视刑事之罪。

        只此一下,就可以搞掉杜守义,自己接任!

        ‘哼哼!杜守义啊杜守义,不管你是急病乱投医,还是爱子心切,你都不该让你儿子参与进来,这可是你自己不要前程的!’

        心中暗喜,这个案子发生后,黄培主要目的本是想拦住杜守义升官之路,不确定能否把他搞下台,现在杜若掺和进来,对他来说实在是天上掉馅饼,现在他有十足把握可以整倒杜守义!

        再看杜若,黄培面露春风般的笑容,他简直爱死这个即将坑爹的纨绔子了。

        “呵呵,杜若能有此孝心,实属难得,到让我刮目相看了。你们一定要好好协助杜若查案。”

        黄培说的冠冕堂皇,心中却也是认定杜若就是好奇瞎胡闹,根本不懂破案。

        而且他更比谁都清楚,这个案子线索滴水不漏,案情也不止表面这么简单,杜若这毛头小子就是认真去做这件事,也绝无可能破案。

        “喏!”

        赵都头等人答应,杜若也有些不解看了看黄培肥脸上精明的小眼睛,但没有多想,只是笑了笑:“多谢黄兄了,以后还会让你更刮目相看呢。”

        “不许叫我黄兄!”

        黄培好心情顿时被冲散,对杜若咬牙切齿警告。

        “好的黄兄,再见黄兄。”

        杜若带着一帮人扬长而去,留下在原地气的火冒三丈,血压飙升的黄培。

        …………

        州衙监狱里,杜若先见到了第一个嫌疑人,此人一身脏兮兮囚服,生的狼腰虎背,一身腱子肉,十分壮硕,但长相并不粗犷,脸有些苍白,神情像铁一样坚硬。

        “长得倒是条汉子。”

        杜若略有些诧异,不相信这种人会行偷盗之事,他来之前本以为两个嫌犯都是贼眉鼠眼的长相。

        “他叫王雷,家住眉州城西同里铺,少年游手好闲,后来出去学过武,他爹是西城更夫,去世后便由他接替,一直到案发。”

        赵都头简单介绍了此人背景,杜若点点头,问:“他怎么被定为嫌犯的?”

        赵都头小声回杜若道:“这次眉州被盗的大户都集中在西城区,而这个王雷就是负责西城区后半夜打更的。案发后杜大人一直在受害住户周围走访调查,从其中一个住户口中偶然得知,当天晚上后半夜他没听到打更声。”

        宋代更夫由官府供养,各有属区,晚上手持竹杠,五步一敲,敲几下就代表几更天;十步一喊,喊的内容春夏秋冬各个时令各有不同,后世人最熟悉的便是那句“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赵都头继续说:“后来,杜大人便专注留心此项,但凡有盗窃案发生的晚上,都会询问附近住户后半夜有没有听到打更声,陆续都有人说当晚有段时间没听到打更声。”

        古人熬夜的虽然少,但并不代表没有,千家万户,总有那么几个失眠的。

        ‘这么细微的线索都能找出来,看来我这个老爹还是有点东西的嘛。’

        杜若对杜守义高看一眼,不过又对赵都头问:“仅凭这个怕是不足以定为嫌犯吧?毕竟更夫不断游走,窃贼一定是专门挑更夫不在的时段作案。”

        “咱们杜大人是何等英明,自然想到了这点。”赵都头拍个隔空马屁,道:“所以发现王雷嫌疑后,杜大人便派衙门兄弟跟踪他,在某晚发现他打更到某条巷子却突然消失了,第二天附近的大户蔡家人就报案说家中银库失窃。”

        闻言,杜若道:“那这下他的嫌疑就重了,该抓!”

        赵都头道:“是啊,当天下午蔡家报案后,杜大人就带着我们去抓人了。可这武艺厮实在厉害,我们费了牛劲才将其抓获。”

        杜若再次看了看牢中静坐的王雷,惊道:“莫非就是他差点在五百厢军包围下逃脱?”

        让杜若没想到的是,赵都头却对他摇了摇头:“不是他,另有其人!”

        “什么?”

        杜若惊呆了,忙道:“是谁,快带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