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青城山下白素贞

第十二章 青城山下白素贞

        画舫开始沿江缓缓前进。

        演奏厅内,薛婉儿在欢呼声中登台,抱着琵琶为众人演奏汴京名士还原的名曲《幽兰操》。

        妙手在琵琶上撩拨着,曲子前段如空谷幽兰,音符逐个跳出,逐渐把人情绪代入节奏之中,随后拨弦开始加快,曲子也变得婉转急切,如泣如诉,场内每个听众表情都变得凝固。

        仿佛在听一位可怜女子在诉说凄苦的身世。

        让人垂泪。

        演奏到后段,整个演奏厅内都弥漫着一股哀怨,即便有清醒的人,也在暗暗赞叹曲调之精妙,薛婉儿演奏技艺之高超。

        就在此时,一道清亮的笛音如穿透层层乌云的强光,从岸边传来,瞬间击穿了画舫内所有的哀怨。

        “青城山下白素贞~”

        七道音节汇成一段无比优美的旋律,画舫内所有人都为之一愣,不禁转头看向了岸边方向。

        台上,薛婉儿的琵琶声也戛然而止,笛声传来的旋律瞬间拨动了她内心深处音调最高的那根弦,此刻她耳朵里、心里都是笛子吹起的旋律,早就把什么操忘得一干二净。

        “好美妙的曲调!”

        “不知是哪位大家在岸上演奏!”

        画舫厅内,众人赞叹一片,他们看到不远处岸上,人群聚成里里外外好几层,包围着笛音源头,而且还不断有人围过去。

        岷江上各条游船画舫也都往笛声源头凑过去。

        “请黄公子也命人将船靠岸。”

        薛婉儿也不顾矜持,走到黄午面前主动提议,此时她已经听了好几段笛声旋律,越听越觉得每一处旋律都撩动心弦,实在是太动听了。

        她面色潮红,内心发誓无论如何也要见到演奏者,求得曲谱!

        “快靠岸!”

        黄午急命船工,他殷切的看着薛婉儿,问:“薛姑娘可是想求曲谱?”

        “正是。”

        “薛姑娘出去多有不便,待会便由在下去将演奏者请上船来。”

        黄午说完,薛婉儿感激的对他福了福致谢,惹得程之才等人一阵羡慕,黄午心中一阵飘然,待船靠岸后,他对薛婉儿拱手,豪气干云道:“薛姑娘放心,在下就算是赴汤蹈火,也一定将人带到你面前!”

        他这句话让周围众人一阵恶寒,不就是请个人嘛,他说得好像自己是赴战场英雄似的,可见薛婉儿感动地看着黄午,众人又一阵羡慕。

        …………

        人群中,杜若专心对苏小妹吹着笛子,浑然不知周围已经围的人山人海了,坐在他身旁苏小妹也捧着脸,双眼冒星星的看着他,在这天地间,苏小妹眼里只有杜若。

        杜青和苏家丫鬟和围观的人一起,一脸享受的听着杜若吹笛,大家当然不会发出半点声音,连呼吸都轻缓了起来,生怕干扰到这精妙绝伦的笛音。

        一曲吹罢,临江处人群出现了一阵骚动,黄午带着一帮从州衙里借来的便衣都头,强行分开人群,闯了进来。

        “怎么是他?”

        当看到人群最中央竟是杜若在吹笛时,黄午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程家兄弟惊讶后,脸色也不好看。

        而跟来的苏轼苏辙对视一眼,自然是惊喜万分,尤其是苏轼,他忍不住笑起来:“我这个妹夫还真是非凡!”

        杜若拿起笛子在衣服上蹭了蹭,擦干吹孔水汽,还给了苏小妹,他只是对苏轼苏辙微微眨眼示意下,压根没正眼看黄午等人。

        围观众人还沉浸在乐曲中意犹未尽,杜若却作势欲离开。

        “等等!”

        黄午叫住了杜若,他已经在薛婉儿面前夸下海口,此时不得不硬着头皮对杜若挤出一丝笑容,拱手道:“杜兄这首笛曲实在是精妙绝伦,让人心旷神怡,在下佩服的紧,可否请上画舫一聚?上面有精通音律的人等着和你探讨。”

        黄午期待着杜若能看着薛婉儿面子上答应自己,毕竟那可是薛婉儿。

        杜若露出一抹玩味的笑,道:“刚才不是不让我上船吗?怎么现在又请我?”

        黄午尴尬笑了笑,对杜若拱手:“刚才是我多有得罪,待会上了船,我一定自罚三杯。”

        “呵呵。”

        杜若回头看了看苏小妹和杜青,忽然伸了个懒腰。

        “好热呀,杜青,把布鞋拿出来,我要换鞋。”

        身为书童的杜青背着个竹篾书箱,里面有文房四宝,以及游玩的必需品,包括一双透气布鞋。

        杜若脚上穿的是硝制小牛皮短靴,是这个季节贵公子们常穿的,但走路多了难免捂脚。

        围观众人都不解杜若为什么突然要换鞋子,连苏小妹都茫然眨着眼睛。

        这边,杜若却悠悠的把脚伸向了黄午,懒散道:“靴子穿起来真难受呀,若是有人能帮我脱靴,那他怎么惹到我,我应该都会原谅他。”

        此言一出,围观众人促狭哄笑起来。

        “小公子还是那个小公子啊!”

        “纨绔!”

        接着,人们目光落到了黄午身上,苏小妹苏轼苏辙窃笑起来,连程之才也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黄午脸色一阵青白,他内心愤怒,想甩袖离开,但一想到在薛婉儿面前的信誓旦旦,他又咬咬牙。

        “为了求曲谱帮人脱靴不丢人,薛行首一定会感念你,说不定今晚就约你闺阁相见呢。”

        不知是谁在黄午耳边嘀咕了一句,黄午终于下定决心,带着艰难的表情,缓缓俯身,双手抱住了杜若的靴子:“举手之劳而已,呵呵。”

        “噗哈哈~”

        周围人群爆发出一阵笑,杜若挑眉看了看黄午,心说这小子倒能屈能伸。

        邦~

        黄午双手一用力,把杜若左脚靴子脱了下来,顿时一股带着热气的臭酸菜味直扑他面门,他脸色刷白,一阵反胃,但不得不咬牙坚持。

        “不好意思啊,今天出汗有点多。”

        杜若淡淡一笑,又把右脚伸到了黄午脸前,黄午眼里一阵厌恶,但不得不强颜欢笑:“不碍事……”

        邦~

        又把右脚靴子脱下,黄午张了张嘴,险些呕吐。

        “哈哈哈!”

        人群欢笑不断,黄午憋红了脸,见杜青帮杜若穿上布鞋,他才缓了缓,道:“杜兄,现在可以跟我走了吧?”

        “跟你走,去哪?”

        黄午简直要气吐血,他沉声道:“去船上,你该不是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反悔吧?”

        “我只说原谅你刚才对我的无礼,可没答应要上船啊?”

        此言一出,黄午肺都要气炸了,杜若却环顾周围人群,问:“诸位旁证,我答应他要上船了吗?”

        “没有!”

        众人齐声道。

        黄午此时已经脸色铁青,程之才见状,开口欲说和:“杜若,你……”

        “住嘴!有你说话的份?”

        杜若凌厉的看了他一眼,程之才顿时面色难堪,哑口无言。

        “哼!”

        苏小妹顿觉解气,上前拉住了杜若的手。

        本打算劝杜若的苏轼苏辙此时也耸耸肩,不吭声了。

        “敢耍我?你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吗?”

        黄午面露狰狞,冷冷道:“杜若,今天你不上也得上!来人,给我拿下!”

        黄午身后带着十二个人,有八个是州衙都头,四个家丁,家丁们闻言自然是撸袖子上前欲拿人,杜若也吓了一下,苏小妹更是紧紧抓着他。

        “谁敢动知州公子?”

        为首的都头一声喝,其余都头瞬间挡住家丁,护住了杜若。

        他们虽然被“副市长”儿子调来当护卫,但心中清楚谁才是眉州老大,通判确实可以监督知州,但下面人事任免,年终奖什么的,还都是知州说了算,他们怎么可能帮黄午对付杜若。

        “你们……”

        黄午颜面扫地,此时愤愤指着都头们,但无可奈何,他刚才也是一时气昏了头,他早该想到不能指使都头们对付杜若。

        “辣鸡!”

        杜若鄙夷的瞥了瞥黄午,起身打算和苏小妹离开这里。

        “等等!”

        这时,人群后一道清澈的女声响起,紧接着蒙着面纱的薛婉儿在侍女陪同下出现了。

        她方才在船上听到这边爆发哄笑就预感不妥,怕黄午办不成事,便下船前来,刚才人群注意力都在杜若黄午身上,倒没人发现她。

        “薛行首!”

        围观众人一阵惊呼,而黄午不知道薛婉儿有没有看到他出糗,羞愧的不敢看她。

        薛婉儿径直走到杜若面前。

        “奴家见过杜公子。”

        对杜若福了福,又对苏小妹礼貌示意下,薛婉儿才抬头,礼数很周全,态度也让人如沐春风。

        杜若不像别人那样对薛婉儿垂涎,他只是礼貌拱手还礼,身边苏小妹也微微点头示意。

        “黄公子是代奴家前来求曲谱,如有冒犯,还请杜公子见谅。”

        薛婉儿这句话让黄午心中一暖,但薛婉儿并未看他,反而直视着杜若,眼里像是有水波流动,身上充满诱惑的香气直钻人鼻孔。

        杜若本就对名妓没有半点歧视,此时眼前薛婉儿又楚楚动人,颇通情达理,便温声道:“薛行首求谱曲,我哪有不给之理?”

        “如此就多谢杜公子成全了。”薛婉儿感激的看着杜若,朱唇轻启:“不知杜公子何时有空,请到奴家私阁中一会,教奴家此曲。”

        周围众人听到薛婉儿这句话,对杜若一阵羡慕,被花魁邀请进闺阁,那可是所有男人的梦想;而薛婉儿的“云水阁”,可从未邀请过别人,杜若是头一个。

        一旁苏轼苏辙都羡慕的看着杜若,而程之才和黄午,嫉妒的双眼通红。

        “咳!”

        身后杜青看到苏小妹鼓起了粉嘟嘟的腮帮子,提醒了下杜若,但就算他不提醒,杜若也没打算去薛婉儿那里。

        他道:“不用这么麻烦,我回头写成曲谱给你便是。”

        此言一出,周围众人先是惊讶,然后佩服的看了看他,居然拒绝花魁的邀请,这是何等的魄力!

        “哦?杜公子会谱曲?”薛婉儿惊讶的张开了樱红小嘴。

        “会。”

        “嗯,如此多谢杜公子了。”薛婉儿对杜若福了福,眼神异样的看着他,继续道:“奴家对谱曲也略有研究,一直苦于无知己。杜公子若想找人探讨,可随时来奴家的云水阁。”

        随时来云水阁?这意味着多少权贵富商求之不得入的云水阁,杜若以后可以自由出入,这又是何等的礼遇!

        围观众人又爆发一阵唏嘘。

        但没有人觉得不公平,或者薛婉儿抬高杜若。因为这个时代,会谱曲、能谱出好曲的人太少了,比之凤毛麟角也不为过。

        而对于这类人,连唐朝大诗人杜甫、王维都抢着结交,为作曲家李龟年写出“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和“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这样美的诗句。

        更何况是专于此道的名妓们?

        ‘我一定会去瞧瞧的。’

        杜若心中好奇,刚想答应,却回头看到了苏小妹那醋意的小脸,他才发现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这个以后有机会再说,不过给你曲谱这件事,我说了还不算。”

        薛婉儿正诧异,杜若却轻轻把苏小妹推到身前,道:“要问我未婚妻,她答应了,我才能将曲谱给你。”

        说完,苏小妹和薛婉儿同时愣了愣。

        围观众人更是目瞪口呆,所有人目光焦点都聚集在了苏小妹身上,这一看,众人才发现,不施粉黛的苏小妹无论是身段还是相貌都要胜薛行首一筹,对杜若便也多了几分理解。

        苏轼苏辙对视一眼,都十分欣慰,刚才他们都没想到顾及自己妹子,而杜若却想到了,苏家得良婿也。

        “苏姑娘,请示下?”薛婉儿只好又对苏小妹行礼。

        苏小妹回过神,镇定自若道:“薛姑娘是曲艺大家,正所谓良臣配明君,宝剑配英雄,有这等好曲就算是姑娘不开口,我们也应该奉上。”

        她这番话说的极为妥帖,而且没有像别人一样喊薛婉儿“行首”,而是也称她“姑娘”,这对于名妓来说就是最大的尊称,薛婉儿心中也对苏小妹生出了莫大的好感。

        但苏小妹下一句话,却让她心中好感打了几分折扣。

        “回头派人去杜府拿曲谱就是。”

        尊重人归尊重人,对于未婚夫去别的女子闺阁这件事,苏小妹当然还是坚决反对的。

        “告辞。”

        言止于此,杜若拉着苏小妹飘然离去,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众人正愣神,程家二郎没忍住,感慨着念出了这句诗,引得薛婉儿等人为之一振,齐刷刷看向了他。

        “这首词,是何人所作?”众人问。

        程二郎紧张的缩了缩脖子,看了看眼神不悦的程之才,又看了看一脸笑意的苏轼苏辙,他只好小声回道:“不是词,是杜若所作的白话诗。”

        “白话诗,是杜若自创的流派!”苏轼补充道。

        众人震惊,再次望向杜若消失的方向,内心久久无法平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