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白话诗

第九章 白话诗

        “白话诗!”

        说完,杜若叫人拿来笔墨纸,当着苏轼的面提笔写了起来,苏轼负手稍稍歪头站在杜若一侧,念出了标题:“再别岷亭?”

        “岷亭”是眉州岷江畔一处很有名的亭子,站在亭子里可以远眺岷江对岸景色。

        “前段时间在岷江畔游玩至傍晚,顺便做了这首词。”

        杜若淡淡一笑,开始写正文。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杜若稍稍删改,写完了徐志摩的这首现代诗,他在写的时候,苏轼在一旁轻声念着词,他听到“白话诗”这个名字就大概猜到杜若新式诗文体了,本来心中充满疑惑,想着用白话怎么作诗?做出的诗能登大雅之堂吗?

        但当他读完前四句时,眼里的疑惑之色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惊喜。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苏轼再次念了一遍最后四句,一脸喜悦,一脸满足,像是吃到绝世美味的老饕,“太美了!我从未想过,白话居然也可以这么美,也能这么意境隽永!”

        不待杜若说话,苏轼激动的攥住他手腕,继续道:“虽然完全摒弃了平仄格律,但读起来却柳扬顿挫朗朗上口,韵味上丝毫不输格律诗!杜若,你这首白话诗足以开山!”

        “苏哥哥谬赞了。”

        杜若笑了,内心长吁一口气,被苏轼认可,就证明后世的现代诗在北宋文学界也行得通。果然优秀的文学在哪个时代都能焕发光彩,一如唐诗宋词在千年后21世纪仍旧有无数人喜爱,相反,21世纪的现代诗来到11世纪北宋,照样也有人懂得欣赏。

        文学,内核都是一样的。

        以后自己以白话诗开创者自居,这样就不怕别人考校了,白话诗嘛,随便怎么扯都可以——大海啊,你全是水……

        “不是谬赞。”苏轼认真看着杜若,重重道:“唐有杜审言定五言律诗格律,杜甫一扫唐诗浮华之风,今有杜若你石破天惊,破除诗歌格律限制!你们三杜可并列彪炳华夏文史!”

        “三杜?”

        杜若先是愣了下,旋即心中暗喜,能和杜甫并列,死而无憾了。

        “没办法,我们老杜家就是这么有创新精神。”

        杜若小声嘀咕一下,对苏轼谦虚笑道:“我这个人自由散漫惯了,开创白话诗也是自娱自乐,不想被束缚而已,不算什么。”

        “这可由不得你,这首《再别岷亭》传出去后,必定会引发文坛震动,这个流派以后一定会有无数拥趸。”苏轼哈哈一笑,又问:“杜若,你还有别的白话诗吗?再给我看几首,我以后也好替你多宣扬!顺便学习一下,我要当你第一个门人。”

        杜若摇头笑道:“哪敢在苏哥哥面前托大,不过白话诗我也是新创,所得好诗也不过寥寥,这首再别岷亭是其中最好的。”

        杜若本想留着干货,以后关键时刻拿来用,但转念一想,既然是开创先河,只露一首诗是不够的,苏哥哥又肯定不会有坏心思,还是再来一首吧。

        “还有一首短诗,名叫《远和近》苏哥哥且听………”

        “你,一会儿看我,

        一会儿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看云时很近;”

        “嗯。”

        苏轼听后表情木讷了会,随后忍不住击掌赞叹:“好诗!又是一首好诗啊!虽只有寥寥数语,却直触人心,莫名觉得很熟悉,我好像上辈子听过这首诗一样!”

        苏轼看杜若的眼神已经由刚才的震惊转为崇拜了,杜若只是莞尔一笑。

        “这首诗,也是为小妹所作吧?”

        苏轼品出了诗中滋味,笑道:“你多心了,之前销婚约,家父并未告知小妹。以前,小妹其实从未像别人那样轻视你过,你应该知道的。”

        杜若当然知道,记忆中原杜若长大后见到苏小妹就害羞,苏小妹看他眼神却带着亲近。

        “以前太多愁善感。”杜若随口解释道。

        苏轼爽朗一笑:“不过现在好了,你与小妹已经正式定亲,就不用那么善感了,以后写诗要乐观向上些,那些哀怨的句子,还是少写。”

        杜若幽幽看了眼苏轼,心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多情却被无情恼”也不知是谁写的。

        “今日收获颇丰,险些忘了正事。”苏轼道,“我今日来,除了和你讨论诗词,还有件事,明天你和我们一起去踏青游玩吧?”

        “我想在家读书,就不去了。”

        杜若不是不想和苏轼一起玩,只是学子们踏青游玩的常设项目就是诗词唱和,到时候一人接一句,杜若接不出来就尴尬了,所以还是不去。

        “傻小子,你忘了明天什么日子?”

        “嗯?”

        杜若才想起,明天是三月初三,这天在大宋是女儿节,和后世民间自定、带有低俗意味的三月七日女生节不同,宋朝的女儿节是和七夕乞巧节一样重要且隆重的节日。

        这天,已及笄但还未出嫁的女孩们,早上会用香熏的草药沐浴,然后着盛装聚集到河边用兰草蘸水祈福驱邪……这只是书面程序,实际上在民间,这个节日是青年男女约会的日子,女孩们在祈福后,就会和心仪的男子结伴游玩,或窃窃私语,或嬉笑打闹,或手拉手……

        脑海中出现往日女儿节场景后,杜若瞠目结舌,这可是封建的宋朝啊,年轻男女居然能公开约会,谁敢信?

        “今年是小妹第一次过女儿节,你不去的话,我可把赵宗泽喊来陪小妹游玩了。”苏轼威胁道,苏小妹今年刚刚及笄。

        杜若苦笑:“好吧,我去就是。”

        ————

        第二天,杜若带着杜青和苏轼苏小妹在城外汇合,苏家这边除了苏轼苏辙和苏小妹三人外,还有一帮身穿锦衣的年轻人。

        杜若知道,这是眉州程家子女,程家是眉州甚至整个四川的顶级权贵世家。

        四川在宋太祖赵匡胤收复之前,是后蜀政权,后蜀最后一任国君孟昶虽昏庸,却不扰百姓,甚至称得上爱民如子,四川百姓生活富足,所以在大宋灭后蜀后,百姓们怀念旧主,民间有无数义军反宋。

        导致宋初几十年四川战祸不断,朝廷更是对四川施重税,全方位压制,四川开始陷入贫弱,百姓们生活困苦,一代权后、把当朝仁宗养大的刘娥就是在四川活不下去,跟着丈夫来到汴京才最终当了皇后,一手炮制了“狸猫换太子”。

        后来真宗挂掉,当朝皇帝赵桢年幼继位,刘娥掌权后,四川民间已经稳定,她免除了对老家四川的种种压制,四川天府之国,没有朝廷打压,很快就恢复了民生,文教也开始复兴。

        宋朝开国以来,四川两朝没出过进士,直到十几年前,眉州程家和眉山苏家各出了一名进士,开启了四川进士元年。

        苏家的进士就是苏洵大哥,苏轼大伯,但苏轼大伯在官场混的很差,现在不过是从六品小官,在山东某个小州当监军。

        反观程家家主,已经做到二品高官,入过三司,现任江南东路江宁府(南京)府尹。

        所以,程家在整个四川,是顶级豪门。

        苏家虽混的不如程家,但毕竟是四川仅有的两个进士之家,苏家本身也是大地主,两家便交好,苏洵娶了程家家主妹子,也就是苏轼苏辙苏小妹的母亲,程家这些年轻子弟,都是苏轼三人表兄弟,一起出来玩是自然。

        “杜兄,别来无恙。”

        程家带头的是一名二十出头的白衣书生,长的也算端正,他是程家长子,名叫程之才,他身边有一位穿着柳绿襦裙,气质娴静的年轻妇人是他妻子,也是苏轼苏辙苏小妹的亲姐姐,叫苏八娘。

        这时代,表妹嫁表哥亲上加亲很平常。

        “程兄,有礼了。”

        杜若对程之才作揖,眼神却瞥向程之才身边几个程家子弟,这几个人他当然认识,而且很熟,和自己一样也是不学无术的纨绔。

        眉州纨绔子弟界也分三六九等,像原杜若那种玩蛐蛐的是最低级的,程家这些纨绔们玩的是烈马美女,平时都看不起他,不带他玩。

        程之才算是程家有出息的,颇有才学,平时也是看不起杜若的。

        “杜若,那两首词真的是你作的?该不是花钱从别人那买来的吧?”

        果然,一见面,程家程二郎便对杜若戏谑询问。

        程之才也瞥了眼杜若。

        “二表哥也找人买几首那样的词给小妹瞧瞧?”

        杜若还未说话,苏小妹却站出来,对程二郎报以嘲讽,程二郎登时哑口无言。

        “呵呵,杜若以前和二郎来往很多,二郎这是和他开玩笑。”程之才对苏小妹笑了笑,“还没过门,小妹就开始维护起来了?”

        一句话说的苏小妹脸红到了脖子根,苏八娘忙出来解围,说大家快出发吧,晚了岷江畔该人山人海了。

        众人一阵客气,便朝目的地漫步而去。

        “谢谢。”

        苏小妹今天穿着一身桃红裙,头插玉簪,素锦束腰,腰间挂着一条笛袋,露出半截翠竹笛。

        她落在人群后面,杜若走过去,对她温柔致谢。

        苏小妹低下头,绞着手指,低声道:“我那个二表哥为人最为讨厌,你不要介意才是。”

        “怎么会?他说我我不介意,要是说你,那我才介意呢。”

        杜若说完,苏小妹露出一抹羞涩的笑意,杜若便直接牵起她小手:“咱们走吧,去岷江畔祈福。”

        两人牵手同行,引得苏轼等人一脸微妙笑容,路上别的男女也只有羡慕的份,他们今日对身边伴侣最终的目标就是聊到情浓时牵手,却不想人家一开始就达成了。

        人比人,气死人啊!

        而杜若这么做,一是因为苏小妹本就是他未婚妻,没什么好忌讳的,他对苏小妹也非常喜欢;

        二是,直接点才能让这个小才女害羞,她一害羞,就不好意思找自己诗词唱和了嘛!

        ————

        (注:对于将来会因剧情需要添加恶行的历史人物,作者会留姓化名,下同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