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龙虎大宋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治小娘

第七章 治小娘

        “小娘。”

        郑氏带着贴身赵嬷嬷和几名丫鬟来到杜若面前,杜若昂着头,随意对她作了个揖。

        郑氏身穿桃红交领襦裙,外披缎面马甲,胳膊上还缠着白色披帛,梳着坠马髻,妆容精致,抛开脸上怒色不说,长得那是真好看。

        杜若前世是拥有一家音乐工作室的独立音乐人,外加历史爱好者,按照他穿越前的年龄和收入,若能娶到这样的老婆也是赚了。

        但现在杜若可没心思管她美貌,眼下和她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免得日后她再算计坑害自己。

        “杜若,你把你的小厮打的半死不活,送去我院子里是何意?我哪里惹到你了?”郑氏蹙眉质问道。

        “哪里惹到我,小娘你自己知道,别当我是傻子!”杜若冷冷道。

        “呵呵,你是不傻,全眉州人都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郑氏还不知道杜若在苏宅一鸣惊人的事,所以这会这么说是故意嘲讽,顿了下,她继续道:“快把人给我抬走,我可以当做无事发生,否则无论是告到你父亲还是你母亲那里,你都不落理!”

        “我不落理?”杜若笑了,他往前一步逼近郑氏,眼神凌厉,沉声道:“那马三可已经把当初你们交代他的事都招了。”

        说完,郑氏和赵嬷嬷脸色刷白,齐齐后退了好几步。

        一看郑氏这般反应,杜若就知道她是心虚了,毕竟是古代没什么见识的小妇女,杜若前世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一眼就能看透其心思。

        “我……我怎么会让他害你,你不能轻信,马三他定然是在胡扯!”郑氏眼神左右躲闪,说完这句话,她身边赵嬷嬷立即拽了下她胳膊,她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

        但已经晚了,杜若冷笑道:“我又没说马三交代了什么,你怎么知道他这些年,在害我?”

        “我……”

        郑氏顿时涨红了脸,她色厉内荏道:“我猜的……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想构陷!”

        见她耍赖,杜若笑了,他不怕郑氏不承认,他只需要确认自己结合记忆中推断是正确的即可。

        记忆中,五年前,马三成了杜若身边的小厮,马三这个人机灵有趣,通晓各类玩技,先是带着年少的杜若掏鸟窝、捣鸟蛋、抓鱼捉鳖,下夹子逮兔子山鸡……这些对于从小只知读书的杜若来说无异于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后来又发展为养狗遛鸟斗蛐蛐,让原杜若沉迷其中,从而荒废了学业。

        和马三接触久了,原杜若无意中得知他和郑氏身边赵嬷嬷有亲戚关系,是经她介绍进府的,但原杜若没多想,杜若穿越后也是见到马三后,才涌出的相关记忆。

        他前世虽然是搞音乐的,但开工作室也需要和人竞争,需要应付形形色色的人,早就养成了深沉城府,想起和马三相关的记忆瞬间,他就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现在,他从郑氏身上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你们都退下!”

        杜若喝退了院中左右,以及郑氏身边的丫鬟,但赵嬷嬷依旧搀扶着郑氏,没有离开,杜若也没管她,又朝郑氏逼近了一步。

        “你想干什么?”

        郑氏望着杜若,眼神惊恐,她万没想到,平时人畜无害的小杜若,此时居然会露出这般狠厉的气势,让人心生畏惧,几乎喘不过气。

        “只凭下人几句污蔑,说明不了什么,就算是马三有意带坏你,也和我无关!”

        郑氏倒也不算太傻,这会已经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她昂着头,脖颈白皙,紧盯着杜若,继续道:“我是你小娘,又没有儿子,向来将你视若己出,害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啪!”

        郑氏万万没想到,她话音刚落,左脸就被杜若狠狠抽了一巴掌,这一瞬间她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整个人都蒙了。

        “唉哟,二夫人!少爷,二夫人怎么说也是你小娘,是长辈,你怎么好动手打她哟……”

        赵嬷嬷立刻哭天抢地,心疼的抱着郑氏,郑氏回过神,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杜若。

        “你也知道对你没好处!那你还干?”杜若冷声呵斥。

        此时,郑氏已经满眼都是泪水,满脸都是屈辱,她狠狠地剜了杜若一眼,扭头羞愤的跑出了东院。

        郑氏跑开,杜若便喊东院下人回来。

        “差人去我小娘院里,把马三抬去柴房关着,找大夫帮他上疮药。”

        李管家领命离开,杜青跟着杜若离开了东院,问:“少爷这是要去哪?”

        “去我母亲那里,这事还没完。”

        杜青惊恐的咽了口唾沫,心说少爷这是要把二夫人往死里整啊,谁都知道大夫人是将门虎女,脾气火爆,这些年虽然收敛了不少,可若是知道少爷这些年沦为庸才是二夫人故意使人带坏,只怕会直接提剑过去劈了二夫人!

        但杜青想错了,杜若并不想整死郑氏,他甚至都不怎么恨郑氏,刚才那一巴掌,是为原主人出口恶气而已。

        这是郑氏亏欠的,但到此为止了。

        ————

        杜府西厢小别院内,郑氏一路洒泪冲了进来,直奔卧室,扑在床上哭泣不已。

        她也是个命苦的女人,很小就被卖到青楼学艺,后来辗转成了眉州青神县知县豢养的家妓,一次官员宴会上被杜守义看中,那知县便把她当做牲口一样送给了杜守义,继而她又成了杜府家妓。

        再后来杜守义便把她收为侧室,妾本就没什么地位,又逢府上主母异常强势,她更是小心翼翼,日子过得压抑。

        后来生了一女儿,本以为日子有了寄托,但没想到这却是她噩梦的开始……

        “彩娘,莫要哭了,他是嫡子,就算闹大了,老爷也不会怎样他。何况他母亲娘家权势滔天,咱们惹不起!”

        赵嬷嬷坐在郑氏身边,一边轻抚郑氏后背安慰,一边也在伤心流泪。

        “呜呜呜……”

        郑氏一把扑在赵嬷嬷怀里,哭的更伤心了,只听她泣不成声,嘴里断断续续念着:“来…来世,就算做畜生,也断不当女人!”

        “唉!”

        赵嬷嬷叹了口气,只能不断安慰她。

        “二夫人,少爷来了。”

        不一会儿,丫鬟前来禀报,郑氏立刻坐直身子,强抹一把眼泪,咬牙切齿道:“他还来干什么,还没打够我吗?那我就让他打死算了!”

        说着,就要起身出去,却被赵嬷嬷一把拽住:“彩娘,可别犯傻,这小子病后性情变得残暴,咱们且避一避罢!不为你想,也为芷儿想想!”

        听到“芷儿”二字,郑氏瞬间眼泪哗哗,身上的硬气登时烟消云散。

        这边丫鬟却一脸为难,小声道:“芷儿小姐也来了,被少爷抱着……”

        “什么!”

        这下,郑氏像被刺了一下,瞬间起身,脸色苍白的冲了出去。

        前厅,杜若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扎着两条小麻花辫,身穿梨花小棉裙,脚上是锦缎面的荷花鞋,生得浅眉大眼,长长的睫毛,粉嘟嘟的小团脸,可爱极了。

        “哥哥,小娘怎么还不出来呀?要不我们去玩你的蛐蛐吧?”

        小女孩就是郑氏的亲生女儿杜芷儿,自然也是杜若妹妹,今年六岁,这个妹妹以前深得杜若疼爱,知道杜若养了很多蛐蛐,总是惦记着要来玩,可原杜若每次给她蛐蛐玩,总是会被她玩死。

        被她玩死了几只“虎头将军”后,原杜若便彻底怕了她,每次她要蛐蛐,就拿别的玩意哄她转移视线。

        “回头哥哥把蛐蛐都给你玩,你烤着吃都行。”

        杜若声音温柔,笑了笑把她放在地上,继续道:“还是等等小娘,你不想小娘吗?”

        宋代妾生子女也是要喊自己亲生母亲小娘的,母亲只有一个,就是家中正夫人。

        杜芷儿歪着头,乌溜溜的眼睛转了转,说:“是有点想了。”

        说着,她顽皮的一边拉着杜若的手不放,一边倾斜身子冲里面大喊:“小娘,小娘,你快出来呀!”

        唰!

        郑氏神色匆匆的冲了出来,眨眼间便到杜若面前,一把拽走了杜芷儿紧紧拥在了怀里。

        “芷儿,你没事吧?”

        她紧张的检查起了杜芷儿,杜芷儿看着神情惊恐的郑氏,吓得哑口无言,郑氏又怒瞪杜若:“有事冲我来!别动我女儿!不然我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你!”

        说着,她眼里流露出浓浓的怨毒。

        “芷儿是我妹妹,我比你更疼她!”杜若微微蹙眉,“你吓到她了。”

        杜芷儿被吓得咧嘴做哭状,郑氏才紧张的对着杜芷儿又抱又安慰,可小孩子一哭就止不住,郑氏看了看杜若,便让赵嬷嬷先把杜芷儿抱走去哄。

        “你把芷儿抱来,是威胁我吗?”郑氏冷冷盯着杜若。

        杜若翘起二郎腿,淡淡道:“你难道不想见芷儿吗?娘俩已经半个月没见了吧?”

        闻言,郑氏眼角一阵抽动。

        这个时代,大户人家妾生了子女后,一般都是送到正妻那里教养,因为妾一般都出身卑贱,而正妻要么是名门世家,要么是大家闺秀,最不济也是良家人的女儿,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庶出子女不应该让妾教养。

        杜家也是,自杜芷儿出生满一周岁后,便被抱到杜若母亲那里抚养,而身为杜芷儿亲生母亲的郑氏,一个月见不了杜芷儿几次,大多数时候只能偷偷躲在房檐屋后偷偷看自己女儿成长。

        这份煎熬足以让任何母亲心理扭曲,也是从那时候开始,马三才通过郑氏的关系,到了杜若身边当小厮。

        杜若知道这是郑氏对自己母亲柳氏的报复,柳氏太过强势,又很看不起出身低贱的郑氏,有一段时间甚至拒绝杜芷儿见郑氏,郑氏难免怀恨,原杜若严格来说只是女人宅斗的牺牲品。

        这一切的信息其实都在原杜若脑子里躺着,可这小子实在不谙世事,压根不懂斗争,杜若不一样,他穿越来接收记忆后,稍一理顺,一切恩怨便在他眼前展露无遗。

        “小娘,刚才那一巴掌,是你这些年欠我的,你指使马三害我这件事,以后我永不再提,咱俩两清。”

        杜若说完,郑氏没吭声,算是默认了,只是眼神还带着恨意。

        杜若缓缓站起身,走近了郑氏,道:“你要明白,害我就是害芷儿。我是她唯一的哥哥,将来她长大出嫁了,我也是她唯一的后盾!”

        顿了顿,杜若继续道:“若是我有出息,将来芷儿在婆家也没人敢瞧不起。被婆家欺负了,我这个当哥哥的,一定会帮她出头;但我若是以后不成气候,或者提前死了,那小娘你想,芷儿在婆家还会有人担待吗?受了欺负,难道小娘你带人去撑腰?”

        一席话说完,郑氏眼神复杂的低下了头。

        “我知道小娘以前是糊涂了,不然这么浅显的道理不用我教你。我们是一家人,荣辱与共。”

        郑氏闻言,又抬起了头,凄然道:“哼,一家人?你们把芷儿当成一家人我信,但你们什么时候把我当成过一家人?我在你们眼里,终究是奴婢!”

        说着,又自顾垂泪起来,杜若看着眼前这不到三十岁的风华正茂女子被折磨成这样,也是有些不忍,只得心中暗叹:封建社会吃人呐!

        不过这点委屈就受不了了?这还是在理学没兴起的北宋,要是把你放在明清,大姐你还能活吗?

        “是一家人的。”

        杜若轻叹一声,又回到了自己座位,他本想给郑氏递手绢凑过去安慰几句的,但一想这位风姿绰约的女人是自己小娘,还是收敛点吧。

        “我母亲之前行事是很过分。但现在我已经和母亲说好,从今以后,芷儿上学还在母亲处,但每十天中有六天来你这边……”

        杜若话还没说完,郑氏就惊喜的抬起了头,虽满脸泪痕,却神采奕奕的看着他:“真的?十天能有六天让芷儿来我这边见面?”

        “真的,但不是让你们见面。”杜若扬了扬嘴角。

        精神焕发的郑氏立刻萎靡起来,紧张问:“那来我这的六天是做什么?”

        “唉!”

        杜若叹口气,露出深沉的表情,一旁等着他说话的郑氏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杜若起身,朝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每十天中,有六天芷儿都会住在你身边,不单单是见面而已哦。”

        说完,杜若拂袖而去。

        郑氏瞪大眼睛,看着杜若离开的背影,直到背影消失很久,她都没有回过神来。

        又过了一会儿,她脸上才涌现狂喜,随后便放声大哭起来,仿佛要把这五年的委屈都宣泄出来。

        直到下人们都来劝她,一番哄闹后,她才平静,但却抑制不住的喜上眉梢。

        “这小子,真的是变坏了!”

        拿手帕轻拭脸颊,再想起杜若,郑氏眼神复杂,但心里再无半点怨恨,还有那么一丝丝被小辈调戏到的羞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