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都市小说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哪里受伤了?

第五百三十五章 哪里受伤了?

        坤宁宫

        皇后听完一个小太监的话后,挥了挥手:“退下吧!”

        小太监出了坤宁宫,四周看了看,见四下无人的时候,他才偷偷的跑到了一条小路,回到了紫宸宫。

        纳兰瑾年出了紫宸宫,走的是小路,前去康宁宫接接温暖出宫。

        他看见一个鬼鬼祟祟匆匆的身影,闪身躲在暗处。

        待那人匆匆离开后,他看着他的方向,冰眸犀利。

        他抬脚往康宁宫方向而去。

        这条小路可以通往康宁宫,也可以通往坤宁宫!

        纳兰瑾年接到温暖两人便一起出宫了。

        太后有些倦意,两人便没有留下来陪她吃饭。

        马车里,温暖把玩这那块免死金牌:“那天拿出去拍卖估计能卖上一百万两!”

        免死金牌这东西估计她用不上,而且因为郭家的免死金牌,纳兰国去年的新国法规定,皇上赏赐的免死金牌,只能当事人使用,不可传承下去,而且只可以使用一次。

        纳兰瑾年将温暖抱在怀里:“可以的!”

        “今天怕不怕?”下巴蹭了蹭某人发顶。

        真柔软!

        温暖:“不怕!”

        纳兰瑾年:“骗人!”

        抓着自己的手都抖了!

        他跳出来第一眼便看见她一脸无措的站在那里。

        不过他在河怪的腹中时很怕!

        怕再也看不见她了!

        纳兰瑾年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发顶,一只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后脑勺,安抚道:“别怕!我不会丢下你的!”

        “嗯。”温暖头枕在他的肩膀上轻应了一声。

        两人没有在说话。

        静静的相互依靠着。

        马车一路往前走。

        突然纳兰瑾年感觉自己的大腿一阵暖意。

        温暖也察觉到什么了,迅速起来,坐到一边。

        她看着纳兰瑾衣服上的血迹:“.......”

        纳兰瑾年脸色一变:“那里受伤了?”

        “.........”

        温暖的脸瞬间红成了番茄一般!

        纳兰瑾年见她不说话,不由更急了:“是伤在臀部吗?怎么不说话?”

        纳兰瑾年想检查一下,又觉得不妥,他这未过门的身份,不能太逾矩了。

        他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温暖摆了摆手:“没!没有”

        她担心外面的外面的林风听见,便附在他的耳朵小声的说了一句。

        温暖也想不到这姨妈提前来了!

        毫无感觉,毫无预兆!

        应该是今天落水了,幸好没有腹痛!

        “.......”纳兰瑾年的脸也红了!

        他皮肤本就比较白,不像林庭轩,红了也没有人察觉。

        “那,那要怎么办?”纳兰瑾年看着衣服上的血迹口吃了!

        “先回府吧!”温暖说出来后也就不尴尬了!

        反正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

        “哦哦......林风,快回府!”纳兰瑾年大声道!

        林风,听见受伤,便将马车驾得飞快了!

        回到府里,马车刚停下来,纳兰瑾年便跑着温暖迅速回到她的小院。

        “华嬷嬷,华嬷嬷.....”纳兰瑾年着急的喊道。

        温暖赶紧捂着他的嘴:“你放我下来!你这是想弄得全世界都知道吗?”

        纳兰瑾年赶紧将温暖放下来。

        华嬷嬷赶紧跑出来:“十七爷,什么事?”

        温暖直接将纳兰瑾年推了出去:“你还不快滚回去换衣服!”

        温暖转头笑着对华嬷嬷道:“没事,没事!”

        华嬷嬷:“.......”

        十七爷身上有血迹……

        温暖匆匆跑回屋里换衣服。

        华嬷嬷:“……”

        慧安郡主身上也有。

        华嬷嬷明白了。

        不过,慧安郡主身上的血迹到底是怎么弄到十七爷身上的?

        “照顾好郡主!”纳兰瑾年见温暖跑了,他丢下这话,也离开了。

        他得回去翻翻书看看,女子来月事需要注意些什么。

        纳兰瑾年的书房里没有这样的书。

        但是风念尘在瑾王府可是有书房的!

        所以他将风念尘书房里的书翻到满地都是,总算找到一本关于女子月事的书!

        原来女子来月事是长大的象征,可以生儿育女了!

        原来女子来月事不能落水,不能受凉,不能吃..........

        纳兰瑾年一一记下。

        温暖换好衣服不久,皇上如水般的赏赐传送到了世昌侯府。(就是各种奇珍异宝,珠宝首饰,卖不出去的那种。)

        太后有也表示,那赏赐还不少。

        皇后见此也不能没表示,也咬牙跟着赏赐了不少东西。

        也不能少太后太多不是?

        然后李贵妃掌管凤印,管理后宫,慧安郡主救了皇上,她的夫君,也不能没表示,所以也跟着送了不少东西!

        不能比皇后少不是?

        然后就是几位皇子了!

        慧安郡主救了他们老子,他们不能没有表示是不?

        温暖笑眯眯的看着摆满她小院子的几十个箱子。

        纳兰瑾年翻墙过来,便看见她笑眯眯的样子。

        “这么开心?”

        温暖点了点头:“有礼物收,为什么不开心?感谢大家为我的嫁妆添砖添瓦!”

        嫁妆?

        小丫头原来已经开始准备嫁给自己了?

        她这个觉悟,纳兰瑾年很高兴。

        纳兰瑾年伸手拉她入怀:“没想到你如此迫不及待的想嫁给我?”

        温暖:“……”

        天地良心?

        她有吗?

        晚上吃饭的时候。

        纳兰瑾年让人将屋里的冰盆都撤下了。

        温暖:“.......”

        温厚奇怪道:“十七哥,大热天的为什么撤掉冰盆啊?”

        吃饭时候最热了!

        撤掉冰盆,热得都没有胃口了!

        纳兰瑾年淡定的道:“暖暖落水了,我担心她受凉。”

        “也对。”温厚闻言,便没有多说什么了。

        暖姐儿以前落过一次水,差点丢了命!还是小心为好!

        吃饭的时候,温暖正想夹一块水煮肉片吃。

        纳兰瑾年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辛辣的东西不能吃!”

        然后夹了一块清蒸排骨放到她碗里。

        温暖:“......”

        温暖默默的吃下了蒸排骨。

        然后她又伸手去夹酸溜土豆丝。

        纳兰瑾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酸辣的都不能吃!”

        然后给她夹了一条绿油油的蒜蓉菜心。

        温暖:“.......”

        好吧,她不太挑吃,温暖默默吃下。

        一家人都看着纳兰瑾年和温暖。

        温家瑞忍不住担心道:“暖姐儿,你的身体是不是不舒服?”

        温暖:“没!就是落水了,吃清淡点比较好。”

        吴氏大概猜到什么:“是该吃清淡一点!一会喷喝碗红粮姜汤,祛寒!”

        纳兰瑾年点了点头,然后给温暖夹了一碗的清淡菜。

        “多吃点,注意营养。”

        不挑吃,但无辣不欢,重口味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