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葬回忆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六章

第九百七十六章

        所以也正因为这一点,我对于秦晓晓所说的话提出了否定的质疑:“可是这说不通吧,按你的说法,放这张地形图的人应该是在帮我们的,可是昨晚袭击我们的人,差点要了我们的老命啊,我想这两者应该不是一路人马吧?”

        见我往这方面想,秦晓晓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然后接着对我反问了一句:“你觉得昨晚那个偷袭我们的人是想加害我们?”这话也顿时让我对她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在经过短暂的思虑后,秦晓晓以笃定的眼神朝我摇摇头道:“不。昨晚我也以为是,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而且还相反的,昨晚那人他是在救我们,他是在将我们推送出火海中。”

        虽然我经历了昨晚事件的整个过程,但对于他们山庄的来龙去脉之事,我还属于一知半解状态,所以我并没有去反驳秦晓晓所说的推论,只是对她追问的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继续进山庄搜寻?还是就此作罢?”

        我会这么想是因为那人既然昨晚阻止我进来,那或许他有他的道理,可我觉得以秦晓晓的个性,她不太可能会听从他人的话。

        果不其然的,当我在一边说着一边朝秦晓晓望去时,她的脸上就只是像遇到了什么高兴事似的轻笑了一下,然后道:“我不光是来救秦逸、龙云的,我现在更要迫切的找到我女儿,不管他出于什么好意,我岂能就这么说退就退。”

        此时寻女心切的秦晓晓已经完全不在乎我会不会跟随她一起了,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同时,她的步伐也已经迈向了这条雄伟惊人的石阶。

        虽然我不想被牵扯进这场漩涡中,可是看着秦晓晓这么孤身一人,再加上她现在的判断力又有点被女儿的失踪而乱了方寸,所以说一点都不担心她,也是纯属假话,所以我也一同迈出脚步跟在了她的身后。

        “咻……”可当我们在走到台阶中间的时候,从我的身后冷不防的响起了一声极其细微的声音,有点像风吹过,又有点像什么东西飞袭而来。

        如果是平常时期,我真会以为就只是一阵山风吹过而已,可一股夺人心魄般的凉意,让我整个人都有种窒息的感觉。

        “秦…”从我察觉到开口叫秦晓晓几乎连一秒都不到,不过我似乎并不是最快的,走在我跟前的秦晓晓已经做出了躲避的动作,而且她还拉着我一起闪躲。

        “小心…”在叫喊我的同时,秦晓晓已经拉着我的手一同朝石阶滚下去了,真的是滚,我们两个就像两根失控的木棍,以毫无规则的方式滚下了台阶,样子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而我对于这种状况早就不是第一经历了,所以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只是我没想到一向冷艳冰冷的秦晓晓竟然也会跟着我一起变得如此窘迫,不过这时候我也没法多想,因为身下的石阶很坚硬,使我浑身都感觉很疼,我为了不让头部受伤,所以在滚下去的时候,我想故意仰起头,让自己别触碰到石砖。

        可秦晓晓发现了我的动机,她立即伸手按住我的头,并在我耳边对我轻声厉道:“小心…千万别抬头。”

        其实这时候我就算想挣脱也没撤,秦晓晓的手已经牢牢的将我脑袋摁住了,我的脖子丝毫不能有所动弹,虽然还不太明白为什么不能抬头,不过能让秦晓晓花容失色这么完全不顾形象的,我想一定是有很重要的原因,只是这姿势看上去实在有点暧昧啊,我的鼻间都能闻到秦晓晓身上独有的淡淡体香味了。

        不过好在这尴尬的时间并不长,在极其短暂的片刻后,我们两个总算是滚到了石阶底下,我的头虽然得到了秦晓晓的保护,但我的身体可还是酸疼的要命,我一边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揉着肩膀,一边朝秦晓晓问道:“秦宫主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秦晓晓没有回答我的话,她只是背对着我闷声不吭的坐在原地,而她的好像在揉着什么东西,我这才后知后觉的在内心恍然大悟的暗叫一声“我真是笨蛋,都忘了刚刚是秦晓晓的手护住了我的脑袋,她的手现在一定受伤了。”

        内心有点愧疚的我,立即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疼痛小跑到了秦晓晓的身旁,并对她问道:“秦宫主,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这话也是明知故问了,而且在我问的时候,也看到了秦晓晓受伤的手,她手背的皮都蹭破了,正留着丝丝嫣红之血,秦晓晓正在用从自己衣服一角处撕下来的衣料包扎着,而且她还头也不回的挥挥手,示意不让我管。

        看着秦晓晓这样子,我这心里是既感到愧疚又觉得很是不解,我站在她的身后,忧心不已的对她急切问道:“秦宫主,刚刚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我们为什么要那样狼狈的滚下来?”

        秦晓晓将破皮的手背很快就包扎好了,在她站起来的同时,她脸上罕见的痛苦之色也顷刻间的又转换成了平日里冷冰冰的神情,并转而把目光朝我们刚刚滚下来的石阶望了过去。

        见她不回答我,我就把目光跟随秦晓晓一同望了过去,在看向石阶处的时候,我嘴巴惊讶的都快能塞下灯泡了,只见在我们刚刚所滚之处的石阶地方,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密密麻麻的射满了细小的弓箭。

        而且这些弓箭看上去要比普通的弓箭小上很多,应该算是一种暗器袖箭,可这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的?刚刚明明都还没有啊。

        当我在内心疑惑的自问自答时,我脑海中好像已经有答案了,我立刻转过头来对着秦晓晓确认道:“难道是刚刚那阵风将袖箭吹来袭击我们的?可是我怎么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呢?”

        昨天的经历已经让我对这片土地提高了警惕,可是刚刚的这阵偷袭,我却真的是一点察觉都没有,如果不是秦晓晓出手,恐怕我真的就被射成一只刺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