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网游小说 - 医品太子妃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章 三年前的一诺

第八百一十章 三年前的一诺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立时剑拔弩张起来。

        谁也不让步。

        大长公主忽然笑了,伸手从怀里取出一枚戒指,放在桌上,“太夫人,这是我方才进府的时候,在你院子门口捡到的。”

        看着大长公主忽然冷静下来的脸,太夫人直觉不好,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自己面前的那枚戒指上面,一时间莫名的心慌起来。

        戒指当中暗红的宝石,围边一圈细碎的珍珠,白玉中红蕊一片,如同一朵素雅却又极艳的香花。

        看了一下,没认出来,抬起头看向大长公主,一脸的茫然,她见过的饰实在多,只觉得眼前的这枚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是哪里见到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太夫人何不拿起来看看?”大长公主嘲讽的勾了勾唇角道。&1t;i>&1t;/i>

        太夫人伸过手,拿起戒指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待得看清楚里面的印记,脸色大变。

        “太夫人不会认不出来这是宫造之物吧,这种宫造之物,在卿华嫁过来的时候,都会有图册,你府上的那份恐怕也失去了,但没事,我这里有,如果你觉得不可信,还可以去宫里查,这种宫造之物,宫里也有记载。”

        大长公主不慌不忙的提醒太夫人道。

        太夫人的手哆嗦了一下,努力稳住,抬起头脸色变得苍白,“大长公主是何意?”

        “太夫人,我还想问你是何意,说卿华的嫁妆好生生的在她的私库内,又找了一个不知道哪里寻来的婆子,说是卿华的人,卿华都没了这么多年了,就算是她的人恐怕也早已经被你们训服了,我现在要打开卿华的私库看看,我有理由怀疑卿华的私库已经被你们兴国公府私吞了,戒指就是明证。”&1t;i>&1t;/i>

        大长公主气势如虹的道。

        “宫造的戒指,居然在太夫人院子边上掉落下来,可见卿华的东西早已经流落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全在太夫人的私库里了!”

        有了证据,大长公主说话越的硬气起来。

        外孙女给自己的这枚戒指,的确是给女儿的陪嫁,女儿没了性命不说,连嫁妆居然也被兴国公府吞没了,大长公主恨不得过来狠狠的甩太夫人几个巴掌。

        都是这个老乞婆,如果不是她,自己的女儿没事,也不会有眼下的这许许多多的事情,这个老乞婆不思悔改就算了,居然还闹这么一些事情出来,养废外孙,苛待外孙女,而今居然还敢做这种事情。

        太夫人的手重重的放了下来,脸色青了、白了,然后红了起来,不是羞愧是暴怒,自己院子里的下人居然有手脚不干净的,敢偷这种东西,而且还落到了瑞安大长公主的面前,这不是明摆着要挑事吗!&1t;i>&1t;/i>

        但眼下却不是惩治下人的时候,用力的压了压心头的火气,太夫人脸上缓缓的露出笑容,不再强硬,这时候也强硬不起来了。

        “大长公主,你放心,这事我会查清楚的,绝对会给你一个交待,三天,我只要三天的时间,重新整理一个,待得整理完,就请大长公主过来!”太夫人不得不服软,也不得不给出一个限期。

        这一次跟以往的不同,是真的有实锤了,太夫人躲不了。

        “那最好,等三日后我再登门,现在我去看看灼灼!”大长公主不想再看太夫人那张虚假的脸,冷声站了起来。

        “送一下大长公主!”太夫人疲倦的吩咐道。

        大长公主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跟着引路的婆子往外走去。&1t;i>&1t;/i>

        屋内太夫人冲着郁嬷嬷道:“查,全院子查,看看还没谁手脚不干净的,查到之后立既卖。”

        她自以为院子里的人手都是自己的,都是忠心于自己的,没料想居然会出这种事,以至于现在自己被动的很。

        “是,太夫人,老奴马上去查,但这卿华郡主的嫁妆……怎么办?有一些是被夫人拿走了的……”

        郁嬷嬷为难的提醒太夫人道。

        有一部分是在太夫人这里,还有一部分是在兴国公夫人蒋氏的手里,蒋氏眼下不在府里,去把她请回来也不现实。

        “我一会跟靖儿说,让他找人查一下蒋氏的私库,把里面的东西全提出来,看看能不能补上,如果还缺,那就只有把她的全补了,再说其他!”太夫人凌厉的道,蒋氏主持兴国公府的中馈,时间不短,这么多年来手里必然有一些钱,先拿来补贴着就是。&1t;i>&1t;/i>

        郁嬷嬷看了看太夫人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的低头离开,去吩咐查院子。

        二夫人蒋氏固然不善,但把她的私库全分了,大小姐和大公子会如何?

        当然这些也不是她一个下人该当置吻的……

        大长公主到飘昀院的时候,邵宛如早已经得了消息,守在院门口,看到瑞安大长公主过来,玉白的脸上露出笑容,迎了上来,恭敬的向瑞安大长公主侧身行了一礼,娇声道:“外祖母!”

        看到自己的小外孙女,再想想兴国公府太夫人的恶形恶相,大长公主又怜又疼,又是后悔,如果自己当时坚持着不答应,女儿就会没事,外孙女也会象历经坎坷。

        伸手拉起邵宛如的手,带着她一起往院内走,“住的还习惯吗?如果不太舒服,跟着外祖母去住大长公主府住几天?”&1t;i>&1t;/i>

        “外祖母,您放心,我住的还好,我是想去公主府陪外祖母几天,也想见见皓儿,但眼下却不适合。”邵宛如笑道,伸手拉了拉大长公主的衣袖,娇笑着拉她落座,带着几分小女儿的娇气,看的大长公主越的心疼起来。

        伸手也拉着邵宛如在身边坐下,“外祖母知道现在不合适,等嫁妆的事了了之后,你过来住几天,这以后嫁了人……可就没那么方便了……”

        大长公主说着,眼眶红了起来,一向坚强的老人想起当初自己的女儿,也是那么嫁人之后,缓缓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的,不由的悲从中来,眼泪掉落了下来。

        邵宛如急忙安抚道:“外祖母,您别伤心,若您舍不得灼灼嫁人,灼灼不嫁了就是!”&1t;i>&1t;/i>

        这孩子气的话说的大长公主笑了出来,伸手用帕子抹了抹眼泪,忍不住教训道:“这成亲可是大事,哪里由得你嫁不嫁,况且宸王那里可是一门心思的想要你嫁过去,三年前他就向我保证过。”

        “三年前?”邵宛如好奇的侧了侧头。

        “对,三年前,三年前的时候,太后娘娘就有这个意思,我不放心就去找了楚琉宸,他那个身子我实在担心,如果他早早的没了,你可得守望门寡了,皇家不会允许你改嫁的。”大长公主叹了一口气,拉着邵宛如的小手爱怜的道。

        既便她只是一位大长公主,对上受太后娘娘和皇上宠爱的楚琉宸,根本没什么效果,但她还是找上门去,目地就是想看看这门亲事合不合适,如果不合适,如果楚琉宸的身体真的差到不堪的地步,她就算是拼了这条性命,也不会把自己的外孙女嫁给宸王的。&1t;i>&1t;/i>

        “他……怎么说?”邵宛如的脸色微微泛红起来,但还是忍不住低声问道。

        看她这么一幅样子,大长公主就知道她是乐意的,一时间又是伤心又是高兴,伤心的是当年自己的女儿也是这么一副表情,喜不自禁的接了旨意,但最后却落得那么一个下场;高兴的是能看到他们两情相悦,她自然是欢喜的。

        女儿已经不幸福了,外孙女可一定要幸福。

        “他说他一定会守着你,绝对不会让你守寡的,他告诉我说他的病是可以治的,而且还让府里的大夫过来向我说明。”大长公主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柔和的看着外孙女,楚琉宸也是她看着长大的,看着他长成这么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明明有着温雅如玉的外表,但其实手段做法都很狠辣,笑容后面是一副冰冷无情的心肠,自暴自弃在整个皇族都知道,连自己都不在乎的人又怎么会在乎其他人。&1t;i>&1t;/i>

        没想到他有朝一日会这么在乎一个女子,甚至为了她对自己保证,为了取证自己,还让大夫上来向自己解释,虽然大长公主听不懂,但也看得出楚琉宸是真的好了许多,大夫送上的药,二话不说就当着她的面喝了。

        她答应了下来,但要求楚琉宸说到做到,三年时间至少要让身体好一些,再订下他和灼灼的亲事。

        而今想起来的他的确做到了。

        宸王的身体好了起来,虽然还是比之常人看起来差了几分,但她也明确的问过宫里的太医,都说调治的好,应当能活个几十年,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虽然虚是虚了点。

        大长公主原本还有些顾及,但现在看到邵宛如的表情,知道她也是愿意的,心里不由的叹了一口气,总比卿华好多了,楚琉宸不是邵江,只要有他在一日,必然会护得住灼灼,不会让人欺侮她的。

        这一点大长公主还是能确信的。

        既如此,她还有什么理由反对呢!

        拉着邵宛如的手,郑重的叮嘱    道:“以后就算兴国公府不站在你这边,外祖母也是一直站在你身后的,如果有事,一定要找外祖母,别抗不下来也一直抗着,象你母亲那样……最后……”

        大长公主说着眼泪落了下来,邵宛如心头也一阵酸涩,扑进了大长公主的怀里,微红的眼中闪过一丝戾气,这一世,她不会让大长公主心疼到绝望,恋无可恋,红尘出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