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在线阅读 - 第175章 金狼王庭!

第175章 金狼王庭!

        有时候,清楚明白苦口婆心的劝解,远远不如云里雾里半遮半掩的一句警告。

        人心,从来都是如此。

        果不其然,在安奇生跨马离开不久,商队众人在经过激烈的讨论之后,还是决定转向。

        跟在安奇生身后,向着青州而去。

        这些商队走南闯北经历的事情很多,知晓江湖之中有不少相士,或许比不上钦天监,但是所说之话却也十分精准。

        在他们看来,或许安奇生便是这种人。

        这样的事情,由不得他们不信。

        尤其是一众有内力在身的武者,比起未知的恐惧,更愿意闯一闯青州。

        绯红月光之下的官道上,跨马疾行的安奇生回首扫视一眼,洞悉了商队的转向之后死兆消失了。

        人生天地间,有千种横死之法,有万般意外灾难。

        避劫并不难,一个念头的转变,便可以决定生死。

        就如玄星的见神大宗师们,觉险而避,趋吉避凶,预见危险而不往,自然可以躲过诸多劫难。

        只是这个能力并不是万能,一旦为人所屏蔽,或者有不得不往的理由,便会被针对击杀。

        “一饭之恩,救命可偿了。”

        安奇生收回眸光,催马绝尘而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大丰地域辽阔至极,东极与西极边疆之距离已经快要闭上玄星赤道周长。

        划分的诸州疆域都是极大,绝大多数普通人一辈子都未曾出过本州,就如玄星之上,很多人一生都没有出过国境一般。

        安奇生骑乘之红马虽然不是蛟马却也是普通马匹之中的上乘宝马,在他真气催动之下,一日一夜足以奔行两千多里,

        但饶是如此,也足足七天之后,他才抵达青州。

        而中州与青州之间,还隔了梁州。

        这一日,天空蒙蒙亮,天际的三轮大日将升未升,红光照耀天边云霞一片金灿。

        于红马之上闭目入梦,搬运气血内力,凝练气脉的安奇生缓缓睁开眼。

        遥隔十多里,他已经远远可以看到一面横跨南北数十里之长,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巨大城墙。

        这城池占地极大,城墙宽大且高,算是他来到久浮界见到的最大城池。

        坐落平原之上,宛如一只巨龙盘旋。

        这是青州府城,也是此次所谓‘瘟疫’的爆发地。

        “唏律律~”

        一路奔行道护城河前,红马才发出一声长嘶,缓缓停下。

        豆大的汗珠在火焰一般的鬃毛之上流淌而出,好似血液一般,继而被高温蒸腾成汗气腾起。

        多日奔行,便是有安奇生以劲力滋养其体力,缓解其疲劳,这匹红马也疲累到了极限。

        呼~

        安奇生翻身下马,手掌从马头抚至马背,劲力真气震荡,平复其沸腾的气血,之后又掏出一枚枚丹药喂给马匹。

        枫州一月拜访,他得到的丹药很是不少。

        而以他如今的体魄,内力,寻常丹药对他的助力极为有限,倒也不在乎这点损耗。

        红马舒服的打了个响鼻,身体上的温度缓缓下降。

        这一路奔行而来,它的体力固然消耗极大,但是在劲力真气的温养,丹药喂服之下,也获得了不小的好处。

        青州府城之外,几乎没有行人。

        而城门之处,数百士兵排列开来,严阵以待。

        安奇生还闻到一股浓烈的硝烟之味,显然是经过了一次次高温消毒。

        青州府的戒备很严,对于普通人的出入更是管控极严,但对于江湖中人的进出却不怎么在意。

        一来,守城的士兵并不愿意得罪江湖中人,二来,是身怀内力者,被瘟疫感染的几率极低。

        是以安奇生很轻易的便走进了青州城。

        偌大的街道之上,人烟稀少,两旁的饭馆酒楼大多也都门可罗雀,只有寥寥一些身怀武功者在其中饮酒,聚会。

        偶尔有行人路过,也全都行迹匆匆,面色凝重。

        安奇生看似随意寻了一处人多的酒馆,安置好马匹之后,踱步进了酒楼。

        “上些你们酒楼的招牌菜,饭量要足,味道要好,来二斤酒,烧几盆洗澡水。”

        要了一件房后,安奇生向笑脸相迎而来的小二吩咐了几句。

        之后,才不急不缓的走进房间。

        体魄的强大伴随着的就是更高的消耗,虽然有丹药可以吃,日常的吃饭却也必不可少。

        好在此界天地灵气存在于万物之中,普通的食物之中也有丝丝缕缕的灵气。

        否则,以他如今的体魄,若是在玄星之上,每日吃喝都是个巨大的问题。

        酒水味道一般,饭菜口味也差强人意。

        不过对于连令人作呕的药膳都吃得下的安奇生来说,这自然不是问题。

        他慢条斯理的吃完满满一桌子饭菜,洗去并不存在的风尘之后。

        门被敲响了。

        不等安奇生回应,来人已经推门而入。

        白裙罗纱,青丝长发,容颜精致,不是白仙儿又是谁。

        早在入了青州,他便发现了白仙儿给他留下的信号,此番来到青州府城,多半也是因为白仙儿的留下的记号。

        “爷......”

        推门而入的白仙儿刚吐露一个字,看着端坐窗边,迎一袭白袍纤尘不染的安奇生,就是一愣。

        “你是谁?!”

        白仙儿心中一惊,面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周身真气已经鼓荡起来。

        “是我。”

        安奇生喉管一动,发出苍老之音:

        “你我独有的记号,还能有别人不成?”

        “你,你真是爷爷?”

        白仙儿看着面如冠玉,翩翩君子一般的安奇生,娇躯一震,满脸的不可思议。

        武功修炼到大成可以青春常驻她自然是知晓的,一些易容武功可以改换面貌她也是知道的,但是,什么样的武功能洗去一个人身上的岁月沧桑?

        这一股蓬勃旺盛,宛如朝阳一般的生命气息,是一个年岁近百的老人能拥有的?

        这哪里还是武功能办到的?

        “自然是我。”

        安奇生轻轻放下酒杯。

        酒杯落在桌面一刹,他一头青丝已然化作白发,白皙平滑的皮肤也变得蜡黄松弛,转瞬之间,已经变回原来的老道士。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澎湃朝气,旺盛生命力也为之跌落谷底,散发出沧桑的气息。

        一念而已,已经从精神姿态,肉身,气息乃至最为细微之处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简直如同变了一个人。

        “这,这,爷爷,您这是什么武功.......”

        眼睁睁的看着如同‘变身’一般的场景,白仙儿心中震撼不已。

        这哪里还是武功,已经是仙法了吧!

        安奇生微微一笑,声音沧桑:

        “想学吗?”

        得见泥丸之后,他对于肉身的掌控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已经可以通过搬运气血,刺激身体以达到新陈代谢的极快更迭,从而产生出这般宛如‘变身’一般的效果来。

        一念朝阳化落日,转瞬落日演朝阳。

        整个变化,是从身体细微,到气息,到精神面貌的完全转变。

        “想.......”

        白仙儿眼神发亮。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样的武功简直是梦寐以求了。

        “此事以后再说。”

        安奇生摆摆手,问道:

        “你是否知晓此番青州瘟疫的事情?”

        “瘟疫?”

        白仙儿没想到安奇生有此一问。

        换血大成之后,除却一些天下奇毒之外,等闲的毒药,瘟疫根本无法奈何武林中人,遑论在她看来早已气脉大成的爷爷了。

        毫无妨碍,关心它干什么?

        “说说你知道的。”

        安奇生心下摇头。

        从白仙儿的神色中他便知晓,与其他武林人士一般,白仙儿也根本不在意这所谓的瘟疫。

        “爷爷,这瘟疫.......随着官府改换水源,焚烧尸体之后,似乎已经很少有人感染了。”

        白仙儿微微回想了一下,道:

        “我猜测,这瘟疫或许不是瘟疫,倒有可能是有人在水源里下毒。”

        虽然并不关心这瘟疫,但是六狱魔宗的情报系统很强,一些事情她不想知道也要知道。

        “下毒。”

        安奇生微微点头,这与他猜想的差不多。

        “锦衣卫的人早在二十多天前就已经封了青州府城,不允许普通人外出,但凡有症状之人,全都拉去城外封锁隔离,死去之人尸体一并焚烧了.......”

        白仙儿将自己知道的一一说了出来。

        安奇生手指敲击桌面,这样的处理手段在这样一个时代来说,算是不错了。

        “仙儿曾见过一个病人发病,那症状,很类似于金狼王庭的一种奇毒。”

        白仙儿似乎想起了什么:

        “据说,金狼国每每发动战争之前,都会遣人去敌国下毒,制造混乱,此番,或许也是如此。”

        “金狼王庭?”

        安奇生微微皱眉。

        久浮界诸国林立,真正强大的国度共有七国,其中疆域最为辽阔的便是金狼国。

        金狼国也是诸国之中最为热衷战争的国度。

        曾经的南田山会猎,倒有多半是金狼国发起的,那一战之后沉寂许久,这是又要开战了?

        “爷爷,您此番可是要去中州?”

        白仙儿悄悄转移话题。

        六狱魔宗比邻金狼国,与金狼国的关系算是不错,她根本不想插手这些事,否则被发现了,她要死无全尸。

        “不错。”

        安奇生深深看了一眼白仙儿,淡淡道:

        “你留下记号给我,可是有什么发现?”

        “爷爷,此番圣子来大丰是势在必得,没有人能阻挡的了,您还是不要涉险了。”

        白仙儿劝解一句:

        “侠义门此次要强出头,只怕都要离覆灭不远了。”

        “我不寻他,他便不寻我了吗?”

        安奇生心中一动,似乎感觉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他习万运望气术日深,精神更是渐渐达到一个奇异的地步,能够感受到那位素未蒙面的六狱魔宗圣子对自己也怀有深深的恶意。

        白仙儿苦笑一声:“是的,此番地榜之上的所有人,全都是圣子的目标,已经有人在寻您的下落了。”

        “猜得到。”

        安奇生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白仙儿,悠然道:

        “我此时更好奇的是,你此番是一时大意被人跟踪而来,还是又要借爷爷的刀杀人......”

        轰!

        安奇生脚下轻轻一踏,层层涟漪宛如水波一般荡漾开来。

        偌大的酒楼轰然间为之摇晃,灰尘‘簌簌而落’。

        而踏步之间,房间的门户已经陡然为之洞开!

        气流呼啸,灰尘四散之间,一抹惨白刀光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